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铁道部长郭维城将军的革命一生(转贴)



一、出身与家庭


郭维城,1912年8月出生于辽宁省义县一个富裕、有文化的满族家庭。父辈兄弟四人,其父郭恩波(字作舟)排行老二,伯父郭恩海(字海舟),三叔郭恩泽(字济舟),四叔郭恩深(字雨舟),均受过较高教育。其中郭恩波和郭恩泽均是大学毕业。郭恩海行伍出身,在东北军当过营长,随东北军入关后,当过京奉铁路津(天津)榆(山海关)段守备队司令,平绥、平汉铁路局副局长,包宁铁路工程局局长,三、四方面军团司令部副官处处长,三、四方面军守备司令、东北陆军警备总司令等职,陆军中将,是东北军中的爱国将领。郭恩波,沈阳两级师范毕业,当过奉天省立第四师范学校校长,后来通过文官考试,当上了辽宁镇东县县长,敦化县县长。东北解放后,还在镇东县当过民主县长、辽北省参议员。郭恩泽毕业于奉天南满医学堂,终身行医,从1941年起,曾在辽宁义县几所主要医院做领导职务,1963年在义县义州镇医院院长的职务上退休,是义县名医。郭恩深,东北讲武堂毕业,曾在东北军任少校副官,后因身体原因回乡务农。


郭维城母亲张氏。同父兄弟五人,妹一人,郭维城居长。堂兄弟十一人,堂姐妹十二人。




二、青少年时期的郭维城


郭维城的青少年时期正值军阀混战,各国列强在中国纷纷霸占地盘,残酷地剥削中国人民,广大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他的父亲经常教育他要好好学习,不忘国耻,将来报效祖国。因此,郭维城从小学习就非常刻苦。据他的亲友回忆,郭维城少年英俊,聪明伶俐,对人彬彬有礼。他7岁上学,23岁大学毕业,学习成绩一直十分优秀。曾同他一起读过初中、东北大学的同学回忆说,他十分爱戴民族英雄人物,常说:“一热血男儿,应为祖国统一作出贡献。” 特别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他受革命思想影响,思想有了新的飞跃,如饥似渴地秘密学习马列主义等进步书籍。1929年在东北大学附属高中读书时,与李正文等同学创办了普罗文学刊物《冰花》,积极撰写文章,宣传进步思想、学习心得体会及对时事的分析看法,对青年学生和进步人士的影响很大。《冰花》刊物受到满洲省委书记刘少奇的重视,曾派杨一辰同志具体帮助指导。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郭维城由东北大学流亡到北平,参加学生救亡运动。1932年2月,年仅20岁的郭维城在北平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从此参加革命工作。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担任团支部书记。他在学习上刻苦,在革命工作上积极肯干,成绩显著。1933年4月,在复旦大学由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


由于郭维城积极宣传共产党的进步主张和抗日救国思想,受到广大青年学生的拥护,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注意,在1933年5月和11月,郭维城曾两次因“好闹事的大学生”被拘扣,经党组织和东北同乡会营救而获得释放。由于学习成绩优秀,1934年2月他在复旦大学被授予法学士,提前毕业。当时反动派追捕很紧,组织通知他紧急转移去北平。同年7月经东北大学秘书长王卓然力荐,他来到东北军工作,任张学良的机要秘书。主要承办张学良将军的函电、会议纪录及发布有关新闻等工作。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的当日拂晓,在张学良将军指示下,郭维城协助草拟捉蒋新闻稿、宣传提纲,发布新闻,接收国民党《西安日报》并改为《解放日报》,为开通对外广播,宣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救国主张做了大量工作。周恩来副主席到达西安后,郭维城同志在周副主席和张学良、杨虎城将军的领导下,任抗日联军临时西北军事委员会宣传委员会代常务委员,主管《解放日报》、广播电台,积极宣传中共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


1937年2月,在任东北军学兵队代主任期间,他利用各种时机和办法竭力保护学兵队中的共产党员和进步力量。后又调任东北军总部办公厅科长。在此期间,他主持创办了《时事特刊》,介绍全国各地形势,积极撰写稿件,宣传抗日御侮思想,激发东北军将士抗日热情;招收了许多进步青年学生创办“长虹剧社”,灌输革命思想,为我党培养和输送了一批优秀干部。




