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九十章 天兵北伐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4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吴老师在福建一爆发起义立刻令人飞马通知林易博等人,在清廷还没有得到的消息的时候林易博等人就已经知道福建战事按照历史上的发展开始了。可是这个时候立刻提出回福建去是不现实的,有太平军的影响,现在大清朝出现起义每个月都有,但大多数都未成气候,对于福建的农民起义,大多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可以这么说,创立太平天国的洪秀全等缺乏清醒的战略头脑,在面临重大战略转变的时候,过高地估计自己,过低地估计敌人,对形势作出了错误的判断,竟认为“我天王奉天伐罪,除暴救民,迅扫群魔,妖氛几尽”,不久,洪秀全等在骄傲轻敌的思想指导下,决定采取固守天京,同时分兵北伐与西征的战略。

太平天国举国上下沉浸在巨大的胜利之中,认为清妖不过尔尔,只要天兵一到,清妖必亡。可是清朝的势力摆在那里,虽然已经腐朽之至,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清朝两百年的根基不是轻易能够撼动的,其庞大的国力仍然很难动摇。在连番的胜利中很难得仍然保持清醒头脑的殿左指挥罗大纲提出:“欲图北,必先定河南。大驾驻河南,军乃渡河。否则,先定南九省,无内顾忧,然后三路出师:一出湖楚;一出汉中,疾趋咸阳,以至皖豫;一出徐扬,席卷山左,再出山右,会猎燕都。若悬军深入,犯险无后援,必败之道也”。

可惜没人去听取他的意见,在洪秀全的直接命令和督导下,北伐和西征军立刻开始筹备。到咸丰三年农历四月初一的时候,洪秀全派遣两万多部队北伐。北伐的正副统帅,分别是天官副丞相林凤祥和地官正丞相李开芳,此外还有春官正丞相吉文元。他们所带部队,一共有九个“军”。临行前,秀全诏之曰:“师行间道,疾趋燕都,无贪攻城夺地糜时日。”洪秀全等还决定,待北伐军进抵天津后,再派兵增援。

本来,林凤祥和李开芳二人在太平军攻破南京后奉命镇守扬州。接到洪秀全、杨秀清的命令后,他们随即令曾立昌、陈仕保二人留守,然后率二万多精兵走水路,乘船沿长江西行。准备与自天京出发的春官副丞相吉文元、检点朱锡琨所部会合后再行北上。

五天之后,北伐军即在浦口登岸,驻防此地的清军将领西凌阿等人手下虽是数千来自东北的骑兵部队,皆无胆交仗。听闻太平军上岸,清军枪炮也不放他几响,大队人马慌忙向滁州逃去。太平军尾追不放,紧随而往。

太平军负责接应的朱锡锟部在浦口迷路,误走至东北方向的六合城。与当地乡勇小规模武装接触交火后,朱锡锟准备攻下六合城。结果,半夜宿营时,太平军营的弹药库被清军派人纵火,发生剧烈爆炸,伤亡好几千人。朱锡锟只得在拂晓时分带残兵赶往滁州。

为此,清军上下士气高涨,大力宣传“纸糊金陵,铁铸六合”,军心稍稳。

北伐军没有自扬州沿运河北上,而经由皖北进军。清廷对太平军的北进意图一时判断不清,不知北伐军是牵制和吸引进攻扬州的清军兵力,还是挺进黄河以北。咸丰帝只得施展其前堵后追的故伎,仓皇调兵南下黄河一线堵截,并把苏皖地区的作战行动交给琦善“统筹”。

四月初九,太平军攻战滁州城,杀清朝知州。林凤祥在乌衣镇一带击败先前自浦口逃来的察哈尔都统西凌阿率领的黑龙江马队,仗着自己骑兵的优势,西凌阿再次发挥他迅捷的“机动性能”,带领属下数千人狂奔定远。

北伐军一路顺利,一路长驱北进,连下安徽滁州(今滁县)、临淮关、凤阳,4月21已经抵达凤阳。

虽然一路克捷,北伐军每占一地,总是掳掠后弃之不顾,继续前行。如此行事,也是出于不得已,如果一路打下每座城池后遣人留守,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兵力打到北京。所以,看上去北伐军步步深入,连战连胜,可事实是他们与南京的联系基本被清军切断,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孤军。

其后,怀远、蒙城、雉河(涡阳)、亳州相继被北伐军攻下,不少清朝地方政府的官吏将校被杀或者自杀。

由于北伐军势盛,趁清政府焦头烂额之际,涡河、淝河一带的“捻党”乘机忽然壮大,由“捻党”而成“捻军”,清朝开始重视起这些早在十八世纪就存在的“捻党”,并且调集部队征剿,实际上开始了清朝捻军战争的序幕。

北伐军于五月初四到达亳州(今亳县)。蒙、亳一带是捻党活动的中心地区,北伐军路过时,吸收许多劳苦群众参军,扩大了自己的队伍。随着零星“捻党”的加入,这些人熟门熟路,于五月初六,带着太平军的北伐部队自安徽亳州进入河南,立刻就击溃了由清朝河南巡抚陆应谷前来迎战的数千清军。

