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六十六章机场突围

犍为李聚 收藏 0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停车检查。”一辆越野吉普车和两部军事大卡车停在上饶军事飞机场的一道关卡上。道路上横放着一道铁丝障碍物和两道树木障碍物,障碍物的两边堆着两个巨大的沙包工事。工事的一边也有四、五十名的士兵,全部是严阵待发,并陪备了两挺重机枪和八挺轻机关枪。还有四门六零山炮。

一名穿上校制服的军官和四名士兵来到吉普车的车门前,伸手要检查通行证。

“瞎了你们的狗眼,赶快让开,耽误军事行动,我枪毙了你。”吉普车前座上的一名穿中将制服的军官把一张司令部的通行证扔给上校军官,并破口大骂道。

“对不起长官,我们还不是例行工事,请您原谅。”上校军官还恭恭敬敬从地上捡起这张司令部的通行证,交到中将军官的手上。马上向后面执勤的士兵命令道:“赶快抬开路障。让长官们进去。”

执勤上校看到车上坐的军官的车子起动后,还在对他们骂过不停,于是笑着脸,挥着手向车上的军官喊道:“长官您们慢走。”

“上校,司令部的人一个个都狂妄自傲的!不把我们当兵的放在眼里。”一名士兵看见车子开过去后,对上校说道。

“你小子知道什么!司令部的人是大娘生的,我们是小妈生的,当然不是同一个级别。不要再东想西想的,放跑了犍为李聚,我们一个个就得掉脑袋。”上校把那个士兵骂道。

“上校,可是我看这一群人是满身的疲惫,又全身带着伤痕,并且神色也有点不对劲,他们会不会就是犍为李聚。”这名士兵又嘻嘻地对上校说道。

“你小子吃了这么多的饭,脑袋长到那里去了。他们怎么会是犍为李聚,人家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可能早也回到新八军的驻地啦。还用的着我们在这里东猜西猜的吗!”意思是吃饱了饭没有事干吗!

“上校,您看山道上是尘土滚滚,好象有大队人马向我们冲来。”士兵又指着尘土喊道。

“命令大家强加戒备,进入一级战斗状态,还有马上向天空开枪鸣笛,让他们停下来检查。”上校的脸色严峻又开口命令道。

命令传了下去,可是有两名新兵看到身前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向他们冲来。神情可能是是异常的紧张,竟然拿着枪向冲来的人群射击。黑压压的人群听到枪声不但没有停滞不前,反而也挥枪向他们攻来,并且向关卡阵地上发射炮弹。顿时关卡上是硝烟弥漫,爆炸声震天欲聋。

“命令大家开枪还击,一定是犍为李聚率部闯关。马上向冷副总指挥报告,犍为李聚他们出现了,请副总指挥派兵增援我们。”上校一边持枪还击,一边向通讯兵令道。

“是上校,我马上向冷副总指挥报告。”通讯兵说道。

“上校,敌人快攻上来了。”一名士兵指着一群敌人说道。这一股犍为李聚的队伍起码有三、四十人,而且离他们的阵地只有二、三十米远了。上校知道,如果让犍为李聚他们冲锋成功,打开一个突破口,他们就会冲过这一道的关卡,那也是他们失职,也可能跟张少华一样的下场。阻击犍为李聚他们是战死,让他们突破成功,我们还是死路一条,不如今天赌一把。上校想到这里,抱起一挺机关枪,率领十多名敢死队向李聚他们反冲锋。

上校他们先用手榴弹开路,炸得李聚他们是东倒西歪的,魂飞魄散,上校心头大喜,抱着机关枪就向当头的十多个敌人狂扫。打的敌人是血肉横飞,上校看到敌人的后继部队加强了攻势,马上又率领冲锋敢死队退回阵地防守。

