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八十五章 劝说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2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青兖之地多山,可说起来北海并非是山脉最多的地方,要论起穷山恶水,却要算是泰山郡,人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有山就有了匪!   臧霸就是泰山郡最大一股山贼的头领!   臧霸今年十九岁,父亲臧戒原本是泰山郡的书吏,官虽不大可廉洁无私,很得民间的好评,虽说俸禄不多,可日子也勉强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青兖之地多山,可说起来北海并非是山脉最多的地方,要论起穷山恶水,却要算是泰山郡,人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有山就有了匪!

臧霸就是泰山郡最大一股山贼的头领!

臧霸今年十九岁,父亲臧戒原本是泰山郡的书吏,官虽不大可廉洁无私,很得民间的好评,虽说俸禄不多,可日子也勉强过得下去,至少比那些百姓强得多。从小他就喜欢练习武艺,也常读些兵书战策,又爱结交些豪杰英雄,在泰山郡这个不小的地方,也算得上是名人。可事实无常,谁能想到臧戒却因为这‘廉’字遭到了泰山郡守的嫉妒,被收押了来。臧霸闻听此事,顿时大怒,带着平时结交的好友孙观、吴敦、尹礼、昌稀,劫走了臧戒,从此天下知名。泰山郡守发榜通缉他,臧霸知道已是走投无路,咬咬牙所幸占了泰山当起了山贼,自称为泰山寇帅,又名奴寇。手下两千多的士卒,本身又算的上是刀法娴熟,懂得些谋略,泰山郡守几次发兵围剿,却都让他打了个落花流水。如此一来,泰山郡守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要臧霸不犯他边界,也就任臧霸在泰山逍遥了。

这天臧霸正和吴敦、尹礼、昌稀三人在议事厅中说着话,却忽然看见孙观陪着一个文士打扮的人进了议事厅,而后面还跟着两个大汉。一个有二十四五的年岁,背着一把大弓,腰上挎着一把大刀。另一个十八九的年岁,却是提着两把大锤。可两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连黑,黑的就像是锅底一般。

孙观冲着正在和尹礼说话的臧霸一笑,算是给臧霸打了一个招呼。

可不知为什么。臧霸总觉得今天孙观的笑容里面,隐含着其他的意思,看上去很诡异。问题怕是…怕是就出在这几个人身上!

臧霸起身,指着文士问道:“这位先生是…”

和臧霸做兄弟已是好几年了,吴敦自然知道臧霸的性子,也就不讲什么规矩了。随意的找个地方坐下,笑道:“寇帅,这是某家同乡,东郡的陈宫陈文台先生。”

臧霸赶忙带着吴敦、尹礼、昌稀起身,抱拳说道:“曾听吴敦讲过先生,却不知先生前来。我等未能远迎,实在是失敬!”

陈宫笑了笑,“也曾听闻寇帅威名,今日一见,果真是人如其名!”

“先生说笑了,”臧霸脸色一红,“我等落草之人,那里谈得上什么威名?却不知先生今日来到泰山,所为何事?”

臧霸也知道这陈宫是东郡的名士,虽是寒门出身,可却是闻名乡里,怎会前来和自己这样的贼寇相交?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几位今日前来。怕不是简单的拜会吧。

他知道自己的本事,和这些读书人绕弯弯肯定是不行,还不如直接一些,倒显得自己豪爽!

…………………

说起来,陈宫和孙观并不是很熟,虽是同乡也见过几面,可一个是武夫,另一个却是饱学名士,这年头名士和武夫根本就不存在交集,可陈宫没办法。张信虽是缺少文士,可徐庶、郭图却不是等闲之辈,要想在张信那里获得威信,就只有做出让所有人都感到吃惊的事情。臧霸的事情他早就听过,不说臧霸这个人怎么样,关键就是臧霸手上有数千的士卒,而且全是杀过人、见过血的士卒。虽说比不上张信手下的百战精锐,可比起一般的郡国兵来说自是精锐!再说臧霸也不是天生的贼头,实在是走投无路。根据他的分析,他有信心说服臧霸,加入到张信的麾下。所以他才先找到了孙观,先劝说了孙观,因为有些事情还需要孙观这人帮忙!

听到臧霸的话,陈宫呵呵一笑,“其实在下前来,只是为了给寇帅指上一条明路。”

臧霸一怔。疑惑地看着陈宫。

“先生这话从何说起?”

