末世战国 末世战国 第三十八章 风 波(一)

ljianf1982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size][/URL] “砰”,随着一声巨响,一朵巨大的烟花炸开,拉开了烟火盛会的序幕。不是华夏的传统春节,也不是什么特别的纪念日,而是杏花阁每半年一度的“拍马会”举办日。这个时节已进入深秋,洛阳市的晚上也增添了丝凉意,但丝毫也不能阻挡春阳街里人们的热情,这是属于他们的节日。 由于春阳街的顾客越来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


“砰”,随着一声巨响,一朵巨大的烟花炸开,拉开了烟火盛会的序幕。不是华夏的传统春节,也不是什么特别的纪念日,而是杏花阁每半年一度的“拍马会”举办日。这个时节已进入深秋,洛阳市的晚上也增添了丝凉意,但丝毫也不能阻挡春阳街里人们的热情,这是属于他们的节日。

由于春阳街的顾客越来越多,这界“拍马会”改在露天举办——将杏花阁的正门门板和部分墙给拆掉,拍卖舞台设在正门内,而观众台刚好在外面的巨大广场,足以容纳春阳接内的数千居民和商人以及近万的顾客。

大量上好的楠木所制的桌椅摆在观众台,尽量被排的井然有序,座次被分为三六九等,前面几排只提供给一等今卡的客人,中间则是二等金卡的位置,再后则是三等金卡的位置,再网后则是站位,只要你在春阳街内,随便付个十几贯,你爱站哪就站哪。各种装饰早早就被立起来,电费昂贵的照明灯不要钱似的装的到处都是,整个广场宛如白昼。居某些有心人估算,光是一晚的电费,就超过10个金币。

离正式开场还有半小时,各档次的客人接连进场,各自根据自己的交际圈聚成一堆欢快的交谈,杏花阁质素最好的迎宾小姐穿着开叉开到腰上的旗袍端上各种美味佳肴,其丰盛程度,足以媲美皇家美食。

谢正阳和李克也钻了进来,他们是一等金卡,自然是在前面最好的位置。

“那两个矜夸子弟果然也来了。”李克自言自语道。离他十步距离正在与一群同是权贵公子哥交谈的两湖总督之子王有贵和省府府台之子也看见了他,露出轻蔑之色。

谢正阳没理他,他的注意力被台上五花八门的各种物品所吸引,捅了一下旁边的李克:“喂,你不是说这拍马会也就是所谓的奴隶贩卖吗,摆出那么多无关的东西干什么,靠,连驴都有。”

李克回过目光,看了看,解释道:“拍马会要拍卖的‘女奴’也不过只有10个而已,全都是经过全国精挑细选的上等货,真要拍卖起来,没几下就结束了,所以在这之前,总要有些开胃前的小菜,正所谓好的留最后,不但可以借机抄高瘦马的价格,顺便还可带动其他物品拍卖活动,也可以算是一种生财手段。

谢正阳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突然一只手拍了拍他的左肩,头也不回,没好气的说道:“怎么,李老头你对这口也感兴趣,唉,你老都老大不小了,把这些小姑娘买回家你也无福消受,这不是糟蹋人家么。”

“就是,就是,这些小姑娘都快赶的上作你曾孙女了,你还买回家做妾,这不是让她们守活寡么,不如你买来后,嘿嘿,再交情价转让给我好了。”一旁的李克贱笑道。

李老头狠狠的对旁边呸了一口,骂道:“臭小子,小看我是不是,别看老子年纪大了,昨晚老子还连战六场,现在还不是活的象条龙。你没看周围,比老子大的多的是,要是我都吃不消,他们岂不是要挂着吊瓶上阵。”

两人四周张望一阵,果然是脑满肠肥的老不休居多。

半小时很快过去,谢正阳三人连忙找了个桌子就坐,王有贵不知道想些什么,领着一群公子哥坐在他们旁边的另一桌。

经过一场极度奢侈,香艳异常,满场淫声笑语的开场表演后,拍马会终于正式开始。

前半部分的拍卖品虽然不是拍马会的压轴戏,但所拍卖的物品也都是少有的各中极品,例如:全天下只有不超过十个的南诏王朝的皇帝御用酒杯,就引起全场的正先竞价,底价已高达10个金币的瓷酒杯经过一阵火爆的加价以及场中假扮客人的枪手恶意加价,最后成交价为400个金币。价格之高另人膛目结舌,众人将目光集中到那名豪爽的一名腰围快赶上身高的大肥猪身上时,发现这名胖子也是满头大汗,估计他自己也刚从狂热的竞拍中清醒过来,也清楚这个成交价对自己几乎没什么好处。而台下观看的杏花阁负责人和拍卖品提供者则笑开了花,显然都没想到这市值不过最多20个金币杯子能有这么高的利润。

