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出击 第四卷 消灭这帮海盗 第六十一章 丁克船长

晓雾晨枫 收藏 3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280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0.html


遥远的北方海平线上出现了一个黑点。这个黑色在碧蓝和瓦蓝交界的海天一线处显得是那么地扎眼。众人翘首以盼,不知道那是什么。

会是什么呢?蓝鲸?巨大的漂浮物?——还是一艘船?

黑点慢慢地移动着,近了,更近了!可以看见模糊的轮廓。——是的,确实是一艘船!

大家很激动,也高兴极了。盼了这么多天,终于盼来了一艘船。

众人赶紧把狼烟燃的大些,好让那艘船上的人能够看得清这个岛屿上面存在着人类的标志。

不过看起来那艘船受到了伤害。它只能慢慢地航行着,看起来似乎半天也没挪动一下。穆天都要急坏了,恨不得能跳进海里去帮他们推着。

那艘船直接奔这边而来。想必是船上的人已经看见了狼烟。

众人看到船上亮起了一闪一灭的灯。大家高兴地欢呼起来。船离海岸线还有大概一公里左右停了下来。众人看清楚了,是艘不大的船。而且好像还受过很大的破坏,船体有些歪斜,外表有些斑驳。这让大家的心里凉了半截。但是,不管怎样,有了船就有了回到祖国的希望。

大概是由于水域太浅,那艘船无法停泊在近岸边。它随即抛下了抛,然后放出一艘小艇下来。大家看到小艇上有三个人,两个人在划船。

既然人家远道而来,就是客人,怎么说得下去迎接一下。唐虎带着大家一起顺着甬道往沙滩上走。

当众人走到沙滩上时,那三个人已经把小艇划到了浅水里,然后放下船头的一个钩子,钩在旁边的石块上,让船不至于被海浪冲走。三个人蹚着海水走了过来。

“嘿,这是你们的岛吗?我没想到在这片荒凉无际的海面上还存在着这么大的一个岛屿,上面还生存着一批顽强的土著人。我们看到了狼烟。——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说话的是个凶猛的、又高又大又壮的家伙。中年人。东亚人种。一张一看就知道是饱经风雨的脸。脸上有皱纹和伤疤。戴着黑框的帽子,一袭黑色的外衣,有锃亮的纽扣,好像是由旧军装改成的。脚下是黑色的长靴。手里拿着一支手枪。他身后的两个人赤裸着粗壮的肩膀,脸庞和上半身都被晒得很黑。面无表情。一个人抱着一支AK47。

“你的船怎么了?还能跑吗?”唐虎没有回答,直接问道。

伤疤听到唐虎能够说现代的语言,脸上突然变色,“你们不是土著人??那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个荒岛上?你们的军服是从哪里来的?——把手举起来!!”

他身体微微向后一撤,迅速举起手中的枪对着唐虎。后面的那两个人同时举起枪,“喀拉”、“喀拉”地上了栓,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着我们。

这样突然的情况让我们有些发蒙。众人身无寸铁,只好乖乖地举起手。

“听着,别误会。我们身上什么武器也没有,对你们没有什么威胁。把枪收起来好吗?——这家伙让我发怵。尽管我也曾经这样对着别人。”穆天朝前走了两步对那个凶猛高大的家伙说道。

“听着,最好不要再朝前走一公分以上的距离,否则,我敢保证,你的脑袋马上就会开花!”那个高壮的家伙布满伤疤的脸上露出凶恶的表情。黑洞洞的枪口立刻对准了穆天的脑袋。

穆天立刻定住了,像个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威胁过。

“你可以搜我们的身。我们身上确实什么也没有。”唐虎平静地说道。在这个时候,就需要这样冷静的态度。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是从身上穿的衣服来看,想必曾经是个军人。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唐虎稍微思索了一下说道:“我们确实不是军人,这些服装都是从居住在这座荒岛的土著人手里换来的。你们不知道,在这个荒岛上确实有土著人,但是他们在这个岛的西北方向。那边有一片白色的沙滩,还有半条破旧的木船陷进沙地里。他们居住在土壤是红色的树林里,带有亚热带的气候特征。里面成片生长着芭蕉丛,掩盖着他们的寨子。如果不信,你们可以过去看看。正常情况下,现在是他们吃午饭的时候。不过他们不太怎么好客,刚上来的时候,我们和他们打了一架。但是我们败了。因为对方的人数比我多得多。如果你们过去,肯定会把他们打得落荒而逃。他们才是真正的土著人,我们不是。我不知道这些像是军装的衣服他们是从哪里搞到的。但是,既然都是在海上漂泊,想必知道,每天,都有很多东西和垃圾被扔进海里。它们偶然被海浪推到某个岛屿上,这完全是自然正常的情况。

