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挽救了红军---中将刘忠的回忆(转帖)

我行我素st 收藏 30 32848
导读:红军第一方面军在长征途中,于1935年1月8日第一次占领遵义城。敌人以为我们要东去湖南,与第二方面军会合,立即将薛(岳)、周(荤元)纵队调到湘西芷江、洪江地区设防,准备堵截我们。在敌人仓慌失措、举棋不定的情况下,我们在遵义城休整了十一天。党中央就在这里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后来敌人见我们没有东进,才又胆战心惊地进入贵州。这时我们主动撤出了遵义,准备从泸州、宜宾间北渡长江,与川北的红四方面军会合。可是,刚到桐梓,就发现了潘文华带了三十六个团匪军摆在长江边上,并已修好工事。这时,刘湘的所谓“模范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红军第一方面军在长征途中,于1935年1月8日第一次占领遵义城。敌人以为我们要东去湖南,与第二方面军会合,立即将薛(岳)、周(荤元)纵队调到湘西芷江、洪江地区设防,准备堵截我们。在敌人仓慌失措、举棋不定的情况下,我们在遵义城休整了十一天。党中央就在这里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后来敌人见我们没有东进,才又胆战心惊地进入贵州。这时我们主动撤出了遵义,准备从泸州、宜宾间北渡长江,与川北的红四方面军会合。可是,刚到桐梓,就发现了潘文华带了三十六个团匪军摆在长江边上,并已修好工事。这时,刘湘的所谓“模范师”郭勋奇部又从松坎出来尾追我们。因而,我军又改变计划,西出威信,在云南边境一带活动了几十天,将四川的敌人丢在后面,又突然折回桐梓,集中力量击溃贵州军阀王家烈部,在编3月3日回到遵义。

遵义是贵州的第二大城,地势很险要。城分老城和新城,两处相隔不到半里。我们的红三军团一举攻下了老城,但新城还有王家烈残兵一步,凭险顽抗,不肯缴枪。正在这时薛岳带着他的周浑元、吴奇伟两个纵队,闯过乌江急急赶来,企图解救守敌并拦击我军。

敌人来势异常凶猛,一个纵队直扑紧靠老城的插旗山。红三军团一边监视城内的残敌,一边和来犯的敌人在城墙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

我们红一军团原是预备队,这时马上出动,沿着遵义城东南的山脚,迅速绕到敌人侧翼一个山梁上,集结起来,准备迎接新的任务。

当时我在一军团司令部担任侦察科长,跟着军团长林彪同志来到前言指挥所。部队集结好之后,林军团长坐在一个山峁的突出部,两手举着望远镜,全神贯注地向着南面观察,那里正式敌人后续部队来的方向。

情况确实是万分严重啊!被包围在新城的敌人看到援军开到之后,突然活跃起来; 继续增援的敌人正在不断地涌来; 向我三军团攻击之敌正在不断地前进;

还加上讨厌的飞机,擦着山头轮番骚扰; 我们的毛主席、党中央、军委,都在城关的附近住着; 我们的三军团正在那边浴血抗击。要是我们抗击不利; 要是敌人来个内外夹击; 要是……,我当时真的不敢再往下想,焦急得象坐在针扎的毡子上一样。

但我看看军团长,他还是稳健地坐在原地方,举在手里的望远镜,好似粘在他的眼睛上。子弹不住地在他身边飞,枪炮声一阵比一阵紧,这些仿佛都与他无关,他只是一动不动地观察着前方。他这时在想什么呢?他在作何打算呢?周围的同志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好去搅扰他,都集中精力注视着他的神情。

敌人在三军团那边又抢占去一个制高点,疯狂的敌人,一枪也不向我们这边打了,集中力量猛扑靠着城墙的插旗山,城墙内外的炮火响成一片,三军团的阵地已岌岌可危。这时我真急得非说不可了,便跑到军团长跟前向他建议:“军团长,把咱们一师二师掉转头,越过公路,从敌人侧后一压,三军团从那里一反击,这股敌人就可以被歼灭。”

军团长取下望远镜,并没有回答我所提的建议,却立即吩咐我:“你去传达我的命令,告诉一师二师的首长,敌人的二梯队已经上来了,正向前面山上运动,趁敌人还没有站稳脚跟,要他们立即向正面的敌人攻击。”

我一下还没有完全理会到军团长的意图,又问到:“三军团那边的敌人呢?”