至此,太平军的当务之急就是立即从刘家渡渡过黄河。于次日攻克清军兵力薄弱的河南归德府城(今商丘),不仅杀掉大部分清军,还俘获了火药数万斤与大炮数门,挟锐气直下归德。之后留下吉文元、朱锡锟率部分人马留驻归德,林凤翔、李开芳自率前锋军直扑距归德四十里开外的刘家口(归德北)渡口,拟由此北渡黄河,取道山东北上。

河南巡抚陆应谷本就不甘心先前的兵败,见长毛分兵,心道机会到了,立刻重新纠集数千清军来攻归德,但是手下的熊兵熊将再次被吉文元、朱锡锟率领留守部队打得落花流水,陆应谷再一次落荒而逃。

由于后续部队完全到达,吉文元等人率军放弃归德,前往刘家渡口与前锋军会合。

可惜的是,万事俱备,只欠渡船。由于山东巡抚李僡已在沿河布防,并将大小船只一律集中北岸,清朝的曹县知县姚景崇更是下令在太平军到来之前就把北岸船只尽数收集后付为一炬,几万太平军赶来之后也只能呆呆望着黄河浊流发叹。好不容易从曹河上游费尽心力搜找了两只船,载上一百多士兵准备慢慢把人渡过去。行至河中央,对岸早已准备的清军大炮猛轰,登时把两船及上面的太平军炸成碎片。

无奈之下,太平军只得绕道西上,连下宁陵、睢州(今睢县)、杞县、陈留。于五月十三进逼开封;因攻城未克,乃撤往中牟县之朱仙镇。林凤祥等在此发给北王韦昌辉一份禀报,告以归德战况及未能渡河的原因,以及北伐途中所遇到的谷米甚缺、通信不便等情况。这时,北伐军由于沿途大量吸收捻党和淮北各地群众参军,声势更大。部队更是增长了一万多人,达到了近四万人。

太平军的北伐军之所以在前期能够这么顺利主要还是因为清军前线将领在刚开始的时候对北伐军的兵力和行动企图判断不清,以为不过二三千人,意在牵制扬州外围的清军,所以仍然重兵围攻扬州,这就为北伐军的长驱北进提供了有利条件。一直到北伐军进抵蒙亳地区,清廷才察知北伐军将渡河北上,并“已成蔓延之势”,便陆续令各路清军驰援河南:急调江宁将军托明阿率兵二千余人由江苏清江浦北上,并由都统西凌阿率滁州的残兵败将尾追;令山东、直隶督抚查禁河防,防堵太平军北渡,并继续从山西、陕甘等地调兵八千,开赴河南协防;命直隶布政使张集馨率兵一部驻扎临洺关(今河北永年),相机南下;命江北大营帮办军务胜保带兵一千九百名北上追击。胜保迟至农历五月十二才自扬州附近启程,而此时北伐军早已攻破归德,正沿黄河西进中。

话分两头,却说穿越的同学们经过两年的蓄发,现在的辫子长度仍然不足以同这个时代的人一般长短,大多数都没有到腰间,但是也算是真正可以扎起辫子了。

一百多同学在仙游地区不断地忙碌,对之于太平军搞出来的这么大动静倒不是很上心,毕竟早就知道这些历史,也知道他们的命运,是以对他们没有什么兴趣。相反对于杨老师的海南军倒是比较心热一点,毕竟杨老师所做出来的动静比起仙游大营所为,更加明显地改变了历史,历史的轨迹已经被硬生生地挪动了一个角度,只是不知道这个角度是朝向何方。

这个时候的福建看似平稳,其实蕴含着十分深刻的危机,虽然各山贼大多覆灭和受到大大的削弱,可是各地下帮派并没有因此有所衰落,反倒是有了更大的发展。

其中发展得特别快的可算是福建小刀会,小刀会是天地会的一个支派,清乾隆时在台湾创立,其后传到南洋群岛,华侨多加入此会。清道光年间,福建漳州府海澄县人归国华侨江源和他的兄弟江发又在本地发展这一个会。初时不过归国华侨加入,不久加入的人日多,从海澄县傅到漳州府各县,以至厦门,都有会员,於是揭贴反清布告,城乡皆是。海澄知县把江源、江发逮捕处死,德美愤甚,乃与黄位密谋起义,为江源、江发报仇。

而到咸丰年间,小刀会的发展更是迅猛,特别是受到太平天国运动的影响,其中小刀会的实际领导人物叫黄德美。黄德美福建泉州府同安县石兜社人,家富资财,与官府有怨,乃约族叔黄位(一说德美养子)加入小刀会。福建小刀会因德美加入就更加发展起来。

