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演义 第十卷 亚洲角逐 第三章二士相争(下)

行天罚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size][/URL] (前言:最近为了招待南方来的亲戚,没时间写了,真是麻烦呀!好在时间也不长,现在8千字奉上,感谢YZQS、hualixu、益阳小哥哥等网友的长期支持,你们送的鲜花我都看见了,谢谢!我也不会将这部小说放弃的!下面是正文) 新闻发布会所带来的震撼,如海啸般地席卷全球,引起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2206.html


(前言:最近为了招待南方来的亲戚,没时间写了,真是麻烦呀!好在时间也不长,现在8千字奉上,感谢YZQS、hualixu、益阳小哥哥等网友的长期支持,你们送的鲜花我都看见了,谢谢!我也不会将这部小说放弃的!下面是正文)




新闻发布会所带来的震撼,如海啸般地席卷全球,引起所有势力实体激烈反应,并明显分成了两派,一派持肯定态度,认为一个新纪元即将由中国人开启,拿破仑的预言终于实现!反之则认为这是中国在诈势!以子虚乌有的科技诈取国际上的优势地位,用来掩盖国内的颓势!综合来看,一线资本主义国家诸如英国、法国、德国等基本上是在拼命诋毁,二线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如西班牙、葡糖牙、荷兰、丹麦、意大利等则出现了分化,那些暗中支持**、藏独势力国家一边心疼援助资金被黑一边怀着阴暗心理拼命抹黑,威胁中国如拿不出技术数据便不惜以断交做要挟!其他的则保持不咸不淡的中立态势。这个抹黑阵营中还包括中国周边有领土纷争的国家,尤其是油井遭袭击的越、菲、印尼三国,竟悍然直接与中国断交!此时最奇怪的是日本和美国这两个很水的盟友,原本应该是反应最激烈的日本此时反而宁静得如一碗水,保持着沉默,看来是吃定了暗亏暗地里偷偷发狠罢了!而美国保持中立,不温不火,似乎在说一切俱在掌握中!还有蒙古,这个脱离母体的游子,在中国强势面前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不过私下里也是暗潮汹涌,只是还缺个契机才能造就一个翻天覆地的蜕变….

俄罗斯!中国北方最大的邻国,却对能源革命丝毫提不起神来,反而是盯着中国改造前苏联废旧航母不放!能源革命对这个国家来说是可有可无的,本身就是个能源输出大国,能源革命反而是对其有害!在得不到中国明确答复后,普希京总统迫于国内的压力竟回绝了中国此次上合组织元首会议的邀请,甚至连部长级的都不参加!然而十几年后,面对破碎的俄罗斯,生命濒临终结的普希京终于留下了悔恨的眼泪!虽然看似群魔乱舞,但中国的朋友还是不少,广大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包括部分东南亚国家全力支持,真是拜前几代中国领导人坚持亚非拉路线所赐,这些朋友一如既往地和中国站在一个战壕里!当然他们也是最需要能源革命的,这其中的好处明眼人自然是看得更清楚!,最独特的要算是国际绿色和平组织,这个泛国际极端团体,对能源革命及海底城不惜大加赞美之辞,其领导层甚至希望成为海底城第一批访客!这也算是一个意外收获,毕竟这个组织的群众基础可以说是极为恐怖的,抓住了他们的心就等于基本上控制了这个世界!

全世界都在为这场新闻发布会进行着激烈争论,这其中也不乏理智的声音,一向以严谨著称的美国***科学缄言报一位评论家就点出了关键:是否有能源革命看一个月后中国温室气体排放的数据!数据说明一切!这句话顿时让世界清静了下来!是呀,自己窝里斗算什么事呀!一个月后看人家的数据!当然反应最激烈的还是股市,午后刚开盘全球能源股应声下跌!多的甚至瞬间跌去70%!而各军工股却是暴涨,番200%的不在少数,一时间空方、多方来回拉锯带着全球股市一会天上一会地狱,涨跌之间多少财富化为灰烬,又有几多幸运儿瞬间暴富!这一天全球股市成了一个猴市!(由于中国股市周一才开盘,所以暂时没反应,但私下却是暗潮涌动,各路资金早已摩拳擦掌,等待周一这历史性的一天!)

