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 第三章 龙魂战队 三十六 逃离庆功宴

chujian1982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4.html[/size][/URL] 遵照政委的指示,四天时间,刘影枫已经被我们完整地送进了监狱。 T县,由县委书记牵头市委做客主办了一场庆功宴。参加这次行动的干部和有功人员在这个小县城唯一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坐了满满的六桌。当然,我和曹SIR也在他们邀请之列。其实我并不想去这样的场合,我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庆祝的,相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4.html


遵照政委的指示,四天时间,刘影枫已经被我们完整地送进了监狱。

T县,由县委书记牵头市委做客主办了一场庆功宴。参加这次行动的干部和有功人员在这个小县城唯一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坐了满满的六桌。当然,我和曹SIR也在他们邀请之列。其实我并不想去这样的场合,我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庆祝的,相反,我有一种很悲哀的感觉。再一个我们的身份也不适合于在公共场合暴光。但经不住杨队的盛情邀请,我和曹SIR还是决定喝一杯酒再走。

酒楼很气派,位于T县的黄金路段,离我们先前去过的愉园茶楼只有几百米的距离。

等到我们进入的时候,六张桌子大都已经坐满。在靠近主席台的地方李局和杨志朝我们招手:“楚连长、沅连长,你们的位置在这里!”

等我们落座李局又忙着一一介绍道:“这位是黄副市长,这位是刘书记……。”

其实我对这些当官的没什么好感,所以李局的介绍我和曹SIR也只是礼貌性的点头表示一下。

“这位是参与人质解救时的谈判专家李海平李老!”

李局的这一句介绍把我从漫不经心的附和中拉了出来,我看过人质事件的处理记录和录音,当时就对这位李老印象深刻。仔细看着眼前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我的敬仰由然而生:“李老,久仰,您辛苦了!”

“两位就是刘影枫以前在15军的连长?”李海平握着我的手问道。

“我是他的第二任连长,这位是副连长,我们是军校直接下连队的。”这都是战队给我们编好的,我们只要照背就可以了。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李老向我们微笑地点点头然后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两位连长可是我们这次行动的大功臣,正是他们的机智勇敢才得以让犯罪份子这么快的绳之以法,”说话的是李局介绍过的那位黄副市长,黄副市长端起满满一杯白酒继续说道,“我提议,我们一起为两位英雄干杯!”

“干杯!”所有的人都端起了酒杯。

“那么第二杯呢!为参加此次行动的指战员和官兵,是大家不怕疲劳不惧牺牲,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保证了这次行动的成功并且直接促进了社会的安定保障了经济的持续繁荣。”黄副市长又一次端起了酒杯,“来我们干了!”

“第三杯,为了我们市的和谐发展,我们要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伟大旗帜,坚持科学发展观,牢固树立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坚定不移地走和谐发展的道路!”

黄副市长的话刚说完,就引起了热烈的掌声。

“斌哥!这些词我都听得起茧了他们怎么还听得这么起劲呢?”曹SIR在我耳边小声嘀咕道。

“你以为真有人听啊,他一开口别人都知道他下面说的是什么了,鬼才对他说的话感兴趣呢?”我也小声回道。

“不过你别说,这样还真有点意思,我敢打赌他们没几个能真正深刻理解这些话的意思,都是些浮于表面的复读机而已,”曹SIR用眼睛瞄了瞄发言的黄副市长,“就连他也是复读机!”

“恩!同感!”我回道。

“好!下面有请我们的刘书记发言!”黄副市长放下酒杯让出身子对刘书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饭桌对面的主席台是酒店用来办婚礼的台子,背景上的大红喜子还没有撤去,服务生正在调整麦克风的高度。

“我敢和你赌一顿饭,等下那个刘书记上台第一件事就是从右下边的口袋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稿子,然后第一句肯定是‘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嘿嘿!”曹SIR又在耳边嘀咕道。

“别搞小动作,别人可看得到!”我不耐烦地桶了下这个多嘴的家伙。其实我的不耐烦全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别的什么,是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一到这样的场合我就不耐烦。也许是对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却是由这么一群可笑的人来领导着感到悲哀。其实中央的意愿总是好的,我个人就比较喜欢胡主席和温总理。但真正到了地方,到了基层又有几个所谓的领导能够真正深刻领会并贯彻中央的意图?不过是一群走过场讲排场的复读机而已。开个会就是贯彻了,拉几个横幅就是落实了,枕着中央下放的权利花着老百姓辛辛苦苦纳的税做着自己不可告人的春秋大梦,醉生梦死!

