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时空的铁血男儿 第3章:虎走太行 决战第5师团(32)残酷的战斗

wangsiqi28 收藏 14 3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军费不足先欠着!什么问题都等打完仗再说……少废话,准备战斗!子弹就是我们赐予小鬼子最好!最棒!哦最有纪念意义的礼物!要让不可一世的小鬼子知道,风雨飘摇的中国还有我们这一群人!我们就是上天赐予他们的惩罚!”王子中校不耐烦的说。 “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7.html


“军费不足先欠着!什么问题都等打完仗再说……少废话,准备战斗!子弹就是我们赐予小鬼子最好!最棒!哦最有纪念意义的礼物!要让不可一世的小鬼子知道,风雨飘摇的中国还有我们这一群人!我们就是上天赐予他们的惩罚!”王子中校不耐烦的说。

“是!……”指挥室里的众位军官答道。


“此次太行山战役,是我们天罚兵团在国际上立足、在毛主席、蒋委员长面前展现我们天罚兵团战斗力的最好时机!一旦成功,我们有很大肯能脱离困境。得到国共两党的正式认可!在军阀繁多的旧中国取得一席之地。在战役中,我将派遣摄影队、记者实地拍摄一部真实的纪录片。这不单单是我们消灭敌人之战,还是我们扬名立万之战!望!诸位定尽全力。”王子重复了一遍战役的重要性。


“是!属下明白,定近全力……”众位军官再一次铿锵有力的答道。


“同志们!其实我很想带着突击步枪参加战斗,我非常想把板恒征四郎打成筛子。但我的职责是留守指挥室,应付可能出现的任何状况。我希望你们能替我多杀鬼子。”王子的语气缓和了很多。




“报告师团长!我部,第21旅团、第9旅团以及数个特种兵中队、新成立的第5野炮兵联队全部进入战斗位置。第21旅团前锋部队已经和德国盟友的伞兵部队相遇。”一个参谋跑步向在帐篷里抽烟的板恒征四郎报告。


“游西!游西!命令所有参战部队,务必在20分钟内赶到预设战斗位置。原地休整10分钟后对天发兵团展开第一波次攻击!”板恒征四郎冷笑着说,看来他对胜利抱有很大希望。


双方进行着紧张的准备,决战的时刻将在这个阳光明媚、多姿多彩的春天进行。就在日军第5师团准备战斗的同时,担任空中第一波次打击的日军华北方面军直属第6航空队上百架各式作战飞机大部分被击落,少部分执行自杀式攻击任务自毁,还有3架速度最快的战斗机侥幸返航。


30分钟如流水般的过去了,交战双方剑拔弩张!太行山一带,寂静的让人恐惧。


“哒哒哒哒……啪啪啪啪……”德制MP-38冲锋枪和38-1式步枪、歪把子轻机枪、96式轻机枪的急促射击声打破了寂静。


纳粹SS伞兵的科尼哥上校命令第2伞兵突击队三十余人和第5师团第21旅团第21联队的一个步兵大队率先向天罚兵团的第一道防线发起进攻。王子和田猛总政委及几个作战参谋在指挥室里的大屏幕上差一点没笑出来。屏幕上的纳粹SS伞兵和日军自称精锐的步兵配合的一塌糊涂!两种不同的战斗队形混在一起,实在可笑。纳粹SS的伞兵行进速度适中,交替掩护的动作很到位。而日军步兵的行进速度比较快,交替掩护也不如纳粹SS利落。二者在冲锋开始后便混在一起,日军矮小的身躯挡住了大部分MP-38冲锋枪的射界,能得SS们很不高兴。这群自封为日尔曼民族的“优秀”子孙越加瞧不起这些东方的矮子。又耽误了十几分钟的宝贵时间,日军和纳粹SS伞兵才重新编队发起攻击。这短暂的十几分钟又给天罚兵团固守一线阵地的第81装甲步兵团的兄弟争取了时间。


“大家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就在你们身边!好好杀鬼子,为你们的亲人报仇。”庞诚团长亲自进入最前沿的战壕,给战士们鼓劲。


“团长就在我们身边!大家要给咱1营争脸啊!好好打!打好了,我私人请你们吃回锅肉。”81团1营营长孙桂提着95式突击步枪跟着庞诚说。


“沉着冷静!等小鬼子靠近了再射击!不要慌,勇敢点。”庞诚团长接着一边拍着战士的肩膀,一边鼓励道。


上百人的兵力排成了接近200米的散兵线向第一道防线的中心冲击而来。纳粹SS的伞兵和日军的轻机枪射手用自动火气打前锋、后面是日军膀大腰圆的投弹手不停地往前方投弹、接着就是大批大批手持上了刺刀的步枪兵。王子看着这群各为其主的士兵,她看到了燃烧的激情、报国的热情、不畏惧死亡的神情!这才是真正精锐部队应该具有的一切!王子是多么希望自己的天罚兵团能变成这样啊!