中南海,席天成寓所,时间午饭后,席天成特别请江涛和肖擎光吃了顿家宴压惊,饭后各国反应都被生体计算机汇总过来,席天成粗略地浏览一下,便以了然于胸。

“不出所料呀,怀疑者居多,即使是那些现场亲眼所见的记者,回去后说正话的也不多,***科学缄言报倒是说了句实在话!”

肖擎光鼻子里重重哼了声:“他们就是看不得中国的崛起,阴暗心理使然!以为又会是场黄祸!实际上真正的祸水现在还躲在阴影中,不过马上也要显形了!”

席天成点头道:“我们这里新闻发布会一开,就会逼着日本动手,看来得向某些国家发出警告了,尤其是埃及以及委内瑞拉,不能让人家白支持咱们,适当得给点回报是吧!”

肖擎光表示赞同:“确实该给人家提个醒,埃及的穆格维性格沉稳让人放心,不过老查就很难说了,恐怕很难引起他的警觉性!”

“我们也是尽人事而已,毕竟我们也不知道会在那个国家先发难!还有,东南亚那几个国家被咱们这么一搞,估计现在都气得要跳脚,如果要是有日本人在里面掺合,说不准会弄出个什么四国或五国联合海军来,南海舰队老崔那里压力不小呀!陷阱是设好了,但是会不会把自己也给周进去,就很难说了!”

江涛道:“这一仗必须要打,一战打出个安宁的南海!否则我们要永远忍受这些苍蝇不停地骚扰,怎么还有精力去搞太空里的事情!海上他们能弄出个五国联军,咱们也可以在陆地上弄些文章嘛,譬如泰国、柬埔寨、老挝、缅甸之类,这些国家多少可是和印尼、越南有过节,而且和我们关系也不错,如果许以一定的利益不怕他们不答应!”

席天成点头道:“不错,是个好办法,这种搅屎棍事情最好让西南军区李薛岳(李薛岳西南军区司令,现年56岁,西南军区包括原云南军区及广西军区)的人做最好,他们是近水楼台有先天优势呀!”

江涛道:“主席说得不错,您急着将各大军区整合,也是为了这个做准备吧!”

席天成哈哈一笑:“说破了就没意思了!当然还不止这些,我们在非洲收购的30艘大型集装箱货船由亚丁湾反海盗护航舰队保护着,于午夜时分通过马六甲海峡,老崔他们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接这些货船顺利回国,途中还会接受越印菲三国撤退的侨民,驻这些国家的中国大使馆早已在暗中活动帮助撤侨,而我们为集装箱货船准备的货物此时也已经准备妥当!”席天成看看时间道:“四个小时后货物就会发出!”

肖擎光赞叹道:“一石数鸟呀!这是好谋略!”

这时,江涛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轻声道:“对不起!”然后走到窗边打开手机。了了几句话,江涛关上手机表情沉重地道:“是中行打来的电话,他们刚刚拦截了几笔突然汇往国外的巨款,都是通过网银来结算,每笔数目都达到了8千万人民币之巨,怀疑和贪污腐化官员有关,请问主席如何处理?”

席天成不假思索地道:“立即通知中行协助中纪委,查清这几笔巨款的来龙去脉,务必把汇款人控制住!动用生体计算机吧,这样可以提高效率!”

江涛道:“我这就通知纪委!”说完他向席天成告退。

席天成点头道:“可以!”

江涛转身离开了房间。

肖擎光皱皱眉头:“看来,有人已经坐不住了,恐慌开始蔓延了!现在社会还不能乱呀!尤其是民间资本最让人担心,这些人起家之初都不是很干净!所以稳住他们,等新技术开始运用后!”

席天成点头道:“肖老说的不错,必须阻止中国民间资本外逃,看来需要我写个补充说明,限定一个时间范围以安抚这些民间资本,避免无差别攻击!”

肖擎光点头道:“这个我赞同!”

席天成这个补充说明后来确实起到了稳定民间资本的作用,不过对于那些贪官来说,不蒂起了个平地惊雷,想在新技术运用前转移资本?连地缝都没了!


此时,生体计算机那独特的声音响了起来:“主席阁下,李云已经苏醒,您吩咐过一旦苏醒立即通知您的!”

席天成道:“很好,将视频接进来!”

“遵命!”

