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16 我就是想上了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转眼就到了五一,酒店正式全员进入旺季阶段,销售部在张帅的带领下早早就做足了宣传工作,他在办公室里自豪地宣布:“今年肯定比往年的平均水平多百分之百的营业额,一定要做好准备工作!”可是高层似乎对他的过于乐观不抱什么希望,依然按往年的黄金周的情况来准备。

五月一号前一天晚上,就开始有大批的自驾游者和旅行团到达,到了五月一号上午,酒点周围的马路上都停慢了车,更多的人是坐出租车、公车来的。海上用防鲨网圈起来的游泳场里的人象煮饺子一样浮着,整个酒店范围内到处都是人。

康饶生和张思从四月三十号晚上,就带领全体收银进入了状态,除财务总监外财务部全体人员听从餐饮娱乐部的安排,而姑丈这个财务总监却悠闲地回家探亲去了。

三十号晚上一直忙到两点,康饶生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办公室检查了数据,因为单实在太多了,明天会更忙,所以只好加班,一直到快四点了,康饶生才搞完所有的工作,回到宿舍胡乱洗了个澡,不管头发干不干,躺下就睡。

一号早上六点,康饶生就被闹钟叫了起来,赶紧洗漱完毕,到中餐的时候,已经人满为患,真搞不懂这些人是不是活受罪,好不容易有个长假不好好在家呆着睡懒觉,跑来这里折腾什么?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不来折腾,酒店就不能赚钱。晚上忙得更晚,一点多还有客人来点单吃饭,厨房和仓库的存货已经供不上,供应商乐呵呵地连夜送来一大卡车的原材料,康饶生又不得不顶替姑丈的职责,跑到仓库去监督入库。忙完,躺到床上的时候已经五点了。

雨姐看康饶生辛苦,安排他二号八点才上班。即便是如此也睡眠不足,康饶生只好随身带着万金油,累了就抠一大块往太阳穴上使劲搓几下。二号的人更加恐怖,来的大多是关内和附近地区的人,很多游客估计是一号睡足了觉,二号就蜂拥而至尽情玩耍。夏日浴场已经开始要限制入场时间,每两个小时清场一次,放下一批游客进去游泳。到了晚上,康饶生相继接到各部门收银单据告急的电话,高层立刻慌了神,所有的司机都派出去接送客人了,于是康饶生只好一个人开着皮卡车到文具供应商处拉回来满满一货箱的单据。又是四点多,康饶生忙碌的身躯才能暂时得到舒缓。

三号的情况好不到哪里去,这会忙的是前厅,很多的公司只放三天假,所以三号中午的时候,客房部就排起了队等待退房。康饶生只好留下阿思一个人在中餐帮忙,跑到前厅把前厅主管的电脑抢了过来,三个人一起连续忙碌了两个小时,总算把退房高峰期给熬过去了。不过五点多的时候,各种团体客人又开始进住,但是团体客人显然比散客好应付。

魔鬼三天已经过去,生意虽然还是很好,但是总算是可以在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回到宿舍休息一下了。

“叮……”家里的号码。

“喂,你说你还有什么用,啊,告诉年奶奶五一就要回来老家养病,让你打电话回来问候问候,啊,你叔他们也回来了,就不知道打电话来报下平安吗?成天都想什么了,啊,养你这么大,一点孝敬心都没有!”老康儿电话打过来,劈头盖脸就骂了起来。

“我……”康饶生正准备躺在沙发上休息会,极度疲惫的他实在是受不了老康儿不问青红皂白就开骂,一股想哭的冲动蛹了上来,眼圈似乎有热流在打转,声音梗咽地说不出话来。

“你干嘛呢?”康妈在旁边埋怨了下老康儿,那声音显然是免提,让大家可以一起说话,“康饶生,很忙吗?”

“恩,是的,刚下班!”康饶生梗咽着把这几天的情况解释了一下,康妈就开始在电话那头对老康儿一顿数落,“咱弟都说了肯定会很忙,叫你不要急,儿子有空就会打回来的,这么大年纪了脾气还这么不好,不会先问清楚吗?”

“妹儿,那个,爸爸不是有心的,呵呵,那你也该发个信息说下情况,是吧,大人都会担心的!你不怪爸爸吧?”老康儿把声音软了下来。

“不会,是我不对,以后我会注意的,不会再让你和妈妈担心,再忙都会发个信息的!”康饶生开始想当然的认为忙死了,连上洗手间都是百米冲刺的速度,怎么会有时间打电话,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明白爸爸的用心,是啊,再忙也有给家里发个信息的时间吧?

