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部分非洲客商在广州已经有房有车。

7月17日,童心路金山象商贸城,一位非洲裔妇女在中国服务员的陪同下挑选衣服。

我们在这里没有生活,只有生意。

———Mika

一次一个中国男孩来到我们家,当着我的面说,以后要娶Nono做妻子。

———Mika

发廊老板佐治夫妇:挣够20万衣锦还乡

●姓名:Georges

●年龄:35岁

●职业:卖碟小贩兼发廊老板

●国家:刚果(金)

●来广州时间:七年

午时刚过,广州登峰街,非洲裔客商多了起来。

他们在宝汉直街、新登峰宾馆、越洋商贸城、金山象商贸城、天秀大厦之间穿梭,眼神被那些琳琅满目的金项链、金手表、牛仔裤、杂牌电器、手机、服装所吸引。尽管广州人把这些小商品称为“流嘢”。可这些并不重要。在他们的祖国,这些价廉的日用消费品全部靠进口。只要批发运回非洲,他们就可以再用高出几倍的价格销售。

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初,在穗常住的外国人已超过5万,其中可统计的非洲人就有2万多,而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30%到40%的幅度飞速增长。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万多人栖居在广州市的出租屋或居民家中。他们在天河、越秀、番禺、白云等区域生活着。其中,据官方统计,仅登峰街登记在册的境外人员已超过1700人,涉及50多个国家和地区,主要来自中东和非洲。

淘金梦想

非洲妇女在登峰街跟湛江店主阿青讲价。

1条项链、两个手镯、两个戒指。店主出价100元,她应道:“N o、N o,一共50元,”并做出要掉头的样子。阿青急了:“全部七十蚊!”非洲妇女露出了笑容。登峰街、矿泉街,皮具、服装、手表等小商品批发市场密密匝匝。非洲客商们远渡重洋,扎堆聚居,乐此不疲地在各个市场东挑挑,西捡捡。进出口贸易,几乎是他们共同的职业。

六年前,几内亚人O m m ar在广州的足球俱乐部踢球。外援收入不菲,赚了点钱,他离开球队,开始学着四处应酬,做生意。几年下来,他已在非洲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在老家刚果,R ody的家族投资了一片热带雨林。来广州,他计划将热带雨林的木料做成硬木家具,再卖给中国的有钱人。即使商务签证很难续,喀麦隆的A lainG auche也不愿放弃生意。他说,不少非洲人来中国投资,都借了亲戚的钱,浪费了很丢脸。

几内亚人M adam Bah开了家小型餐馆。菜肴的口味几乎涵盖了西部非洲所有国家的特色。女儿5岁了,几乎全呆在广州。M adam Bah认真打理店铺,希望能赚够钱,送女儿回几内亚上国际学校。而他的同乡F ofana曾在美国从事IT业。2003年,他初次来到广州,就把生意做到了中国。五六年来,Fofana每年都来两次广州,将电子产品运回几内亚。

双赢的贸易

广州人阿晖说,2005年之前,他那栋楼500户人家当中,只住了十来位外国人。而2005年以后,外国人开始多了起来。到2008年,只剩十来户中国租客。到广州淘金,非洲客也让广州赚了个盆满钵满。

登峰宾馆的一二层原本是3800多平方米的房间。2006年初,中国老板郭年春将它们改成了128间商铺放租。装修工程还未收尾,所有商铺就被预订一空。九成租户为经营衣服、鞋子、丝绸、毯子、小家电、电子产品等日常生活用品的中国人。租金也从2004年的40-50元/平方米/月,涨至 100-150元/平方米/月。

后来,登峰街一带的越洋商贸城、金山象商贸城也于2006年10月和2007年4月相继开业。两座商贸城共400余个商铺,加上周边街巷逐渐形成的200余个商铺,在宝汉直街、恒安路、童心路一带形成对外贸易的集市。如今,这一带的铺租已稳定在200元/平方米/月,相比4年前的涨幅高达300%-400%.

