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二百三十一章:偶遇(上)

mamimima 收藏 9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自从卫富贵参加了罗斯总统的就职答谢晚宴,第二天卫富贵就跟嘉丽丝打了个赌。这个赌来源与卫富贵胡思乱想到,当年那个反水的吴忠团长的团副,在街边偶遇卫富贵的那段历史。卫富贵忽然想到,这次在晚宴中,那个日本使馆里的小白脸这么主动找到自己,却什么要害的事情都没有提。 如今华夏和日本交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自从卫富贵参加了罗斯总统的就职答谢晚宴,第二天卫富贵就跟嘉丽丝打了个赌。这个赌来源与卫富贵胡思乱想到,当年那个反水的吴忠团长的团副,在街边偶遇卫富贵的那段历史。卫富贵忽然想到,这次在晚宴中,那个日本使馆里的小白脸这么主动找到自己,却什么要害的事情都没有提。

如今华夏和日本交恶,卫富贵才不信一个小小的日本使馆参事会无聊的跟敌国的外交武官闲扯蛋。卫富贵本能地判断,这小白脸不会就此了事,一定还会找机会跟自己联系。

心中无限好奇的卫富贵立即决定给这个小白脸制造偶遇自己的机会,于是卫富贵立即想到了让嘉丽丝陪自己来创造这个机会。在一定时间内形成一个固定的行动习惯以便让对手把握住利用。

而嘉丽丝对卫富贵的这个计划不仅觉得好笑,更恶毒地认为是这个花心男人,准备趁其他几女不在身边,想对自己心怀不轨。

但是看在这男人是自己的老板,而且虽然花心,还不算是个彻头彻尾的色狼加混蛋,又加上卫富贵居心叵测地下了这个赌约,诓骗了嘉丽丝同意了这个计划——卫富贵声称,只要嘉丽丝在一个月内,陪着卫富贵形成一个“固定的游玩线路”,那个日本小白脸参事,一定会偶遇他们。如果嘉丽丝赢,一个月内所有的花费,包括嘉丽丝的购物全部算卫富贵的,最后再送辆车。如果卫富贵赢,则这些花费全算嘉丽丝的,在日后的薪水里扣。


————于是在赌约的最后一天,当嘉丽丝认为自己实现大赢而肆无忌惮的大采购后,让嘉丽丝悲愤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个无比可恶的日本使馆的小混蛋,竟然就这样冒了出来,还真的一幅偶遇的模样。

我的薪水——嘉丽丝一脸沮丧地、象看个死人一样看着从街对面跑过来的江边参事,心里不断诅咒着这小子早不来,晚不来,非等自己买了几千大元的东西才出现。

‘你这个十八级的讨厌鬼!’——嘉丽丝几乎差点脱口而出,这时卫富贵哈哈笑着对那江边参事的问好声打断了嘉丽丝的无良心思,杜绝了她差点的暴走。


而差点心灰意冷的卫富贵,在最后时刻看到那个小白脸忽然出现,本应该对他感到讨厌的卫富贵,此时却感到这小子也挺可爱的,这也太有戏剧性了。不由开心的哈哈笑着跟那日本参事打着招呼“真巧真巧,江边先生今天有空?”


卫富贵出乎意料的热情的问候,以及那嘉丽丝小姐同样出乎意料的没有好脸,让这江边参事不由楞了一下。


这时这江边参事注意到卫富贵身边的叶紫仪,略有 疑惑地问卫富贵“这位美丽的女士是。。。。。。?”


卫富贵呵呵一笑,“本人的贱内”,随即对转头对叶紫仪说“这位是我上次在总统就职晚宴上遇见的江边先生”

叶紫仪客气地冲江边点了下头,就见卫富贵转过头来冲自己使了个眼色,多年的默契使叶紫仪顿有所悟,不由大方地冲卫富贵说,“这个时候,正好吃饭时间,既然偶遇,择日不如撞日,附近找个地方边吃边谈吧。富贵,这些东西拎着也不便,我先送回住处,你们先去,我一会就来。”

这时卫富贵的车子正好驶来,在卫富贵的示意下,两个侍卫扛着东西,陪着叶紫仪上车先行离开。卫富贵则隔着车窗告诉了叶紫仪一个地址。

看着车子转过街角,卫富贵转过头来,冲江边参事说道“附近有个西洋餐馆,里面还有包间,我去过两次,环境还是不错,要不咱们去那里坐坐?”


