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认识到得罪中国的严重性

三花五罗 收藏 1 1355
导读:“7.5”事件爆发之后,由于中国在第一时间发布信息,且开放外国新闻工作者予以实地采访,中国掌握了这一事件的主动权和发言权。因此,各国反应相对客观谨慎。就在这一事件趋向缓和之际,夹于欧亚之间的土耳其却发出了杂音,该国官方频现矛盾、失当言论。7日,该国外交部召见中国 外交官表示“深深忧虑”;9日,该国工业部长称“抵制中国货”;10日,土外交部发表声明“土耳其无意干涉中国内政”。莫名惊诧的是该国总理埃尔多安,他不仅指责中国是“中国灭绝”,要求中国“放弃同化政策”,还要给热比娅发放访问签证

“7.5”事件爆发之后,由于中国在第一时间发布信息,且开放外国新闻工作者予以实地采访,中国掌握了这一事件的主动权和发言权。因此,各国反应相对客观谨慎。就在这一事件趋向缓和之际,夹于欧亚之间的土耳其却发出了杂音,该国官方频现矛盾、失当言论。7日,该国外交部召见中国

外交官表示“深深忧虑”;9日,该国工业部长称“抵制中国货”;10日,土外交部发表声明“土耳其无意干涉中国内政”。莫名惊诧的是该国总理埃尔多安,他不仅指责中国是“中国灭绝”,要求中国“放弃同化政策”,还要给热比娅发放访问签证。

土耳其从政府总理到部长对“7.5”事件的“插足”,严重干涉了中国内政。这一做法让西方国家和土国媒体都感到不可思议,很多西方国家不解土耳其何以成为“最大胆的批评者”。土耳其《自由报》则为本国政府的做法表示忧虑:“如果土耳其呼吁中国尊重该地区人权的界限,以及像是要支持维族分离主义,显然会引起中国以库尔德人问题和我们国家的少数族裔权益问题回击”。

其实答案很简单,但也很荒谬。简单的是,中国新疆的维吾尔族语言属于突厥语族,因而被埃尔多安称作“兄弟”。最主要的是,这是土耳其“泛突厥主义”的自然表现。具有极端民族沙文主义的“泛突厥主义”虽然产生于19世纪80年代的俄罗斯克里米亚、伏尔加河流于,但是却在突厥人的国家土耳其扎下了根。这一“主义”的核心是联合所有操突厥语的民族,统一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之下。因此,这样“主义”或“运动”在现代土耳其依然有市场。突出的体现是土耳其收留了大批的中国维族分离主义分子,热比娅的“世维会”在土耳其也建有分支机构。荒谬的是,“泛突厥主义”早在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建立世俗国家时就以抛弃。黄粱美梦式的“大突厥国”也早就化作历史的烟尘。

土耳其政府对“7.5”事件祸首热比娅的眷顾和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其实折射了“泛突厥主义”在现代土耳其的沉滓之泛。土国“插足”中国新疆事务,正可一窥土耳其这个“欧亚夹心”国家悄然隐藏着的野心和祸心。

不过,土耳其政府如此跳出来,却是有些自不量力和自爆其丑,更是自寻烦恼。土耳其地缘位置尴尬,虽然凯末尔定下了政教分离的世俗国家原则,但该国***氛围浓厚。因此,期望脱亚入欧的土耳其始终无法进入欧盟大家庭。因此,实力平平的土耳其其实很尴尬,在整个的回教世界,由于其同西方社会的特殊关系和非阿拉伯族,因而被***世界称作叛徒;而在西方世界,土耳其的***背景却又不为西方信任,成为游离于欧盟之外的弃儿。土耳其干涉中国内政,惹恼的不仅是中国,还有中亚地区的突厥语国家,他们同样对土耳其“泛突厥主义”充满警惕。一个欧亚夹心的小国,伸手过长干涉和自己地缘利益无涉的大国内政,自不量力。

关键是,土耳其本国也存在民族分离主义问题。而且,土耳其在打击本国库尔德人“独立”的问题上向来毫不手软,甚至因为实行“三光政策”而臭名昭著。仅仅在过去20年,土耳其就打死3万多名库尔德工人党成员,并在本国十余个省份长期实行紧急状态治理。土耳其干涉中国内政,不啻于自爆其丑,映射其宽己律人的双重标准。

土耳其政府鲁莽颟顸的做法,更是自寻烦恼。在中国的外交棋盘上,土耳其对华几无影响力,中国却可以在政治、经济等各个层面直接影响或通过联合国、欧美大国外交抑或中东、中亚以及“上合”组织对土耳其施加影响。正如土耳其媒体所评论的那样,如果土耳其在中国新疆问题上横生事端,中国亦可以通过库尔德问题向土施压。埃尔多安总理的不当言论已经引发了中国民间的怒火,土耳其已经给中国人留下了很差的印象,这是两国政府和民间都不愿意看到的。

土耳其似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7月12日,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应约与土耳其外长达乌特奥卢通电话。土外长再次承诺不允许任何人在土耳其领土上从事破坏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活动。但是,动听的外交辞令还需要可信服的实际行动来证明。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