而为了便利非洲客商的生意,2008年春节前后,登峰街提出要把连通3座商贸城的宝汉直街打造成“境外人员经商一条街”,进一步形成登峰地区独具特色的成熟商圈。

刚果(金)和中国两面小旗飘荡在电视旁,中国姑娘的“辫子头”和非洲女人的爆炸发型海报一起贴到店门口,3 5岁的G eorges和妻子Mika一起经营着这家美发店。

中非刚果(金)民主共和国家乡来到遥远的中国,G eorges坦言,“我们在这里没有生活,只有生意。”M ika说,等她们挣够20万元人民币,就回到刚果老家去继续生活。G eorges梦想着两年之后可以在家乡开一个食品超市,“我们可以从小本生意做起,即便只有一万美元的成本”。

这个15平方米的铺面承载着他们的生活理想。小店位于广州越秀区童心路金山象商贸城3楼,一幅40个非洲各式发型的2平方米大海报贴在铺面玻璃墙上,左边是一台有7个刻录光驱的电脑主机,桌上摆满各式刻录光盘和非洲电影D V D;右边墙面镶着两面镜子,洗头剪发凳椅平排镜前。

丈夫卖非洲电影,妻子做非洲发型,夫唱妇随的中国生活已经到了第三个年头,G eorges一点也不能享受在广州的生活,在他看来,中国广州是个能挣钱的好地方,物质富裕,生活便利,但他更留恋家乡,“等我们挣够了钱就会离开”。

从2002年“初来乍到”,到现在认识广州小北一带满大街的刚果老乡,这名35岁的非裔外乡人如何度过他的广州岁月?淘金,几乎是他唯一的和所有的动力。

美好回忆:2002年的卡拉O K

2002年G eorges孤身只影,从以前经商的南非来到中国香港,从重庆大厦得知,香港的不少穿着商品比南非贵好几倍,在失望失意的时候碰上“刚果老乡”,他最终来到广州,第一次见识了“M adeinC hina”的便宜商品之利。此后5年,他频繁往返于刚果和中国,靠着倒卖衣服赚取差价。

在G eorges的记忆里,那可能是他想到的比较开心的“广州岁月”。“初来乍到,那时候还没有现在那么多非洲商人,不少留学生老乡更是带着我去酒吧和唱卡拉O K.”他对记者说,这是他目前为止对于广州的最温暖记忆之一。

2006年,G eorges开始了长留广州的生活之路,“我留在这里,把货物邮寄回去,他们把货款再打到我的账户,”G eorges说,这样自己甚至能赚到一半的差价。在他长留广州的第三个月,妻子带着两岁的女儿来到广州,一年后他们共同开了现在的发型屋。

发廊:只能维持生活

女儿每月学费1300元人民币,房租每月2800元,铺租每月2200元。G eorges一家四口不吃不喝,每月最少也得花6300元。

关于收入,G eorges说,自己每天大概卖30张光盘,每张5元,妻子每天平均做3个头,一般的发型50元/人,他们每月收入不足1万元。

G eorges说,发型屋一个月如果收入11000元,其中10000用于日常开销,只有1000元能放进银行储蓄,他的主要储蓄来源仍旧是倒卖衣服,赚取两国间的差价,这样下来,“每年大概能挣8000欧元”。

抛开这些纷繁数字,G eorges夫妇的日常工作是从下午2时一直干到晚上11时30分,中间很多时候只在下午4时30分吃一顿饭。

昨日下午,从3点到5点半,出入发廊的“兄弟姐妹”起码30人,男人们都习惯性地用右手与G eorges击掌问好,女人们则盯着M ika的顾客议论上几句。

G eorges的店铺绝对是附近刚果(金)老乡的集散地,她和丈夫会称那些来自祖国的男人女人们为“兄弟姐妹”,连每个月花700元请来的洗头助理,M ika都会亲切称呼她为“妹妹”。她甚至会把给自己帮忙倒掉洗头水的楼层清洁阿姨尊称为“妈妈”。

对于G eorges来说,发廊的日常生活并不“美丽”,他利益至上,如果你问他最想念这里的什么,他毫不犹豫,一脸坦诚:“business(生意)”。

“最棒的故事”:拿到回扣和报酬

两个小时的采访不断被生意电话和来访朋友打断,G eorges能想到自己来中国以来的“最棒”故事是在2006,他的一名刚果朋友从国内来广州做买卖,不会说英语拉上自己做翻译,最后和中国客户达成满意交易,结果是他获得1100美元(10%回扣)加上朋友给的100美元翻译费,他前所未有地觉得中国的钱是如此好赚。

