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司令息笔之作:青山依旧、几度夕阳,关于79年149师意犹未尽的话题(1)

8923075 收藏 211 27631
导读:近一两年时间来,在铁血论坛里关于陆军149师79年征战越南的系列怀旧文章已经比较多了,写的好印象深的有随149师直接参战且时任: 师炮团前指参谋刘中林老兵(黄山)、445团七连战士刘万老兵(西安)、446团一等功连一连战士倪放老兵(成都)、446团四连指导员白耀生老兵(?乐山)、446团三机炮连班长张兴明老兵(重庆)、447团一级英模连红二连副连长陈兰旭老兵(上海)、447团第100迫击炮连指导员苏卫东老兵(宝鸡)、447团钢八连班长陈新华老兵(重庆)、王外姓老兵(陕西富民)等,尤其是刘中林和倪放老兵等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一两年时间来,在铁血论坛里关于陆军149师79年征战越南的系列怀旧文章已经比较多了,写的好印象深的有随149师直接参战且时任:

师炮团前指参谋刘中林老兵(黄山)、445团七连战士刘万老兵(西安)、446团一等功连一连战士倪放老兵(成都)、446团四连指导员白耀生老兵(?乐山)、446团三机炮连班长张兴明老兵(重庆)、447团一级英模连红二连副连长陈兰旭老兵(上海)、447团第100迫击炮连指导员苏卫东老兵(宝鸡)、447团钢八连班长陈新华老兵(重庆)、王外姓老兵(陕西富民)等,尤其是刘中林和倪放老兵等还是长篇系列回忆,他们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内容详实深刻,真实再现了当年英雄部队149师烽火南疆、浴血沙场的征战岁月!

同时前149师的部分师团老领导和战斗英雄曹从连、柯志祥、郑家才、王辉文、徐治武、久成、漆克高等同志以及配属149师的炮兵18团前指参谋“蓝剑318”老兵、13军39师117团1连老兵“热带雨林233 ”、37师连长“老牧”、148师老兵“xsjaqbl ”、“剑客888”等,也包括战时任穿插团447团团长王庆才老首长的遗孀李宝珍阿姨等都做了深情的补充回忆。

特别是虽然没有写文章公开发表,但一直热心地提供素材的149老兵王泽伟、周尚富、马成渝、游道洲、曹树元、陈本林、常开明、杨进鸣、李美元、鲁晶、周家安、韩朝、宋远军、宋杰(女)、孙开棣(女)、孟华(女)、潘文锦、陈绪堰、付良美、叶厚成大哥等,以及我叫不出名字的很多参战老兵、军属、烈属、还有好心的屏边友人张燕等,都份份参与进来,使文章的内容得到详实。靠这些零星的回忆被整理成的怀旧文章,在铁血论坛发表后,激发了广大参战老兵、烈属、军属、军迷的积极参与,掀起了一股“同在149,永远是战友”的爱国爱军的怀旧热潮,也受到了广大友军朋友的尊重:149师不愧是军委赞誉的“东有五十五,西有一四九”的铁拳头部队!。其中尤为可贵的是今年清明节前后,为纪念对越还击战胜利30周年,各地149师老兵联友谊会相继组团前往屏边149师烈士陵园祭奠,更加突出了“缅怀烈士、不忘老兵”的文章主题,也受到了广大友军和军迷的一直好评。

同时,本人也追踪采访和收集149当年的战史资料已经三年时间了,相继发表了20多篇关于这只英雄部队的相关文章,算是在论坛抒写149英雄战史和怀旧文章而跑龙套的“革命军中马前卒”,下面将本人就大家关心的一些话题,根据自己收集的一些史料和参战经历做个抛砖引玉和最后的交代,以览广大的朋友。


(一)答铁血IT号“8630834 ”的参战老兵,关于“川军总司令”到底是谁?

在我149师老照片怀旧的文章里,一位笔名叫“8630834 ”的老兵在回复中这样问到:“请问楼主能否给介绍个真实身份,我真湖涂,说你是作者好象是记者,又好象是自卫还击参战的幸存者,说你是446团的又象是447团的,445团你也知道,连参战的战友你也认识。但我看你年龄不符。不会生气吧?请原谅!实在不能介绍可以理觪!”