三、战争年代的郭维城


“七、七”事变后,郭维城在热诚爱国的东北军将领于学忠将军领导的第五军团工作,他积极协助于学忠将军做好宣传鼓动工作,并亲临战场参加了震动全国的淮河、台儿庄、武汉等大的战役,和日本鬼子展开了殊死斗争,有力地打击了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1938年底,随于学忠将军的鲁苏战区总部挺进山东东部,进行抗日游击战争,时任战区总部秘书主任、政务处长、代秘书长。在此期间,他紧紧依靠当地抗日群众和东北军内部爱国官兵,与反共势力展开了针锋相对地斗争,为密切东北军与八路军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做了大量工作。


1942年8月3日,在东北军111师师长常恩多将军病危之时,反动分子伺机抢夺兵权,常恩多将军和郭维城决定率领111师官兵起义。常将军把随从副官和警卫排长叫到身边,再三嘱咐,一切听郭处长的,如起义不成,就用手枪将我打死,宁死不当俘虏。郭维城当场表示了同样的决心。郭维城借助常师长的号召,率领111师起义。起义部队与国民党顽固派展开了激烈的搏斗,进行了五天五夜的拉锯战,这时躺在担架上的常师长已经去世。为了稳定军心,郭维城要求左右严守机密,最终他率领起义部队冲出重围,把3000人的队伍带到根据地,交给共产党。


罗荣桓元帅盛赞:111师的义举是在国民党反动派反共气焰最嚣张、抗战最艰苦的时候发起的,对国民党反动派反共反人民的政策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从此,郭维城隐蔽多年的中共党员身份得以公开,担任了山东军区新111师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他团结广大官兵,紧紧依靠当地党的组织和人民群众,和敌人到处周旋,选准时机狠狠打击敌人,多次粉碎了日寇的残酷扫荡。在鲁中南墙峪指挥部队粉碎了日寇精锐32师团反复拉网扫荡,掩护大批抗日干部、地方机关和群众约万人安全转移,受到了山东军区的通令嘉奖。1943年,郭维城任包括罗荣桓元帅在内的十一名委员的山东行政委员会委员,积极为军队、地方游击队和地方政府做好行政工作和外事工作。


1945年抗战胜利,为了接收被日本法西斯统治压迫14年的东北地区,拯救东北人民,党派郭维城同志率领部队去东北抢修铁路,消灭铁路沿线土匪,保障部队运输和后勤供应。1945年10月,他先后任齐齐哈尔护路军司令员兼齐齐哈尔铁路局局长、西满护路军司令员兼中长铁路滨州线区军事代表、西满铁路局副局长,指挥部队清剿国民党残余武装和股匪,圆满地完成了抢修和保卫铁路的任务,有力地支援了我军作战任务。1948年10月,任第四野战军铁道运输司令部司令员,率领部队奋力保护、抢修铁路,保障了物质运输和兵员运输,为夺取辽沈战役胜利做出了贡献。


辽沈战役结束后,郭维城随四野入关南下,先后负责接管了天津、徐州、武汉、衡阳等地重要铁路地段,发动铁路工人以主人翁姿态参加修路、护路,保障铁路运输。在此期间,他先后任天津铁路处处长、军委铁道部驻徐州护运司令部司令员、华中军区铁道运输司令部司令员、武汉军管会铁道处处长、铁道兵团前进指挥所副司令员、衡阳铁路局局长、中南财经委员会委员。率领部队抢修了京汉、粤汉、湘桂、浙赣等干线铁路,有力地支援了我军南下作战。1949年,指挥提前抢修通粤汉、湘贵铁路,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三年无法修复”的谰言,仅用一年就全部通车。为此受到了部队和政务院的表扬,政务院给郭维城同志记大功一次,第四野战军通令嘉奖。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我国人民为了保家卫国和支援朝鲜人民,派出了中华民族优秀儿女组成志愿军开赴朝鲜前线,与朝鲜人民并肩作战。1952年12月,郭维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新建铁路指挥局局长,率铁道工程部队6个师和5000铁路员工,参加抗美援朝。在抢修龟城至殷山铁路时,我铁道工程兵部队冒着敌机的狂轰滥炸,绕山梁,开隧洞,快速隐蔽,紧急抢修,只用60天时间,就修成了129公里钢铁运输线,创造了战地抢修铁路的奇迹,有力地支援了抗美援朝战争,狠很打击了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嚣张气焰,受到了朝鲜领导人和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同志的高度赞扬。接着又率部完成了德(川)八(院面)铁路的修建任务。1953年1月任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指挥所司令员,积极领导部队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受到了朝鲜人民的爱戴和赞扬。


