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59

翰峰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第二十章 初露锋芒 关宠神箭


娄渠堂终于为自己的轻率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前面是潮水般涌上的鲜卑人,头上是密不透风的箭矢,眼看着匈奴人纷纷倒下,娄渠堂右翼的牙比意志先动摇了,趁现在逃跑还来得及。

勇敢的娄渠堂仍在奋力拼杀,可是当他发现自己的抵抗只是为了更好的掩护牙比的撤退时,娄渠堂简直要气疯了。他终于停止了无济于事的抵抗,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娄渠堂也算身经百战,并不跟随着牙比往单于本部逃跑,他料想鲜卑人一定会在那里设有伏兵。他选择的是合围中最弱的丁零人部突围,只要攻破丁零人,进入北海一带茂密的森林中,骑兵的速度就会被大大限制,无法穷追不舍,也许自己还有机会逃得性命。

丁零人知道自己在包围中是最弱的一环,在大战甘当配角,立志重在防守。娄渠堂在顺利突破重重堵截后,开始攻击最后一重的丁零人防线时,才发现也许永远无法突破了。丁零人之所以又被称为高车部,是因为他们普遍使用高车,丁零人驻牧的北海一带草茂而高,积雪深厚,且多沼泽。在这种地区使用高轮大车,可以减少阻力,顺利通行。多用桦、柞木烘烤弯曲,几段弯曲的树干连接成为车轮。所造的车轮与马的身高相差无几。现在就是这些车轮不够圆,车辕也不求直的高车成了娄渠堂无法跨越的障碍。丁零人把所有的高车首尾相连,排成几层,就像光秃秃的树干密密插在地上。而这些狡猾的丁零人就躲在高车后面不停射出致命的箭矢,匈奴人纷纷倒下。

耿恭和范琥跟随檀石的中军主力对娄渠堂发动了数次攻击后,牙比首先逃离战场,接着娄渠堂也突围而去。檀石率着大队人马穷追不舍,耿恭和范琥初逢大战厮杀,眼前的一片血腥激起了男儿本性。范琥马术不精,无法安坐马上射箭拼杀,干脆跳下马来徒步战斗,专与掉落马下的匈奴人厮杀。耿恭已随檀石追击娄渠堂远远驰去的时候,范琥已经格杀数人,血染衣甲。

娄渠堂发现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一看左右已不足千人,大喝一声:“是匈奴男儿的,今天就死在战场上,昆仑神会让他的魂灵升天的!杀啊!”。不再攻击面前的丁零人,反而带着残余的人马回身向追来的檀石奋力杀来。

满尔怯所剩人马已无法单独成军,和儿子满勒也跟随檀石的中军一起攻击。满尔怯对娄渠堂恨之入骨,眼看仇敌已是困兽犹斗,报仇就在眼前,如何按捺得住。快马加鞭,当先冲出。满勒怕父亲有失,紧紧跟随在后。

娄渠堂和满尔怯各自射出一箭,双双向后便倒。只是娄渠堂向后一倒躲过了满尔怯射来的箭,满尔怯却是被娄渠堂一箭正中左脸,射落马下。落马的满尔怯并未死去,立刻站起身来,娄渠堂快马赶到,手中的刀大力挥动,一颗人头划出一道弧线飞出,满尔怯的头颅尚未落下地,紧跟其后的满勒已是一声惨呼:“父亲!”,挥刀砍向娄渠堂。娄渠堂不闪不避,仗着人高马大,凌空一刀劈头砍向满勒,突然间马失前蹄,把满勒的马也撞翻在地。

原来是檀石见势紧急,一箭射出,由于担心伤及满勒,这一箭瞄准的是娄渠堂坐骑的前胸。娄渠堂飞快从地上弹起,一看满勒右腿被压在马身下动弹不得,提刀上前就砍。檀石马快,不等此刀砍下,已经冲到娄渠堂身前。娄渠堂听得马响,顾不上再砍满勒,直起身来,一声暴雷般的怒喝,震得人人耳聋。只见娄渠堂侧过右肩,前冲数步,竟然把檀石飞奔而来的坐骑撞翻倒地。

这一股大力撞得娄渠堂也是七荤八素,站立不稳,随后赶到的耿恭身子平平从马上飞出,一刀直插进娄渠堂的心窝。娄渠堂一声未哼,向后便倒。

满勒已站起身来,一刀砍下娄渠堂的头颅,放在父亲无头的身躯前放声大哭。耿恭捧起远处满尔怯的头颅放回在尸身上,满勒转身给耿恭跪下哭叫道:“多谢耿兄弟替我报此大仇,满勒此生任凭驱使,绝不敢违。”,耿恭连忙将他扶起。

此战鲜卑人大获全胜。杀匈奴优留单于娄渠堂,俘匈奴人数万。夺回牛马二十万余。


令娄渠堂死不瞑目的是牙比竟然成功逃走,而且损失人马只有半数。而这一切全是得力于小王子於除鞬的救援。

对娄渠堂自立单于之事暴跳如雷的蒲奴单于拒绝了於除鞬救援娄渠堂的建议,和其余的大人一样,单于也担心娄渠堂点起的鲜卑人这把愤怒野火烧到自身。命於除鞬和须卜居留率所部三万精骑驻扎在与牙比的边界处严阵以待,既防牙比,也防鲜卑人。为防汉军一起进击,於除鞬一面派人联络龟兹对疏勒用兵,分扰汉军。一面领命率军出发。

鲜卑人全力攻击娄渠堂和牙比时,於除鞬得到探马来报,有万数的鲜卑人正在东面扎营。於除鞬断定这是鲜卑人堵截娄渠堂的伏兵,当即下令正面以三千兵马攻击,遇敌即撤。再以南北两路各万骑包抄敌后。鲜卑人不知是计,待追击那三千人到二日后已经队形零乱,被匈奴人大范围分进合击,全军覆没,被俘者约有半数。

当牙比失魂落魄带着残兵败将落荒逃到这里时,见到的已是鲜卑人大片大片倒下的尸体。牙比惊魂未定,见到於除鞬时终于知道自己已逃出生天,心情激荡之下,竟然跪倒在於除鞬面前痛哭流涕。於除鞬扶起叔叔,好言抚慰,又叫牙比收拾残兵,扎营休整。

大胜之后已修整了大半月的偏何正在等待着堵截匈奴人败兵的好消息,不料得到的报告却是派去堵截牙比的万人已被匈奴单于部全歼,不由大惊失色。但南匈奴部已拔营而去,丁零人少兵弱,指望不上。不过想到自己手下还有数万得胜之师,损失万人并未伤筋动骨,心中稍安。偏何用兵老成,下令各部就地休整,以防匈奴人来袭。同时不断派出探马打探匈奴人消息。

羁縻月余,探马来报,匈奴人正在拔营离去,偏何终于放下心来。心知击灭匈奴远非一日之功,此次天作之合,得以重创匈奴左伊秩訾王所部,杀优留单于,已是莫大成功。既然蒲奴单于只是意在防御,己方也可收手,再寻机进击便是。

偏何招来满勒和乞伏部、仇部首领,安排他们各自收拾本部人马进驻匈奴左伊秩訾王之地,防备匈奴人。乞伏部和仇部此次掳掠甚多,力量反而壮大不少,领命而去。只有满勒见父亲已死,所部人马已经不足三千,不禁心灰意冷,再无争雄草原之心。向偏何恳求收容本部人马,自己了无牵挂,决心随耿恭前往汉地,偏何好言劝慰不了,只得答应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