这位老兵,我看他的其他发言,知道他应该是445团当年的参战老兵,其实要了解川军总司令到底是谁?很简单,你在我文集里就可以得出答案,里面有我家庭、籍贯、出生地、学习地、生活地和工作地以及变迁等等相关情况,司令的文章全是记实题材,很好了解的。今天又看见447团一个叫“老曲波”的也感叹刘中林老兵揭我的底,原来他之前一直认为我是149师的老革命,呵呵,看来司令迷糊了不少149的老兵,因为我比他们的绝大多数人还了解他们的部队发展历史,也就不奇怪了(要知道司令也是军人家庭出身,生在西藏、长在乐山的,熟悉军史也喜欢写作)。

另外补充下,关于“川军总司令”衔头的来历:这可不是论坛封的哈,记得是2007年的4月,我去扬州前,在成都火车北站候车,因为离开车时间还久,就上起网来,当时的军衔是上尉,还差500分就升少校,因此,在士兵俱乐部里发了个“军旗飘飘,冲击少校楼”的盖楼帖子。进来的是我在历史区的好朋友、斑竹“无聊的一夜”以及“滇军总司令”,偏偏这两个兄弟都是云南人,发现我比他们还熟悉云南了,(我走过云南的所有边境线以及去过80%的县城,尤其熟悉滇西和滇南,对面的越南、老挝、缅甸,司令也经常溜达过去办事和玩)大家聊的投机,还差点误了火车。在和他们两个聊天的时候,我说干脆我叫“川军总司令”好了,到时候川滇联军会师,一起北伐,就这样自己给自己封了个总司令。

不过,司令“就任”两年多时间来看,似乎大家还是比较认同我这个川军总司令,因为在论坛里你要说我IT“8923075”是谁?他们多数会不知道,但你说“川军总司令”是谁?似乎论坛里的基本都知道(至少陆军版面),看来“川总”已经是论坛的一道品牌了。但也有人不服气,说我是“傻儿司令”,我想“傻儿司令是人家范绍增”,人家有几十个姨太太,我能比吗?我只有那么一个老婆还给弄丢了(笑),惭愧呀。下面就给几张“川军总司令”的庐山真面目照片,大家认识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6月初,“司令”在成都天府广场省展览馆主席塑像前的留影。为什么选这里?因为随着城市的变迁,能代表老成都的景观已经不多了,相信有过四川生活经历的老兵朋友,看见了一定有感触的,塑像据说有很深的来历,是当年成都军区司令梁兴初将军主持修建的,很不容易,还能保留到现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张最近,是7月初,司令出去散心,和当地老兵朋友吴局长等一起,三口气就登上了316级台阶的遵义红军山烈士陵园,看司令也累趴了,因为没有时间了,要急着赶火车。墓主人是长征时期攻占遵义县城牺牲的中央红军第三军团参谋长邓苹同志,当时军团长彭德怀,政治委员杨尚昆,电视剧〈〈长征〉〉里有这样的镜头。邓不牺牲的话,1955年解放军就要多一位大将军,而且名字一定很靠前。


(二)走访149老革命老英雄老战士,抢救珍贵历史史料

上月,我在论坛里写了篇文章《79年沙巴战役149师主攻团团长眼中的刘广桐副军长》,里面有很多当年的战场情况以及各级指挥员之间的心理花絮,应该是很难得的历史史料。其实,本来这样的机会会更多,因为早在2000--2003年,司令就安家在乐山,距离师部直线距离不超过400米,尤其离干休所最近,倒是经常看见衣着朴素的老革命些进进出出,可惜的是那时候司令还不会上网也没有习惯网络写作,更没有去关注149的历史,浪费了这些机会,因为里面的老革命韩副师长(原炮团)、王副师长(原447团,当时偏瘫)、蒲副师长(原445团)等相继去世,他们也带走了不少的149老故事,是不是很可惜?我也曾有机会和50军最后一任军长(原79年战时149师长)康虎振将军合影,并向他敬酒祝福,可那时候的场合不适宜单独交谈。不知道这样的机会以后还有没有?

