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英俊是市郊农场开东方红55的拖拉机司机,那时的司机属于特殊职业,嗷!也就是特权阶层的职业。可能有人会说开拖拉机的司机算不了什么?

那你肯定不懂那个年代,这个当时有700多万人口的大都市,76年蓝牌车牌号码才不足6000号,记忆中好像是59-059XX,对就到这么多号,为什么记忆怎么深呢?是因为那年年末农场买了一辆“雁牌”双排座小货车就是这号;黄牌车牌号码还不足2000号,黄牌照里就包括了东方红55的拖拉机。

有着司机职业的郝英俊,已经快三十岁了还没有找着对象,原因不多就两个,一是小郝的特殊职业把这小子的心气给提高了,一般的女孩他看不上了;二是咱小郝长得不错,皮肤白白的,脸型属于长圆,大眼睛双眼皮,一米七六的个头,虎背熊腰的,干起活来和同人讲起话来时的动作挺潇洒的,确实属于那种挺迷人的男子汉,但都好之中就有那么一个缺陷,这缺陷长在哪不好,却偏偏长在了最显眼鼻子上。

小郝他最得意的就是经常把他六岁时的照片揣在怀里,你还别说,就是漂亮,在漂亮中还透着洋气。那时在刚刚照完这张相片后的三个月,小郝出了“天花”,那时这可是致命的病呀!奶奶十分疼爱自己的孙伙计,天天守护在他身旁,当脸上结了嘎的时候,这“小祖宗”偏偏摔了一跤把右脸给噌了,鼻子尖右侧那要长好的“嘎”翘了一点,奶奶不懂就给揭了下来~

咱小郝后看,侧看都是100分漂亮帅气的小伙,就是正面看确确实实是丢了大分的,右鼻孔显得比正常的左鼻孔要大上将近一倍,明显的缺了一大块。

按说有这个“致命的缺陷”,应该是得降条件了,可郝英俊愣是凭着他好听十分的名字和永远揣在怀里自我陶醉的照片就是不降价!

连续两年的时间里,弟弟娶了,妹妹嫁了。家中在那个年代还算是相当殷实家,竟然还是给这个“小祖宗”准备好了娶亲的一切,这可这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东风”在哪里,东风不是经常吹么?咱小郝要等的东风可不是经常吹得那个大自然的东风,咱要的是用现代话讲是“漂亮美眉”的那个“东风”!

小董是小郝的师兄弟。这天小董急急可可地跑来,边跑边喊:“郝鼻子”!当看到小郝的表情是赶快换嘴:“郝哥,郝师傅”!

“嘛事!你妈死了,来报丧还是怎么的”?看着小董喘吁吁的样子,也是对他刚才喊的那小郝不愿意听的“绰号”,小郝心想,妈的,别人怎么叫我倒是不太介意,你个小“粑粑渣子”的孩子也这样叫~

“对不起!郝哥对不起!您老‘大人不嫌小人过’,可别跟我一般见识”!稍微喘过的小董一个劲的敬礼,到不是。

小郝还是没有好气的黑着脸问:“嘛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平定下来的小董一看这架势嘴里都囊着:“这叫嘛事呢!我真的是屁给憋的,到哪不好,跑到这挨‘狗屁呲’来了”!

小郝一看,觉得好像他是来有事的,又好象是要帮助自己的事,就马上换了副面孔:“哎,兄弟!别生气,嘛事?找我有嘛事”?

“嘛事?我大老远的跑来,你真‘哏那’,瞧你那脸子跟我欠了你多少钱似的”!小董倒是硬了起来。

看着这样子,小郝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兄弟,别找急,先抽颗烟”!说着就拿出在当时他们这一层次里人不错的《大港》牌烟卷递了上去。

这样小董可来了精神,深深地吸了一口后,用烟卷点着小郝的鼻子说:“你他妈小子,这回‘艳福’来了”!然后故意卖乖子似的不说了,又抽了一口烟。

小郝一听到什么“艳福”就眼睛发亮,也不敢再挑小董什么了:“兄弟,兄弟”!连连地巴结着,就盼着这小爷爷说下文了~

“妈的,这小王八蛋的,还是接着卖”,看着小董还不肯说小郝心里一边骂着还一般讨好着:“兄弟!得了,别卖了,老哥我求你了,怎么样”?

小董一看差不多了:“哎,我姐姐的好姐们对象刚刚‘岔了(完了的意思)’,那姐姐长得倍棒,你要是看了,准他妈的把你魂给勾走了”!

