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2.html


第四十四章 不沉航母

1

华强慌慌张张来到医院,跑进病房,发现林弈美的床上空空如也。

“林弈美呢?她怎么了?!”

林福祉、齐晓娴都不在,病房里只有一个林氏的女员工,她看见华强惊恐的表情,战战兢兢地道:“你走后,大小姐心跳突然骤停,拉出去抢救已经晚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华强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感觉自己如同一条鱼,被生生提上岸,剥夺了呼吸,剩下的唯有恐惧绝望、万念俱灰。

过了一会,华强似乎又正常了,他从地上站起来,问女员工道:“你们大小姐现在在哪?我想再看看她。”

女员工摇摇头:“我不知道,董事长说要把她送回台湾……”

华强木然掏出手机,机械地拨出林弈美的电话,没人接。再打,还打,不知道打了几遍,手机居然通了。

华强按着几乎跳出胸膛的心脏:“喂——”

“喂,华强吗?” 电话那头传来齐晓娴的声音。

“是我,伯母,林弈美呢?”

电话那头是长时间的沉默,然后听见齐晓娴声音很低很低的道:“她——走了。”

“去哪了?”

“不在了。”

华强的手机突然脆脆地掉在地上。这玩意儿质量还不错,在地上蹦了几下,转了几圈,一点也没有坏的意思。

华强神色恍惚地走到阳台上,俯视着楼下的滚滚红尘。良久,将一只腿慢慢抬起,跨过栏杆,骑在了栏杆上。

“啊——”病房里的女职员一声惊呼,飞奔过来,高跟鞋都跑掉了一只。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一把抱住华强的腿,死死攥住。

就在这时,华强突然听见一声断喝——

“你要干什么!”

华强回头一看,林福祉站在病房门口,一脸威严:“你要干什么,给我下来!”

华强摇摇头:“林伯伯,对不起,是我害死了林弈美,我对不起她……”

“你说什么?小美死了?!谁说的!”林福祉从身后拉出一个人,“看看这是谁!”

2

林弈美从林福祉的身后飘了出来。

华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连忙从阳台上爬下来,来到林弈美的面前,仔细地看着她的脸,喜极而泣。

林弈美伸出手,像华强曾经给自己擦泪水一样,擦着华强的泪水。擦着擦着,自己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执手相看泪眼间,一分钟,仿佛又穿过时光隧道,回头重新走过了20年。

3

林福祉小声问齐晓娴:“怎么回事,谁跟华强说小美不在了?”

“这……”齐晓娴说不出话来。

“是我,”林弈美回答完林福祉的问话,依旧看着华强的脸,“对不起,我是想测试一下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所以……你能原谅我吗?”

“你真傻,这还用试的吗?”华强破泣为喜。

林福祉走到华强跟前:“小伙子,伯父又想说你了。年轻轻的,怎么受不了一点打击?这是有人看见了拉住你,要是没有人,你究竟要干什么?”

华强摇摇头:“伯父,这不是打击的问题了,如果林弈美真……我实在是没有勇气……”

后面的话被林弈美的手堵住了嘴,没有说出来。

“小美醒了,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呀,今天一定要庆贺一下,我请客。”林福祉高兴地道。

大家收拾收拾正要出发,林弈美的主治医生进来了。

4

“哪位是华强先生?”医生问道。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华强看着这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医生答道。

“你好你好,”医生很热情地握着华强的手,“请问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好吧。”

医生将华强带进自己的办公室,又让座又倒水,让华强莫名其妙。

“请问有什么事吗?”

医生搓搓手:“啊,是这样的,林弈美这个病号一直是由我负责的。像她这种病情的人呢,全世界有很多很多,但是醒过来的其实很少。自从林弈美住院以来,我们也尝试了各种方法想唤醒她,可是一起没能成功。但是今天她却意外地醒过来了。我问她原因,她说是你的功劳。我想问一下,你今天是怎样将她唤醒的?”

“哦,问这个呀。”华强笑笑,“我就是用一支钢笔将她唤醒的。”

“钢笔?我也有。”医生打开自己的抽屉,拿出一把,“是这样的钢笔吗?”

