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五十四章 请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吕良喜道:“爹,磕啥头,还武曲星,咱们不兴那套,在军中咱都是平等的,磕头那是不允许的,说是什么腐朽的专制独裁者才那样。”

吕老汉听儿子说罢,满脸惶恐地说道:“你这孩子,这么大了还不懂事,你怎能跟人家将军是平等的呢?毛还没长齐,就想反了你。

吕良喜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着急问道:“将军他到咱家做什么来了?我在部队也没犯纪律呀!”

吕老汉道:“人家是天上的星宿下凡,还管你个小兵犯纪律?他说是要修什么堰塘,我就让他去找邻村的黄石匠了,你别说,这将军可和气得很,心里都记挂着咱呢!”

吕良喜暗责老爹迷信,不过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只向李老汉埋怨道:“爹,黄石匠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怎么也不带着人家去。”

吕老汉在自己腿上狠狠拍了一巴掌,说道:“我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那黄石匠又臭又硬,就是个石头变的,咱们赶紧追去,别让李将军吃了那狗日的闭门羹”

吕良喜道:“人家骑马,跑得快,哪里还追的上喔。”

吕老汉着急道:良喜,你年青,跑得快,抄小路,快点跑或许能赶上,我随后就到。”

李明华和赵钰骑马往北疾奔,奈何这荒郊野地尽是些羊肠小道,七弯八拐纵横交错,二人迂回曲折尽走冤枉路,走了近一刻钟方才见远处有一道用石头砌成的院墙,墙内隐隐传来“叮叮当当”的石击声,赵钰急切道:“那定是黄石匠的院子,咱转了这老半天总算是找着人了。”

当下二人催骥前行到院门外,见院墙皆是用条石砌成,十分结实,一扇粗糙厚重的大木门关得严丝合缝,院内金铁与石头撞击声清脆悦耳,极有韵律。李明华在门上敲了几下,大声道:“黄师傅可在家么?我们听闻黄师傅技艺精湛,专程拜访来请教黄师傅问题。”

只听院内击打声停了停,接着又是叮叮当当,却老半天也无人回应。赵钰有些不耐烦,以为院内之人没有听到,便在门上锤了两下,大声喊道:“黄石匠在么?我们来问他些问题,这大热天的,能让我们进去说话吗?”

这下院内的声音停了,接着便听有人粗声粗气地说道:“找我什么事?要问话就在门口问吧,如果是来拜师傅的,我劝你们早早滚蛋,这年月兵荒马乱难得有个主顾,教会了徒弟就得饿死师傅!”

赵钰听他说完,又好气又好笑,现在自己的确是有求于他,但又不知道他到底懂不懂修筑水坝,要是和他胡搅蛮缠半天无功而返那还不气死人?

李明华反倒不似赵钰那么心急,清清嗓子大声对黄石匠解释道:“黄师傅,我们不是来拜师学艺的,只想问问您可曾替人修过一些小型的水库堤坝。”

黄石匠大声道:“修过怎样?没修过又怎样?吃饱了撑得没着落来问这些,该干嘛干嘛去,我没工夫和你们胡搅蛮缠!”接着院内又传来击石声。

李明华皱了皱眉,没曾想这黄石匠竟是个不通情理的莽角色,现下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硬也不行软也不行,没奈何间,却见远处有一人正急匆匆往这边赶来。

来人一走近便开口向李明华叫道:“将军到了我家怎不喝口茶再走?这大热天的,你要找黄石匠,让我替你叫来不就行了吗!”

李明华见来人着义军军服,料定此人便是吕老汉的儿子吕良喜,和颜道:“你便是吕良喜吧,此行我是有求于黄师傅,怎好要他来见我,你可与黄师傅相熟,就替我讲讲,让我们进屋详谈吧。”

吕良喜闻言,便向院内喊道:“黄叔,我是粮喜儿,你快把门打开,我们将军有话要问你,这大热天的你咋把我们将军放这儿晾着!”

黄石匠早听清外间谈话,才慌忙将院门打开,在门口叫道:“将军?李明华大将军吗?不可能,不可能,堂堂义军首领岂会往我这狗窝里来?”

吕良喜急道:“不是李将军是谁,快快把人请屋里去,你把人都晒了这老半天了!”

李明华和赵钰这才被请到院内,院内搭着葡萄架,葡萄藤叶繁茂,遮蔽了阳光十分凉快,张赵二人就坐在院内的石凳上,喝了几口凉茶,李明华便道:“黄师傅当年行走四川可曾替人修筑过小型的堰塘水坝?现在义军想为老百姓修筑些水塘以备不时之需,可义军众将士论打仗还行,要搞这些技术活儿可就是门外汉了。”

黄石匠此时再无傲慢之气,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咧嘴笑道:“这水塘堤坝我虽未曾修过,但我去的地方山势高,农田取水颇为不易,常有十几户人家凑着银钱人力在半山里修水塘,我替他们凿过石累塘门,见了几次自己也就会了,也不是啥技术活路,只是颇费人力而已。”

李明华闻言大喜,道:“这可太好了,若黄师傅愿意帮忙,义军愿意出双倍工价。”

黄石匠呵呵傻笑,大声道:“将军提那些多外道,亏得将军赶了那些猪狗税吏,才保了咱几顿饱饭,将军什么时候动工差人叫一声,老汉我随叫随到!”

“将军修这水库可是为咱着想,那些担泥的竹篮编筐我现在就回去让乡里的农户赶制,铁锹泥镐我们各家也都有现成的,拿去用了便是!”说话的却是刚刚赶到门口的吕老汉。

李明华将老汉让到石凳上,说道:“有乡亲们的支持便好办得多了!此事宜早不宜迟,我现下便赶回驻地,筹备物资和挑选人手,不日便将动工!”当下谢绝三人的苦苦挽留,同赵钰骑马回营,临走尚不忘许了吕良喜三日假,要他好好修缮父母的房屋。

虽然现下修筑水塘是头等大事,但李明华也只需理出个头绪来,交待手下具体施行便是。这眼前短缺的粮食,却势必需要李明华亲力亲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