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7月下旬,南京军区陆军第一军(军长傅全有、政治委员史玉孝)第一师,第十二军三十六师,军区炮兵第九师进入文山州集结于文山、砚山两县驻训。12月下旬接替陆军第十一军、第十四军和炮兵第四师在老山、八里东山的防御任务。同时进入文山州参加防御作战的还有:北京军区工兵第十五团,福州军区工兵团,南京军区工兵团,沈阳军区高炮第十八团、武汉军区汽车第十二团、昆明军区工兵第七团以及第二十、四十二、五十、五十四、十三军分别组成的第一、二、三、四、五侦C大队,1985年5月下旬,第一军所属部队和第一、二、三、四、五侦C大队,武汉军区汽车第十二团全部撤离出战区,凯旋归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前留影,也可能就是遗像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陆军第1师侦察连6班“1·15战斗”整装出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长之子(二十军军长杨石毅的儿子)、1军1师某团副连长杨少华,坚守在距敌只有二、三十米的“李海欣高地”上。“1.15战斗中,在阵地上只剩下他和两名战士的情况下,毫不退缩,沉着指挥,顽强战斗,和增援分队一起,打退了越军的疯狂反扑,牢牢地坚守住阵地,荣立二等功。杨少华两次在危急关头冲上表面阵地指挥战斗,和战友们前后一共击退了敌人三个营的进攻,在表面阵地就毙敌148人,并成功的守住了阵地,为“李海欣高地”增添了新的光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有在大片中才能看到的场面。但这是真实的,让人知道战争的残酷。面对面的搏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张已经分不清是我军阵亡将士的遗体,还是越军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吻你,我不惊醒你


这片和煦的土地是这样的安宁


墓碑前我默默地注视着你


我知道尽管这座座坟莹只是生命的缩影


但那巍然屹立的英灵却是一个个不倒的躯体


吻你,我不惊醒你


这片热红的土地是这样的安静


墓碑前我轻轻地抚摸着你


我知道尽管这排排石碑再不会复苏;


但那魂糸南疆的每一个英名却在这里永垂


吻你,我不惊醒你


这片褐色的土地是这样的肃静


墓碑前我紧紧拥抱着你


我知道尽管我们人生的梦还没有真正实现


但为和平而战、死和生你都会那样坦然


吻你,我不惊醒你


这座正义鲜血染红的长城是这样悄静


墓碑前我给你一个深沉的吻


我知道尽管你再不能感受到那炽热的爱


但你却没有一点忧伤和惆怅


吻你,我不惊醒你


这片五湖四海英灵再生的土地是这样沉静


墓碑前我的心在呼唤你


我知道尽管我们再不能同枕共叙


但爱的神灵却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吻你,我不惊醒你,


这片和煦、褐色、正义的土地是那样的壮丽


是你们破碎的躯体装饰了她


是你们的热血浇?灌注了她


我知道尽管你们再不能亲临其境


但历史的丰碑上?却永远铭刻着你们的伟绩


吻你,我不惊醒你 在这边陲小镇将烙下一个普通女性永恒的长吻


为祝福你在这里静静地安息


吻你……我不惊醒你……不惊醒你……不惊醒你……


1984年夏,中越边境的老山争夺战到了白热化阶段,这时一支驻防在江南水乡的军队也悄悄进入了临战状态,这意味着在我军战史上有着深远意义的老山轮战启动了。这支部队就是陆军第一集团军,其属下将士个个士气高昂,人人怀揣光荣弹,在老山战区作战一年,无一人被越军所俘!属下有“硬骨头六连”之称的步兵第1师第1团第6连两次被最高军事统帅部授于荣誉称号,在全军也是唯一的!


血火一一六高地。


战斗之激烈是动人心魄的。仅一月十五曰这一天,我坚守一一六高地的战士就经受了越军八千余发炮弹的轰击。约三百平方米的山头上,平均每平方米落弹 26.7发。整个山头的标高下降了5米。原先,山顶上有两柱17、20米高的石笋,现在,变成了不到一米高的石墩。山顶一片枯焦,没有一叶翠绿。抓起一把沙硕,也可以从里面拣出五、六块弹片。我们的战士令人难以想象地抗住了越军的炮弹,守住了这块“钢铁阵地”。


本文内容于 2009-7-19 20:57:28 被灭日战魂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