“生古,酒店生意好吗?忙吧?呵呵,注意休息!”叔叔的声音,乐呵呵的。

“还好!”康饶生又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这个时候他的眼皮已经直打架了。

“好,赶紧休息,先不要讲了,忙过五一再说!”叔叔不由分说按掉了电话。

康饶生放下电话,调了闹钟,立刻就沉入了梦乡。

挺过了魔鬼三天,后面的四天就不算什么了,康饶生突然想起阿思在自己洋洋自得第三天就自己上班时说过的话:“没有经历过五一十一两个黄金周,元旦,春节和元宵的收银,不算是合格的收银,只要熬过这几个节日而错误率控制在0.1%以内甚至没有的收银,才是真正业务过硬的收银!”那个时候是用旧软件啊,要靠收银手工录所有的单,特别是早餐,客人吃饭的速度快,而且经常是一张桌子有三四拨客人搭台,经常性的在来不及的时候直接就用计算器算帐埋单,那是什么概念,就要把所有的菜、酒水的价格都印在心里。

“五一”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酒店安排各个岗位的人轮流补觉,康饶生因为前一天睡得比较足,所以独自一人在中餐顶了一个白天的班,到晚班的时候才交接回给黄家姐妹,看得出来睡了一天的姐妹两人精神好多了。

“哈哈哈!犒劳一下自己吧!”康饶生走出员工通道,呼吸了一了一口夏夜里清凉的海风,拿出手机给阿杰打了个电话,让他帮自己准备好虾粥。

回到宿舍,康饶生狠恨地洗了半小时舒服的热水澡,虽然是夏天,但是疲惫的身躯就是要热水才能舒缓,然后穿戴好,晃悠着吸着烟,到阿杰的店里喝粥去了。

酒足饭饱后,康饶生又晃悠着咬着牙签,沿着旧村的沿海小路,哼着小曲儿往酒店走。

突然,他看到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依偎在另一个没那么熟悉的身影旁边,两人从旧村的一条小道上拐了出来,分明就是一对恋人在海边散步,他们没有看见康饶生,自顾自地甜蜜地往酒店方向慢慢地走着,时不时还有甜蜜的笑声随风传入康饶生的耳朵。

“靠,这个死小白脸什么时候把萍姐给泡上了!”康饶生心里“咯噔”了一下,一股子酸意呛上鼻腔,脑子一片混乱,双脚机械地往前走着,他实在是接受不了那个死小白脸和萍姐在一起的事实。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保密工作这么好?”康饶生稳了稳心绪,怎么也想不出来端倪,他当然想不出来,两个月疯狂的工作和学习,他早就把周围的人都给忽略掉了,所有的人都被他当做同事,包括姑丈和萍姐,可以这么说,全酒的人都心照不宣,就只有他不知情,别人还以为他失恋受打击了呢。

“恩~~~~不要,不要进,给人看到了不好!”康饶生跟在后面,没有进电梯,而是随楼梯而上,把楼梯间的门打开一点,观察着门口的两人,萍姐撒着娇在张帅怀里推着不让张帅进屋。

“怕什么,我是你男朋友啊!”张帅抱着萍姐,一个劲地往房间挤。

“等下我弟弟回来看到了不好!”萍姐把张帅推开,很坚决地拒绝了张帅。

“怕什么,弟弟还管得了姐姐吗?”张帅又想进屋。

“不,你回去吧!”萍姐拦住了他。

“哎,你到底想怎么样啊,现在的人谈恋爱,还有不这个不那个的?”张帅有点儿气了,转过身背对着萍姐姐。

“帅,我答应你会对你好的,可是你也答应我,结婚那天再说好吗?”萍姐从后面抱住了张帅,温柔地说道。

“嘿嘿,我就要现在!”张帅突然转身抱起萍姐,就要往房间里走。

“你他妈的!”康饶生忍不这了,一下就冲到了他们跟前,抬手就掐住了张帅的脖子,张帅反应不过来,一下就被康饶生按到了墙上,萍姐这个时候才挣脱了开来。

“弟,你放开!”萍姐打着康饶生的手,使劲地拽着,康饶生这才放掉手,瞪着张帅。

“你先回去!等下给你打电话!”萍姐把不情愿离开的张帅推到了电梯里。

“进来!”萍姐没好气地把康饶生拉进了房间,关上房门,康饶生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气呼呼地不出声。

“你想干什么,动不动就打人?”萍姐拉过椅子坐下,拍了拍桌子。

“我想干什么?啊?我刚不在的话,他就得逞了!”康饶生回击道。

“那你也不能打人!”

“我打人怎么了,我不弄死他我算下轻手了!”

“你以为人家这么不经打?人家是跆拳道黑带!”

“棒子的破玩意,还不是中国传过去,能和中国武术比吗?”

“我看比你练的那个什么散打强!”

“我不单练散打,算了,和你说不清楚,别崇洋媚外的!”

“我就崇了怎么样,你看,我连衣服都买了!”萍姐指了指砚台上挂着的跆拳道服,还有一条白色的带子。

“靠,死小白脸,花拳绣腿的!”

“你说什么,放尊重点!”

“死小白脸,怎么了?啊,色狼一个!”

“那是谈恋爱的情趣,情趣你懂吗?”

“哦,那你是愿意让他进来咯?嫌我碍事咯?”

“是啊,怎么了!”萍姐明显在赌气。

“那个死小白脸有什么好?”康饶生岔开话题,他知道这个话题再讲下去也不好。

“起码人拿年薪,开小车,自己供了楼,人家还有学历,上海交大毕业,又帅气,又有一身好本领!”萍姐不知道是在打击康饶生,还是发自内心,一古脑说了一大堆张帅的好话,把康饶生起得跳了起来,大声吼叫着。

“原来你也是这么俗气!**!老子有一天会超过他的!”