陈宫站起身子,手指着门外五十名从龙卫问道:“寇帅觉得宫这些家丁如何?”

臧霸闻言,这才注意到一直在门外站立不动的五十名家丁,都是清一色的腰跨大刀,身背大弓,看起来和刚才那个背弓跨刀的汉子一样,放在人群之中丝毫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可就是那么简单的一站,却气度沉稳,呼吸之间散发出一股摄人的杀气。这倒让臧霸看出了一丝端倪:这五十个人,似乎不简单!都像是在死人堆里打过滚的百战精锐。

可这陈宫只是一介文士,又哪里来的这些沙场精士?

臧霸不禁疑惑了。

陈宫却笑了起来……

“寇帅怕是也看出来了,我这五十家丁都是百战精锐,比起寇帅手下精兵也是毫不逊色!寇帅也是知兵之人,难道不想有一天也拥有这样是精锐吗?”

“公台先生,您说这话……呵呵,我实在是不明白。”

“寇帅是明白人,以在下文士之身自是养不起这样的百战精士。实话说这些士卒都是我家主公的士卒,而我家主公却是求才若渴,希望寇帅投其门下。”

“呵呵…”臧霸闻言一笑,“先生怕是不知我的性子才这样说的,实话说我这人从来不喜欢受人管束。虽说现在时运不济,落草为寇,可和兄弟们在一起笑傲山林也觉的满足,先生好意我只能是心领了。”

“大哥说的是…”尹礼大嚷道:“咱们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比起受人管束。看人脸色过日子自是强的多!”

陈宫笑道:“寇帅就不想知道我家主公是何许人物吗?”

“先生如此说,我也不是矫情的人。”臧霸说道:“倒还真想知道是何许人物能让如先生这样的人心服!”

陈宫微微一笑,朗声说道:“北海太守张信。”

吴敦不待臧霸回话,问道:“可是以两千士卒,强抗韩遂十五万叛军的那个白发少年,被凉州羌人称为‘白发魔将’的张信?”

“正是!”

“大哥,这家伙是官府的人,咱们不能放过他!”一直没有说话的昌稀突然喊了一声,还抽出了腰间的大刀。

曹性一见抽出腰间大刀,跨步上前,护住陈宫,大声喝道:“某家倒是还真想看看何人敢动我家先生!”

而此时五十名从龙卫也摘下大弓,围住了门口。一个个如死人般的盯着议事厅里的众人。

这时候陈宫却抬起手,手心朝下轻轻一按,从龙卫一见,便退出了门口。

臧霸一皱眉,冲着孙观问道:“门口的哨兵呢?”

陈宫呵呵一笑,“寇帅不必问孙将军了,在下怕咱们说话不方便,于是请孙将军将这议事厅方圆一百步的士卒都派到山上巡视去了!”

陈宫的言语,不异于一个霹雳。

臧霸虽然已经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一些端倪,仍旧是被陈宫这句话,给吓了一跳。

吴敦、尹礼、昌稀三人,脸色顿时大变。

孙观可能也没有猜测到,这陈宫会说地如此直白,脸色有点难看。

而陈宫却如若不见,淡淡一笑道:“其实寇帅也无须猜疑,若是我家主公有心为难寇帅,只需手下两员猛将,再带上以前向门外士卒那样的猛士,以在下对泰山的熟悉,相信以寇帅手下的兵力,怕是抵挡不住吧!”

“先生怕是欺人了,兵自是好兵,我手下儿郎自是比不上。可猛将…”手指着武安国、曹性两人,臧霸冷笑道:“…若都是如这两人一般,我倒是不相信能拿我臧霸怎么样!”

“哈哈…”陈宫狂笑道:“寇帅当真是坐井观天,即使我家主公那般天下闻名的武勇也常常言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天下的豪杰何其多?寇帅刀法娴熟,却只在这泰山之中当然是毫无敌手,可泰山之外呢?怕就称不上是厉害了吧!”

武安国也并非是粗人,心中一动嚷道:“某家武艺在公子麾下只算最次,公子不用说了。张飞、赵云、徐晃、高顺、鞠义等人哪个都比某家强上百倍,还有张苟,那可是帝师王越的亲传弟子,要是想取你性命,当真易如反掌!”

