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七 问君能有几多愁 第186章、孔门衍圣(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孔子的儿子有二分之一血统,孙子有四分之一血统,重孙有八分之一血统……”文武百官在心中默默的算着,有的还掰起了手指头,但是良久也没人算得出来。

“国丈,你算术是大臣中最厉害的,算出来了吗?”刘华问算术水平不错的耶律铸。

“微臣只知道是2的52次方分之一,但具体是多少微臣还不知道。”耶律铸红着脸回答。

“没错,就是2的52次方分之一,大概几万万分之一吧,朕也不知道具体数字!”刘华笑道,2的52次方一般人不借助计算器和纸张,是心算不出来的。

“几万万分之一的血统!”文武百官大吃一惊。

“没错,也就是说孔子的血统,就像把一块大饼不断切分,到第53代人手里可能连大饼渣都没剩下!”刘华严肃地说道,“你们说,孔治就是和孔子沾了这么点血缘,是不是太微不足道呢?孔子再伟大,和这个后人又有什么关系?而且,历史上孔子的后人,就没有很多出名的,不信你们回忆一下看过的历史书,看数得出几个来!”

“是呀,好像就三国时期[七岁让梨]的孔融出名点,其他的都想不起来……”史天泽脱口而出,群臣也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刘华微微一笑,他还知道几个没出生的,如64代孔尚任、73代孔庆东、74代孔繁森、75代孔祥熙、76代孔令辉,不过这些人所作所为,也是平常人都能做得出的业绩呀。

以遗传学理论计算,随传代次数增加,遗传物质会按几何级数递减。人们夸耀祖先往往是基于与之有相同基因的假设,然而人类遗传物质在后代个体中稀释的速度非常快,以至先辈的基因在第6代以后的某些个体中就很可能不存在了。

“诸位臣工,你们熟读历史,可知道孔子后裔大都是趋炎附势之人,据《史记·儒林列传》记载,秦朝最早加封孔子后裔,孔子9代孙孔鲋精通六艺,被秦始皇召封为[文通君]。后因陈涉起事,[鲁诸儒持孔氏之礼器往归陈王],于是孔鲋为陈王博士,最后死在了陈胜、吴广领导的秦末农民起义军中。”刘华点燃一根烟,吐了一个烟圈,继续说道:

“从此之后,孔子的后裔基本上都是见风使舵,不管是汉人政权,还是外族政权,谁强就依附谁。丝毫不怀念前朝给他们的恩惠,这种没有气节的后代,根本不配继承孔子的衣钵!也不配担当儒家的主心骨!”

刘华说的确实是事实,勤政殿内有文化的官员都能从史册上找到验证,所以大家都默默点头,无法反驳。

“那陛下准备如何册封新的衍圣公呢?”刘秉忠面色凝重地问道。

“嘿嘿,朕不但要让儒家子弟选举新的衍圣公,而且法家、墨家、道家、佛家、医家、杂家等等诸子百家,朕也会让他们自己推选学派领袖!”刘华神采飞扬地说道:

“等过几天,在重庆修建[百圣堂],除了供奉孔子、墨子、老子、鲁班、张仲景等历代学术先贤雕像外,诸子百家自己选举出来的领袖,分别叫[儒衍圣]、[法衍圣]、[墨衍圣]等等,都将进入[百圣堂]受天下人参拜,每年国家还会发给他们政府津贴1000两,供他们著书立说,光耀门楣!”

“哇……”勤政殿内又开了锅。

“陛下,儒家千百年来都是为我独尊,现在孔圣人居然和鲁班、张仲景平起平坐,可能太不合理了吧!”刘秉忠听到自己偶像被拉下神坛,心中不服。

“嘿嘿,朕就知道刘爱卿肯定要跳出来!”刘华笑道,“那你们儒家官员说说,儒家为什么就不能和别的学派平起平坐?”

“陛下,从春秋时期孔丘创立儒学,后经孟轲、荀况、董仲舒、程颢、朱熹等人的发展,1千多年来,儒家思想在历史上长期都处于独尊地位,现在仍影响到每一个国人的人生。”曾经的南宋状元郎文天祥憋不住了,抢先“开炮”。

随后刘秉忠、姚枢、许衡纷纷站出来发表自己的意见,不外乎阐述了儒家思想的精髓,有以下几点:

一、儒文化的一个基本概念是“仁”。“仁者,人也”,就是说“仁”是人的本性。对人的本性的探讨既是儒文化的独特起点,又是儒文化的主要内容。儒主要探讨的是人的本性中的“人情”,即“仁者爱人”。人情中,儒是从亲情入手进行探讨的,仁以爱父母亲为大,这就是“孝”。亲情是情的起点,这是人的本性,这是仁;父子之情母子之情是亲情的起点,这也是人的本性,这也是仁。一个人不爱父母怎么会爱其他人呢?“孝”作为人的本性是儒文化中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亲情从爱父母延伸到爱兄弟就是“悌”。由爱父母爱兄弟延伸到爱夫妻、爱亲情中的所有成员,延伸到家中的每一个成员。“家”在儒文化中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齐家”是儒生的必修课。中国人的家观念更是根深蒂固。儒文化对人性人情的探讨在亲情和家这个点上告一段落——这就是“仁爱”。儒文化对人性人情的探讨是为了研究人类共生共存的问题,是为了研究人与人的关系问题。因此,亲情中的爱,亲情中的人情还需向家之外延伸扩展。“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将仁爱和人情延及到家之外,延及到朋友,延及到社会,延及到国家,延及到天下,这就是“仁义”。

二、德与礼是儒文化的重要内容。“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德与礼都是一种规范一种规矩。德注重的是个人性、自觉性、和民间契约性的规范;礼注重的是公共性、强制性、和政权制度性的规范。德注重个人的修身养性。礼的基本要求是“遵秩安位”,或者说是“秩序”和“定位”,也就是时间性和空间性的约束。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先后秩序不能乱,上下位置不能错。

三、中与和是儒文化的归宿。儒文化中的规律或以“道”称,或以“诚”称,或道诚并称。《论语》的“十五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在总结寻求人生成长的规律;《大学》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探讨人生事业发展的规律;而“格物、致知、诚意、正心”则是在摸索人生个人修养的规律。儒文化在探讨宇宙人生规律的方方面面中,最精彩、最具智慧的是对人的本性和人情规律的探讨。天生具有的趋势是人的本性,自然状态下的人的本性就是规律。喜怒哀乐等人的感情没有发出来,处在静态平衡就是“中”,发出来刚刚好,处在动态平衡就是“和”。因此“和”在中国人人生中是一个矢志追求的目标:和气生财,家和万事兴,和和气气,和为贵,和平共处,政通人和,和谐社会等。儒文化不走极端,不搞唯一和绝对化,而是在宇宙人生的动态中把握和寻求平衡点,把握和寻求“度”,以保证人类共生共存的自然通达和畅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