“你哪来这么多粗口,啊?人家张帅也在酒店呆,也各个部门到处去,怎么就没学到粗口呢?啊?你说他那里不好,对,他还有素质,儒雅!”

“他还不是靠那个死鬼脸婆何茵的关系!”

“你怎么乱给人取外号呢,注意影响!靠关系?你我不都是靠关系吗?不靠关系,你能还没来就定了经理的意向给你,我起码还在这里打拼了三年,才升到这个位置,我看当初最后决定先不让你做那个经理是非常正确的决定,不对,是英明!”

“呵呵,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OK,好,我没话可说!老子明天就辞职!”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冲动什么?受不了打击就不要出来工作,回家吃家里的去!不是一会吊儿锒铛到处口花花哄女孩子开心,就是一味死板地工作丝毫不处理人际关系,弟弟,不要把自己想得太高,你还有很多要学!”

“认真工作不对吗?”

“不是不对,是你的前后反差太大,要认真,要原则,也要圆滑,你看张帅,工作的时候就是工作,原则问题丝毫不让步,但是该增加人际关系培养感情的时候,他又能做得非常的恰到好处,人家讲的笑话那才是水平,反过来看你,不是讲些没营养的笑话和俗气地要死的带着调戏语气的称呼,就是木头一样只想着工作。你要学会要伸张有度,不令人厌烦!。”

“呵呵,你是说我令人厌烦咯?”

“错,相反的,你不但不令人厌烦,还很讨人喜欢,阿思不止一次在我面前表现出对你有好感,可是你呢?啊?不是跟一大帮女孩子玩在一起,让人觉得没有安全感,就是木头一块,频繁示好都不知道!”

“靠,怎么有这档子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康饶生在心里迅速回忆着,怎么也想不出阿思哪里表现出对自己有好感了,“算了,人家现在和何小明已经迅速地确立恋爱关系了,多想无益!”

“那你呢,你就烦我了是吧?”

“我把你当自己的弟弟看,我怎么会烦你,我烦你我就不理你了!”

“只是当弟弟这么看?可是我喜欢你啊!”

“对,只把你当弟弟看,你不要谁对你好点就喜欢谁,也不要谁对你好点就以为那个人喜欢你,成熟点好吗?学学人家张帅吧!”

“哼,为了那个死小白脸,我姐不理我了,哈哈,小白脸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抓住你的把柄!”康饶生还是对张帅有着极大的反感,特别是他那套谈恋爱就要上床的观念。

“我告诉你,你不许对他怎么样,不然我和你没完!”刚刚缓解下来气氛,又激烈起来。

“你看他刚才,你傻了啊,分明就是想上了你!”

“啪!”萍姐涨红了脸,给了康饶生一个耳光,“你给我出去!”

“出去就出去!”康饶生腾地就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又突然转回来,很认真地说,“姐,你答应我,不让张帅那个什么!“

“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自有分寸!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走,你走啊!”萍姐抬起手指着门。

“好,不要我管,OK,没问题,我收回那句不让人欺负你的承诺!你以后也别管我,你要是再管我你是小狗,我再管你的事,我也是小狗!”康饶生“砰”把门狠狠一甩,见张帅奸笑着站在门口。

“看个鸡巴看!”康饶生在酒店呆了两个多月,嘴里的零碎更多了。

“哼,小子,我告诉你,要不是阿萍把你当弟弟看,刚才我就废了你!”小白脸发起狠来都是一脸奸笑。

“我警告你,别打我姐的歪主意!”康饶生忘记刚才的话,又当起了“小狗”。

“我还告诉你,我就是想上了她,怎么样?”张帅凑到康饶生耳边,小声地说道。

“到时我打断你的狗腿!”康饶生真有一个鞭腿过去的冲动,这个姿势鞭过去,估计张帅得骨折了。

“你们两个干什么?”萍姐打开门,见两人恶狠狠地看着对方,吼道。

“没事!”康饶生也不回头,指了指张帅,进了自己的房间,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

“萍!萍!”只听门被关上,张帅在外面喊道。

“你回去吧,给我打电话!”萍姐的声音。

康饶生才放下心里,坐到电脑前面,打开数据库,把张帅的资料调了出来,输入到分析软件里面,一点,就出现了张帅的个性分析。

康饶生认真地记着,心里在冷笑:小子,我会让你吃到苦头的!

夜深了,康饶生把灯都灭了,低低的开着歌,坐到地板上隔着玻璃看着夜空。

康饶生想了很久,他终于想通了。

“老子明天就开始改变,不管是敌是友,我都要仔细观察他,学习他,哈哈哈,坏人很奸,好人要更奸!”康饶生躺在地板上,想明白后一身轻松,凉凉的空调让夏日没了炎热,就这么躺在地板上在轻轻的歌声中睡着了。

嘴里不时梦呓着:

“口花花!”

“没有安全感!”

“靠关系!”

“很多东西要学!”

“讲原则,又圆滑!”

“年薪、车,房子!”

“改变,改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