此时的福建农民除了仙游县,在大多数地区被地主剥削到了活不下去的地步。在去年,也就是咸丰2年,就有厦门人陈馨、同安人王泉对众宣称有神术可通天,入会的免罪,乡人多信从。于是组织群众,千百成群,从龙溪、海澄、同安逐渐发展到长泰、南靖,蔓延四、五县,结连数百乡,横行郡县,连朝廷命官都不敢干涉。

不久,太平天国大军下江南,建都天京,由于清军连续的战败,清政府几次调派福建军队前去增援,造成“闽兵外援内虚”的形势,是以小刀会众认为是一个好机会。

到咸丰三年农历四月初六,小刀会的黄位自称大元帅,黄德美称汉大明统兵大元帅,率小刀会两千多人在同安县灌口誓师起义,用很快的时间攻克海澄、石码。起义部队不久聚集到一万多人。并且于初十攻破漳州府城,打死总兵曹三祝、兵备道文秀,并攻下长泰。

十一日,黄位、黄德美两黄率领数千义军从石码渡海直攻厦门,福建水师提督施得高乘船逃往同安刘五店。两黄部队登陆后,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久全歼驻守镇南关的游击郑振缨极其兵丁两百四十多人。

占领厦门之后两黄迫不及待地成立新的政权,以“天德”为纪元,并且于当晚派元帅黄霸业、军师蔡茂昭乘胜追击攻打同安县。第二天凌晨在占领同安之后立刻又进取安溪,与此同时,南进的部分其他部队也先后攻下安溪、漳浦各县,平和的琯溪,诏安的铜山及云霄。一时之间义军声势大震。

到四月十五,红钱会首领黄友(黄有使)率领红钱会在永安起义,攻占县城后立刻打开监狱,将里面的犯人全部放出来,并且跟自己的部队合编,扩充势力之后分兵与另外一个红钱会分支队伍汇合。两支部队合二为一,声势大振,不断地向邻近地区进发,于四月二十一日攻克沙县县城。随即乘胜围攻延平府城,数千之众一时打得顺风顺水。可惜这个时候延平府里有提督炳文率领的增援部队在城内坚守,此人倒是有几分真本事,凭一千多人的部队顺利地击败黄友的几千部队,并且大开城门全军进攻。义军大多是匆匆拉起来的百姓,胜时勇猛,一败就是涂地,接连丢失刚刚占领的沙县、永安,又一次溜回乡村去。

黄有使在咸丰二年的时候延平当船工掩护自己的身份,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跟林俊有所接触,并且许诺“以上游(指延、建、邵、汀四府)应林俊”两人初步达成了同盟。

而乌钱会会首陈湖,是林俊的挚友,也很乐意同林俊进行合作。因此,在很短的时间内,一支秘密的起义大军便在闽中闽北地区形成。

咸丰三年春,林俊正拟派人到福州以林氏族谊说其豪杰先破省城,然后约黄有使等“上下游并举”,进行起义。不料其兄大广开设在德化的店铺突然遭受与官府勾结的军户劫掠,货物被抢,伙计被捕。

这个时候正是黄有使大举起义的时候,有他们顺利形势的激励,加上福州城发生的事,林俊气愤不过,赶回永春,集众计议,决定立即起义,一场大规模的烽火,就这样在永春山城点燃并迅速烧遍闽中闽北地区。农历四月二十四日,林俊集众一千余人,并事先安排德化县书办邱亢、陈志、黄招等人作内应,一举攻克德化县城,掳知县申逢吉。三十日又率领四五千人攻取永春州城。义军所至,开仓济贫,抢放“监犯”,对老百姓秋毫无犯,还以洪秀全名义张贴告示,号召人民起来推翻清朝。

由于永春地主豪绅拼死抵抗,加上驻泉州的清兵很快赶到,永春、德化二城均得而复失。此战中,地主团练的武装力量起到很大的作用。

德化县和永春州距离仙游都不过一百余里左右,吴老师闻说林俊军起,立刻命令部队进入战时状态,同时命人飞报林易博等人。

林俊乃于五月初率众北行,与黄有使所部合围延平。清陆路提督炳文和延建邵道道台胡应泰督率兵勇竭力抵御,延平城未能攻克;原已为黄有使和另一位红钱会首江水攻克的沙县、永安又相继丢失。

而这个时候向荣与琦善各自催动部队围攻扬州,太平军不断派遣大军增援,两方打得难分难解。

吴老师在福建一爆发起义立刻令人飞马通知林易博等人,在清廷还没有得到的消息的时候林易博等人就已经知道福建战事按照历史上的发展开始了。可是这个时候立刻提出回福建去是不现实的,有太平军的影响,现在大清朝出现起义每个月都有,但大多数都未成气候,对于福建的农民起义,大多数官员并不放心上。

所以李昌辉、林易博等人一直在等待,等待福建局势糜烂至无法收拾的时候再行南下,到那个时候借口也好一点。于是吴老师根据越好的,并没有派出部队对林俊等人的部队进行进攻,林俊等人也识相,没有主动招惹仙游大营,甚至连仙游县境内都没有进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