屏幕上出现了为李云做诊断的主治医师郑光南的影像!郑光南,国内纳米微创手术及核磁共振权威,就是曾经为薛辰刚做远程纳米手术为之取出异变脑组织的那位!

“郑教授!李云的情况如何?有什么发现吗?”

郑光南的身边开了个小窗口,只见李云躺在病床上,脸上泛着不太正常的微红,双眼微闭着,边上有护士不时地擦拭他额头上的汗水,并时不时地给李云补充淡水,看样子正在发高烧!

郑光南摇摇头道:“主席同志,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核磁共振无法查出他后颈部位藏有的异物,仪器显示那部位组织结构正常,他不过是受了点风寒,正在发烧,已经给他打了退烧针了!”

席天成微微有些失望,尽管已经预料到这种状况,但还是怀着一丝期望,这样一来即使让他自己去查,估计也不会查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郑光南把话锋一转:“在他昏迷阶段倒是出现了一点小意外,请主席看当时的一段记录!”

那小窗口闪了下,只见李云虽然闭着眼睛,但全身紧张地发抖,脑袋使劲往后仰,两手紧紧握拳,嘴巴里牙齿还磨地格叽格叽响,那情景真得是骇人之极!就是两大男人按着,李云还是倔强地保持这个姿势!

这情景席天成自是十分熟悉,他自己就曾经经历过!那种无助的痛苦是他人无法理解的!他脱口而出:“梦魇!”

郑光南点头道:“不错,正是梦魇!那时候他的脑电图十分紊乱,看他样子似乎在抵抗某种东西的入侵!我曾番查过您最近的医学记录,似乎也出现频繁发生梦魇的现象?”

“是的,发生过几次,不过对身体无害,而且还有某种好处!”

郑光南双手一摊:“不错,您的医学报告上是这么说的,血液循环大为改善,脑垂体激素分泌处于高水平,虽然睡眠比常人少了3分之一,但精神及身体敏捷度都处在最佳状态,这简直有驳于常理,但确确实实在您身上发生了!不过,”郑光南一指李云:“这位小伙可就没您那么幸运,我们发现他长期睡眠不足,并患有严重的精神衰弱症,还大量服用醒脑类药物,他的身体在迅速崩坏!如果不尽快找出原因,他很快就会出现全身衰竭现象!而且还是不可逆的!主席同志,我觉得我们的普通医学手段无法解决此类问题,应该另寻良策!譬如终极手段?新闻发布会我也是看了,对医改部分影响深刻!这小伙子符合甲类疾病范畴!”

席天成摇摇头:“暂时不需要那样做,我们必须查出他身体里的异物藏在什么地方,采取终极手段意义不大,不会提高我们关于这方面的知识!”

“哦,既然这样就遵照主席的意思,尽最大的努力吧!对于梦魇现象我倒是认识一个这方面的专家,我想将他拉进来!”

席天成微微一笑:“梦魇现象专家?郑教授不会说的是姜舒明吧?云南医科大的?”

郑光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主席您知道他?”

席天成点点头:“一个不得志的人,我们曾经找过他,但似乎他早就离开了云南医科大了!”

“没错,他是我大学一个卧室的室友,自从他发表了那篇论文后就在走背运,离了婚又丢掉工作,现在连自己的老本行都放弃了,想要找他很不好找!这人整个脱离了现实社会,连个手机都不配,一个月前我曾经碰见过他,听他说好像在西直门一个菜场里买菜混日子!”

席天成暗自叹了口气,这个社会是很残酷的,一个新事物被其他人认识并最终接受是痛苦而又漫长的,很多人都熬不到出头的那一天!不过这个姜舒明运气还不错!

“可以让他参与进来,这事情就拜托你了,这李云继续保持观察,如果感冒痊愈就尽快让他出院,也许在医院那种环境下那异物处于高度戒备状态,是不会让我们轻易把它揪出来的,在平常状态下或许会露出狐狸尾巴也不一定,一找到姜舒明就让他全天看着林云就是了!”

郑光南点头道:“也只能这么办了,姜舒明我会尽快把他找出来!主席同志再见!”

郑光南的影像从屏幕上消失了。

肖擎光问道:“主席您还想让这李云待在您身边?太冒险了吧。”

席天成嘿嘿一笑,眼中似乎闪烁着狡狯之色:“为什么不?把李云栓在我身边反而会更安全,一不打草惊蛇,二可以让姜舒明同时研究我们两个人,何乐而不为呢!有您在我还怕什么?”

