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雇佣兵 正文 第17节 德克萨斯的牛仔

安分的小男人 收藏 1 5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URL] 战争来临时,真理是第一个牺牲品——海 约翰逊   两天后我们回到了伊拉克,回到了我们待过的地方重复着上次一样的工作,不同的是,我们换了新保护目标,大多数的时间也没怎么离开那栋办公楼。   白胖子承包商的弟弟叫弗莱,瘦弱白净,文质彬彬的样子,穿上西装更像是在华尔街工作的经理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


战争来临时,真理是第一个牺牲品——海 约翰逊

两天后我们回到了伊拉克,回到了我们待过的地方重复着上次一样的工作,不同的是,我们换了新保护目标,大多数的时间也没怎么离开那栋办公楼。

白胖子承包商的弟弟叫弗莱,瘦弱白净,文质彬彬的样子,穿上西装更像是在华尔街工作的经理人,这个家伙的生活很有规律,待人友善风趣幽默,一副美国知识分子的模样。平静地过了又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也开始厌倦平静。第8天的午餐结束后,我懒洋洋地坐在悍马车里抽烟,算着自己赚到的美元,‘嘿,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弗莱走过来问。

“你好,先生,我是中国人,有什么能提供帮助的吗?”我客气的问道。

“叫我弗莱就可以,不用这么拘谨,我就是想出来透透气,看到你一个人抽烟就过来要根烟抽,”他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还有烟吗?”

我掏出烟来递给他说,“还有,给您。”他接过烟点着后说,“你来过这里吗?”

“是的,先生,您的哥哥雇佣过我们,上次被绑架的时候,我也来过……”,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连抱歉地说,“非常抱歉,没能找到您哥哥。”

弗莱吐了一个烟圈后轻松地说,“没什么,我听说你们已经尽力了,你干这个多长时间了?”

“您是说的当雇佣兵吗?”我问,见他点了点头后说,“有一年了。”

“先生,为了您的安全着想,我希望您能选择就回办公室,在室外比较危险,这里有很多狙击手和RPG,”我好意劝道。“没问题,和你聊几分钟后我就会回去,我一直以为你是日本人,严肃认真。”他笑着说道。

“先生,我不喜欢日本人。如果在国内有人这样评价我,一定会有麻烦的,”我有些不高兴的回答,“我也欣赏一部分日本人的认真严肃,不过我不喜欢他们中的大多数人。”

看到我脸上闪过一丝的不快后,弗莱倒有了继续聊下去的兴致,“你叫什么名字,大兵。” 见他没有恶意,我的心情也开始放松地回答,“我的代号是14,不过您可以称呼我宋,这是我的姓氏。先生,您老家在哪里?”

见我消除了防备,他说,“我老家是德克萨斯的休斯顿,我常常回去看火箭队的比赛,我很喜欢姚明,我还去过他刚开的餐馆吃过饭。你看过姚明打球吗?”

虽然对篮球没什么兴趣,但是说道姚明,我倒有了兴趣,“姚明在上海的比赛我倒是看过,去了NBA后就很少有机会看了,不过我们国内有特别多的人喜欢看他打球。”

“好了,大兵,我要回去办公了,有时间去找我喝咖啡吧,”客套了一句后,弗莱转身离开,不慌不忙的迈着小步子,像是在散步,我只是好奇,这样的美国人在这样的地方竟会有胆子走出办公室晒太阳。

“宋,牛仔找你聊什么?”汤米凑过来,从我兜里翻出烟后说,“那个家伙是州议员。” “没什么,就是找我要烟抽,顺便聊了聊篮球,牛仔是你给他起的绰号?”我笑着问。

汤米把烟叼着烟说,“对,他老家不是在德克萨斯嘛,所以大家都私底下叫他牛仔……一个牛仔当了议员的牛仔。20分钟后该你和孙换岗了,看着时间,我先走了。”

巴格达的太阳到了中午好像粘在了天上,没有要落下去的意思。我身上被晒出的汗水也是越来越多,我靠着悍马车的轮胎拿出了HK416检查弹药,又摸出一支香烟来夹在嘴里,想着过上几分钟就回办公楼换岗。