四、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郭维城


朝鲜停战后,郭维城率铁道工程兵回国。1954年6月任铁道兵第一指挥所司令员,同年11月任铁道兵第二副司令员,1959年9月任铁道兵副司令员,先后参与指挥修建了黎湛、鹰厦、包兰等铁路。这些地区有的是崇山峻岭,有的地层松散,有的多飞沙走石,其中鹰厦铁路有12公里是靠移山填海修到厦门岛的,从此,厦门才直接与大陆相接。1960年后,兼任东南沿海战备军事运输司令部副司令员、大兴安岭会战指挥部指挥、西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副总指挥。他同工程技术人员一起踏沼泽、登山头、攀悬崖、走峭壁、穿山涧,调查研究,勘探设计,先后修建了嫩林、川黔、贵昆、成昆等铁路,凿通了几百座隧道,修建了数千座桥梁,把一座座军工厂和军事基地连接起来,保障了军事物资运输和国家重要物资运输畅通无阻,有力地加强了国防建设和国家经济建设。“文化大革命”中,他同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恢复工作后,1975年河南驻马店地区遭受特大洪水灾害,铁路冲毁,桥梁冲断,民房被淹,他率领铁道官兵与铁路职工一起日夜奋战,一边架设浮桥,一边抢修铁路,很快把铁路修通,保证了京广线大动脉畅通无阻,同时也抢救了无数受灾群众。1976年7月28日唐山发生大地震,危难之中,郭维城又奉命率部队赴唐山抢险救灾。他同广大铁道官兵一道废寝忘食,日夜奋战,既救人又修铁路,经过几十个日日夜夜,他眼睛熬红了,身体瘦了,同志们一再劝说他要适当注意休息,他说人命关天,京哈线又是重要的铁路动脉,我们不赶快修好,怎么对得起党和国家,怎么对得起人民群众。就这样,很快修复了被地震破坏的铁路、桥梁、房屋、车站等建筑,提前完成了任务,他和部队受到国务院、中央军委的表彰。


粉碎“四人帮”后,郭维城兼任中共郑州铁路局党委第一书记,奉命带队到河南整顿被“四人帮”破坏的中原铁路秩序。当时京广线列车一到郑州地段就受阻晚点,给铁路运输和国家经济建设带来很大损失。郭维城积极开展调查研究,深入干部职工中做了大量艰苦的思想工作,同时对有意破坏铁路运输的不法分子给予坚决打击,很快使铁路运输恢复正常。


1977年,郭维城调铁道部任副部长,1978年任部长、党组书记。在铁道部工作四年多时间里,他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铁路工作的指示,教育全路员工发挥主人翁责任感,发扬铁路职工的光荣革命传统,识大体,顾大局,艰苦奋斗,努力工作,在铁路运输、生产建设中圆满完成了各项任务。


“文革”结束后,1978年12月1日,以郭维城为部长的铁道部在北京举行了部机关和在京直属单位召开落实政策大会,在会上宣布了铁道部党组《关于为吕正操、万里等同志平反和恢复名誉的决定》,宣布为吕正操、万里及所有受牵连被迫害的干部、工人、技术人员平反、恢复名誉。大会前后,铁路各级党组织在落实党的政策、平反历次政治运动造成的冤假错案方面进行了大量工作,使一大批干部、工人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


自1978年以来,郭维城带领铁道部一班人,根据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关于“把全党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和解决国民经济比例失调问题的要求,以及“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先后于1979年1月和5月两次召开工作会议,开始清理铁路工作中的“左”的思想影响,把工作重点转移到铁路现代化建设上来,以调整为中心着手解决铁路发展中的比例失调问题。部党组确定在铁路调整中,要处理好旧线改造与新线建设的关系,坚持把旧线搞上去;坚持内燃、电力并举,以电力为主的方针,把牵引动力搞上去;坚持把设备质量搞上去,抓好人员培训;搞好企业整顿;改革铁路管理体制;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开展增产节约运动。

1980年12月,在郭维城的领导下,部党组又召开了各铁路局党委书记和政治部主任参加的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会议根据党中央关于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的精神,强调要从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深入理解党中央以调整为中心的经济工作八字方针,做好调整中的思想政治工作。


