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二百三十四章:将军,你要做汉奸?

mamimima 收藏 9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二百三十四章:将军,你要做汉奸?


与日本使馆的江边参事分手,卫富贵就被女人叶紫仪拉到餐厅对面的一个咖啡馆里,去见一个熟人。

远远瞅着那个四十来岁的白种男人,卫富贵不由醋意盎然,以为叶紫仪想要搞三搞四,于是就好去好好会会眼前这个男人。

叶紫仪忙着与那人打着招呼,没细看卫富贵有些一时铁青的脸。挽着卫富贵来到那桌子前,对卫富贵介绍道“这时白求恩大夫,前两个月我在加国,遇到车祸,王四肋骨断了三根,如果不是白大夫出手施救,王四就危险了”

卫富贵正准备发飙,一定女人这般说,这才放下心来,心说原来如此,自己差点没控制住出丑,还好还好。这时叶紫仪又将卫富贵介绍给了那白求恩大夫。

没了芥蒂的卫富贵忙上前两步,双手使劲握住那白求恩大夫的手“我妻子一回来就跟我讲过了,是您施出援手救助我的同僚。真是万分感谢呀。”


那白求恩先生摆了摆手“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卫先生您客气了。”


见这白大夫谦逊的紧,卫富贵不由十分赞赏此人,于是三人分别落座,寒暄起来。

聊了一会,那白求恩大夫听闻卫富贵是华夏外交武官,不由皱了一下眉,思量了一下,这才开口道“卫先生,听闻你们华夏国如今在围剿布克党?”

一听这白大夫说出这话,卫富贵一下有些发愣,这是要干啥?但是人家既然问了,不由疑惑地点了点头。

那白大夫见卫富贵点头承认,不由说道“却不知道,贵国政府围剿布克党的根据是什么?”


卫富贵越来越疑惑了,只是有些不自信的说“叛乱把!”


“呵呵!据我所知,你们华夏布克党在所谓叛乱之前,是你们执政当局——民党的盟友!你们民党是为了权力才用这种借口滥杀布克党及其支持者吧?”


当年清党,卫富贵虽然大致知道过程,可惜当时自己权力不大,也不再国府权力核心,也没有在南京武汉等地见证历史,这孰是孰非,还真不敢下评判。

见卫富贵犹豫,白大夫依然说道“为了权力,背弃盟友,如今还要以叛乱为名赶尽杀绝。你们华夏政府未免做的有些过分了!”


旁边陪坐的叶紫仪一见,怎么两人坐下来没一会,要谈崩的感觉,忙给两面做和事。“富贵你不知道,白大夫是美加两国联合布克党的成员。”

“白求恩大夫,我夫君可不是华夏民党成员,而且没有参与过历次国内对布克党的清剿行动。我夫君虽不是华夏布克党的朋友,但是亦不是敌人。他只是一个武官而已,无法对国家政策给予有效影响力。”


一听叶紫仪的话,卫富贵这才明白为什么这白大夫一听自己是华夏外交官员,就这么冲的原因。而刚才有些激动的白求恩大夫,此时也觉得刚才有些唐突了。不由有些歉意地摸了摸头发“卫先生,请你见谅刚才我的直率,我们布克党人都是国际主义者,工人没有祖国,而我们布克党人则将世界及人的全体作为自己的祖国和同胞!贵国政府对华夏布克党人的长期的不公,甚至是残暴的镇压,这让我一直很是气愤甚至不解。”


听白求恩如此说,卫富贵不由有些尴尬,同时也听欣赏此人性格如此直爽“呵呵!无妨无妨。正如我夫人说的,我作为一个小小的武官,无法对国家的政策作出有效果的影响。我这个人愚笨,你们布克党的那个什么国际主义境界我看我的水平有限,这辈子也是达不到。但是这么多年,我也努力使自己进步,到如今为止,不过也是勉强达到你们所说的所谓民族主义阶段。对我而言,还没有你们如此高的境界,我只认为,我们华夏国家的利益应该是最优先需要被维护的。对布克党的措施是否正确,我看要站在是否有利华夏国家利益的基础上考量。如今日本人对我华夏虎视眈眈并屡屡侵占我国国土及利益,以我个人而言,则尽量避免内斗,同仇敌忾为好。”


平缓下来心情的白求恩,听卫富贵如此说,不由点了点头“最近我们党内也在关注远东局势,日本国对华夏的进犯,我们看其观念跟西方法西斯主义的泛滥没有什么区别。的确是值得警惕的。而且我们的国际联盟分析认为,贵国的主要社会矛盾已经朝着发生根本性改变的方向发展。卫先生你作为外交官员,无论你的官职多大多小,即便你站在民族主义立场上,也应该想办法影响并改变政府对布克党的清剿政策。将主要矛头指向解决你们华夏国内新的主要矛盾上来。”


