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八十一章 坦诚相待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这极为绕口的一句话,说地是掷地有声。   特别是那最后一句,但求其能,不求其德,唯才是举……   一番话说后,也写满了一方白布。   众人接过一看,赵云、孙乾脸色大变,而郭图徐庶严象,则是目放精芒。   是啊,这天底下有本领地人多了去。或许有些人的德行略有亏欠,称不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这极为绕口的一句话,说地是掷地有声。

特别是那最后一句,但求其能,不求其德,唯才是举……

一番话说后,也写满了一方白布。

众人接过一看,赵云、孙乾脸色大变,而郭图徐庶严象,则是目放精芒。

是啊,这天底下有本领地人多了去。或许有些人的德行略有亏欠,称不上是名士。但不可否认,那是有大能的人。若为了些许德行,而弃……岂不是太过于可惜了一些吗?

郭图的手,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看来经过这番屈辱,公子已是成长起来了

徐庶则暗自点头:今日二郎这一番话出口,只怕今后天下有能者。都将纷纷来投。

严象心中一动,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个少年主子。

赵云拱手说道:“公子这话说的虽好,可没有的德行的人若是手掌大权,心中若是有了想法,生起祸患也定是不会小啊!”

张信目光灼灼,看着赵云,“人无完人,谁都有缺点。这世上没有敢不敢用的人,只有你会不会用的才子。我虽粗鄙,却能勉强做到人尽其用。子龙放心,若是真有那么一天,我手上的利刃也不是拿来做样子的的。”

赵云点点头,“如此最好!”

“我也没什么事情再交代了,现在你们都会去忙着自己的吧!不过翼德、侯成、子龙你们三人留一下。”张信看着时间也是久了,向着众人说了一声。

“属下等告辞了。”众人一听,也知道没什么事情了,拱手说了一声,就离去了,只留下赵云三人和一直站在张信身后的张苟。

“翼德!”等着众人离去,张信朝着张飞喊了一声。

“公子,留下老张有什么事情?”张飞瞧了一眼一旁的赵云、侯成,笑呵呵的向着张信问道。

张信笑了笑,这张飞永远都是这么的豪爽、可爱,“翼德,我曾经在金城就说过,要是活着就把关靖的儿子找回来,现在北海也没什么大事情了。你就回一趟幽州,定要找到关靖的儿子,咱们好好待他,教授他一些武艺学问,也可以让关靖在下面安心一些。”

“公子…”张飞闻言,眼圈顿时红了,也是想起了关靖。

那个长的一脸文气的汉子,死了也有快一年了。

“不说了,去吧!”张信拍拍张飞身上不知怎么弄得尘土,关切的说道:“路上小心一些,早去早回!”

“公子放心,老张一定会把关兄弟的儿子带回来的。”张飞擦擦眼角,抱拳说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

张信也是有些伤感,吸了一口气,收拾一下心情,转身朝着侯成冷冷说道:“侯成,你恨我吗?”

侯成闻言,赶忙跪下,说道:“公子说的哪里话?侯成是公子属下,又怎会心存怨恨?”

张信扶起侯成,看着这个健壮的西北汉子,虽然还不到三十岁,可不知怎的却是生出了几根白发,“侯成啊!金城之战时我没有办法,只能拿着你的家人逼迫你,要不然的话我不知道现在还能不么么好活着站在这里。我知道你和梁习一样,都是对着韩遂忠心耿耿。说实话我很佩服梁习,虽然他曾经伤了我,可我一点也不记恨他。他的确是一条汉子,所以我并没有为难他的家人。我知道其实自始至终你都想回到西北,回到凉州…”

“是,属下心里的确如公子所说的一般想回到凉州,可属下现在还能会去吗?”侯成苦笑一声,“梁习死了,张横、李堪他们都死了,韩遂大人定是震怒,我就是回去了,怕是也会死在韩遂大人的手下。他这个人我知道,定是不会放过我的。”

“那你还愿意待在我这里吗?”

“属下即是已经投降了公子,咱们西北汉子吐口唾沫就是一根钉,属下自当尽心为公子效力。”侯成又跪在地上,朗声说道:“只是以后要是公子再与韩遂大人对阵,莫要让侯成上场厮杀就成!”

张信看着一脸激动的侯成,丝毫不似作伪,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属下谢过公子!”

“嗯!”张信扶起侯成,“那现在回去休息吧!”