“通讯兵,增援部队几时到。”上校充满血丝的眼睛,而又焦虑的神态问道。

“上校,冷副总指挥要您顶住犍为李聚他们的进功,增援部队已经在路上啦!”通讯兵回答道。

“通讯兵赶快和冷副总指挥报告,敌人加强了攻势,请他赶快向我们增兵,我们快顶不住了。”上校嘶哑的声音喊道。

“报告军座,我们在关卡处受到敌人的顽强阻击,弟兄们是死伤惨重,请军座定夺。”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站在另一个山头,手持望远镜在观测部队的进攻情况,前沿阵地的一名师级指挥官满身血迹地跑到李守维的跟前报告道。

“敌人的阻击越凶狠,越证明犍为李聚他们已经进入上饶军事飞机场。命令兄弟们加强进攻,一定要突破李聚他们的防守,我们才能歼灭犍为李聚。传我的命令下去,突破敌人阵地者,奖励一百个大洋,后退一步者,格杀勿论。”李守维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万上校,敌人的火力是越来越猛,兵力也是越来越多,我们是不是搞错了,犍为李聚的部队虽然凶狠顽强,但是他们的人数不多啊!你看对面的队伍是整连、整营的人马向我们进攻……。”冷欣派出的增援部队的一名上校团长向执勤关卡的万上校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杨团长,看来我们今天是搞错了,可能他们是我们的友军,只怪当时我们鸣枪后,他们没有停下来,我们只以为他们是犍为李聚的部队,才开枪阻击,现在我们双方都死伤惨重,你我今天都脱不了干系,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好。”

“顾祝同一向心狠手辣,加上我们这一次阻击友军,还自相残杀,看来我们今天是难逃一死。”杨团长痛苦的说道。

“早知道我就该冲在抗日的第一线,死在小日本鬼子的手上,还能成全一个中国军人的荣誉,现在死在自己人的手上,我的心不肝啊!”万团长也悲愤的说道。

“竟然我们都不想死在顾祝同的手上,我们赶紧带着部队撤离,我们也学共产党的部队上山打游击战,然后我们乘机找小日本鬼子决一死战,挽回我们一个军人的荣誉。”

“杨团长,看来我们只有这样啦……!”

“军座,敌人也放弃关卡,带领士兵四处逃窜。”

“很好,命令一个旅的兵力追击逃窜的敌人,大部队全部向上饶军事飞机场开进,一定要在飞机场击毙犍为李聚。”李守维看到部队占领关卡,并把阻击的敌人击得来是四处逃窜,于是眉开眼笑的命令部队快速向飞机场推进。

第二游击区的副总指挥冷欣坐在飞机场的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喝着茶,吸着香烟,翘起一个二郎腿,哼着一个小曲儿……!想到他今天派出两个团的兵力前去阻击犍为李聚,只要三战区司令部方向再派出一支部队来,我们对李聚他们就前后夹击,犍为李聚就成为瓮中之鳖,这一次李聚死定啦!想到这里,冷欣一个人都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突然军事飞机场上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是怎么回事,犍为李聚他们不是被我们阻击在一公里外的关卡吗!而且关卡上也传来密集的枪炮声,难道说犍为李聚果真了得,有分身之术不成。

“梅参谋你和年副官马上带人到机场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冷欣命令道。

“是副总指挥,我们马上去。一团跟我们去。”

原来我们正要突破机场的最后一关卡,冲进飞机场时。被关卡上的守军发现,于是我们只有先下手为强啦!我和周强首先开枪击毙塔架上的守军。然后我们把汽车开足马力向敌人的阻击沙包工事冲去。快到敌人的工事前时,我们弃车而跳,空车象箭一样的冲去敌人的工事。汽车靠近敌人的沙包工事时,我们挥枪击中汽车上的油箱,火焰也引爆了车厢内我们放置的炸弹,顿时几团熊熊的大火在敌人的工事阵地上炸开。敌人的守军陷入在火海之中。

