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平民百姓 “豪华”婚礼的纪实

lilin7619 收藏 2 3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六十年代,我家住在天津旧城厢的一个普通的院子里。对面的南房住着冯大爷一家,他老人家是我老爸原来单位的老工人。

冯大爷是北京人,瘦高个,挺白的,脾气大但为人特别“仗义”的。他和我冯大娘着实是厉害,生了大姐、大哥、二哥、三哥、四哥接下来是比我大三天的老五后,又生了老妹和小老六,妈呀!六男二女~

大姐在市郊的邓店砖瓦厂工作,六十年代末嫁给了同厂的会计那时我们先叫宝元哥后叫了姐夫的;大哥支援了“三线”在兴隆县燕山山脉的大山里,听他回来说他们军工厂的车间是在大山里挖的洞里面;二哥在卫东纸制品厂,一到有毛主席最新指示发表时总是要带回来刚刚印好的小黄纸片,四哥就带着我和老五跑到不管是白天还是深夜的游行队伍里去散发,那可是痛快极了;三哥去了黑龙江小兴安岭的林场;四哥是我们孩子王,比我大两岁,人家命好留了一年级,可就是由69届变成70届来了个百分之百的留城;老五从小学到初中我俩一直在一个班;大眼睛长相特别随冯大娘的小妹,什么事也没有,整天笑呵呵的至少比我们低三届;小老六生下来时快到文革了,我跑去看刚从医院回家的小弟弟,突然发现并问大娘:“他屁股怎么让您给打青了”~

我冯大爷一家当时是比较困难的,这么多口人只住在一间还不足十平米的小屋里,他当年的月工资只有62快,冯大娘在街道熨活到是能赚些钱,反正是挺困难的。可是我冯大爷一家人各个都很规矩有礼貌,除了我那“发小”的老五都很少惹祸。

我喜欢我冯大爷,但又特别怕他。那时爸爸妈妈都上班,爷爷奶奶年岁大了,我们一家的老小都是同院的大爷大娘们给照顾着,特别是冯大爷最精心出力也是最多。

记忆很深的一次,我七岁那年让相邻胡同的长我两岁的满意给打了,回到家里又是哭又是闹,冯大爷过来二话不说就递了着我的脖领:“你他妈的闹什么,走!跟我找他去”!就愣愣地把我弄到满意的院内,后面跟着我三哥、四哥和老五。

“满意,满意!你他妈的给我出来”!他在院里喊着,满意和满意的爸爸妈妈姐姐妹妹都出了来。

然后,他松开我的脖领瞪着眼问满意:“你他妈的打他了”?满意害怕的点了点头。

随后用手指着我的鼻子:“你他妈的给我听好了,你现在就给我打他,如果你要是不打,我他妈的就打你”!

我的心一紧心想,坏了,一点小事被我整大了。没有办法了,就顺手拿起满意家晾干的煤饼子双手举过头照着满意的脸上就是一下,然后吓得我扭头就跑了回家。

不一会,冯大爷他们凯旋回来了,叫出我,拍拍我的头:“哎!这还象是个小爷们”!

1969年街道给冯大爷一家分配了北边胡同“资本家”的两间半北房,不久我家也搬到了河北区,但我们两家的来往却仍然保持着。

1970年,我们大哥从大山里领来了当护士的未来大嫂。大哥一表人才,就是黑,我奶奶叫他大老黑愣是给叫响了。可我们那未来的大嫂那个白的就别提了,长得五官不如大哥,但是有个头还洋气,配我们大哥足可以的。

冯大爷一家最近几年一家十口人,除了大姐出嫁还有九口,这九口中已经有六口都工作了,他家实实在在地度过了困难时期。

张罗起大哥们的婚事,那是全家齐动员,对了还有我们家了。

大哥结婚那天,真是一个气派,那年代结婚几乎都是乘公共汽车到婆家,我老爸那时是一家有“军工”任务企业的领导,他上下班乘坐一辆天津产的210吉普车,牌号是3610,我记得清楚,因为那个年代汽车太少了,马车戴上粪兜可以到任何地方,大卡车能够停在最繁华的和平路上~