卫富贵一摸脑门,心说我要能影响,我早就回国去了,还能在这里被流放。于是只能打着哈哈“有机会,我定当如此。”

那白求恩大夫,看这般下去,谈话就无趣了,于是转过话题,谈起风花雪月来了。


三人又坐了阵,这才彼此告辞。

卫富贵今天虽然赌赢了嘉丽丝,但是连续碰见江边和白求恩大夫,一个对自己居心叵测,一个一见面就对自己横加指责。让卫富贵心头并不是很爽。

尤其是江边这个小子,为了避免日本人过早反应过来美里哥这白银法案对华夏国家巨大影响。卫富贵不得已抛出了在南面买下的银矿作为饵,来转移江边的视线。

但是究竟能糊弄他们多久呢?日本人也不是傻子。看来有必要再紧急提醒国内了。

卫富贵心情复杂地送叶紫仪回了住处,也不理女人挽留的期盼。就往使馆赶了回去。车子在路上飞快的开着。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郑玉森憋了好久的话,终于忍不住。

郑玉森侧过身来,冲正坐在后排的正沉思的卫富贵说道“将军,刚才您和那个小日本在屋里谈些啥?”

卫富贵不假思索的张嘴回到“没谈啥,就是随便聊聊”

猛地卫富贵醒过神来,心说你郑玉森怎么这么八卦了?老子是你长官,你到管起老子的事来了。不由抬头一瞅前排的郑玉森。

看着郑玉森有些疑惑和担忧的神色,卫富贵猛地反应过来这话中之意。

不由笑着给了郑玉森脑勺上一巴掌“你小子他妈的怀疑我要投敌?!我是那种人么?老子再掉价,也不会落到汉奸的位子上!”

郑玉森一下被卫富贵说中了心事,不由摸着有些疼的脑袋嘿嘿笑着。卫富贵使劲将身体向后挤进座椅背中“玉森,在什么位子上,做什么事情。在商就言利,在政就要夺权,在军就要打仗杀人……每个行当都有自己行当的利益和行事方法。商人最多就是为了利润和别人的钱财,为了钱,背叛、阴谋诡计、欺骗,什么手段都要上,因为弄到底也不会你死我活。但军人就不行,所有的手段都是为了最终消灭敌人,军人玩的你死我活的游戏,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妥协。所以今天我和这个日本人的交往,不是在军人的立场,而是在政客、在商人、在外交官的立场和他接触。你小子不要拿军人的眼光和标准来看老子今天的行事。老子单独见个日本人,你就怀疑老子当汉奸。你小子现在可以啊,整天疑神疑鬼,连老子都不信了?!”


玉森听了嘿嘿笑了两声,低声嘀咕到“您是我们长官,您要投敌了就是让我们难做。我们为了不让自己难做,避免兄弟们对将军您起二心。我提前说出来预防一下也好。”


“预防预防,开始预防起老子来了。再听到你小子下次说这种话,自己去领禁闭去!”

“是!将军!”


车厢里一时沉静下来,眼看就要到公使馆门口,卫富贵忽然对郑玉森问到“玉森,你说,老子这样搞下去,会不会真的变成汉奸?”

郑玉森猛地听卫富贵这般问,回过身来,瞅着卫富贵,不由得张着嘴巴发起傻来。心说,这样也行?

这话一出连司机都被雷到了,车头连晃两下,差点出事。

卫富贵不由傻笑着摸了摸脑袋“老子身在局中,做不到旁观者清,就怕一时糊涂,做了不当之事,不想当汉奸也成了事实的汉奸了!哎,这分寸拿捏的还真是微妙呀!”


郑玉森也不知如何回话,支吾了半天也没有出个结果。

就在这时,车子开进了使馆。

卫富贵下了车,定了下心神,心说几件事一定要办了,转头就进了使馆主楼,来到了公使大人的办公室。

卫富贵一敲门,就听施公使在屋里喊道进来。

卫富贵打开房门,进到屋里,随手带上门,走到施公使面前,冲着施公使敬了个军礼。大喊武官卫富贵前来报道。

施公使一下有些傻,心说火星撞地球了?这卫富贵千年难遇来跟自己玩严肃,不由有些好笑,指着卫富贵笑道“卫老弟,你这是何意?来来来坐下来说!”


卫富贵也不落座,依旧站的笔挺“本人有一件重要的事向公使大人汇报。”

施公使见卫富贵说话严肃,不由也板起面孔配合到“有何事?说吧!”


“本人已经与日本使馆相关外交人员展开相关接触!”


“啊?!”施公使惊的瞪大了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