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想起,那年的我是多么的无知。那晚的我已经在床上烙饼一样的在翻来翻去了。恨不得马上打开电脑说说自己的心里话,可是起来已经很晚了,打开文档想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心情有些沉重。终于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提笔但愁无落处了。我不由问了自己很多遍,难道穷人就要穷一辈子吗?


前几天下午的时候,我见到了他,骑着一个破单车,满头大汗,急急忙忙的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又急急忙忙的退出我的视线范围。他还是那样子,乱七八杂的头发,一张娃娃脸。。。


我以前和他认识!就是那年是初二的暑假,因为期末考试,我的成绩直线下降,有严重的偏科现象。母亲非常着急,也气得够呛,担心我考高中有困难。一次下班,她竟然给带了个家教回来。


因为没有事先给我商量过,我也很抗拒,任凭我怎么说,母亲还是叫他留下来给我补课。补数学和物理。也提前教我初三的化学。据说他是个师范学校的中专在校生,因为父亲有长期的肺水肿,不能出来工作,家里的生活负担很沉重,于是利用暑期来母亲的工厂里打工,做那些塑料花手工。听到这里,那时候的我一点也不佩服他,就连同情心都没有,反而在心里怪笑,和女工一起做手工,那不成了娘娘腔。


表面上,我们挺和谐的。他教给我的东西,我都学会了,我学的也特别的快。有时候该上课的时候,他提前来家里,听我拉小提琴,和我聊些天。他还从学校借了很多书给我看,其实也是因为他,又一次给我拿了本莫泊桑的《一生》,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迷上了莫泊桑的小说,沉迷在那种荒唐和讽刺的世界里,后来莫泊桑的小说我全部都读过了。他还给他的成绩手册给我看,很多99分,98分,也有不少100分的。


后来变得非常不和谐了,因为他和我父母打小报告,说我连一公斤等于多少千克都不会,我父母又告诉我,我就认为他是打小报告。因为我从来都是个数学盲,对数字非常不敏感。我非常讨厌他这样,对他也越来越排斥了。我觉得学习不好的人多了,给我找个家教是有点伤害我的自尊心的。


后来课时到了,他要求我的父母给他加工资。于是我对父母说,这个家教别请了,那么贵,简直是狮子大开口,而且初二的课都补得差不多了。于是父母将他辞退了。他走的那一天,我特地笑嘻嘻的去送他,给他开门,等他走出门的时候,一阵风吹了过来,门很大声的关了。我再也不用看见那张讨厌的脸色了。就那之前,来家里玩得表弟还开玩笑的说,你的家教长得挺帅的吗?


由于他给我补了很多初二的课,我在初三取得了好成绩,而且初三的化学成绩也一度排名前列。这都是他的功劳。记得他说,他想考华南师范大学的,因为认识他那年,他还在读一家师范中专,我知道按他的成绩,他一定能考上的,可是他的父亲长期在家里养病,不知道他的学费能不能允许他圆大学梦。


其实他只大我三岁,他的坚强独立,勇敢面对生活的个性,比起当时我这个温室的花朵,我不该嘲笑他,也不应该对他那样。应该多鼓励他面对生活,去寻找新的希望的。或许我和他可以做朋友的。而我,如今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可是当我那天见到他,我认为他那种穷困的生活还暂时没有改变。或许穷人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总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我想,奇迹还是有的,总有一天,我想我会看见他改变的。虽然这种情况维持了很多年了。或许已经好一些了,只是我不知道。


我知道他羡慕过我,我是家里的温室花朵,我是家里的独苗苗!我有条件学小提琴,我可以找家教给我补课,更或许,他认为我可以不好好学习也可以由好的未来,我知道他羡慕过我的!可是我那时从来没同情过他,更加没有鼓励过他。尽管现在意识到,太晚了,我们也做不成朋友了。


曾经的帅哥家教!祝你好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