“尽管我们看起来像是土著人,但实际上不是。我们是在远洋打渔的渔民。在两个月之前,我们的渔船遇到了风暴,船被卷进大海深处。而只有我们七个人逃了出来,呆在一艘救生艇上,漂流了半个月才来到了这座荒岛。我们每天都燃着狼烟,希望过往的船只能够看到。但是今天,你们是第一个驾驶着船来到这个荒岛的人。”

大家知道队长为什么要说谎,在对方的情况不明之前,我们当然不能透露底细。

“那好吧。”那个满脸伤疤的家伙口吻缓和地说道,“如果你们真的是渔民,那么我相信大家会很好地相处。大家都拥有相似的命运。对于这个变幻莫测的大海,没有人能够有逃脱的了惩罚的办法。如果那次不是我们的导航系统在雷暴中失灵并发生错误,我们也不会来到这片海域。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想有必要对你们搜一下身。”

唐虎朝后看了看,示意大家不要冲动。众人的眼神相对,心中默许。

“好的。悉听尊便。”唐虎大方地说道。

伤疤把头一摆,示意一下,后面的那两个冷冰冰的大汉就过来搜大家的身体。当然,不可能有什么,众人的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衣裳,脚底下是自制的鞋,连匕首都没带,不可能藏住任何武器。

——而我们的枪还在营地的仓库里。只是没有子弹。但如果被他们发现了,那我们很可能被揭穿,就会引来危险。

那两个家伙搜完之后,朝伤疤示意了一下。伤疤的表情立刻舒展开来。“我们都是被这大海折磨的人。对于外人的不信任,让我始终坚持小心谨慎的态度。如果冒犯了大家,希望多多含量。这就是我们的船——”他指着停在不远处海面上的那艘船说道。

一帮头上围着黑色头巾的船员们,端着AK在船舷上不断走来走去。

“我们是生意人。我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就是——,为什么这些家伙身上都带着武器。当然,想必能猜出来,我们做的并不是什么正当的生意。各个国家漫长的海岸线上,到处是可以钻的岛屿和海郊树林。我们的船就是要晃过那些海岸巡逻队,然后——运送客户委托的物品。这个活儿就是大家经常听到的一个词儿——走私。想必没有人会大惊小怪,因为这个问题在每个国家都很平常。其实我们都是穷苦人,做这些,仅仅是为了赚一点养家糊口的钱。但是为了对付那些蚊子一样不断袭扰的海岸警备巡逻艇,我们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你们说难道不该吗?”

他抬了抬手里的枪,示意给大家看。“我曾经打死过一个孤单的巡逻人员,——他只是我所干掉的众多海上警察中的一个。他的腿被我们击中,而他的同伴却丢下他逃走了。他哀号的声音,差不多都能够让坐在首都舒适办公室里的总统听见。我可不想让他坏了我们的好事,同时为了减轻他的痛苦,我就——”

“砰——”的一声,正在沙滩上快速爬行的一只螃蟹应声而碎。——伤疤手里的枪口正在朝外徐徐冒着青色的烟。他开枪的速度之快,精确度之高,比起大家这些受过大量正规训练的特种兵来说,毫不逊色。

“——一枪结束了他。子弹击中了他的脑壳,表情停留在那最痛苦的瞬间,脸庞扭曲,通红的眼睛惊恐地睁着。我想你们能够想像得出这样的情形。”

说完,伤疤轻松地抬起枪,吹了吹枪口的青烟,然后重新别在腰间。眼神扫过大家,寒光闪现。

大家都知道,他这是在恐吓我们。对于他的话,没有人会相信。鬼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磨掉了漆的AK47、斑驳的铁质破船、旧的军服、那些在船舷上拿着AK头上围着黑色头巾不断走来走去的船员们,——抢劫商船的海盗也说不定。如果现在手边有枪,一定不会让他这么嚣张。

——大家这样想着。

“是的。”唐虎说道,“说实话,我们还真没有见过你们手里的这些真家伙。就得这么对付那些海岸警备队。他们经常敲诈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渔民。”

无论如何,现在是需要忍耐的阶段。

“哈哈哈!!”伤疤把手放在腰间的枪把上,慢慢踱着步仰天狂笑着,然后猛地回头,看了看唐虎,从长长的衣袖里伸出手,那双手干硬清冷,就像是一只僵尸的手。唐虎也伸出手。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我是这艘船的船长。我叫丁克。大家都叫我丁克船长。你们也可以这么叫。我不介意。我们的船在一次风暴中被雷电击坏了导航系统,并碰到了一小队巡逻艇。我们和他们仓促地打了一仗。我们的船受了伤,导航系统出现错误,沿着错误的方向顺着海流向东航行了十几天。这几天主机已经趋于崩溃,航速越来越慢。我们想找个岛屿作一段时期的休整。但是没想到周围没有一个岛屿可以停靠。后来就看到了一个烟柱,顺着烟柱就来到了这儿。”

伤疤没有松手,继续说道,“没想到会遇上你们。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如果你既然来到了这个岛屿这么长时间,一定比我知道的多,我希望你们能帮助我修理这艘船,然后我们一起回去。我想你们一定会愿意的。我帮助你们离开。你们来帮我们修理船舶,给我们提供些吃的东西,我想你们不会缺少这个。——不会介意来打扰你们吧?”

