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国际战犯法庭:东京大审判(组图)

wb1951 收藏 3 580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19_53353_9653353.jpg[/img]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甲级战犯资料图片 1945年2月11日,苏美英三国共同发表了《雅尔塔会议公报》,明确了严惩战争罪犯的 原则。同年7月1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英国首相丘吉尔、苏联统帅斯大林在德国柏林郊外的波茨坦进行会晤,商讨对日战略问题。不久,通过了《波茨坦公告》。7月26日夜9时20分,《波茨坦公告》以丘吉尔、杜鲁门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甲级战犯资料图片


1945年2月11日,苏美英三国共同发表了《雅尔塔会议公报》,明确了严惩战争罪犯的






原则。同年7月1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英国首相丘吉尔、苏联统帅斯大林在德国柏林郊外的波茨坦进行会晤,商讨对日战略问题。不久,通过了《波茨坦公告》。7月26日夜9时20分,《波茨坦公告》以丘吉尔、杜鲁门和蒋介石的名义发布。公告宣布:“欺骗及错误领导日本人民使其妄欲征服世界者之威权及势力,必须永久剔除……对于战罪人犯,包括虐待吾人俘虏在内,将处以法律之裁决。”8月14日,日本天皇宣读停战诏书,宣布日本战败,接受《波茨坦公告》。次日,天皇的录音正式对外播送。同年12月,苏美英三国外长在莫斯科通过了《莫斯科会议协定》,规定盟国驻日最高统帅部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使“日本投降及占领和管制日本”诸条款一一实现。经中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荷兰九国磋商,达成协议,决定将日本首要战犯交上述九国代表所组成的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此后,印度和菲律宾也加入这个协议,因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最终由十一国代表组成。1946年1月19日,根据《莫斯科会议协定》的规定,盟军驻日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发布特别通告,宣布在东京设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并于当天批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以下简称宪章)。法庭有权审理三种犯罪:(甲)破坏和平罪;(乙)违反战争法规及惯例罪;(丙)违反人道罪。国际军事法庭主要审理甲级战犯为主。此外,还确定法庭设在东京石日之谷原日本陆军省和参谋本部的旧址。


1948年4月16日,经过近2年的审理工作,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首席法官韦伯宣布庭审工作结束。此时的28名战犯,除松冈洋右和永野修身因病死亡,大川周明发疯外,还剩25人。经过日夜磋商和磨合,众法官认可了死刑,并以6票赞成,5票反对通过了对7名战犯处以绞刑的决议。


1948年12月22日午夜23时30分,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上被处以绞刑的7个战犯由美国宪兵押送到一个小佛堂里,在由牧师做过忏悔之后押进了巢鸭监狱内的行刑屋里。在那里,七人吃过最后的晚餐后被验明正身,送上绞刑台。他们分作两批,第一批为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在走上13级台阶的行刑台之后,东条英机提议在松井石根带领下三呼“天皇陛下万岁”。这是法西斯分子最后的哀鸣。随后绞刑执行,他们的头被黑布罩蒙上,接着绞索套在了他们的脖子上。此时,盟国管制日本委员会的中、美、英、苏的代表到现场监刑(其中中国代表为商震)。总行刑官向监刑官报告准备工作就绪之后,随即发布了行刑命令。这时,战犯脚底的活门突然弹开,战犯掉落空中,绞索绷直——很快绞索剧烈地抽动,底下传出呻吟声。几分钟后,由美苏两名法医带着听诊器走到刑台后方,确认四人已经死亡。接着是第二批三名战犯。在行刑工作结束后,七名甲级战犯的尸体被秘密运送到横滨市西区久保山火葬场焚化。为了不给军国主义分子留下任何可纪念的遗物,尸体焚化后的骨灰被美国军舰运送到100海里以外的大海中抛弃。


正义的审判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由开庭到执行前后持续2年半,公开庭审818次,秘审131次,受理各类文件证据4330件,证人证词1194件。公审作出56件裁定,法官内部会议作出175件裁定。审判记录共48412页,判决书1200多页,工作耗资达750万美元。


虽然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受到了当时国际政治环境的影响,自身的缺陷导致审理过程存在诸多不足,一大批战犯以各种方式逃脱了正义的审判。但是这毕竟是一次根据国际公约、惯例和协议对战犯进行的合法合理的审判。它正式判定了侵略战争本身的犯罪性质,昭彰了战争和战犯的罪恶,惩处了一批罪大恶极者。它以实践的模式,把以往的国际公约以法律形式予以固定,成为国际上确认战争责任、惩治战争罪犯的普遍准则。这对于维护世界和平有着深刻的意义。同时,作为受日本侵略的最大受害国中国来说,东京审判以无可辩驳的证据还原了历史真相,还中国和中国人民以公道,一血前耻。


一个清楚的历史事实是,东京审判是国际社会对战争罪行的清算,其审判的正义性和权威性是不可动摇的和不容否定的。如今,日本右翼势力却不断通过各种形式亵渎东京审判。1966年,日本右翼分子、甲级战犯南次郎的亲戚美山要藏提出将东条等7名被处以绞刑的甲级战犯和另7名甲级战犯的名字列入靖国神社祭祀名单。1978年,正式开始祭祀。1979年8月15日,大平正芳成为合祭之后首位以私人身份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首相。1985年8月15日,日本政坛“鹰派”人物中曾根康弘成为第一位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首相。其后,多届日本首相以相同方式参拜靖国神社。


2006年8月15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在各方的声讨和反对下,仍坚持于“日本战败纪念日”再次参拜靖国神社。这种祭祀方式和参拜活动,是对甲级战犯的变相肯定和对东京国际军事法庭的无理挑衅,它践踏了正义,亵渎了历史,伤害了中华民族和其他曾经遭受日本侵略的民族的感情,是中国政府和其他被侵略国家所无法容忍的。在这个问题上,日本政府只有正视历史,日本和中国乃至世界的关系才有未来。


2006年8月16日,由高群书执导的电影《东京审判》(原名《远东国际大审判》)提前在上海、北京两地放映。上海影院史无前例地采用“接力”方式放映一部电影:13家影院从9点-21点连续12小时循环放映。上海最大的影院永华电影城在放映之前当场为观众发放了小国旗,有关方面甚至还挂出标语,凡是日本的留学生和日本合资公司的工作人员都可以免费观看。十几场下来场场爆满,观众中有影院经理、抗日老战士、沪上名人、中学生、白领等等。


据悉,这部真实再现了60年前那场耗时2年零7个月、历经817次庭审的艰难审判的影片将从9月1日起在全国公映。出品方上影集团准备发行200个拷贝,并将联合中国最大的发行集团中影和华夏联合推广发行,国内6条实力最强的院线——北京新影联、北京中影星美、上海联和院线、南方新干线、万达院线、四川太平洋院线——也将同时联合助推。国内几大电影发行公司联袂发行国产新片,这也是史无前例之举。


在好莱坞大片日渐成为国内影院新的“主旋律”时,《东京审判》的成功却并不令人意外。目前中日关系因历史等问题而处于“冰点”,电影无疑为心情复杂的两国人民提供了一次“回望”历史的机会。60年前,1946年5月3日-1948年4月16日,驻日盟军按照《波茨坦公告》的承诺开设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理了罪大恶极的二战日本甲级战犯。这是对日本军国主义和其侵略活动的一次总清算。在日本进行的一系列侵略活动中,遭受苦难最深,损失最严重的就是中国,因此这次审判也是中国洗雪百年国耻、讨还公道和正义的一个历史转折点。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