肖擎光点了点头心道:“也是,昨天那么惊险旅程都跨了过来,今后真得没什么好怕了!”

席天成突然问道“推荐狒兰的那个人查得怎么样?”

肖擎光摇摇头:“这事情很奇怪,推荐狒兰的人居然是刚刚上任的戴副局,而不是我们推测的那个人!戴澜戴副局上任不到三天,之前和局里的人没有丝毫接触,即使被人控制也不会那么快就被洗了脑,从您身上以及李云的状态来看,那东西控制一个人是需要很长时间,不是一蹴而就!”

席天成皱皱眉头:“看来事情复杂程度远超过我们想象,只能期望狒兰自己开口了,不过看他那个样子很玄呀,他靠个一两百年不开口,别人也拿他没辙……”

肖擎光叹了口“是呀,那梦涟儿又躲着咱们,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希望闻冰那里有所发现吧。”

两人一阵沉默,都知道这事情希望不大,毕竟连固兰人在这方面都是屡屡受挫,更别说他们这个连太空都还没能力进入的种族了!

辽宁省沈阳市,东北军区司令部,时间下午4点左右。与图们市的通讯终于恢复了,该市被朝鲜边防军炮击的惨象立即被传送到刚刚成立的东北军区司令部及中央军委,半个城被摧毁,伤亡超过了3万!看似和睦共处、两个临江相对的兄弟城市,朝鲜居然在对岸稳城郡暗暗部署了上百门重炮,可见其心理多么阴暗,表面一条背后一套,对朋友亦是如此,很是符合这个民族的特性!于是多年来所谓同志加战友般友谊瞬间变得一文不值,昨天还是亲如兄弟的边防军转眼变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国人勒紧裤腰带不过又是养出了一个白眼狼而已!看着图们市的惨象,东北军区司令员赵致山暴怒了,他啪得一声将军帽甩到了桌子上吼道:“**XXX棒子!林原爱竟敢在这个时候来捋虎须!将来看你怎么死!我…..”(此处省略2千字)他的这声吼,把参谋文书们吓了一大跳,纷纷停下手中的活朝赵致山这边看来!

老赵大眼一瞪:“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发火嘛!”

这时一个声音从外面遥遥传了进来!:“哟,这是发得那门子的火呀!一个大司令员就这副军容?”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东北军区政委吴心吾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军区参谋长杨立昆!

站在一边还有些发愣的副司令谭继彤立即反应过来:“政委!您什么时候到的?来了也不通知一声!”

吴心吾微微一笑:“刚到!东北军区刚成立你们忙得很!不想过多打扰,就这么来了!呵呵,没想到刚进门就看见某人怒气冲天,在手下人面前甩帽子好不威风呀!”

谭继彤耸耸肩膀:“赵司令就是这样,一发起脾气来八头牛都拉不住,政委您来得可正好!”吴心吾走到桌边把赵致山的帽子拿起来递给他:“赵小子你的脾气就不能改改吗,好歹都50出头的人了,还这么火爆!“三人中以吴心吾年龄最大,谭继彤次之,反倒是赵致山这个大司令年龄最小。

赵致山脸上微红:“这不是心里不舒服嘛,发泄下也有利于健康,憋在心里难受!”

“歪理!发火到战场对敌人发去,在这里发闷火有什么用!”

赵致山一脸愁苦:“我是想上战场,可也得条件具备了才行!现在我那敢动呀!”

“等一下,赵司令,我们在24小时内动员了近5万人,装备补给都十分充足,怎么还说条件不具备呢?”杨立昆不解地问。

老赵嘴巴支支吾吾,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天时,天时不合!”

“天时?什么天时?行军打战还讲迷信?”杨立昆听得一头雾水。

吴心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赵小子,你是不是长了颗玲珑心!老杨,别听他胡诌,我知道他想要什么?虽然上头早就有了意向,但还得要个真凭实据是不?免得以后生出诸多掣肘!”

“那当然!万一上头不认账怎么办?!”

“好了!好了!你要的东西主席托我给你捎过来了!”说着吴心吾掏出了一个解码器,:“都在这上面那,自己去看吧!”