雨点般的子弹无情的打在了战壕边缘的沙袋、掩体、碉堡等防御工事旁,被子弹激起的树叶、沙土无情的打在年轻战士们的脸上。震耳欲聋的枪炮声考验着战士们脆弱的心理防线,这么密集的子弹真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论是纳粹SS伞兵还是日军的机枪手都在不断地射击,身后的弹药手也把早准备好的弹夹递给前面的射手。不但对于战士,就算对于久经战阵的指挥员也是一种极大地挑战。真的是为了心中的那份理想,他们付出了全部的力量。


(注:纳粹SS伞兵 翻译:纳粹德国武装党卫军伞兵/第三帝国武装党卫军空降兵 意为那个不知道SS什么意思的书友引路)


不过最让王子和庞诚、张昌旭等军官郁闷的是,这次掩护德日联军冲锋只是那被防空火力消灭殆尽的第6航空队。并没有大规模持续不断的炮火掩护,最重的武器不过是几挺3式重机枪、92式重机枪和掷弹筒。


500米、400米、300米、200米、100米!不足100米!“哒哒哒哒……啪啪啪啪……塔塔塔塔……咣咣咣咣……”轻重机枪、突击步枪、手榴弹、枪榴弹、迫击炮、掷弹筒、自动榴弹发射器……能对人产生杀伤力的武器全部在刹那间朝那些罪恶的侵略者伸出了反击的利爪。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德日联军马上就在比他们强大数倍的枪林弹雨中倒下了一半,仅仅才不到20秒,就倒下了此次进攻的一半敌人。纳粹SS伞兵那高大的身躯很自然成为冷酷无情的狙击手最好的目标!在一阵阵88式狙击步枪的冷枪声中倒下的,尽是纳粹SS,对于狙击手来说,德国人比日本人更具有射杀价值。在天罚兵团凶猛的火力下存活的,无不卧倒寻找自己生命的庇护。再不怕死的敌人,在这个时候也会放弃冲击转攻为守。天罚兵团第81装甲步兵团早早挖好的几个大的半圆形土坑马上堆满了敌人,可是当他们进去后才发现,这个土坑是能帮助他们躲避天罚兵团的火力,有些土坑还是轻重机枪的射击死角。但是,这些土坑深度普遍超过1.7米,对于人高马大的纳粹SS伞兵来说还费大力气才能爬出去呢。但是对于身高普遍不足1.5米的日军,困难非常大。


可是!还没有等日军士兵想出办法爬出土坑射击,提前埋在土坑里的天罚兵团定时炸弹和人控地雷、大量的TNT炸药、成捆的手榴弹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咆哮!就看见那些土坑里在一阵阵爆炸声中,左边飞出一个血淋淋的大腿,右边飞出一个恶心的头颅……到处都是尸体,一片凄凉。一个人刚刚举起了右手,不久又慢慢放下……81团的战士们往土坑里埋设了足够当量的炸药,可以毫不忌讳的说,在这些土坑里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出来。


“报告司令员!前来进犯的德日联队全部被天罚兵团消灭!无一幸存。我布轻伤31人、重伤19人、阵亡23人。阵亡者大部分是被纳粹的狙击手打死的,第81团请求司令部派遣专业狙击手去消灭敌人的狙击手,减少伤亡,保存实力。”参谋对着太师椅上的王子说。


“嗯!让耿飞去消灭纳粹的狙击手,他可是我们天罚兵团最好的狙击手了!”王子慢慢的说。


尽管这场短暂的战斗已经结束,第81装甲步兵团的这群傻可爱的战士们还是那个老样子——毫不珍惜弹药。无论阵地前有没有动静,他们还在断断续续的射击、仍手榴弹。甚至还有几名技术学不到家的迫击炮手,都快把炮打炸膛还在填装炮弹。要不是有老兵在现场阻止,险些酿成事故。浪费弹药的现象在新兵中十分普及,一点都不珍惜团直属弹药库那点寒碜的弹药储备。催弹药的电话逼出了有王子司令亲自签名发过来的10大卡车弹药。这一群群新兵有些还是第一次上战场,他们默而不视旁边老兵怎么珍惜弹药,一遇到丁点动静一梭子30发子弹就泼出去了!而老兵镇静的吓人!不见人不开枪,开枪也是三联发点射。不论战斗如何激烈和残酷,他们不满灰尘的脸上总是一种表情,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