后来,我先后走访了149PK316A的两场经典战役的战地指挥员柯志祥同志(四号桥反伏击战)、徐治武同志(黄连山新寨北山垭口强攻战)以及149师79年幸存下来的四位战斗英雄中的三位:郑家才、久成和漆克高同志,还有其他参战老兵、军属、烈属等,收集了大量的战地素材和花絮,以前也陆续写发了一些。特别提到的是:尤其在446团倪放和师炮团刘中林老兵的回忆录中,生动地描述了当年149师主攻团团长曹从连老首长的风采,尤其值得敬仰的是,当年他儿子还是“小北京”式的烈士,因此,我就引发了再次重返回乐山走访下这个老革命的念头。

6月20日--21日在相关朋友的陪同下,我去了曹副师长家。在前后几个小时的交谈采访中,了解到很多的花絮,这里再次补充一些:


(1)关于448团某连的那次事件

曹从连副师长,1947年参加革命,最早在豫皖苏36团,后来在54师162团,最后才落户52师155团,就是后来的446团,怎么会熟悉起448团了?虽然在同一个军,但不在一个步兵师呀?原来曹老革命早年在西藏任连长的时候,他的搭档指导员***,就是79年战时448团团长。

曹老革命回忆到他当年的这个搭档,原来是个国民党兵,河南人,解放军大军南下剿匪搜山的时候投诚解放军。在62年对印作战的时候,已经是他搭档155团的连指导员了,每次行军打仗的时候,指导员都和通讯员一起抢着背他的背包,他不让,他们就坚持说:“连长要是累坏了,谁指挥我们打仗?”呵呵,理由好充分。62年对印度之战,曹老革命当时所在连为主攻连,本来没有安排指导员指挥火力组的,可指导员还是参与指挥了下,战后评功,指导员二等功,连长没记功,理由是该连打仗勇猛是因为连队政治思想工作做的好!

再后来该指导员逐级做到团长,也就是79年150师的448团团长,政工干部改任军事主官是肯定要影响部队战斗力的,因为军事指挥能力在魄力和果断上还是有差距的。448团出事的哪个连,根据内部通报,连指导员***在开党支部会议讨论的时候说“昨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梦见知难而进--亡!,知难而退--生!”话语一出,立即遭到两个排长的坚决反对和抵制,反驳该连领导“思想严重错误”,后来这两个排长都牺牲了(?)。

曹老革命一直都不理解,一个加强连还是有战斗力的,而且是在山林里,怎么就轻易投降呢?要是当时尽快组织火力集中突围,打开突破口,还是能冲出来一些人的。对于该连领导被判徒刑而没有枪毙,他也是不能理解的。

(笔者:其实,要说当时所处战斗环境,448团的这个连应该没有比447团红2连更槽糕,可我红2连面对6倍于己且据险而守的强敌,偷袭不成转强攻,战损率逐步上升到90%,依然拼尽全力完成了任务,200多人的加强连包括配属分队,最后撤出战场的仅剩余23人,其中9人还是后上的连后勤,这可以算是79年最惨烈的强攻战,战后红2连获得149师79年唯一的一级英模连称号。

后来的军迷常常都感叹:为什么穿同样的军装,使用同样的武器,战斗力和意志就相差那么悬殊呢?战后,该团团长转业去了一家效益不错的烟厂。大家都知道,为什么85年50军军部被裁,多少还是和这个事件有关联,虽然他的另外一个师149很出色。)


(2)关于“四号桥交接”事宜

这是个焦点话题,也是老话题。内部已经有公论了。但是我还是特别请曹老革命作为最直接的当事人回顾了下:

当时446团战前开进,从39师117团接收的地区,经过现场地形勘察和地图比对,都一直认为这是三号桥不是四号桥!在和师前指汇报的时候,他也坚持这个观点,并提出“天黑、雨大、地形不熟、敌情不明,请示就地修筑工事防御,等天亮以后再行动”,可电台(电话?)里康师长不相信,说13军攻占四号桥,已经作为战果通报了全军,命令446团现在的位置立即移交445团,446团迅速向前推进,抵达攻击位置,拂晓前进攻316A的战斗一定要打响!正说着说着,445团的大部队已经开过来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珍贵的照片之一:79年149师前线指挥所