“你不用管。快去!”

我一听,知道军团长的决心已经下定了,就拔起腿飞跑着,去传达命令。

下了坡,找到一师师长李聚奎同志和二师政委刘亚楼同志。一见面,他们以为是要向西攻击,配合三军团吃掉那股敌人。等我把军团长的命令一讲,他们立即遵照命令指挥部队,向正面的敌人攻击了。

我们一、二师的勇士们,用迅雷不及掩耳的冲击力量,向迎面的敌人纵队展开猛攻,就在这几分几秒的时间里,战斗的中心突然起了变化:敌人的飞机、敌人的大炮,以至敌人的全线部署,似乎一下子全都陷入混乱状态。向前看,我们的一军团的部队向敌攻击,势如破竹。向侧后看,原来攻击三军团的敌人溃败下来,乱如黄蜂。这时我想到军团长刚才的沉着和冷静思考,不仅心中自言自语到:“原来林军团长所想的是这样啊!”

很明显,如果按照我们想的打法去打,敌人的两个纵队就会把我们一军团夹在山沟的公路上,那战局该是多么的危险啊!然而在林军团长的指挥下,现在的战局骤然变得使我军转危为安,敌人的败局眼看就要注定了。

我站在一个山坡下,正回味着军团长的指挥远见时,突然看见军团长提着望远镜,迈着大步走了过来,离老远就喊:“刘忠,你来!”

我连忙跑过去。他顺手把望远镜往山坡上一放,从皮包里掏出拍纸本,撕下两片纸,拿出红蓝铅笔,先画了两个箭头,标了一、二师的符号,又画了一根蓝横线,显示出一条乌江,再画出一根红的直线,当着公路。然后在上面写了一个“追”字,还指示了各师的集合地点,下面写了一个“林”字。接着有画了同样的一张。马上一起递给我说:“快派人跑步送去,给一、二师首长。”

我拿着两个纸条,飞也似的找通讯员。这个战斗命令虽然只有几个字,但我觉得它就象两座大山一样的重,它象一部战书一样的详细明确。就着两片纸,它马上会让几个师的敌人全部溃败!

命令送到了,追击开始了,只听见部队里到处在喊着:“追呀!猛追呀!不顾一切疲劳,把敌人追到乌江里去喝水呀!”英勇的红色战士们,忘记了饥饿、忘记了疲劳、忘记了黑夜的降临,一鼓作气向敌人紧追、猛追、穷追。

宏亮的口号震动山峦,十几路纵队沿着公路,争先恐后地朝前猛追,一口气追了三十多里,一直追到乌江边。薛岳的两个纵队被追的七零八落,东跑西串。溃不成军的敌人,有的被打死,有的被俘虏,有的葬身波涛汹涌的乌江。

战斗胜利结束了。林军团长在指挥思想上的明智深远,在指挥方法上的灵活果断,久久在我脑子里萦回不绝。林军团长所倡导的三猛战术——猛打、猛冲、猛追,在这次战斗中充分地体现出来了。

回师遵义,击溃了长久以来跟在我们后面的薛(岳)、周(浑元)纵队,这是我们红军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这是遵义会议纠正了单纯防御的错误军事路线后,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所取得的第一个伟大胜利。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正确的军事思想的指导下,红军就这样采取巧妙的迂回运动作战的方法,以出敌不意的行动,迷惑敌人,抛开敌人。敌人虽有优势的兵力,却无法发挥其优势作用,而我军却更加大踏步的前进了。


16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