“都给我省着点打!子弹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们看看,决战还没有开始呢。弹药倒是先消耗一多半了!”庞诚团长擦了擦脸上的灰尘说。


“再打下去我们就只能拼刺刀了!新宾蛋子好好想身边的老兵学习一下。”庞诚团长抱怨的说。


“团长!团长!司令部情报处的白处长告诉我们,她们截获了一份日军特别加密,从第5师团指挥部发出的电文。上面说小鬼子的第一轮炮火袭击马上就要开始了,让我们注意防炮。”81团参谋长江东松急急忙忙的从隐蔽所里手持电报跑了出来。


“哦!知道了。各营在所属阵地上留下几个观察哨,剩下只要是还能动的战士都给我钻进地道和坑道、防炮洞。减少战斗减员。”庞诚团长扭了扭腰肢说。


但是!庞诚团长话音刚落,距离天罚兵团81团防守的一线阵地1.7公里处的洼地了,日军一个炮兵大队8门92式步兵炮开始射击。这次日军炮兵一改常态,并没有进行试射,而是凭着多年打炮的经验对着天罚兵团的阵地进行着狂轰滥炸。许多没有来得及撤入坑道、地道和防炮洞的战士,及没有抬走的重型装备被这无情的火炮撕成碎片。他们用鲜血验证了入伍时发过的誓言:青山为证!保家卫国!抗战到底!


92式步兵炮前后俯射的角度接近90°与迫击炮无异。因为这样的前后射界、拆了轮子比重机枪高不到那去的高度、2.8公里左右的射程,让抗战初期的国共两军吃尽了苦头。所以有经验的老兵都管92式步兵炮戏称为“鬼炮”经常是它打得着你,你看不见也打不着它。


日军的92式步兵炮阵地刚刚打完5个基数的炮弹,距离它不远,真正的第5野炮兵联队炮兵主阵地也开火了!70毫米、75毫米、90毫米、105毫米、120毫米、150毫米!战车炮、坦克炮、机关炮、山炮、步兵炮、野战炮、加农炮、榴弹炮!大大小小、规规矩矩的几十门火炮全部在那一瞬间发出了罪恶的怒吼!只见,天罚兵团81团防守的一线阵地一片火海!以第一道防线为中心的方圆5公里内,寸草不生。日军就连前线部队的掷弹筒、迫击炮都赶来凑凑热闹。看着第一防线,王子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原来这个步兵炮阵地就是诱饵,它们一旦炮击天罚兵团阵地必将引来天罚兵团的反击炮火。到时候主力炮兵在对天罚兵团的反击炮火挨个点名。可等了十几分钟,天罚兵团的反击火力还是没有动静。于是,主力炮兵忍不住加入了对天罚兵团第一道防线的炮击,准备一举击垮天罚兵团一线防御阵地的所有能用的防御工事和作战人员。


“……小鬼子一阵接着一阵猛烈的重炮轰击,场面极其壮观!那才是真正的炮火连天、血肉横飞、硝烟弥漫。若不是我身旁战友的惨叫以及到处散落一地的断肢,我还真觉得这更像是春节里紫禁城的烟火表演。也不知道小鬼子们哪来那么多重磅炮弹,炮击从开始到结束中间根本听不出间歇,全部都是大口径的重炮。一开始还觉的自己的心理还能承受的住,后来渐渐麻木了,震得头都晕了,后来我不得不和几个吓傻了的新兵躲在被炸毁的碉堡掩体后面……”这是一位老兵在战役结束后的作战日志中的一段。这些话语,真实的反映了当时日军炮火的猛烈程度。


就在太行山防御圈第一道防线战火隆隆的时候,在太行山深处的天罚兵团直升机基地也忙碌起来。地下机库的舱门打开,身穿五颜六色衣服的专业地勤人员开始给两架满挂弹药的K-50武装直升机做起飞攻击日军炮兵前的最后准备。不久,几位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生机勃勃的资深直升机飞行员登上了心爱的战机。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K-50武装直升机在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中缓缓垂直起飞。天罚兵团的反击火力来了!日军的末日到了!


