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


由于这一次的任务,并不是用嘴说说,那般简单。而是要在数万军中,将一支部队的主将和他的数千残部救出包围圈。如果此次指挥稍有一点不当,那就完全有可能会卷入一场规模极大的正规战争之中。

所以在选择出兵的人选上,湘妃和晴天的意见有些相左。晴天主张由原来寨子的老兄弟组成一支队伍前往!理由是,这次可能会真刀真枪的一番血战。莺卫营的姑娘们大部分都是新兵,没有见过血,到战场上如果稍有胆怯,畏缩不前,便会影响整个计划。所以,还是留下来防守山庄为好。

湘妃清楚的意识到身边的这些姑娘们,如果不经过大规模的阵仗,不见到足够的鲜血,即使训练的再好,恐怕也永远是战场上的配角。所以湘妃考虑再三,不顾晴天的反对,毅然决定在莺卫营中挑选三百人随行。

晴天见湘妃的执拗样子,知道劝不住她,所以只能跟湘妃合计着,再挑选出身手和骑术精湛的二百名老寨兄弟,一同前往。这样加上莺卫营的三百人,组成了总计五百余人的全骑兵阵容。除了必要的食品和药物外,所有的人员都是携带了尽可能多的箭矢,投枪等消耗量大的攻击性武器!

湘妃临行前,还是将江斌送的那套甲胃穿在身上。这套并不沉重的披挂,大小尺寸竟然非常的合适!足见江斌观察细致,并没有找匠人丈量尺寸,便制出如此合身的铠甲来。这也叫湘妃对江斌的态度,从心里发生了改观。

其实湘妃只是觉得江斌这个人,对待敌人有些狠毒而已!尽管心中有些抵触,但是湘妃自己也明白,江斌做的其实并没有什么过错,只是自己心里一时难以接受罢了!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感觉江斌这个人,遇事冷静、多谋、且心胸开阔。为人虽然称不得正派,但亦算得上是谦谦君子!

大队人马经过三日疾驰,终于在约定日期之前赶到了碣石。与等候在那里的江斌等人,汇合在一处。了解过公孙瓒和袁绍双方的目前形势后,决定马不停蹄,立刻前往公孙瓒被围之处,伺机进行解救!......

又一个寒冷的夜幕降临,紧张,劳累了一天的辽东士兵们,此刻大都依偎在一起,利用彼此的身体的温度进行取暖。

而谷内,唯一的一顶行军帐,却是被辽东太守——公孙瓒所占据。

此刻的公孙瓒,正坐在一支即将燃尽的牛皮红烛前,看着忽亮忽暗,不断跳耀的烛芯,眼中无神的颓然发愣!

公孙瓒原本想趁着冀州初定,借机侵蚀冀州北部的大片富庶之地,以为粮地,进而虎视青徐。不料,竟被河北名将文丑,杀了个措手不及,大败亏输!如今又被一个无名鞠义,生生围堵在此谷半月有余。眼下粮草将尽,援兵却依然未至,难道老天真要绝我公孙一脉吗?公孙瓒喟然长叹。

帐外一人大声道:“末将严纲,有事求见!”

公孙瓒收拢心神,端坐于席上道:“进来吧!”

门帘掀处,进来一全身披甲,头贯铁盔的壮汉,正是辽东大将——严纲是也。严纲,自幼长于塞北苦寒之地,膂力过人,骁勇无比。跟随公孙瓒,北征乌恒,羌当立下赫赫战功!

严纲抱拳见过公孙瓒后,情绪略显激动的道:“主公,我军目前,连带轻伤者,不过七千余。此时天气寒冷,士兵大都缺粮少穿,如在不想办法,恐生变矣!”

公孙瓒看着严纲那白净的面皮,此刻竟冻得通红。便站起身来,行至严纲面前,拉着其手动情的道:“将军为我公孙一族,曾立下无数功劳。如今,我深陷险地,恐不能生还!将军武艺高超,如有时机,但请自去便了,我绝不怪你!”

严纲大为感动,跪下泣道:“纲早年承蒙主公收留,不以纲卑鄙,委以重任,犹未报也!但得一口气在,当拼死护卫主公,突出敌营,回转辽东!”

公孙瓒大声叫好,拉起严纲道:“将军义气云天,瓒未看走眼矣!我意三更过后,趁冀州兵疲之时,全军突围,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严纲抱拳躬身道:“谨遵主公号令,三更突击敌阵。”......

此刻,湘妃和江斌等人也带着所有的人马,悄悄的来到了谷外的密林之中。

为了防止被敌人发现,所有的马匹都被勒令带上嚼子,蹄下包着厚厚的棉布,连湘妃的白龙驹也未能幸免。

看着前方袁绍军,围在谷口的营盘,此刻是灯火通明。一队队精神抖擞的巡逻兵士,毫不懈怠的来回穿插巡逻着。眼前袁军的防御竟然如此的严密,也让原本打算派人偷偷溜进谷内的打算,彻底落空!

江斌的脸色异常严肃,完全与平时的嘻哈样子判若两人!江斌轻轻的扯了扯湘妃的衣袖,向后一指,示意湘妃随他过去。

离开树林边缘,江斌和湘妃、晴天、猴子等,小声的交换着意见。猴子和晴天的意思是,如果等到天亮了,敌人的视线就会很远,那时候能是否能隐藏得住都是两说。莫不如现在趁袁军大部分人休息,一股作气的突破敌营,杀进谷去。那样接应公孙瓒出来的几率,是非常大的!

江斌认真的想了想,看着湘妃问道:“湘儿小姐,你的意思呢?”

湘妃瞪视了江斌一眼,小声道:“不是说过,不许再叫我湘儿小姐了吗!”

江斌一鄂,随即轻笑道:“是,小生清楚了,湘妃小姐!”

湘妃闻言,眉毛一竖,嗔怒道:“我再强调一遍,叫我湘妃即可!”

江斌连忙做投降状道:“好,好,就叫湘妃,还不成吗!”

看到大战之前,湘妃和江斌的轻松之态,大家紧张的心情,略略有些放松下来。彼此互相小声的交流,谈笑。看到大家表现出来的轻松之态,江斌不由满怀深意的望着湘妃,轻轻一笑。

湘妃明白他眼中的涵义,略点了头,随即低声道:“目前的谷内的情况,我们并不知晓。不过看着袁军的营帐的摆设阵型,和方向,都是面对谷内。并在谷口处设立数座箭楼,且防守也是最密。由此可以判断出,公孙瓒至今仍然安全。所以我们现在,也不必急于立刻进攻,弟兄们跑了这几天,都已经疲乏不堪,我看还是留下监视的部分人员,其他人等先好好回复体力为宜!等夜深之时,敌军警戒松懈,我们再相机而动。”

江斌听罢,由衷的点头赞道:“不想湘妃一介女流,对行军之事了解、分析的如此透彻,真让我辈男儿汗颜啊!就按湘妃的意见办,大家分头去休息,等待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