G eorges脑海中对于广州的所有好印象几乎都与“生意”有关,“中国人没有暴力倾向、不是危险人群,就算思想上和你有千差万别也能与你和平共处”,“” 中国的牛仔裤可能只卖100元,欧洲的200欧元才能到手,中国制造的商品意味着便宜“,”在中国开我们这样的发廊自由度挺高“。

他坦言自己没有真正的中国朋友,“在中国,平时相处的人不说英语,一说英语是因为要谈生意”,“生意”对于他来说,几乎是除了家庭生活之外所有的生活记忆。

在广州的7年生活记忆中,2007年住在番禺丽江花园的一场火灾让他耿耿于怀。2007年11月份一天凌晨4点,家里厨房突冒大火,他抱着小女儿带着怀孕5个月的妻子“穿过”火门逃出火场,由于没有缴纳房东要求的赔偿款,他们一家的所有物品一直未能取回。

未来:女儿能讲流利中文

G eorges的电脑桌面是他的“王子与公主”,2岁的儿子和5岁的女儿。相比于自己和妻子,他认为孩子们更喜欢中国,更能融入中国。

M ika说,女儿的普通话讲得很好,还经常教自己说“谢谢”和“干杯”,女儿最喜欢的明星是李小龙,她掏出相机里女儿摆着李小龙姿势的可爱照片微笑。女儿N ono就读于一所普通中国小学,班上只有4名非洲裔同学,她常常带着中国小伙伴来家里玩耍,M ika说,一次一个中国男孩来到他们家,当着她的面说,以后要娶N ono做妻子。

“就算孩子在这里长大,她也不可能成为中国人”,但他也不得不承认,由于孩子接触的中国人远远多于非洲人,他们看见中国人时可以滔滔不绝的谈话,碰到非洲人反而开始产生距离感。

“中国的生活成本太高”,夫妇两人并不打算长期留在中国,“尽管我女儿舍不得离开这里”,M ika说,等他们挣够20万元,也许就衣锦还乡,她继续在家乡开发廊,丈夫经商,真正地去生活。

服装店老板斯蒂芬:没有签证哪也不敢去

7月17日,童心路金山象商贸城,G eogres和他的太太M ika开了一间小店,他帮客人刻碟,太太负责理发的生意。

●姓名:斯蒂芬

●年龄:29

●职业:进出口

●国家:尼日利亚

●来广州时间:20个月

我们是来跟中国人做生意的,我们买中国的东西,在这里花钱。

——— 斯蒂芬

29岁的斯蒂芬,没有签证,是非法居留者。

2007年10月,斯蒂芬从尼日利亚第一次来到中国,来到广州。

“5—10年前,尼日利亚人拿中国签证很容易。我兄弟当时拿签证就不难。不过后来拿签证有点难了。我申请了许多次,仍然拿不到。”他所说的“兄弟“,实际上是“老乡”。在广州的非洲裔人员,彼此以兄弟相称。在异国他乡生活并不容易,尤其是没有合法身份的人。

迁居南海不敢串门

“如果有签证,我不会逗留在广州。因为没有签证,我哪里也不敢去。”斯蒂芬说他只能呆在他的非洲裔群落里,靠兄弟们的相助过日子。

刚来广州时,他在恒福路花1500元租了一个公寓,可是不到半年就住不下去了。“每个月警察都来敲门,”斯蒂芬说,他唯一的办法就是抵死不开。

无奈之下,斯蒂芬只好搬到南海。每天花两个小时来回于他在广园西路的小店。斯蒂芬每天6点半起床,7点多出门,花4块钱,从南海坐一个小时的大巴,到广园西路。他必须在9点前到达店铺,迟到会被场主罚50元。通常他会在店里呆一整天。因为担心被查,也不出去吃午饭,一般是叫外卖。

晚上6点半,斯蒂芬会关上店门,再坐一个小时的大巴回南海,自己买菜做饭。他自己住一套一室一厅,月租只要450元。“我自己买床,买电视机,买所有的家具,造我自己的家。”

斯蒂芬说,在非洲,他们晚上很喜欢到处串门。不过在这里他不敢,尽管他们在南海也是许多人聚居在一个小区里,但晚上他并不敢乱串门,还怕连累了兄弟。

尽管如此,斯蒂芬说,“中国人非常友善,我不怪中国警察,确实有非洲裔人员到这里来做坏事。”

“有时候我们没有办法向警察解释,我们是来跟中国人做生意的,我们买中国的东西,在这里花钱。”