“当然不会!”唐虎笑着说道,“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这么多天,我们一直都在盼望着能看到一艘船。你们是我们的救星!”

丁克船长显然很喜欢听这样的话,脸上是满足的神情。

可是,——丁克船长??方舟感觉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看到过,忽然想起来那个漂流瓶里的纸条,上面不是说那个把垂死老人抛进海里的船长叫丁克吗?会不会——,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呢?

想到这里,方舟不由自主地暗自打量了一番,愈发对这个丁克船长的身份感到怀疑。

“你怎么称呼?”丁克船长问道。

“哦,我叫赵大。这些都是我们一个村的兄弟。都姓赵。这个叫赵——”唐虎说。大家心里都感觉有些好笑。

“好了。”丁克船长不耐烦地打断唐虎的话,“我不必知道那么多,只要知道你的名字就可以了。——你们就居住在那个山崖顶上?”丁克船长转过身去指着山崖上方那凸出的一块问道。

“不错,正是。如果船长不嫌弃,可以到那去坐坐。”唐虎说道。

“哈哈!”丁克船长笑道,“会有机会的,可是现在不行。我想我的船员现在都饿了。漂泊了这么多天,几乎吃光了船上所有的食物。最好能给我们送些食物过来。”

“好的。我们这就回去拿。”说完,唐虎就要带大家回去。

“不,不必去那么多人。我想只需要五个人就够了。得留下来两个人陪我聊聊天。你知道,在船上整天对着我的这些手下,——这些熟悉的、呆瓜一样的面孔,都烦透了。赵大,还有你,留下来陪我聊天。其余人的可以回去拿吃的东西。我想我的分配是绝对合理的。”丁克船长把唐虎和穆天留了下来。

大家知道,说陪他聊天只是丁克船长的一个借口,他只是想留下两个人质,防止别人都逃掉。——看来这是个阴险毒辣、经验丰富的家伙。

唐虎给大家悄悄使了个眼色,不要轻举妄动,先麻痹他。众人领会,然后顺着甬道爬上去。

唐虎和穆天留了下来。

那两个面无表情的手下上前来,举着枪一左一右地看着他们俩。

如果要是想跑的话,身上肯定会被打成马蜂窝。

唐虎和穆天两个人静下心来,不动声色,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丁克船长说着话。

那说那边,五个人顺着甬道爬上去之后,牛金立刻从仓库里找出枪来要去和那帮家伙拼命。当然,大家都知道,一颗子弹也没有,这无异于以卵击石。

队长交待过,不能轻举妄动,先稳住这帮家伙再说。如果泄露了自己的身份,那么队长和穆天两个人的性命就不保了。

大家赶紧把所有的武器收集起来,在远远的森林边缘挖个深坑然后埋进去,踩实,再在上面覆盖上伪装,留下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记号,——说不定以后还能用上呢。

然后从仓库里把那些平日收藏的腌制好的晒干的兔肉干、野猪肉干、鱼肉干拿出来,还有一些水果,用草绳串起来,拎去。

众人一路无话,心事重重。

丁克船长看着大家手里拎的东西,高兴的眉飞色舞。

“哈!看起来你们吃得挺不错,食物很丰富。我就知道你们是善良的渔民。不会和我为难的。不是吗?——好吧,放到小船上去,我得先让我的兄弟们尝尝。”丁克船长说。

众人只得按照他的意思照做。

大家把食物放在小艇里,丁克的一个手下上了小艇往那艘船上划去。

那艘船上的船员们看到运送来了食物都欢呼了起来。

大家都一声不吭。这种状态简直让人憋屈极了。让做什么只能乖乖地去做。不仅不能反抗,还得服服贴贴的。大家的心里都憋着一股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释放。

“怎么,都不高行吗?”狡猾的丁克船长发现了众人的异常,“这难道不是很好的交易吗?要知道作为我们这些专门从事走私的人来说,你情我愿就是最好的交易,难道这个不是吗?我们可以让你们离开这个鬼地方。而你们可以给我们提供食物,并帮助我们修船。这难道不是一举两得双方共赢的事情吗?”丁克船长得意洋洋地说。

“这个无赖!!”大家恨得牙痒痒。可是脸上还不能表露出来。

“如果这个无赖吃了我们的食物,并在我们的帮助下修好了船,然后把我们甩掉。——他完全能够赶出来这样的事情。”大家这样想着。

“这确实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唐虎说,“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我们尽可能地为您提供食物,并提供我们力所能及的帮助。只是希望船长您能够牢记自己的誓言,履行自己的诺言。”

众人知道,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鬼才相信丁克船长能够履行他的诺言。最好的办法,就是:

——把这艘船从丁克船长的手中给夺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