“好咧!”赵致山一把接过解码器,屁颠屁颠跑到了一个僻静小屋里……..

吴心吾摇摇头:“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扑哧!吴心吾这句话把那些文书参谋都给逗乐了!

几分钟后,赵致山一脸满意地从小屋内走了出来。吴心吾问:“主席都说了些什么?”

赵致山耸了耸肩膀道:“没什么!只有四个字,可以自决!”

杨立昆和谭继彤齐声问:“就这些?没别了?”

赵致山一脸诧异:“当然就这些,难道你们还想从席老大那里要什么东西?想要什么你们去整,别拽上我!”

杨立昆、谭继彤二人喉咙里咽了口唾沫,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呀!“

吴心吾微微一笑:“天时有了,我们的大司令想怎么做!”

赵致山眼中精光暴闪走到墙上挂的那副军用地图前拿起了一个教鞭:“小子不才,现在开始点将!”随后他把教鞭点在朝鲜地图上,:“朝鲜北部军力大部部署在两江道和咸境北道,四个军加三个装甲机动师,共20万人,林原爱炮击图们只是佯攻,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正真的目标却是通化白山一带!不过,他似乎有些着急了,过早炮击图们暴露了自己的真正意图,而朝鲜军队的动作显然慢了不止一拍!他们的指挥系统有很大问题,稳城郡那边都已经动手了,驻扎在这两道的朝鲜军队却丝毫没有任何动作,即使在炮击后12小时的现在,也只是一个师缓慢地向通化方向移动了12公里!而我们的契机就在于朝鲜军队动作缓慢上!”(赵致山并不知道,过早炮击图们也只是那个日本生体战士在逼迫林原爱仓促而为,并非他本意,安他的如意算盘至少要等到他把这个总统位置坐结实了才会对中国东北地区动手!)

吴心吾道:“这朝鲜军方看来对林原爱的政变也是心有不甘哪!听说防长崔鹰珠也是家眷被劫持后才被迫答应于林原爱合作的!朝鲜军方并不太愿意听从林原爱的调遣!”

“所以我方案就是尽可能将这些朝鲜军队吸引到图们方向这边来,防止他们通化方向突进!谭继彤少将同志!”

谭继彤一挺身道:“有!”

“命令你率领东北军区所部第12军、第39军、第2空突师,第72装甲机动旅共5万人,务必在48小时内高速援驰图们市,尽量把声势做得大些!到达图门后采取进攻型守势,不断对对面稳城郡进行攻击*,但不要盲目突进,稳守五天即可!”

谭继彤点头道:“遵命!”

参谋长杨立昆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东北军区两天里集结5万人已经是极限了,慢慢来吧!”

“这…..”杨立昆有些张口结舌,都火烧眉毛乐居然还慢慢来!

吴心吾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他分明看见赵致山嘴巴里虽说慢慢来,可他眼睛却直勾勾盯着长白山区的六道沟!心道“有意思!分兵?”

似乎感应到某种东西,赵致山回头望向吴心吾,脸上露出一股玩味的意味…….,同时赵致山心中又有一丝得意:“兰州军区那个娘娘腔看到自己在东北大展手脚,估计又要大冒酸水了吧,这个向来和自己不搭架的苏州小男人已经坐上西北大军区总司令的宝座,将来一定又会来一番竞争了!人生真是充满竞争和挑战呀!”

赵致山所料不错,乔羽生现在很是郁闷,虽然顺利坐上了西北大军区总司令的宝座,但并不能缓解他的郁闷情绪,招募卢凌冰本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却让中国航天局中间横插一杠子把事情给搅黄了!而现在朝鲜边防军炮轰图们市,赵致山这个东北佬运气实在好得不得了这个,林原爱怎么就这样上道呢?人家恨不得希望你给他个动手理由呢!真是愚蠢!估计赵致山高兴得要蹦上天了!中央连续在东北东南用兵,反观自己所在的大西北,真是和平安宁呀!几年前猖獗一时的东突分子在最近中央的金融打击下,变得如只乖乖羊般没了丝毫火气!哎自己怎么什么都要被人家压一头呢!难道问题真的就出在自己这双手吗!乔羽生端详起自己这双细腻白皙地犹如女人般的手,乔羽生是地道苏州人,那里好山好水养育出了闻名天下的苏州女人,但也让苏州男人变得阴柔起来,长年的军旅生活以及干燥的大西北气候,并没有让乔羽生的这双手变得粗糙起来,反而越老越显得晶莹透亮起来,所谓反常即为妖,年近56岁的乔羽生也对自己这双妖手无可奈何!自然在私底下不少人都会对这对妖手大感兴趣,打趣无事生非者不在少数,这也让乔羽生苦恼不已!自己这个总司令名号说来威风,但要是只吃干饭没事做,那可真是个大笑话了!东北、东南地区风起云涌,印度这个南亚所谓超级大国看得不眼热吗?这个可是个好机会呀!快向西藏边境增兵呀!新疆阿克钦赛地区可是悬在你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这时,通信员的声音打破了乔羽生的意淫:“乔司令,副司令艾阿迈德.肖尔提请求视讯联系!”(艾阿迈德.肖尔提,49岁,原新疆军区副司令,少将衔,西北大军区成立后仍为副司令)