“喂!喂!”刘书记抓着麦克风试了一下声音后从右边的口袋拿出手稿开始念了,“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为了争取G市工作的全面胜利而努--力!”

台下又是雷鸣般的掌声。

发言完了后服务员开始上菜。我数了下,大盘小盘、荤的素的一共加起来有18个菜,档次都还蛮高。

“乖乖!没个三千怕是拿不下来!”我心道。

“各位!李某有事需要先离开,失陪!”忽然李海平放下筷子打了个拱手向门外走去。

“李老!李老!”在座的领导们都站起来挽留,但李海平年龄是大了走路可一点不慢,大家才动了追一下的念头就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

“这个李老就是一个怪人,有什么事非得这时候离开的啊?还是以前在部队的那个脾气!”说话的是黄副市长。

“老黄,他可是你以前的老军长,你还是去追一下吧!”刘书记说道。

“他的脾气我最清楚,追不回来的。”黄副市长又端起了酒杯子,“来!来!来!大家今天尽兴!”

周围又是一片附和。

“刘书记,今天下午我们还要赶回部队,这样吧,我们就先回去,顺便送送李老!”我忙站起来对刘书记说道。

“今天这场合怎么能少了你们两位呢?不行,不行,得喝完了走!”黄副市长接道。

“您知道,其实部队是不允许我们喝酒的,我们想先回去收拾准备一下,下午三点直升机会来接我们!”曹SIR忙端起一杯酒说道,“来!楚连长我们俩一起敬大家一杯。”

这杯酒干得比较痛快。

“那好!那个,李,李局,杨队,你们送送两位连长!”刘书记指着李局长说道。


和曹SIR飞快的跨出大厅,我有一种逃亡的感觉。

“李局,杨队,止步吧,我们俩可是独来独往惯了的,你们可别错过了宴席!”酒楼门口我拦住他俩说道。

“哪里的话,这次我们可是合作愉快,我们还没好好感谢你们们呢?”李局长拍拍我们的肩说道。

“以后有机会!”曹SIR回道。

“好了!我知道你们是不适应这样的场合,其实我们何其不是,我们会赶在下午三点前送你们上直升机的!”李局长又重重地拍了拍肩说道。

“三点见!”

“三点见!”


“请问刚才五分钟前出去的一位白头发穿灰中山装的老人往哪个方向去了?”等李局和杨队进去后我急忙抓住一位门童问道。

“白头发,中山装,”门童抓着头想了下,“往对面那条街走了,步行!”

“谢谢!”

“李老的住处干休所就是那方向,五分钟大约也就能走400米!”我拍了拍曹SIR,“打个的吧!”

的士只开出不到1分钟我和曹SIR就发现背着手在路边赶路的李海平。

“李老!你走得可真够快的!”我们追上去打着招呼。

“哦!是两位连长啊!”李老停下来客气的回道。

“那地方的饭我们两兄弟跟您老一样吃不惯,所以溜出来了!”曹SIR笑笑说道。

“哈哈!这算不算共同语言?”李老曲着腰伸长脖子两个眼珠调皮的在我们两个之间转来转去。

“说实话吧,我们俩个想和您聊聊!”我故意装着很正经的回道。

“有得聊!我也想了解了解刘影枫的两位连长!”

“就愉园吧,我们往前走百来米就到了,那里依山傍水的比较清凉!”曹SIR提议道。

“好!就那了!”

又一次光临愉园茶楼。虽然是上午,但人却丝毫不比傍晚的时候少,只不过此时游客的比例占得大些!

“三位,来点啥?”服务员的眼睛总是那么尖的。

“等下,我们商量下!”我拿着菜单放到李老面前,“李老,今天沅副请客,您尽管点!”说完,我得意地看了看曹SIR。

“咦!楚连长,不厚道哦,请客的是你吧?”曹SIR后背夸张地后仰紧紧靠着椅背瞪着眼睛问道。

“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我一字一句地背着。

“是啊!没错啊,所以我赢了啊,应该你请客啊?”曹SIR还保持着先前的动作。

“不过,我记得他前面好像多了两个‘喂喂’吧?”我又一次得意地回道。

“你有‘柴’,这顿饭我请。”曹SIR坐回原来的姿势,“靠!这都行!”

“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我们就来点茉莉花茶,来盘水晶肘子,红油猪肚,家常小炒牛肉吧!”李老放下菜单接道,“我年轻的时候就跟你俩现在一样,跟你们在一起还真让我勾起那个年代的回忆啊!”