1980年,铁路客货运输出现了转机,尤其是下半年客运量大幅增加。在全路干部职工团结努力奋战下,分别提前26天和24天完成了全年客货运输任务。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国民经济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根据国民经济增长的需要,调整的序幕拉开,基本建设的重点被转移到既有线路的改造上来。旧线改造的投资比例逐年加大,机车车辆配件生产和修理产值所占比重都有大幅度的提高。到1980年底,全国铁路营运里程达到149940公里。

科技、教育工作也有加强。铁道部颁布《1979年至1985年铁路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建立总工程师技术负责制,科学技术管理开始走向正常轨道。1979~1981年,铁道部举办4期有分局以上领导干部参加的企业管理研究班,全路举办各类技术业务短训班1000多个,在5所铁路高校开办干部培训班,铁道部对铁路高等院校发展规划和专业设置提出了调整方案。

经过几年的全面调整、整顿,铁路部门的改革开放逐步地向纵深发展起来。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郭维城多次亲自率团出访,使铁路对外合作有了空前发展,对外交往和合作的伙伴由原来的苏联、东欧和少数发展中国家,不断扩大至日本、英国、德国、法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随着中国重返联合国,从1979年起,中国铁路开始参加联合国亚洲和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的活动;从1980年起,被正式恢复国际铁路联盟准成员国的地位,


从西满护路军司令员到第四野战军铁道运输司令员,直至解放后的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副司令员;从齐齐哈尔铁路局长到解放后的衡阳铁路局长,直至国家铁道部部长,四十年来,郭维城为铁路的发展建设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他是我国铁路事业的创立者之一,是我国铁路建设的行家里手和开路先锋。


郭维城自1983年6月担任全国政协常委以来十余年,始终为争取祖国和平统一,为争取张学良将军的全面自由而到处奔波,为恢复以张学良为校长的东北大学做了大量工作。张学良将军恢复自由后,他是代表中共中央邀请张学良访问大陆的主要候选人之一。在重病中,他仍然关心着祖国的统一大业。




五、革命的一生


郭维城离开家乡参加革命六十余年,把整个生命都献给了革命事业。六十多年来,曾多次立功授奖。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93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奖章

郭维城参加革命六十多年来,始终坚持革命理想和信念,忠心赤胆,顽强奋斗,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贡献了自己的一生。他为创立和建设人民铁道兵,发展我国铁路事业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他的足迹几乎踏遍全国铁路干线。他是我军的优秀军事指挥员,在战争年代,他出生入死,率领军队狠狠打击了日本侵略军和国民党反动派军队,在抗美援朝和东南沿海战备工作中,他为部队军事物资和给养运输提供了可靠保证,为保卫和平、巩固国防立下了不朽功勋。为了革命事业,他曾多次过家门而不入,就连1962年他父亲病故,因忙于工作也未能回家看望一下。他工作深入实际,有事亲自和工程技术人员一起调查研究,商量解决技术难题,甚至几天几夜不睡觉,直到解决问题才算罢休,为铁道官兵树立了光辉的榜样,领导出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铁道精锐之师,为抢险救灾、人员物资运输和国民经济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郭维城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早在东北大学学习期间就组织同学学习马列主义著作。几十年来,不管工作多忙,始终坚持学习,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改革开放以来,为了适应新的形势,他如饥似渴地学习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坚决拥护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


他思想作风正派,刚直不阿,艰苦朴素,廉洁奉公。他父亲因年迈不能劳动,他按月邮寄生活费和生活必需品,直至病故。他的姑母、姑父无儿无女,又年迈无劳动能力,他也按月邮寄生活费,直到他们去世。1960年他去北方工作顺道回家看望父母,县里派车去车站迎接,可是他却身穿便装提前下车,步行回家,不给地方添麻烦。


郭维城才华横溢,尤其对文学有很深的造诣。早年曾在《冰花》刊物上发表过二十多篇小说,一生中写了大量的优美诗篇,《将帅诗词选》中收录了他的数首佳作。他是一位文武双全的将军。


1995年1月1日,郭维城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终年83岁。


郭维城同志的一生,保持了我党我军优良传统,是忠诚革命的一生,为祖国的独立和富强英勇奋斗的一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他无私无畏,勇往直前,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鞠躬尽瘁的崇高品质和革命精神,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本文内容于 7/19/2009 6:24:14 PM 被年轻人的朋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