我准时和孙换了岗,端枪笔直地站在弗莱的办公室门口。不方便和雇主有过多的正面交流,我也没有敲门进去找弗莱“喝咖啡”的想法,再者说,我喝不惯那玩意儿,如果他说可以请我喝茶,我倒是会有兴趣。办公楼内的走道很窄很安静,除了弗莱的助手偶尔会过来汇报情况,几乎没有其他人过来,这个牛仔议员也没出办公室,只是能听到电话铃声会时时响起。

“宋,进来喝杯咖啡吧,”牛仔拉开一条门缝轻声说,“正好我现在无事看做。”

“对不起,先生,我还有30分钟才到换岗时间,”我看了看时间后说,“我进去喝咖啡也会打扰到你的。”

“那算了,半个小时后我去找你,就这么说定了,”牛仔一脸微笑说道,“你继续吧。” 过了40分钟,琼斯才背着M14过来和我换岗,“宋,抱歉,刚才肚子不舒服,所以才迟到了。”我笑笑说,“没事,反正我们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可做。”

“牛仔没请你进去喝咖啡?”他压低了声音笑着问道,“我们不想保镖,倒是很像一群幼稚园的老师。”

我笑了,也压着声音说,“他请了,不过我拒绝了,因为我不喜欢喝咖啡。”

“汤米和一帮家伙在房间打牌,你有没有兴趣过去玩几把?”琼斯换到了我的岗后说,“我刚才赚了200。”

“我不玩那个,对赌博没兴趣,我还是回房睡觉去吧,”我伸了个懒腰后道别,朝临时的宿舍走去。

还没进房间,就听到了房内汤米兴奋地叫喊着,“伙计们,赶**钱!”推门进去还没躺下,就被他叫住,“宋,有没有兴趣玩两把?”我摇摇头拒绝了,“我不会这个,你们继续吧,别吵醒我,你们的声音太吵了,小心招来RPG……”

还没从睡梦中出来,我就被人推醒了,“你怎么不去试试运气?”牛仔站在面前问道,后面跟着琼斯,“这里可供消遣的办法实在是太少了,去喝咖啡吗?”

我睁开困意正浓的睡眼说,“谢谢先生,我还想睡会儿……”见我没什么精神,牛仔拉过一张椅子凑到牌桌前,掏出一大把美元大笑道,“我来试试,看看哪个混蛋能让我输成穷光蛋!”

我瞅了一眼没起身,摆好枕头继续昏睡……

“伙计们,有爆炸,快警戒!”不知道睡了多久后,我又从床上被推醒。赶紧打起精神起身,摸起枕头下的HK416冲了出去。

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4点。我隔着窗户小心朝外面看着,一辆停放在楼前的悍马被击出了一个脸盆大小的洞,洞口朝外冒着浓浓的黑烟。“没发现办公区300米内有可疑人出现,”汤米说,“可能是逃走了,怀疑悍马车是被RPG击中。”

“确定周围没有敌人吗?”牛仔在我身后朝窗外看着,“还好就损失了一辆车。”

我赶紧起身将他扑到地上说,“先生,小心狙击手,不要朝窗外看,这样很危险。”

牛仔一把推开我笑道,“你是不是太紧张了,这里狙击手的枪法大多糟糕,不用太担心。” 我忍住笑,认真地说,“您还是小心为好,”心里却想着,“这个牛仔太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了,整个就是一大马哈加二百五。”

半个小时后,我和几名队员在狙击手的掩护下出了楼,四处查看确认安全后又返回了楼内,“也许是当地人没事把这里当靶场了,现在确认安全了,可以让牛仔继续办公了,顺便告诉让他关好窗户。”

“宋,你是在说我吗?牛仔?我喜欢这个名字,”弗莱笑着走过来说,“是你替我起的绰号吗?”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先生,不是我给您起的外号。”他走过来说,“没问题,我希望大家以后都这样称呼,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呵。”

“真是个牛仔!”孙递雷在我耳边说,“还是个半吊子牛仔!”

“没错,保护这样的老板真够危险的,”我笑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