“喏!”侯成答应一声,转身离开了。

“曹性,替我吩咐公则手下的人,给我盯紧他!”等着侯成的脚步声消失,张信朝着身后的曹性冷冷的说了一声。

“嗯!”

赵云看着张信,丝毫不明白这如今的公子怎么和原先幽州的那个白发少年判若两人。幽州时的那个少年,眸子里经常透出莫名的伤悲,可去让人怜爱,笑起来也是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舒心。虽然也是冷血,可永远是对着敌人,永远不会对着自己人!现在的公子依然是白发,可谁也猜不透在他的心里到底想些什么,即使是脸上的笑容,有时看起来是那么的虚假,那么的阴冷,有时让他都感到不寒而栗。这还是当初的那个少年吗?赵云不懂,真的不懂!

“子龙,咱们是朋友,也是兄弟!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的我是否变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张信背着双手,像是能猜透赵云心中所想一般,突然问道

已是光和七年的十一月了,秋天到了,有些落叶已经打着卷儿在风中飘荡着,慢慢的落在了地上,还没等待上一些时候,又被凛冽的秋风赶着打着卷儿飘到了空中。

“属下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现在就咱们三人,不要称自己是属下,咱们只是朋友!”张信挥手打断赵云的话,自嘲的一笑,“公则虽是好意,可却让我失去了好些朋友,你是如此,高顺也是如此,他自己也是…也是如此。其实我不想这样的,真的不想这样的。”

赵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觉得现在的张信又变成了以前的那个白发少年,声音说不出的凄苦,惹人怜爱!所以…他只能沉默。

张信转过头来,慢慢的走到赵云跟前,拍拍他的肩膀,“子龙,其实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很累。我的本心告诉我,我并不想杀人,更不想去算计别人。可没办法,娘亲临终前,我答应过他要保护好父亲,保护好姐姐,保护好张家的每一个人!我是个男子汉,和你一样的男子汉,既然立下了誓言,那么即使是为了这誓言死了,我也心甘情愿!这些你明白吗?”

赵云点点头,却依然无语。

张信一笑,长出一口气,接着说道:“这些话我还不曾给别人说过,论起咱们当初幽州的那帮人里面,高顺就像是我的大哥,可他很稳重,就是我说给他听,他也只会一言不发的帮着我完成,什么手不会说的。曹性、翼德都是直人,都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性子,自是不可能和他们两个说些心事!至于公则,说实话我不敢和他说这样的话,这些年我一直亏欠最多的就是他,我不想让他失望。阿福倒是知道我的心思,可他也有自己的母亲,我不能那么自私的将自己所背负的让他也背负。再说阿福虽说是寒门出身,可骨子里却对那些所谓的名士有着一股子幻想,他想得到那些人的承认,可这个并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公子的意思是……”

张信猛然转过身子,赵云看不清张信此时的表情,只是听到张信的声音。

“之所以我不想,是因为对于那些名士我是死心了,我不想再看到他们那副道貌岸然的嘴脸,恶心的我想吐。即使得到他们的承认又如何,名士的勾心斗角比起战场征伐更是惨烈无比。只要咱们兄弟呆在一起,比起那番尔虞我诈我不是强的太多么!”

“那改天我和元直去说说…”

张信摆了摆手,慢慢的转过身子,苦笑道:“子龙,阿福自小就待在颖川书院,骨子里的那种想法已是根深蒂固,他若是自己想不清楚,任谁也是无法。他这个人啊……不把他逼得死死的,他是不会想通的。再说,就算是要和他说,你去也不合适,我和公则任何一个人都比你合适。毕竟我们三人在一起待得时间最长。”

看着赵云点点头,张信接着说道:“说道公则,可能是受了我的影响了吧!作为谋士,公则心狠有余,但是大局观上却是不足。这也难怪,毕竟和我在师傅那里待了七年,虽然师傅也教他兵法,却只是一家之言,不能和颖川书院那种环境相比,限制了他的发展。所以咱们缺谋士,却那种很强的谋士!原本阿福是有希望的,可现在看来至少还得几年,毕竟一个谋士的黄金年龄在三十岁以后。说起来也是我心急,这次的屈辱是自找的,颖川的教训还是不够深啊!”