我们看到飞机场上的两架飞机正要起飞,而身后一股敌人黑压压的向我们冲击而来。“周强你去夺敌人的飞机,我来阻击敌人的进攻。”

“是大哥,你们小心一点。”只见周强带领十名将士冲向快要起飞的飞机。

守军向飞机场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五分钟的时间不到,敌人如同流星潮水般的横冲直撞,很快就冲到我们的阵地前沿。“等敌人靠近才打,因为现在我们身上的弹药已经不多啦!是为了有效的打击敌人,我们才能突破敌人的包围圈。”

敌人也进入我们的手榴弹射程,我还没有下达命令。敌人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向我们快速推进,当离我们的阵地只有十米远时,我才发出“打”的命令。我们请敌人吃一顿手榴弹大餐,于是一颗颗的手榴弹飞向敌群,手榴弹是遍地开花,弹片劲飞,炸得敌人是屁股尿流,蛋打鸡飞。

敌人好象知道我们的战术,还知道我们的人很少一样,于是向我们展开了疯狂的进攻。敌人是不计死活,组建敢死队进攻,担任敌人突击敢死队的是一个高个子大汉,他带领一个排的敢死队,冒着我们的手榴弹和枪械火力,迫近我们。

“哒、哒、哒、”我们的无数条火舌射向敌人的敢死队,在我们的火力打击下,敌人还没有攻到我们的阵地前,就已经倒下一半。

高个子大汉看到他身边的成群士兵被我们消灭,眼睛急得冒出血来,抱起一挺机关枪就冲锋在前,我们的一名将士向高个子敌人飞去一颗手榴弹,不仅炸死了他身边的三个敢死队战士,还把他的一条胳膊削去。

此人也很凶悍,咬紧牙关,站起身来,拉开腰间的手榴弹就向我们的阵地冲来,我们的一名阻击手“叭”的一枪击中了他的眉心,一个血窟窿顿时出现在他的眉心处,并且是血流如柱,他的身体只摇晃几下,又向我们冲来。“卧倒”我赶紧抓起一支步枪向他的身体射去。幸好我们卧得快,加上我射出的步枪阻止了他的身体向前推进,高个子的身体在我们两米远的地方爆炸,但是我们的身上都溅满他的骨头肉渣渣。

“景宏伟、邱震海你们赶紧扶着受伤的将士们先走。”看到周强他们夺下敌人的飞机,我大声喊道。当新八军的将士全部撤上飞机时,我才看到我已经被敌人包围了。“你们快走。”我向周强他们喊道。

“军座”他们含着眼泪就要冲下飞机与我并肩作战。

“你们难道说让我死不瞑目吗!”现在的情况是走一人算一人啦!只要周强他们能安全离开,就是我们的胜利,因为只要有火种,就能星火燎原。

周强他们在我的骂声中,痛苦的含着眼泪,扭转机头,向蓝天飞去……!

“来吧!狗日的反动派,狗日的民族败类。”我抱着一挺机关枪,双眼喷着怒火,看着即将围攻上来的敌人。

“犍为李聚赶快弃枪投降吧,我们赏你一个全尸。”冷欣站在飞机场上的指挥塔上发出刺耳的尖笑。

看到敌人是越来越近,我带着蔑视敌人的目光,准备英勇就义。这时天际间又飞来两架军事战斗机,向敌人投下了一颗颗的炸弹,炸得敌人是血肉横飞,并开着机炮追逐敌人打。冷欣正要命令部队向战斗机还击,他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命令,一颗机炮向指挥塔射去。冷欣和他的部将比疯狗还跑的快,消失的无影又无踪。

一架战斗机夹着呼啸声向我们俯冲而来,吓的我身旁的敌人是四处躲藏、逃窜。我看到飞机下吊着一条长长的绳索,于是我脚下一点,身体腾空飞起,把绳子抓紧在手上,正当冷欣他们回过神来,纠集部队向我们发出攻击命令时,我们已经消失在天际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