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挪威“世界末日种子库”[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距离北极点约1000 公里的挪威斯瓦尔巴群岛的一处山洞中,有一座“末日种子库”:约1 亿粒世界各地的农作物种子被保存在零下18 摄氏度的地窖中。该种子库堪称全球最安全的基因储存库,其安全性堪比美国国家黄金储藏库,甚至可以抵御地震和核武器。去年九十月间,法国摄影师卡洛琳·波伦拍摄了把印度一农场的植物种子运到挪威“末日种子库”的全过程,这也是媒体记者首次走进这座神秘的 “植物诺亚方舟”。


2008 年9 月,位于印度南部城市海德拉巴的一个农场里,蒙着头巾的农妇们正在田地里采摘高粱种子;此时正值夏季,当地气温高达42 摄氏度,热浪吹拂着两米多高的高粱杆子。


由于得到国际半干旱作物研究所专家的种植指导,这里产出的高粱、珍珠栗、爪状栗、鹰嘴豆、木豆等作物的种子,颗颗都大而饱满,充满光泽。


“这是一批特殊的种子,它们不会在市场上高价出售,而是会运往挪威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又名“末日种子库”)封存起来。”跟拍这些种子采摘及运输全过程的法国摄影师卡洛琳·波伦告诉《外滩画报》记者。


在国际半干旱热带作物研究所,卡洛琳看到,当地的植物专家正从采摘的种子中挑选出“精品中的精品”,他们把挑选出的种子按500 颗一组,装进一种银色的袋子中。这将是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迎来的第五批种子,总共两万颗。


询问专家后,卡洛琳得知,这种银色的袋子名叫“劳斯莱斯种子袋”,这是梅林达·盖茨基金会花费3000 万美元,专为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研制的。这种由特殊金属箔片和其他先进材料制成的特殊袋子,可以让种子在干燥和冷冻状态下长久保存。即便种子库的制冷系统失效,这种袋子仍能确保种子的贮存温度保持在零下18 摄氏度。


9 月下旬,卡洛琳和两万颗种子一起,从印度海德拉巴乘飞机抵达挪威首都奥斯陆,接着再乘坐奥斯陆与挪威斯瓦尔巴群岛之间的特殊航班,抵达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所在地。


据悉,挪威斯瓦尔巴群岛位于北纬74 度至81 度,离北极仅1750 公里,由斯匹茨卑根等三个大岛和数十个小岛组成。这里人烟罕至,直到17世纪初,荷兰、英国、德国及法国人纷纷来此海域捕鲸,斯瓦尔巴群岛才有了些许人气。


“不会再有比这儿的贮藏条件更好的地方了。它就好像人们存放贵重物品的银行里的一个保险柜。” 全球农作物多样性信托基金会总裁卡里·福勒表示。2008 年2 月28 日,由该基金会联合挪威政府耗时三年建造的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落成。该种子库的目的是保护如小麦、大麦和稻米等21 种基本农作物所有品种的种子。


据福勒估计,该种子库可储存450万种、约20 亿粒主要农作物种子样本,是全球农作物品种数量的两倍。挪威政府称,建造这个种子库是为了在“世界末日”真的来临之际,使用它所储备的作物种子保证食物供应。这些灾难包括各类自然灾害及人为破坏,比如全球气候变暖、核战争、恐怖主义等。


据福勒介绍,截至2008 年10 月,包括印度海德拉巴的种子,该种子库共接受了来自墨西哥加拿大菲律宾肯尼亚等100 多个国家的小麦、玉米等25 万种农作物种子样本,共约1 亿粒种子。


“这些种子由包括国际半干旱作物研究所在内的五个全球性植物研究组织提供,”卡洛琳告诉《外滩画报》记者, “如今,福勒还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尚未‘提供’种子的国家发出邀约,愿意免费提供‘看管’种子的机会,种子的所有权可以归委托国所有。”


安全性堪比美国“金库”