“公子…”

赵云又要说什么,却又被张信挥手打断。

“我并不是再拿阿福遮掩,其实在我的心里何尝不是期待着能在昌邑得到些礼遇,可这天下的所谓名士出了蔡伯父,怕是谁也不会瞧得起咱们。不过也好,也算是死心了,自此以后咱们就靠着自己,我就不信离了他们,咱们就真的困死在这北海。”

“公子,我明白的。”赵云轻轻的说了一句。

“其实子龙你不明白,真的不明白。”盯着赵云,张信接着说道:“子龙,还记得当日在流民营地之中我要鞠义、阿苟斩杀那些太平教倒是的时候,你曾经不忍心,我却斥责了你吗?”

“我记得,当日公子让我和公佑、王修只需相信你就行了!怎么了?”赵云有些纳闷的问道。

“子龙,我也不怕告诉你,这天下就要乱了,而祸乱的根源就是这太平教!”

“真的?”

张信点点头,坚定地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天下就会大乱,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到时候生灵涂炭,死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二十是百万甚至间接而死的怕是会有数千万!”

“公子是如何知道的?”

张信没有理会一脸焦急的赵云,转过身子,幽幽的说道:“子龙,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你,你一定要问的话,我只能像当日的回答一样,只能让你相信我。这几天我会派人将咱们这些人的家眷都接到北海,到时候咱们一起并肩作战,定要保护好咱们的父母兄妹!”

顿了一顿,张信又说道:“子龙,我知道其实这些日子你一直不满意我的所作所为!怪我杀人太多,我不想辩解什么,毕竟杀了就是杀了,我手上沾染的鲜血到底有多少我也不知道!可我想告诉你,若是有其他的法子,我肯定也是不愿意如此的,可是没办法,铁和血是最简单、省事的办法了。以后我可能会杀更多的人,要是你是在看不惯的话,你…你可以选择离去!”

赵云苦笑一声,“公子,就像刚才侯成说的一样,我现在还能离开吗?离开了我又去哪里?至少在这里待着,有高顺、翼德他们陪着,比起毫无目的的随处游荡好多了。只是我实在想不通那侯成既然已经是自己人了,公子又何必再让张苟盯着呢?”

张信一笑,说道:“子龙,你先说说,这些日子里,公则和阿福的关系怎样?”

赵云纳闷的说道:“依我看来,公则和阿福虽是时有争吵,公则也老是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可看起来两人倒是关系并未因此而生疏。”

张信点点头,“其实在好多人的眼里,公则就是一个阴险的小人,阿福倒是更像一个谦谦的君子。可咱们这些人呆久了,谁不知道公则是什么样的人?这人心隔着肚皮,谁知道谁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没有什么神眼,也看不出谁是君子,谁是小人。可我更不想出事情,我只能防着他。恐怕你也过一些传闻了,公则、阿苟还有那个雅丹手下的确有一个部门,专门盯着除我之外的所有人,甚至连他们三人也是相互的盯着,当然这些事情我是知道的。毕竟咱们力量小,万一出了乱子,定是会伤筋动骨的。这样防着一些,不光是我,咱们大家都可以安全一些!”

“原来是这样…”

“子龙,你就在我的房中好好好想一下我今天的话,等什么时候想通了,也不必告诉我了,就自己离去吧!”张信说完,不再理会正在沉思的赵云,引着张苟就走出了房外,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赵云。

子龙!莫要我失望啊!

“公子,曹性不明白…”出门之后,曹性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公子要和子龙说这些?”

张信俯首捡起地上的一片落叶,而后又轻轻的一抛,那落叶顿时飘在了空中,“曹性,你知道么?子龙这人心软,对于咱们所做的心中已是有些不舒服了,我若是再不和他坦诚相待,那么他定会想这片落叶…随风而去的。”

“可子龙跟着咱们已经有些日子了,他会舍得咱们吗?”曹性又问道。

“呵呵…”张信笑了笑,对着曹性说道:“他和咱们不是一路人,虽说他和咱们带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自有割舍不下的情意。可人各有志,若是他实在看不惯咱们的所为,心中憋屈,就是勉强留在咱们这里,我也不乐意!我这人其实没有什么野心,也给不了他什么承诺,我只想着保护好自己的家人,而这个并不一定要让所有的人一起背负。”

“公子放心,即使所有的人都不乐意,曹性和高大哥一定留在公子的身边。”曹性听到这里,忽然坚定地说道。

张信望着曹性坚毅的表情,动情的说道:“这个我早就知道,咱们本就是一家人!在我心中,高顺、公则、阿福还有你都是我这一辈子的哥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