“李老,让您见笑了,我们俩是搞笑惯了,不喜欢沉闷的生活所以喜欢不时的给自己找些乐子。”我接道。

“生活总是难事串着难事,但给自己一副好心态什么都不是难事。”曹SIR是大学生,说出的话就是比我有水平。

“三位,先给你们上茶,菜一会就到!”服务员端着茶壶插了进来。

“现在说八股文打官腔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多的招人嫌,干实事倒没几个。”李老端起一杯茶闻了下接着说道,“一桌饭吃他个上千,到最后还不知道庆祝的是啥!有什么值得庆祝的?这次的事件,透过现象看本质就是政府监督不力,权利失去约束,政府官员普遍不作为,个人私欲极度膨胀后引起民怨后而导致的悲剧。”

“您好!这是你们的菜,给上齐了请慢用,有什么需要请吩咐!”服务员端上所有的菜后退了出去。

“一个国家的功臣,他为什么走到社会的反面?一个没权没势没背景靠自己辛苦劳动自食其力的老百姓为什么要故意和政府过不去,他吃多了吗?很多人想做刘影枫,只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他那个本事而已!”李海平开始激动起来。

“是啊,刚我一进那个场合就很不爽,一种变相的和谐!”我接道,“我俩来T县有四天了吧,大街小巷的也转了不少地方,地下赌场、发廊卖淫、酒店和休闲会所的小姐……太多了,难道这些T县的父母官就看不到,普通人都看得到,他们怎么就眼睁睁地看不到呢?如果没后台,这些服务一间都开不下去。那么后台是谁?官员的集体失明代表什么?代表他们也是这些肮脏交易的利益拥有者。”我也一口气说出了憋在心中的想法。

“这些场所和交易的存在本身就代表了有问题,网上有句话说得好‘把他们排成一排,全杀了有冤枉的,隔一个杀一个有漏网的’!”曹SIR也加入了我们的“战团”。

“老一辈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就被这些人糟蹋了!没一个真正干实事的。”李海平的语气很无奈,“党员有九千万,我不奢求他们个个优秀,我只要他们合格那么也不会是这样的状况,一群看不到事实本质的酒鬼花着纳税人的钱庆祝,庆祝什么?庆祝又少了一个殉道者吗?”

“是监督机制的问题,没有一个有效的机制来监督约束不管是什么党什么人都会变质。”曹SIR接道。

“民怨很大,T县其实就是整个社会的缩影,希望中央能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法大刀阔斧地改革,真正做到政通人和,不要令我们这些深爱她的人失望!”端着茶杯的手有些颤抖,是为国家的命运,也是我的命运。

“小刘的状态怎么样?”立老岔开了话题。

“他很好,他很清楚自己的命运,其实我发现他现在活得很坦然,是个爷们儿!”我回答道。

“最爱的人、平静的生活都已经失去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只有死路一条,他是个汉子,他会坦然面对。”李海平接道。

“唉,来来来,我们多吃点菜,尽发牢骚了,菜都凉了,”曹SIR拉起筷子招呼道。

“其实,现在中央也加大了反腐力度,对官员的人格修养问题也很重视了,事情不能尽往坏的方面去想,我相信中央的决心和能力。”李海平夹了口菜狠嚼了几口接着说道,“其实我才是最最领会刚才中央那些什么核心、主义、科学发展观、和谐世界理念的,刚在台上照着纸念的那个纯粹是在放屁。”

“哈哈哈哈!”我和曹SIR幸好刚刚把一口菜嚼完,不然准喷一桌。

“我就是着急这中央改革的力度和速度,看着这些个执政不为民的地方官员我就来气。”李老又接着说道。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所有的人都集体失明了,邪终不会压正嘛!”我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张献民的事纪委已经开始调查了,我给刘影枫说了‘T县将有一场反腐的猪流感’!”

“是啊!趁着猪流感来之前,我们还是先把这个水晶肘子给干掉吧!”曹SIR给李海平碗里夹了好大一块肘子。

“事情并不是只有坏的结局,一切终将有好的发展,李老,我知道你很关心刘影枫,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他会有一个好的结果,一个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好结果!”

“你是说……?”李海平放下手中的筷子。

“保密!我只能说这么多!”我没有看他,抓着一根肘子野蛮地啃着。

“服务员,老头子要喝酒,小糊涂仙,温的!”李海平大声地喊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