世界末日种子库”的建造成本高达911 万美元,由挪威政府出资。为什么要花如此大的成本建造一个种子库?而且将地址放在北极圈?答案只有一个:安全。


“超人的话是对的:如果要保证某物的安全,最好在北极的山脉上建造一个堡垒。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或多或少采用了这种做法。”美国《时代》杂志将这一种子库评选为2008 年“50 项最重要发明”时,对它的安全性称赞有加。事实上,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被誉为全球1400 多家种子银行的“最佳后援”。比如在伊拉克阿富汗境内的种子库因为战争被破坏;2006 年,菲律宾一家种子库也因洪水毁于一旦。


“从印度的海德拉巴,到北极圈内的斯瓦尔巴群岛,感觉是从世界的热极到达冰极,而且后者更让人难受。”卡洛琳回忆说。那时是去年9 月底,斯瓦尔巴群岛却下着鹅毛大雪,种子库所在的斯匹茨卑根岛上的一个小镇住着1900 多名捕鲸的渔民和游客。“这里的自然条件太恶劣了,没有人在这里长住,人们大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然后离开。”


气候恶劣、寒冷、人迹罕至,所有这些对人类而言的不利因素,却让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比其他种子库更加安全。种子库的外围是厚达1 米的水泥墙,库内备有防爆破门和两个密封舱。其安全性堪比美国肯塔基州国家黄金储藏库纳克斯堡,甚至可以抵御原子弹爆炸。2008 年2 月,在种子库竣工前一周,当地发生了一次里氏6.2 级的地震,但种子库内的冷藏室却安然无恙。此外,由于种子库比海平面高出130 米,所以即使全球气候变暖,北极冰层融化,也难以将其淹没。


去年10 月1日,当卡洛琳来到种子库时,只有3 名种子库员工出来迎接。原来,种子库并没有常驻员工;当种子抵达时,该种子库会派出工作人员来这里存放种子。


在这里,人们不用担心种子库被盗。因为在斯瓦尔巴群岛,北极熊是恪尽职守的“巡逻员”。“在斯匹茨卑根岛,可以看见一块写有‘当心北极熊’的三角形路标,底色为黑色,上面画着一只白色北极熊,外部轮廓为红色。”据卡洛琳介绍。岛上的北极熊多达5000 多头,比人还多。加之岛上人口相对“稠密”的区域在岛的西部,在那里,住着几百户流动人家。而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则位于岛的东部,周围常有北极熊出没。据说,在种子库的建设时期,建设者们对北极熊恩威并施,又是喂食,又是持枪保卫,才和它们相安无事。在种子库门口,就竖立着一个巨型北极熊冰雕。


三把神秘的钥匙


“那是一座充满着未来主义的建筑。”卡洛琳说,“从外面看,并不觉得它很大。但是当你走过那长约120 米的隧道,而四周都是凝结的冰霜,这时,你就会感觉到它的深不可测。”


据卡洛琳回忆,穿过长长的隧道后,种子库工作人员让她穿上了厚厚的羽绒服。接着,她从一个稍微倾斜的踏板进入种子库的山洞入口,经过一条由钢筋水泥建成的、长约40 米的通道后,就到了种子库的“核心地带”:3 间并排的独立冷藏室,每间长27 米,宽9.5 米,高5 米。每个冷藏室的金属门上都覆盖着冰霜。


3 间冷藏室中,目前两间空置,一间已经贮藏超过1 亿粒种子。令人遗憾的是,没有人知道,在这间近300 平方米的储存室里,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种子是如何放置的。卡洛琳回忆说,当初她在与卡里·福勒商量拍摄权限时,福勒表示,她可以拍摄种子从种植基地到种子库建筑的任何镜头,但惟有冷藏室被禁止进入。