“我这里不熟,既然卫先生介绍,那就悉听尊便吧。不过嘉丽丝小姐似乎。。。。”江边参事客气的说道

卫富贵转头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嘉丽丝,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丫头眼神一下就亮了起来,立即恢复了乐观的斗志。兴高采烈地向餐厅奔去。这巨大的变化让江边参事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半个小时后,卫富贵、嘉丽丝和郑玉森陪着偶遇的江边参事在那个西洋餐厅的雅间里落了坐。


虽然卫富贵说好这顿自己来请,但是,头盘还没上来前,那江边就反客为主,端起面前的开胃酒,站起来冲卫富贵和嘉丽丝示意到,“今天咱们有缘,卫先生又这么客气,我就冒昧地借卫先生的酒,敬两位一杯”,卫富贵和嘉丽丝听了,端着酒站起身来,三人碰了下酒杯,各自饮了一口。


三人重新坐下,卫富贵不由感慨道“这洋人的酒风就是好,这小半杯酒,你喝一晚上也没人说你,要是在国内喝酒,没个几斤不算完呀。”


“呵呵!下次我拿些我们国内上好的清酒来,请卫先生喝。”江边客气地回应道


卫富贵听了不由笑了笑。没有接话。


随着汤啊、菜的不断上来,几人边吃边聊着家常琐事。江边参事几次问到是否要等叶紫仪来,被卫富贵推脱说女人磨蹭起来没有个准点来搪塞过去。


一个多小时后,大家基本吃完,盘碟都被撤了下去,刚才牛排卫富贵叫的有点生,血淋淋地让卫富贵吃完有些腻味,于是给每人叫了一杯咖啡漱漱口。


酒足饭饱的江边参事抿了口咖啡,不由感叹到“咱们过的这才叫生活呀,吃吃美食,喝喝咖啡,又有嘉丽丝小姐如此美人相陪,按你们华夏话说,人生得此,夫复何求啊!”


卫富贵听了笑着点头回应。


那江边撇了一眼卫富贵的神色,这才字斟句酌地说道“依我看,卫先生您才是人中龙凤。如果外人看咱们相聚甚欢,根本想不到咱们两人各自的祖国如今还在远东发生摩擦对立。随便换一个人来,都不可能有卫先生您这般的心胸,还能跟敌国的人把盏言欢。”


卫富贵摆了摆手,“江边先生,这肮脏的政治就不要再讲了。否则,咱们就没有可以谈话的基础了。我与你能坐在这里,是我这个人做事的原则——别人敬我一尺,我会回敬人一丈。虽然咱们两国如今彼此不和,但是毕竟江边先生您没有直接危害我们华夏国家利益,又对我客气礼貌,这才是我们能坐在一起吃饭喝酒的基础。否则咱们也不可能这样。”


江边听了不由略有尴尬地点了点头,“是呀,政治是过于肮脏了,可是大家还乐此不疲的沉入其中,自然是其有存在的必要性。如果咱们两国交好,个人的交情和国家的共同利益自然有交集,如果彼此有了矛盾,却是把个人喜好和国家利益分开为好。想贵国之前的孙先生、如今的蒋先生、汪先生,以及军商、文艺等各界不少社会名流当年都东渡我们日本,或留学,或参观。彼此也有不少日本友人及知己。如今咱们两国交恶,我想这些私人关系并不受到影响。”


卫富贵听罢,略微点了点头。


江边仔细盯了卫富贵一眼,这才继续“日本军队那帮莽夫,都是没有脑子的。似乎不动用刺刀和枪弹,他们就觉得拿不到自己的利益。根本就是一群政治白痴和经济白痴。可惜呀,如今我们日本国竟然让他们得了势。去年我们首相被刺杀,如今我们内阁被军部及其拥趸们把持。哎,我这种不入主流的家伙,只能自我放逐万里,来享享清福了。不过幸好来到这里,这美里哥的姑娘,可真不是盖的,那身材,那火辣辣地热情,真是。。。。。。啧啧啧。。。。。”


“哼!”有点想到歪处的江边,猛地听到嘉丽丝的冷哼,这才发现原来还有美人同席,自己不小心露出色狼嘴脸,还真有点唐突佳人。不由忙收起淫荡的表情,擦了擦快流出口水的嘴角,连忙向嘉丽丝表示歉意。


卫富贵看江边一幅猪哥象,在嘉丽丝面前暴露了本性,没来由的开心了起来。


江边跟嘉丽丝道歉了半天,使出甜言蜜语神功,总算让嘉丽丝恢复了不少心情,这才转过头来,对卫富贵突然说了一句话。


“卫先生,上次我不是跟你提过,如今这世道甚为无趣,我手里倒是有些闲钱,想和卫先生您这生意场上的老手合着做点生意,赚点零花钱。前两天我听人说,卫先生您对白银的生意最近很是看好,不知咱俩有无可能合伙,联手从中捞上一笔呀?”


江边这话音一落,卫富贵和嘉丽丝两人心中就咯噔一震。卫富贵投资美里哥白银矿山,以及在国内通过老田秘密囤积白银,这事做的极其隐蔽,几乎除了极少的十数心腹人员,大都不知道卫富贵如此动向。而今天一个仅见两面的外人,而且还是个敌国日本使馆的一个无足太大轻重的外事人员,当面就指出这事。顿时让卫富贵两人心中大震。

难道这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就暴露了?——心中虽然有无数的疑问和担忧,但是经验老辣的卫富贵面色丝毫未变,但是卫富贵余光一瞟身边坐着的嘉丽丝,心底大叫起来“坏了!”

而坐在卫富贵斜对面的江边参事一瞅嘉丽丝的脸色,心头一乐“果然让我猜中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