再也不想非法入境

斯蒂芬的家族生意,是做汽车配件。但他在广园西路的小店,却是卖服装的。实际上,他从事的生意五花八门。每天他都会接到来自尼日利亚的许多电话,要他去采购各种各样的东西。斯蒂芬的主顾大多也是非洲裔人员。“他们中很多人完全不认识中国生产商,他们就从我这里进货。”

斯蒂芬11岁时,母亲在一场车祸中丧生。13岁起,身为长子的斯蒂芬就开始为父亲工作。尽管他连中学都没上成,他最自豪的事情,却是供养四个弟妹上了大学。

斯蒂芬说,在广州的非洲裔人员,“部分人是通过与中国人结婚拿到签证的。”斯蒂芬说他自己不赞成为了签证而结婚,“结婚是为了爱情,”他很认真地说。所以,当他父亲打电话来,说他可以娶一个中国姑娘时,他拒绝了。

身为天主教徒,斯蒂芬每周日都去一德路的石室教堂做礼拜。“在教堂里,我提醒自己为什么来中国。为了挣钱,等我最小的妹妹读完大学,我就回国去。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我的明天,我的未来。”

“我年底就回尼日利亚,明年就结婚。”以后还会来中国吗?斯蒂芬说会的,他还会来做生意,但再也不会用非法途径来了。

服装店老板Eroshion:我想娶个中国媳妇

能和老婆一起,早出晚归,努力工作,为家庭赚钱,这才是最浪漫的事。

———Eroshion

●姓名:Eroshion

●年龄:25

●职业:服装店老板

●国家:南非

●来广州时间:6个月

6个月前,25岁的Eroshion带着10000美金和一个梦想从南非来到广州。6个月后的今天,他在广州拥有一间小型的服装批发公司,与上海、深圳及马来西亚新加坡、非洲等地都有贸易往来。

每天要和妈妈视频聊天

Eroshion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投在店铺上,“我用了整整一个月时间筹备,才开了这家店。每个月要3500元的租金,换算成我家乡的钱要400000 元呢!很贵啊!”这家 不 到3平 方 米 的 小 店 铺 与Eroshion健硕的身体十分不相称,不过E roshion对未来十分乐观:“这只是暂时性的,等资金足够了,我要回家乡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工厂。”

在许多人眼里,Eroshion绝对是个一等一的住家好男人,每天一处理完店铺的事,就急忙赶回家和妈妈视频聊天。“这是我每天都尽量坚持的事,和家人的沟通很重要,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Eroshion说,他不喜欢人特别多的地方,所以除了白云山,广州的旅游景点他几乎都没去过,更不要说购物休闲娱乐的地方。

作为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唯一会让Eroshion在下班时间上街的,只有教堂。只要一有时间,Eroshion都会去位于一德路的石室天主教堂祈祷。“上帝就是我的力量”,Eroshion甚至在自己的工作名片上印上了这句一直陪伴他的座右铭。

“我有很多非洲朋友都在这娶了老婆,我也想娶。我已经答应妈妈,要娶个中国老婆,再生个胖小子回去。”Eroshion笑着说。

待在广州虽然已经有6个月的时间,但Eroshion还没有交往比较深的中国朋友。

娶个中国老婆,对于Eroshion来说,某种程度上也是出于经济因素的考虑。他说,在广州,续签6个月的护照就要花16000元人民币,如果老婆是中国人,只要150元“很划算呢!”

不喜欢住家媳妇的他,不想让老婆一天到晚就待在家里。Eroshion希望能和老婆一起,早出晚归,努力工作,为家庭赚钱,他说“这才是最浪漫的事”。

希望长久住下去

E roshion说,他在中国很多地方停留过,都受到了当地人十分友好的对待。“警察会很友善地走过来,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需要我出示相关证件的时候,都会说‘请’;如果普通人走在路上会说你好,欢迎之类的话,很亲切。”

Eroshion坦言,自己宁愿花多点钱,也希望能合法完成所有签证手续,让工作、生活更加顺利。“广州是个好地方,环境很好,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在这里建立家庭,长久地居住下来。”

Eroshion表示,自己在努力地学习普通话,目前他只会说一些基本的语句,如“你好”、“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我不会说普通话”等等。离签证过期还有半年时间,对于能否顺利在广州续签,Eroshion乐观地笑着说:“我想在广州再待个三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