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阵传说 和平的代价 这里的黎明有点乱

seamanofhero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4.html[/size][/URL] “思颖,见信平安。我等出滇已半年有余,军士日夜思恋家乡、报国心切,距上次见面已三年有余,现闻福禄之战中汝表现出众,时刻挂念。不知安全与否?我已电告司马懿上将,让你调离前线。现战事莫测,焉知下刻安否,只求报你万全。敌、我对峙,战事一触即发,大丈夫保家卫国,马革裹尸,愿汝照顾好顾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4.html


“思颖,见信平安。我等出滇已半年有余,军士日夜思恋家乡、报国心切,距上次见面已三年有余,现闻福禄之战中汝表现出众,时刻挂念。不知安全与否?我已电告司马懿上将,让你调离前线。现战事莫测,焉知下刻安否,只求报你万全。敌、我对峙,战事一触即发,大丈夫保家卫国,马革裹尸,愿汝照顾好顾儿,报其万全。”

·····

“衍,见信平安。信已收到,谢君好意。大丈夫保家卫国,马革裹尸,是你此生志向。然国难当头,义字当头,岂容坐视,小女子不求凭一己之力变其战局,只求问心无愧!顾儿安好,勿挂。”

······

“思颖,见信平安。如若汝意愿已决,则愿平安。另,海航作战部,港口防空署三处有一职位空缺,现保举你出任中校处长一职。”

······

思颖我能做的,我都做了,是福是祸就看你的造化了。

······

“元帅!成都来电!”

“进来!”

······

该来的终于来了,下命吧!

“命!元帅令!远征军88、65空军旅掩护第一快速山地步兵师及辖下之第九防空旅、第六山地装甲师及辖下第十陆航旅、各部辎重车队,经44号公路昼夜急行前往利玛博通,原地驻防,等待后援。”

“命!元帅令!第一加强快速山地步兵团为全军先头部队,负责保障沿途交通,不容有误,如有差池军法从事!”

······

“命!元帅令!第四、五、六突击山地步兵师突破联邦军的东南部防御线立刻前往救援被围困的大红一师。”

“命!元帅令!第一、二山地步兵师跟随第四、五、六突击山地步兵师,打开突破口后立刻向两翼发展,保障突击部队补给线的畅通!”

·····

等待、等待、等待是一个究竟沙场的老兵最无助的时刻,特别是在四周静寂的只听得见自己以及战友们的呼吸声时等待那更是对一位老兵的折磨。

但是少尉陈好,一个刚刚22岁的军官,却十分喜欢这种大战前的寂静。

每当这个时候总是他最佳的写作时间,依旧单身的他会在这个时候钻进坑道中的掩护部借着由雨衣遮住的电筒发出的微弱的光用一只从参军就一直跟随他的“英雄”钢笔在一本笔记本上记下战争中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按照他的说法“原滇军步兵连下士,最早参加过成都战役,跟随衍总从云南一直到太原,再从太原到远征军,是一名经历过四次火线提拔,获得过包括“成都战役勋章”、“总统勇士勋章”以及六枚黑色战伤勋章的老兵!那自然是命不该绝,何必庸人自扰。”

“最大的理想是战后靠写书为生!”

从不把枪差的嗔量的他总是自诩为幸运女神的私生子。

······

“命!元帅令!第二、三、四突击山地步兵师,第六、七突击山地装甲师,为进攻的先头部队打通第八、九、六巷战步兵旅,第四、二巷战突击炮旅通往查亚普拉的通道。并肃清战区内之敌军。另,当面之敌为帝国军地一零一师,特命,不接受当面之敌任何形式之投降!”

·····

查亚普拉一条横躺在婆罗洲上的巨蝎,充满致命的毒液,随时准备把毒刺刺向任何向它发起攻击的敌人。

······

第二突击山地步兵师的出发阵地在查亚普拉以北十六公里的昂达。十六公里一个成年人只需用两个小时便可一个来回,然而对于第二突击山地步兵师的军士们来说,确实那么的遥远——距离生死的距离对他们来说从来没有那么明朗过。

······

“对表三、二、一,完成。”

“我们是全师进攻的先头部队,我们将面临最多的敌人,所以你们最好多带弹药与战斗口粮。”

“做好十四天的准备!”

“上帝与你们同在!”

“如果祖国遭受了侵犯,热血男儿当自强/喝干这碗家乡的酒,壮士一去不复还/滔滔黄河,浩浩长江/给我生命给我力量/就让献血染成最美的花,开放在我的胸膛上/红旗飘飘,军号响/利剑出鞘,雷鸣电闪/向前进,向前进!”

“兄弟们唱出那首只为我们远征军而谱的歌吧!”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齐从军,净胡尘,誓扫贼人不顾身!”

······

“龙营长,我们只能把你们送到这了,剩下的路只有让弟兄们自己走了”

去吧、去吧、我们的鲜血之花只为勇士而盛开。

······

“医疗兵!”

“医疗兵!”

“医疗兵!”

呼声响彻天际,撕破了天际最后一点承重的黑幕,一幕幕人生的悲喜剧仍在上演,倒在冲锋路上的士兵挣扎着,嚎叫着,举枪射击着,诅咒着······


“重火力,左翼扫射,封锁道路!”

·····

“掷弹兵前方二百米烟雾掩护!”

·····

“二排两个班准备冲锋,三排警戒!”

·····

“烟雾掩护!!!”

·····

“冲锋,五十米处,枪榴弹准备!”

·····

“李浩,江门,教堂!”

·····

“得令”

·····

“Y228X65~Y229X73连级炮兵轰击,半基数。”

·····

大口径炮撕裂了空气,带上了死神的请帖。

·····

“师长,据报我军的一至九号前哨站同一时间遭到不明身份的敌军攻击,战况惨烈,期间还遭到152口径以上的轰击!”

该来的还是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