种子库工作人员麦克告诉卡洛琳,这间储藏室在建筑期间,一共只配了三把钥匙。其中,他的这把钥匙是卡里·福勒给他的,每次任务结束得立即还给卡里·福勒。据麦克推测,另外两把中的一把可能在挪威政府手中,最后一把钥匙的主人无人知晓。


“或许,真的只有到了世界末日,才会揭晓谜底。”麦克说。挪威人还给种子库取了另一个响亮的名字:“末日穹顶”。麦克说,之所以用“末日”来命名这个计划,这是因为基金会认为,人类如果不节制自己的行为,那么地球的末日可能真的会到来。而用“穹顶”一词则有三层含义:一是种子库位于北极,这里可以称得上是地球的“穹顶”;二是只有“穹顶”才是人们最后可以生存和呼吸的地方;三是希望这个种子库可以像人们搁置在“穹顶”上的东西一样,永远不会使用。


去年3 月, 挪威王储马格那斯(Haakon Magnus)亲临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期间,他向麦克提出,想亲眼看一看种子库的“核心地带”:储藏室,结果吃了闭门羹;去年10 月,继卡洛琳拍摄完种子库不久,美国前总统、85 岁高龄的吉米·卡特带着拯救世界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来到这里,依然没能进入种子库的“心脏”。


卡洛琳说,她曾乘麦克进入冷藏室的瞬间,躲在门口瞟到几眼冷藏室内的情况。“好像有很多很多的箱子、柜子,但摆放得错落有致,并不显凌乱。”麦克说,冷藏室内采用的是盖茨基金会研发的“种子库”管理系统,将不同种子按照来源、种类、数量以及贮存条件分门别类地摆放。


种子库并非“万能”


“这是一项极有意义的工程。不仅仅是挪威种子库本身的故事很吸引人,人们也想了解全球的种子是如何运送到这里的。”卡洛琳道出此次拍摄的目的。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一位官员罗伊·斯坦纳尔曾说:“粮食对穷人的重要性实际上被忽略了。栗和豇豆之类的农作物受到的关注太少了。”因为没人照料它们,福勒把它们称为“农作物的孤儿”。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全球有3/4 的农作物品种已在上世纪消失,其中80% 的玉米种类在上世纪30 年代不复存在。在美国,84% 的豌豆品种不再生长。


要想保存这些“末日种子”的活性,冷藏室中的温度必须保持在零摄氏度以下。由于配备了大型制冷空调设备,种子冷藏时能够常年保持零下18 摄氏度的低温。在这样的条件下,小麦、大麦和豌豆等重要农作物种子可持续保存长达1000年;而生存能力最长的高粱种子,大约能存放1.95 万年。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种子都能在冷冻条件下贮藏的,被联合国粮农机构评为世界上第四重要的作物香蕉(仅次于水稻、小麦、玉米之后)就是一个例子。很多物种的种子都需要频繁更换,才能保证种子的“新鲜”、“可复制”。


“一些持气候变暖论的专家表示,植物基因可能比黄金更珍贵。在比利时,科学家把从全球收集来的香蕉样本贮藏在液氮设备中;同样的行动在法国也有,他们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咖啡种子。但是,对于部分热带的咖啡种子来说,它们是很难被保存的。”


如今,全世界发达国家都开始意识到“种子基因库”的重要性。“末日种子库”虽由挪威政府出资建造,但它的整个运作经费则由英国、澳大利亚、德国、美国及一些个人基金会共同承担。《纽约时报》评论说:通过种子银行的方式保护植物多样性是一项十分紧急的工作,因为如今在许多农田里,农民为了提高产量,仅种植1 到2 种作物。这跟“纯种的狗更娇贵”的道理一样,如此培育出来的植物更易受到害虫侵害。据记者了解,在中国,最大的植物种子库建于云南昆明,这也是中国最大的野生植物种子库。该种子库建于2007 年,以保护野生植物多样性为主。


文章来源: 中国新闻网


本文内容于 7/19/2009 8:15:55 PM 被lilin7619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