华强点点头。

“哦,钢笔还有这作用。”医生一脸凝重地点点头,“我还有一个病人,等会试试。”

华强微微一笑:“那你慢慢试吧,我先告辞了。”

5

华强一行来到饭店,林福祉点了一大桌子菜,大张旗鼓地庆贺爱女恢复健康。吃完饭,林弈美对林福祉道:“爸爸,我想和华强出去玩一会,你们先回吧。”

林福祉看看女儿,又看看华强,道:“好,早点回来,别玩时间太久了。”

华强看着林弈美:“去哪?”

然后俩人同时说:“华美情调咖啡厅。”

“哈哈,咱俩真是心有灵犀呀。”林弈美笑道。

6

华美情调咖啡厅

华强坐在自己常坐的位置,对面是林弈美。

“服务员,一杯可乐、一杯果汁。”

一个小巧的服务员将饮料端过来,看着林弈美,正要说话,林弈美道:“你先走吧,不要什么了。等会有需要我再叫你。”

华强看着林弈美,道:“真奇怪,我每次来这里,这个位置都是空着的。”

林弈美微微一笑:“可能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吧。”

“呵呵,”华强笑笑,“还记得吗,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你拉我出去玩,说有一家刚开业的茶餐厅,环境特好,特浪漫。然后咱们就来这儿喝茶了,当时的名字叫‘缘明园’。那是我第一次来这儿。”

“记得,”林弈美长舒一口气,“然后你就看上了小川静子,天天约人家来这喝茶。”

华强尴尬地笑笑。

“人家不愿意你了,你又约金丽贤……”刚说到这,林弈美感觉不合适,停了下来。但是她明显感觉到华强的神色变了。

“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林弈美道。

华强摇摇头:“不怪你,都过去了,只是我感觉有点对不起她。在这个位置上,我把她的头花弄丢了。”

“是木槿花头花吗?”林弈美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林弈美没有回答,起身走到柜台前,和服务员说了几句话,服务员拿出一个东西递给林弈美,林弈美拿回来,问华强:“是它吗?”

一枚单瓣红心木槿花静卧在林弈美的手中。

“怎么在你手里?”

“嘻嘻,保密。”

华强接过头花,端详了一会,抬头看见林弈美望着自己的眼神,有点不自在,道:“要不……我把它扔了?”

“扔掉干什么,留个纪念。”林弈美很大方地说。

华强内心一热,一种感动周身蔓延,温暖了四肢百骸。他伸手捉住林弈美的手,紧紧握住。四目含情的一个对镜,宛如一个世纪般的漫长。

电话响了。

7

“华强君,现在有事吗?过来陪陪我。”

“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忙着,对不起呀。”

华强挂断电话,抬头看见林弈美正怔怔地望着自己,道:“福原春彩打来的。”

“福原春彩?是谁?”

“一个日本朋友。”

“不是小川静子吗?”

“不是,你认识的,你们还在这里一块喝茶聊天的。”

林弈美想了想:“我知道了,就是上次你刚刚从朝鲜回来,和你一块喝酒的那个女人。我不让你喝了,你就搂着她出去了……”

华强浑身不自在:“对不起,我当时心很乱……”

林弈美没有再说话,静静地听着音乐。

一首歌又悄然响起,林弈美听着听着,泪流满面。

看着你的背影

越走越远

消失在夜色里

再也看不见

我在心底

千百次地呼喊

直到满街的霓虹

灯火阑珊


知不知道

酒入你口

痛的却是我的心

知不知道

泪落你眼

湿的却是我的脸

8

是夜,大陆和台湾空军联合行动,趁着夜色超低空飞行至钓鱼岛上空,向正在我钓鱼岛上建设小型军事基地的日军发射投掷大批导弹炸弹;两岸的潜艇亦互相配合,向为数不多的日军舰发射众多鱼雷,彻底摧毁了钓鱼岛附近的日本海军,之后成功返航。

中国以极小的损失,全歼了在钓鱼岛活动的一小股日本海军,让日海军大本营大为光火。一方面大骂支那人的狡猾,另一方面自责为何要在中国眼皮底下孤军出动一支力量薄弱的舰队。

中国海上力量基本丧失,但是他们还有潜艇,还有无数的陆基飞机。

而且这些陆基飞机大部分都是从台湾起飞的。

台湾,一艘永不沉没的航母!

大本营指挥官越想越生气,一拳捶在台湾地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