“嘛玩意,能有那么漂亮?那要是真的,人家哪回看上咱呀”!小郝有点泄劲。

“哥们,你别泄气呀,告诉你,那漂亮的姐姐和她的妈妈到我们家去过,仔仔细细地看了咱们在一起的合影,你猜怎么着‘没有意见,同意’”!小董更加得意地说着。

你还别说,当小郝看到那姐姐的时候还真的像小董说得那样子,把小郝的“魂给勾走了”~

那姐姐的妈妈挺仁义的,委托小董的姐姐向小郝交了底……

原来这漂亮无比的姐姐叫小郭,小郭原来处了一个对象,大概有三年了。小郭的对象是个风度翩翩的军官,两个人的感情特别好,那个“风度翩翩的军官”已经在小郭的心里占满了位置,小郭对这个“风度翩翩的军官”的爱犹如自己的生命一样。

天有不测风云,当他们准备登记然后结婚的时候,军队来人调查了小郭和小郭家庭的政治情况,对于小郭倒是没的说的,在单位是团员,又是年年能评上先进的积极分子。但一了解小郭的父亲却发现了连小郭父亲本人都不知道的“严重政治问题”!

政治问题是这样的,小郭的父亲在本市的一家大型铁路企业工作,只是一般的技术工人,就是这个大型企业在解放前夕,当时的工厂国民党“区部”,在没有同征求当事人意见的情况下,就登记了包括小郭父亲在内的一百多人集体加入了国民党

按照一般的情况,如果子女不入党,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即使要入党只要是写写认识,也是可以通过的。

要是小郭找到对象不在部队或不在需要及其政审严格的单位,倒是也算不了什么的,可偏偏小郭的对象属于那个年代的既神秘又要经过严格政审的军队保密单位。

全身心倾注于那个“风度翩翩的军官”并且十分单纯的小郭,经不住这样的残酷无情的打击,她的精神崩溃了~

经过半年的精心治疗,小郭出了院,不知内情的外人如果看是看不出得过病的,至今小郭的家人确实是很仁义的,又经过了一年观察,没有发现她犯病,这才张罗起来自己女儿的婚事。

小郝同小郭的相处倒是“一帆风顺”的。

到了结婚前的准备时,按照一般人的婚事都是乘公共汽车来的,可小郝自己是特殊职业的“司机”,怎么能让自己的“媳妇”那样呢!他心中不落忍的,用拖拉机拉新人他干过也比乘公共汽车强的,但自己的媳妇要比一般人要强的,对!肯定要强的。

他找到了自己的同学小郑,这小郑是在公安分局开警车的,那警车虽然是吉普但也确实是够棒的了。够哥们的小郑一口答应了下来,接亲的那天,你小郑怎么这么不注意呀!开警车来怎么也不换下警服呢?还好,总归算是挺“威风”的打着车顶上的“乌哩哇”,把新媳妇接了过来~

从“警车”接下来新娘之后,自然是典礼,喝喜酒,闹洞房什么的,一切顺利~

小郝的心里在街坊邻居对新媳妇的连连称赞声中别提多么高兴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吃过糖却来了一口“密”似的~

小两口终于是如愿地进了洞房,把个小郝爱的就别提了,俩个新婚之人很自然的亲密在了一起,不!应该说很多次地亲密在了一起~

傻小子般的小郝确实是累了,一觉醒来很自然地用手一楼,怎么是空的,激灵一下子把他的睡意趋得一干二净的~

看看天还没用发亮,小郝搜遍家中的各个角落后就骑上自行车跑到了丈母娘家里。

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将丈母娘叫起,只见丈母娘用手揉着刚刚睁开的双眼听小郝说完后:“没有回来呀!就是回来我也会立即给你送回去的”!

小郝茫然了,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丈母娘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对小郝说:“你现在马上就到不远的‘西沽公园’,从把角的正门进去,一直走到头往左拐,数第三个椅子,她一准在那了”!

小郝立即就跑到了公园,按照丈母娘说的很顺利就找到了自己的“心肝宝贝”~

原来,这个位置就是小郭和那个军人第一次见面后两个人坐在一起的位置。

自此,小郝生活得很幸福,真的是很幸福的,不信你看小郝的头自此开始了总是一丝不乱的,衣着整齐加上他好的身材那叫一个“帅”。

一般的情况下,小郭还是挺好的,不再往外跑,要是有点小不“痛快”的还是要跑出去的,但频率很低。每当她跑了出去,小郝也不着急,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到公园将媳妇领回家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文章引用地址:http://tjzqb2008.i.tiexue.net/blog/post_3329768_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