随着拍卖的进行,也出现了些乐极生悲的事情,那头所谓的百里神驴,经过一阵疯狂的加价后,突然在一个更离谱的位置定格下来。520个金币——足以买下数千匹上好战马的价格,全场却一片鸦雀无声,没有一个感到高兴的,有意者自然是为了不能竞拍到心中所属的毛驴而不爽,但连卖家和杏花阁的高层也都一脸黑气。有经验的人瞧见也都立刻明白过来,暗自幸灾乐祸。

“呵呵,这群白痴竟然自己把自己的拍卖品给买下来了,怎么请了这么差劲的枪手来。嘿嘿,看他们一副气的快吐血的样子,真搞笑。”李老头眼尖,老远就望到那几名杏花阁高层的表情。

谢正阳显然什么都不懂:“自己买下来不过是赚不到钱而已,有必要这么郁闷么?”

李克一旁解释道:“老大,这你就不知道,象这么盛大,交易额庞大的拍卖会,政府不可能不掺上一脚,按我国法律规定,超过10金的拍卖所得,必须上缴三成的收益作为税金。他们搞砸了,不但一个子都赚不到,还要贴上100多个金币的税金,还没办法解释,不然连自己的信誉都砸了,这一下,今晚的收益肯定大大缩水,他们不气疯才怪,你刚才不是看见场中有个昏倒的吗?估计他也就是那个枪手,肯定事后没什么好下场。”

谢正阳听得目瞪口呆:“那这拍马会也太黑暗了点,要是我也举办一场,只要小心点,还不是财源滚滚。”他如是想到。

一个熟悉的刺耳声响起:“哎哟,这位不是李兄吗。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现在小弟才来打招呼,真是罪过。怎么样,李兄有没拍下自己中意的东西呢?”

李克听出了是旁边桌子的王有贵,心里暗骂:明明早就看到我了,还装个屁。嘴上却道:“到是让王公子见笑了,为兄至今未拍得一物。”

王有贵和那群公子哥以及偎依在他身旁的秀兰、小翠等几名头牌都露出嘲讽的神色,显然为自己权势和财产都占上风得意不已。

李克也知道这些好吃懒做的公子哥也只会跟人比这两样,要不就是一无是处的废物,答完话后也懒得理他们。

一旁的李老头见了也就嘿嘿一笑,就把目光转移到台上。谢正阳更多的注意力则是集中在桌子上的美味佳肴上。

王有贵忽然尴尬的发现,自己一票人的一番作态没引起别人多大注意,本想看到对方一副自惭形秽的样子的打算落空,自己得意给自己看一点意义也没有,倒是象个傻瓜。随即有点恼怒道:“不知李兄和几位朋友有没有兴趣在下一个拍卖品来交流一番。”

谢正阳奇怪的撇了他一眼:心想不跟你一般见识就算了,你还要非找个茬不可啊!

李克懒洋洋的回答:“无所谓,既然王公子有这雅兴,我们不妨陪你玩玩好了。”

见对方完全是已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答应自己,王有贵压下怒火,冷声道:“那我们等会见真章吧!”说完回头不再吭声。

谢正阳吐掉口中的果核,漫不经心的道:“怎么回事,莫不是你小子又在哪争风吃醋惹的麻烦。”

李克立刻换了个脸孔嘿嘿的讨好道:“不愧是老大,一猜一个准,没办法啊,小弟不忍见他们欺负良家妇女,嘿嘿,到时还要劳驾老大的威风帮忙则个。”

谢正阳对他真是无奈,当初在土龙木这小子的麻烦多个半死,往往还把自己给拖累进来,开始时自己还真正的新兵蛋子一个,还需要他来保护。但自从跟了杨中校,战役结束后,自己就比他强多了,反过来帮他解决了一大堆麻烦事,对于这累争风吃醋引起的斗殴更是行家里手。

李老头也搀和进来:“你李小子有一手啊,想必也是花丛老手,跟老子有的一比,嘿嘿,改天我们切磋切磋,再加上谢小子,看看我们谁能让几个那些骚蹄子叫足整晚。想当年,我……”

两人急忙把头别过去,装做不认识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