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里来了刑事警察特种部队(少见图片)

石榴子 收藏 45 2905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月9日凌晨,“8.12”渝湘黔交界地区灭枪治暴攻坚行动正式打响!凌晨2点50分,第七行动组率先在秀山县石耶镇打响了抓捕战斗,其余各抓捕行动组也随之展开行动。其中第一行动组在秀山县城一间“地下兵工厂”突击时,武警奉命用C4炸药将厂门炸开,并将其中一名正好外出放哨的犯罪嫌疑人当场炸倒在地。据悉,冲入的特警在该民房内,搜出多达23支各类仿制枪支


最惊险


C4炸药炸开“兵工厂”


1月9日凌晨3:05,负责攻坚的第一行动组百余名特警和武警官兵来到秀山县城一间民房内,他们将负责抓获龙志昌、石云辉等贵州籍制枪犯罪嫌疑人。3:07,攻坚的四个小组特警队员和武警官兵查看现场后,由于该民房外有大铁门“把关”,指挥组决定由武警火力支援组负责将该民房的铁制大门炸开,武警战士王军和战友将捆绑好的C4炸药小心翼翼地安装在门闩处。


不料此时异变突生,民房里的嫌疑人陈某大概是听到大门口有异响,便穿上衣服到大门口查看。眼看突击队员就要暴露,现场指挥长紧急下达了攻坚命令,王军迅速按下了起爆器。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炸药顺利爆炸,将陈某炸飞出十米多远,门外的特警和武警战士一拥而上,分别冲进事先侦查好的房间,当场将龙志昌、石云辉等贵州籍“制枪师傅”抓获。随后,特警和武警战士从房间缴获仿制式成品枪支竟达23支、半成品枪支1支,这也成为当晚缴获枪支最多的一个行动组。事后,民警将重伤的陈某送上了在附近待命的救护车,经过及时抢救,陈现已无生命危险。


最意外


地下溶洞抓获漏网之鱼


凌晨2:30,第三行动小组赶到秀山县雅江镇贵坪村,将一栋独立的二层楼房包围。“根据前期了解,该民房二楼背后有一个溶洞,但谁也不清楚究竟有多大,嫌疑人很有可能长期隐藏在洞中非法制造枪支。”听完侦查民警的介绍,参战的特警和武警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3:20,随着突击行动开始,突击4小组、5小组踹门而入,直奔与二楼直通的山洞。刚进入洞内,大家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不仅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而且七弯八拐的溶洞黑暗潮湿,大洞连着小洞,人要躲藏起来很不容易寻找,犯罪分子随时都有可能从背后或侧面攻击官兵。为了保险起见,行动队员打着手电,每5人一组,交替掩护着小心翼翼地往前搜索。七八分钟后,冲在最前面的战士张剑终于发现嫌疑人石井卫正在熟睡,立即与战友将其抓获。


随后,队员们将深达100多米的整个山洞搜了一遍,未再发现其他嫌疑人。这时,队员们突审已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对方也说洞中再没有人了。难道掌握的情报有误?队员们决定反复仔细搜索,不放过任何一处疑点。突然,只听“扑”的一声响,高度戒备的队员们赶忙举枪准备射击,结果却发现只是一只硕大的老鼠窜了出来。虚惊一场的队员们继续往前搜索,发现越往前,洞越窄小,分支也越多。因为有的小洞太低矮,队员们不得不趴下身子往里搜寻。在一处不起眼的洞缝中,武警战士刘涛意外发现一只鞋子,队员们一下警觉起来,相互使了个眼色后,队员们突然厉声大吼:“出来,不然开枪啦!”话音刚落,漏网之鱼石进果真从里面慢慢爬了出来。


据悉,此次行动搜缴仿制式成品枪支6支、半成品枪支2支和一批制枪工具。


最艰苦


急行军迷路 小学生带路


在9日的行动中,第四行动组的目标是最远的。凌晨5:10,第四行动组百余名队员在前往目标区峨嵱镇黄瓜水库的路上受阻,综合考虑到运兵车进山容易暴露等多种因素,该行动组武警指挥长市武警七支队副参谋长黄呈钊少校果断下令:部队徒步急行军进山搜捕。


根据情报,四号目标是一个利用群山和水库等天然屏障作掩护的“地下兵工厂”,稍有风吹草动,“兵工厂”里的造枪工人就会望风而逃,那将给抓捕行动带来意想不到的变数。此前,便衣民警就曾多次想打入“兵工厂”内部一探究竟,均无功而返。


就在徒步行军途中,由于雾大,带队的向导也一时分辨不出方位,加上公安侦查员提供的现场图片是8月份涨水期拍摄的,周围地形地貌已发生很大变化,行动组竟然迷路了。


直到上午7:20,外围的民警突然发现几名小学生正好经过,“既然上学路过这里,那他们肯定知道进山的路。”接到报告的黄呈钊当即计上心来。见有解放军叔叔来问路,几个孩子立即高兴地答应给他们带路。大家穿过水库旁一条羊肠小道,一连翻了3个山头才发现了几间房屋。


7:30,战斗终于打响,队员们攻进屋子后,却发现空大的房间内空无一人,只有一条准生产流水线映入官兵眼里。只见发电机、切割机、电钻、台钳等一字排开,旁边的空地上还摆放着几根已经成形的木枪托,而用于制作枪管的钢管堆放了一地,其他制枪用的工具和零部件也随处可见。这时,黄呈钊的对讲机里也传来捷报,该“地下兵工厂”的厂长廖永祥、姚发武在联系买家时被其他任务区的参战队员一举擒获。本版稿件由记者 邱竹 王国林 采写