两架武装直升机全速前进,用了不到3分钟就赶到了主战场。直升机飞行员没有多考虑,朝着径直的朝着日军第5野炮兵联队的主阵地飞去。路过那火光冲天的第一道防线时,飞行员看着地面的陆军眼睛里充满了泪珠。看着像是到第一道防线中心时,直升机撇下了4枚冷气炸弹,帮忙降低第一道防线被炮弹炸出来的高温。


“嗖!嗖!嗖!嗖!咣!咣!咣!咣!”4枚对地攻击专用的火箭弹准确无误的砸在了那个该死的92式步兵炮阵地上。这个炮兵阵地90%损毁。


武装直升机摧毁了92式步炮阵地后,马上急速左转弯!杀向日军的主力炮兵阵地。K-50武装直升机机头下的那门拥有恐怖射速和巨大破坏力的30毫米机关炮对着地面的日军部队就是一场血腥的钢铁洗礼!97式坦克、95式轻型战车、5式轻型战车、本田军用卡车……这些曾经让昔日的中国羡慕不已的装备在武装直升机凶狠的弹雨下变成一堆废铁。好歹是铁家伙的装备都变成了废铁一堆,更何况血肉之躯的人呢?日军士兵在弹雨下至少倒下了五六百人,有些尸体都被撕碎了、有些脑袋都被打爆了、有些被打成了一堆肉泥……直升机所到之处一片狼藉!毫无生还的肯能!这两架钢铁的“怪物”尽情的发挥着它们的职责。


“你看!前面就是小鬼子的炮兵阵地。”


“准备大开杀戒吧!”


“我的直升机上的机炮炮弹消耗太大了!就剩下70多发了。”


“我的基本打完了!再摁射击钮,估计机炮的火力维持3秒就是万幸。”


“哈哈!”


“笑什么?”


“没什么!执行任务吧。”


两名年轻飞行员话音落下时,他们俩几乎同一时间再一次摁下了发射钮。火箭弹巢内的一枚枚细长的火箭弹屁股上冒着一簇簇火光向日军炮兵主阵地飞去,急不可耐的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这群无知的炮兵……在那美丽和血腥的爆炸声过后,留下的是一个弹痕累累的阵地、是一个堆满废铁的高地、是一个充满了尸体和哀号、残垣断壁的土地。两架武装直升机完成了王子司令交给的任务,在弹药即将耗尽的情况下开始返航。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突然!在两架武装直升机的周围出现了七八道由高射机枪为主力的火力网。28挺由3式重机枪、92式重机枪改装成的高射机枪和上千名幸存的士兵手中的轻武器对着低空飞行的武装直升机进行了报复性的反击!这次,板恒征四郎看到辛辛苦苦重新组建的野炮兵第5联队再一次断刃在天罚兵团手里实在是忒生气了!连忙调集能动用的所有防空武器进行反击,发誓要击落这两架“铁鸟”!为此,连平射的反坦克炮都调到最大仰角对他们眼中的“铁鸟”进行打击。


两架武装直升机被四面八方突如其来的子弹、炮弹把直升机打的摇摇晃晃,日军的对空战法特别缺德!集中自动火器专门攻击直升机的一个位置,平均直升机每一个外露位置要遭受50-200发不等的子弹。尽管俄罗斯/苏联制造的K-50武装直升机在重要位置均有装甲防护,还有弹射座椅。但面对着这样的打击也有点吃不消了!两名飞行员紧急拉升,把直升机从低空拉到最大升限。因为弹药几乎耗尽,他们不敢再从容应战。所以他俩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就是保护军队财产,把直升机安全的开回基地。


“完了!鹏威!鹏威!我的油箱被打漏了!完了!发动机也冒黑烟了!你先走,我掩护。”


“不行!啸古,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我不能抛下你一个人。”


“别义气用事啊!在这么下去咱俩都玩完开回去一架,总比一架没有强。”


“你……”


“你他妈的别啰嗦了!我的航速已经大幅度减慢,没希望返航了!告诉王子司令,我为国家尽忠了!”


“好兄弟!再见了!”


由啸古驾驶的武装直升机忽然转头,用自己仅存的炮弹朝着左侧的那一群群追着直升机打的日军士兵一个维持了17秒的弹雨。接着朝着日军临时营地的方向飞去,打出了最后3颗火箭弹和一枚空地导弹后,瞄准——第5师团直属野战医院,撞击! 啸古没有想过使用弹射座椅,他深知:地面上全都是日本兵,自己跳伞也是没有活路还可能当俘虏。不如朝着重要的军事目标一头撞下去,最后为太行山战役做个贡献。


“妈妈!爸爸!老婆!女儿!我走了,来世再见……就算是玉石俱焚也不能让日本人得到武装直升机的一个零件”啸古果断的启动了直升机上的自爆装置。


10、9、8、7、6、5、4、3……看着荧屏上的数字,啸古的心境豁然开朗许多。


“咣咣咣咣……咣咣咣咣……”直升机在撞向日军野战医院2秒后,自爆装置也启动了。在一连串巨大的爆炸声中,直升机上尉飞行员-啸古英勇的为国捐躯了。他临死时还在想:如果真的有天堂,那我一定还要跨越时空去21世纪的天堂,去和小时候很疼我的奶奶一起生活。在那个没有恩怨情仇、没有成功失败、没有尔虞我诈、没有血腥战争的天堂生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