为顾全大局,446团天黑冒雨强行开进。在凌晨3点,先遣2营临战队形抵达四号桥,现场勘察确认,进行摸桥的时候,(我不知道摸桥是什么意思,是天黑战士用手感觉吗?)敌人就开火了。这里,有人认为2营被伏击损失过大,有原因是因为行军对形过密,实际是错误的指责,因为,2营已经抵达四号桥,没有处于行军状态,而当时所处地形条件是不能回避的,,,

四号桥反伏击战斗刚结束,39师的王师长和该师作训科长就赶来446团前线指挥所当面道歉。

(笔者:如果,当时师前指就是认同接防的不是4号桥,估计也难更改作战计划了,447团已经穿插到位,且处于敌炮兵标定位置靠雨雾隐蔽,非常的危险,必须速战速决。同时,你想想围歼316A的作战计划一定是已经上报军区前指和总部的,怎么可以轻易更改?同时,你说误报军情或者谎报军情,追查下来,是什么性质的责任?我自己在想39师的王师长是149副师提拔过去的,13军的政委也是149出来的,是不是因为这些原因,加上主战场胜利了,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内部消化了?

同时,事情也有两面性,446团在如此逆境中变被动为主动,打出了我军经典的战例“四号桥反伏击战”也为149赢来了荣誉,虽然那场伏击和反伏击,446团4伤亡了近200人,其中包括曹团长的儿子,但其影响力来讲:对于149挤身于王牌里的尖刀,后来的149部队应该是受益了的,这就是代价的价值所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张照片,经过446团一连老兵倪放的辨认,已经是四号桥战斗的后期了,不过也难得。




(3)在曹老革命心目中,最优秀的两位149主官

我在研究149战史,知道该师到现在已经是第16任师长了(?),能够做到149的一号交椅,都是很优秀的指挥员。曹老革命可以说他见证了这16任师长的成长历程,而且都熟悉和认识。我请他谈了谈这么多师一号,他最欣赏的是那几位?

答案是:第一任,他的顶头上司吴忠将军!吴忠将军是55年解放军最年轻的少将,建国后出任第一只机械化部队190师的首任师长,79年作为许和尚的主要助手,参与指挥了东战区的作战,后来受文革遗留问题的牵连,在海南出车祸遇难。曹说他听过吴的报告,那可比当时的上将指挥员水平都高,可惜了。

另外一个是第十一任,他的老部下刘正刚师长。刘是68年的四连兵,在西藏干了一年,当时在风雪乃堆拉山口,155团(446团的前身)的2连和4连在那里修筑工事,非常的艰苦。刘在79年应该是446团前线指挥所的参谋,解图能力非常的强,后来逐级做到师长,再后来因为一些不便讲的原因离开了军界,很惋惜的,不然早是副大区以上了。曹老革命这几年,每次去屏边扫墓,刘都亲自去机场迎接,并全程陪同,是个很讲情意的老部下。

这两任师长共同的特点是口才、管理、组织、魄力都非常的强。还有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悲情人物,,,,,。

(笔者:吴忠当然是风云人物了,网上一搜就可以了解许多。前刘师长,我去年初在部队见过他一次,其气质确实和其他军人不一样,我身边的149老兵很多都叫他“刚哥”,为他惋惜。应该说现在446团出来的两位现役军长的成长和刘当年的提携有很大的关系。)

曹老革命还提到,副部队长康宁,70年代是成都体工队打篮球的,当年446团很注重文体建设,78年他就去体工队要人,请地方支持下部队建设,后来挖去了三个,是团部的小车接回去的。79年打仗,这三人全部下连当班长,由于表现出色,康还火线入党,战后全部直接提干,包括刘yayong、袁ming 等。今年,康调任军区某后勤分部担任部长,临别前还专门请老革命夫妇吃饭告别,感谢曹老革命当年引进从军之路并栽培提携之恩。


(备注:未完待续)下一节:从“小北京”式烈士曹辉的牺牲,解析当年四号桥步坦协同作战的得失


本文内容于 7/22/2009 4:52:14 PM 被8923075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