臧霸虽是落草泰山,可对于像韩遂造反这样的大事也是有所耳闻,自是知道张信是何等的人物,也知道像这样的人物手下定是也有些高手,却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多的猛将,还有王越的弟子。虽然不知道张飞、张云这些人的名号,可王越的大名,就是三岁小儿怕是也知道一二。18岁匹马入贺兰山,只身取羌族首领首级而归,无人敢当其锋;30岁周游各州,几乎打遍天下无敌。那可是武人的偶像,一代的宗师啊!他的亲传弟子,能是简单的人吗?

“此言当真?”

武安国朗声说道:“某家若是有一句话作假,他日定死于乱箭之下!”

武安国此话一说,臧霸顿时呲牙。

吴敦、尹礼、昌稀三人,都没说话。

只是额头上渗出地细密汗珠,却出卖了三人心中地紧张

陈宫冲着武安国满意的一笑,朝着臧霸拱拱手,“寇帅和我都是兖州之人,说起来算是老乡。寇帅的往事我也是有所耳闻,可现在寇帅为山贼,即使我家主公对此无能为力,可其他人呢?寇帅须知这天下的豪杰无数,或许泰山太守拿寇帅无能为力,可若是兖州也出了一个如我家主公一般的人物,寇帅还有自信敌得过吗?当然像我家主公这般的豪杰世上并不多见,可就算是如泰山太守那样的庸才,寇帅可以打退他一次两次,甚至是十次、二十次。可一百次?一千次呢?寇帅即使有这样的才能,怕是也没有这样的兵力吧!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道理寇帅怕是知道吧!”

臧霸听完,头上不由的冒出了汗珠。山贼也有山贼的苦恼,等闲若是日子勉强过得下去,谁会愿意做这山贼?所以直到现在他的手里也只有两千多的士卒,哪里经得起消耗啊!

陈宫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寇帅现在的日子虽然说的上是逍遥,可若是朝廷封锁了泰山,寇帅怕是也只有饿死这一条路了!而且臧戒大人虽是因廉遭妒,乃至身陷牢狱之灾,可这心中怕是也不希望寇帅一直如此下去吧!毕竟这山贼的名气的确不怎么样好听,若是说重一些,怕是会让先祖蒙羞。”

陈宫这话刚说完,臧霸的脸色微微一红。虽是陈宫的猜测,可老夫的确常在耳边嘱咐,要自己别再当着山贼,他也曾犹豫过。可一是舍不得朝夕相处的兄弟,二是被发榜通缉,天下虽大,却是难有容身之地!若不是没有法子,谁愿意当着山贼?

刚想说话,陈宫又说道:“我虽是文士,可也知晓一些武人的事情。但凡学武之人,无不希望沙场争雄,或是比拼武艺,或是切磋战阵之道,这才能体现武夫的价值。如寇帅这样只是打劫些商旅,或是又和泰山守军这样的孱弱之师交锋,又怎能体现武人的价值,难道如寇帅这样的英雄就甘心一辈子窝在这山沟子里?在下不信!”

这席话说的掷地有声,不仅仅是臧霸等人目瞪口呆,就连武安国、曹性也也不得不仔细的打量起陈宫

陈宫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光彩。

这话说的可是声情并茂,虽是处处为臧霸着想,可却是不知不觉的设了一个套,就等着臧霸来钻。

臧霸看看孙观四人的脸色,也如他一般,知道此时陈宫软硬兼施,若是不答应,即使自己手下的儿郎能为自己杀了陈宫这些人,可在此之前门外的五十精锐定是会斩杀了自己等五人,再说陈宫说的话也是有理。似乎…投了张信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臧霸咬咬牙,说道:“先生说的有理,我等算是受教了。可即使是我等愿意投效张太守,可我等的身份…我也把话说明白了,我们现在就是山贼,张太守就不怕得罪了同僚?”

臧霸这话一说,陈宫顿时明白这回是有戏了。笑呵呵的说道:“我家主公是何等样的人?韩遂十几万的叛军也没曾皱眉,会为这些事情害怕吗?”

吴敦犹豫道:“可我等是山贼,张太守若是看不起我等…”

陈宫挥手打断吴敦的话,沉声说道:“诸位怕是也曾听过北海的求贤令,我家主公曾说过:但求其能,不求其德,唯才是举,我皆可用。只要是有才能,谁会看不起?据我所知,公子麾下除鞠义是都尉出身,其余都是主公提拔于行伍中的小兵。甚至还有凉州带回来的羌人,现在也是主公手下的都尉。如诸位这般的才能,怕是做个校尉也是不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