“接进来!”

乔羽生下意识地感到有事情发生!

艾阿迈德.肖尔提是典型的维族人,鹰钩鼻,蜷曲头发,眼睛深凹,不过他的汉语却吐字清楚,不似一般维族人说汉语都带着一股浑音。

“发生了什么事情,肖尔提同志?”

“那个**头头热比娅又在国外煽风点火了,请乔司令看一段视频!”

肖尔提身边开了个小窗口,热比娅典着那张猥琐的脸在视屏上唾沫横飞,乔羽生是强忍着恶心耐着性子把视频给看完了!

“不要能源革命要自由?!这老乞婆还真会借题发挥!你在国外吃好喝好就得了,国内人民的需求你真的会了解吗!手伸那么长别落得蔡浊文一样地下场!”

肖尔提道:“看来这老乞婆活得很滋润,前段时间中央的金融打击看来对她没起什么作用呀!这老乞婆还是活蹦乱跳的!”

“嗯!据说其家族囤积了大批黄金,而不是现汇,所以金融打击效果不大!根据以往经验只要她一开口,新疆必定有人为之卖命,看来几年前的骚乱又要发生呀!”乔羽生突然意识到一个天大的机会摆在眼前!虽然不能像那东北佬驰骋疆场,但他可以学王震将军、学左宗棠!甚至高仙芝!经略西域用铁腕治**!乔羽生突然觉得眼前一片开朗!自己并非没有和赵致山一争高下的资本!同时乔羽生也豁然警觉,上头整合西北大军区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只是自己有些愚钝而已!这席天成谋略真是让人感到可怕!自己私下里常打些小九九别让上头察觉才好!

想到这里,乔羽生不咸不淡地道:“为防止万一,提醒一下新疆各级公安武警部门,发现闹事者坚决打击!我会派遣原兰州军区治下第三空突师前去协助维护秩序!同时新疆军区治下第七、第13装甲兵团、伊犁维族兵团向阿克钦赛地区秘密迂回集结,要求在半月之内达到预定位置!尽量在半夜12点后行动!”

三个军团总计15万人!豁然惊觉地肖尔提不解地问:“乔司令,这维持治安没必要做那么大动作吧?!上头不会同意的!”

乔羽生微微一笑:“有句话你听过没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我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境外敌对势力乘虚而入!至于中央那边,既然让咱们成立大军区,就已经给了咱们一定程度的自决权!事情开始后我会向军委作出解释!另外我也会随着空突师前往乌鲁木齐,西北大军区的司令部我要亲自参与创立!”

肖尔提点头道:“明白了,军队将按您的布置进行调动,我们会在乌鲁木齐静候乔司令的光临!”

“谢谢!”

肖尔提的影像从屏幕上消失了,乔羽生低头想了想,又叫来了兰州军区参谋长曹征:“传我的命令,兰州军区所有甲级部队即日起开赴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进行战术训练!”

“是!”

命令被传达下去,乔羽生一脸放松往椅子上一靠:“赵致山,这个笑话过本人这双手的东北佬!让我们来场公平的对决吧!看看最后谁的成就最大!”

于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次波澜壮阔的西征,便从兰州这间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办公室内起步!不过连乔羽生自己也没料到,他与赵致山的这场赌赛,最后给中国带来一段不大不小的乱世,也应验了推背图里那个对于年老武者的预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