市委书记薄熙来批示


“摘除了一个大肿瘤”


9日上午8:00,灭枪治暴攻坚行动结束,整个行动历时20余小时。据了解,“8·12”行动还得到了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公安部领导高度肯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批示:“8·12”灭枪治暴行动准备充分,组织周密,行动果敢,一举捣毁了制贩枪支的地下兵工厂,抓获了犯罪团伙,为重庆和相关地区的稳定、安全动了一个大手术,摘除了一个大肿瘤。市委、市政府向所有参战的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和亲切的慰问。市长王鸿举批示:去掉一个隐患、干得好。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批示:这是一重大胜利,公安部表示祝贺!


捣毁4个“地下兵工厂”


据了解,行动共捣毁“地下兵工厂”4个、制贩枪支窝点十余个,缴获仿制式成品枪支58支、半成品枪支6支,30余名犯罪嫌疑人无一漏网。10:00,公安部、重庆市公安局灭枪治暴专项行动誓师大会在秀山县花灯广场举行。听说警方有缉枪行动,来自秀山县各界的上万群众自发来到广场参观整个“8·12”行动缴获的180余支各类仿制式枪支。当地群众纷纷称赞,警方缉枪战果这么辉煌,社会治安更有保障了。


三省市将携手打击制枪基地


目前,警方正对“8·12”专案和集中清剿围捕行动中捉获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审查,灭枪治暴专项行动正进一步向纵深推进。


“8·12”行动后,公安部召集渝、湘、黔三省市刑警负责人进行了商讨。三地警方一致认为,经过第一波打击行动后,下一步灭枪治暴将进行到深入攻坚阶段。目前,三省市交界的部分地区犯罪分子的地下违法制枪技术在不断提高,制贩枪支活动更为隐蔽,制枪技术及枪支有向外扩散、蔓延的趋势,已对中西部地区的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形成了巨大的威胁。因此,三地警方将继续按照公安部指令,建立有效协作机制,携手剿灭渝湘黔交界地区枪患。


记者手记


难忘的“战斗”体验


去年11月29日,当我第一次来到“8·12前线指挥部”那幢两层小楼,就被专案民警的敬业精神所折服,6个人挤在一个不到15平方米的房间里绘图纸、谈案情、写报告。


今年1月8日,我也身穿防弹衣、戴上防弹头盔,跟着武警和民警一起踏上最终行动的征程,当我不免感觉到紧张的时候,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前一次暗访的经历,别人的条件比我艰苦百倍,我怎能后退?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和身边的战友们一起在寒风中坐了两小时的大卡车,一起冲进目标所在的房间,亲眼看到嫌疑人终于落入法网,这时的我只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幸运,这是一次难忘的“战斗”体验。 本体论所探究的真正的世界本源,不但不可能是世界中的事物,如古希腊哲学家所说的“水”、“气”、“原子”和中国古代所谓金、木、水、火、土之类,而且不可能是世界本身,不论这世界是被理解为神还是被理解为其他任何东西。这里的道理十分简单:如果一件东西被说成自身的本源,那么也就不必探究其本源了。探究一件事物之“本”,就意味着视之为“末”,探究一件事物之“源”,就意味着视之为“流”。正因为如此,把老子所谓“道法自然”中的“自然”理解成现代汉语中的“自然界”,从而把全句理解成道要效法自然,这就产生了一个荒谬的结果:“道”这种被道家视为世界本源的东西竟还要效法一个更加根本的东西(更不必说竟还要效法“自然”这个由之产生的东西),就等于是说老子在此全盘否定了道家学说。也正因为如此,蒂里希提出了所谓“超越上帝的上帝”这一概念,因为人们常把上帝理解为一件(不管多么伟大的)存在物,既然任何存在物在其存在上都还需要一个本源,那么,这样的上帝显然是不可能作为存在物的终极本源的。真正的上帝是包含“作为存在物的上帝”在内的整个世界的本源,所以被称为“超越上帝的上帝”。换言之,有源者不是上帝,上帝是世界本源的一个名称。所以,正如本区别于末,源区别于流,世界本源也区别于世界本身,这就是世界本源即存在具有超在性的基本含义。“根本”如何长出“枝末”,“源泉”如何发出“河流”,就是说,世界本源如何产生世界,“有”如何产生于“无”,这个问题毕竟超出了任何人类的“言”、“情”和“理”所能及的范围。“天”如何“不言”而四时行百物生,“道”如何“生而不有,为而不恃”,万物如何借着“太初”之道而造等等,确实不是任何哲学所能解答的。正因为如此,在这些问题面前才产生了宗教,而宗教的精神,并不在于妄称对这个问题可以提出明确的回答,而是在于主张对这个神秘应当表示谦卑的敬畏。世界本源或本体论问题是人类永远面对的神秘,因为它超出了人类理性可及的范围,所以它是一个“真正的神秘”。对世界本源或存在本身的描述,就其本身而言只能是苍白而有限的描述。尽管数量上可以无限地增加下去,然而最终必须承认其描述对象的神秘性或不可描述性。

本文内容于 2009-7-19 20:18:34 被石榴子编辑

3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