那现在要是看来“狗屁不如”的吉普车,在接到大嫂时就相当于我们现在接新娘的十辆大奔驰车一样的气派。

当接到大嫂的吉普车开来的时候,迎接的人群中除了处乱蹦乱跳的孩子,还多出许多很少出门的老人,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的。

对了,那时结婚送礼一般是在两块钱左右,你可别小看这两块钱,能买到暖瓶或者是脸盆毛巾什么的。在那物质及其贫乏的年代,是足矣拿出手的了;稍多点的是五块,属于有一些稍有交情的那种;亲戚和十分要好的朋友也就是在二三十块的意思,要知道绝大部分的工人的月工资都是在四十块钱左右的。

在门口搭起了大棚,请了高级饭店的厨师,提前一天就开始“落桌”,那浓浓的香味飘逸了周围的各个院落。那时一家要是炖肉全胡同都能闻到香味的,想偷偷的吃不让她人知道是绝对不可能的!

老四带老五、小老六还有老妹穿着平时不上身的新衣裳,我们一家自然也是焕然一新的。从来没有穿过新衣裳的冯大爷和大娘那个乐呀!那嘴怎么也是合不上的,大姐抱着小外甥和宝元姐夫还有宝元姐夫的家里人都来了;在北京通县的冯大爷的哥哥,弟弟和他们的家人也来了;冯大娘的妈妈我们叫姥姥的,还有当警察的舅舅带着舅妈和三个与我和老四老五年龄相仿的姐弟来了;还有姥姥的姐姐又是冯大爷的婶子一家也来了~

结婚典礼热烈气氛那叫一个好。接着就是摆席,八仙桌是借来的,碗筷等也是借来的,我数了数整整二十桌呀!当然是周围的邻居几乎都动员起来了,我冯大爷一家就是人缘好,一呼百应的~

喝的酒挺杂的,因为那时一户人家到过年才能凭副食本买到两瓶,就是三种65度、直沽高粱和芦台春酒。这结婚的用酒都是亲戚朋友的从计划供应中攒出来的~

鱼也是属于计划供应范围的,凭那比粮食本差一等的副食本购得的;食用油是当时最好的豆油,猪肉是那种用盐淹的咸肉,鸡蛋几乎没有,有的也是凭条供应的冻着的蛋黄,每人每月是半斤油豆油,半斤咸肉,半斤蛋黄~

白面是按照百分之四十的比例,可不是纯白面,是叫“全麦面”的那种黑面,最白的“富强面”和“小站米”只是到了春节才每人供应一斤。一般的米算粗粮,每人每月供应一斤粳米,其余都是我们叫做“籼米”的南方来的米,这种米“发康”不好吃,尽管这样还是要有比例的,剩下的就是不在供应比例之内的玉米面我们叫做“棒子面”的,这棒子面最便宜,一斤一毛钱~

给新人做的被褥也是按照人口供应的棉花和棉布,要积攒好几年才够用的。购买的东西相当一部分要用“工业卷”的,还好那时的工业卷好像不那么紧张。

我记忆中,妈妈给了他家不少的票证,有粮票,对了他家的粮食始终不够吃的,我家是经常给予的,各种票证自然也是不够用的~

宴席热闹极了,真的我长那么大第一次见到这阵势,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了,就好像是我的亲哥哥在办喜事似的。

那年我16岁,不懂什么的,只是跟着一起凑热闹。

大哥大嫂的新婚夜是在他家腾出了一间屋子,闹洞房自然是在这里,没有我们的份,我们只得在院子里听那屋里传出来的阵阵哄笑~

第三天,大哥大嫂就双双回到了那燕山山脉的大山之中~

也就是在那天的晚上,冯大爷冯大娘来到了我家,看着他老两口的脸竟还跟我们大哥结婚那天似地。

我记忆中的冯大爷无比兴奋地对我爸妈说:“真他妈的是震了,全震了,连胡同周围加上咱们一千多人的大厂,还没有谁能把儿子的婚事办成这样的”!

脸红红的冯大爷同我爸妈说了许多许多,总的来说还是用“无比兴奋”来形容最为恰当。

我还记得真真切切的他说:“咱大老黑的婚事,我整整花了九百多呀”!


发表者:tjzqb2008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