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火线 正文 第十八章 孤单一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我所在的这块大岩石可能是山体滑坡时滚落的岩石块,也正是这块岩石为我挡住了满天的子弹,正前方便是交火的战地,后面是我们方才避雨的那个山洞,不过再往后便是陡峭的山壁,想要爬上去的可能性不大。

左侧是敌人伏击我们的山坡,此刻敌人正源源不断地冲下来追击队长他们,右侧则是冲开包围圈的突破口,看队长他们也不好过,敌人死死咬在屁股后边,他们只能边打边退。

看着混乱的战场和中间大批的敌人,跟队长他们汇合的希望彻底破灭,这时对面山坡冲过来的那群“悍匪”已经经过了交火的阵地,没想到他们停都不停,直接向着我冲了过来。

操,不就打死一个人吗,至于这么拼命?冲来的人至少有二十多个,强大的活力完全将我封锁了起来。

死就死吧,也不能让你们好受!我摸出配发的手雷,拉开向着冲来的人群方向仍了过去,然后也暂时不管那群“悍匪”了,瞄准追向队长他们的敌人打了起来。

死也要死的有价值些,至少给队长他们减少点压力!

这一招果然管用,追向队长他们的敌人身后受到攻击,不少人茫然地回过头来开始寻找我,很快便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不少人跟随那群“悍匪”长短火力齐射,对着我打了起来。

又将一颗手雷仍了出去,暂时阻住了敌人的猛攻,我摸了摸身上,还有一颗手雷和一颗烟雾。

雨虽然小了很多,但要是用烟雾的话估计效果不大,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看着又冲上来的敌人,我将烟雾弹扔出去,紧接着将最后一颗手雷也扔了出去。

趁敌人暂时失去视野,我向着后方山洞方向猛冲过去,烟雾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打向我的子弹开始变得毫无方向,不过很快便有数发子弹噗噗打进脚下的土中。

屁股上的伤此刻却感觉不到疼痛了,估计是被雨水泡得麻木了,倒帮了我不小的忙,跑起来没有什么阻碍。

我知道山洞那边是条死路,即使能跑过去也会被追上来的敌人打成马蜂窝,跑出去约一百多米距离后,我一转身冲向了左侧的一小片丛林。

那里同样是一片山脚下杂生的小块密林,上边的小山便是刚才我们抓到两个俘虏的地方,此刻只能希望靠着密林暂时挡一下敌人的视线了,但是跑进密林前这段空旷的空地却会将我完全暴露在敌人火力之下,此刻也只能祈祷我是幸运儿,子弹全要躲着我!

显然老天听到了我的祈祷,直到我冲进密林,子弹才追着屁股打了过来,我不敢回头还击,只能拼命地逃跑,进了密林情况就好了很多,有了树木的保护,敌人的子弹对我的威胁大大降低。

这片密林很小,没跑出几步便冲到了山脚下,这里是山的向阳一侧,我们来时走的是背阴一侧,队长他们是向着那边逃了过去,但望着眼前陡峭的岩壁我傻了眼,这面山体的倾斜角度几乎要达到八十度了,让我怎么爬上去啊!

这时我几乎有了冲回去跟敌人拼命的念头,老子死也要拉上个垫背的!但理智还是控制住了我,仔细观察了下地形后,我发现正南方向的山坡虽然角度也很陡,但山体上长满了矮小的树木,一棵棵如同雪糕上的果仁般贴在山体上,而且山壁上参差不齐的岩石也可当成落脚点。

不再犹豫,我朝着正南侧的山脚奔了过去,好在密林是围着整个山脚生长的,还可以继续为我挡住敌人射来的子弹。

将枪背在背上,我抓住松柏,踩着经雨水冲刷得溜滑的山岩爬了上去,我发现此刻的自己竟然灵活无比,爬起山来简直像只猿猴一般,毫不费力便爬上去了十多米高,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潜能?

哥哥曾跟我说过,当遇到极度危险时,身体能激发出潜在的体能,爆发出超常的能量,就像电视上报导的那篇一个妈妈救下了从楼上掉下的小孩子的事件一样,人的潜能简直可以用不可理解来形容。

但哥哥同样也告诉我,正常人的心脏有一定的负荷极限,而激发潜能使得身体处于超负荷运作,很容易造成心脏不堪重负休克死亡。

即使真会休克而死,那也总比被打成马蜂窝好!我自嘲地想到,敌人也已经冲到了山下,步枪齐发打得我赶紧钻到一块山石后躲了起来。

谢天谢地,这里不仅有不少树木,山石排布也不规律,很多地方都可以当成简单的掩体。

我端起枪瞄准山下的敌人还击起来,两个敌人被掀翻在地后,追击的人群中产生了骚动,他们一开火我便躲进简单掩体中,一停火我便冲出来开几枪,由于山脚密林跟山体之间有段空隙,使得他们全暴露在了我的视野之中,打起来毫不费劲。

如同打射击场上的活靶一般,我再次瞄准一个冲在最前边的家伙扣动了扳机,在又一个家伙被撂倒后,敌人意识到这样不是办法,开始跑向了山脚下的密林中,借着树木阻挡开始还击。

这样一来我跟他们的距离再次拉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暗自道。

打完弹夹内的子弹,重新换上一个新弹夹后,我借着山坡上树木和岩石的遮挡,向着高处继续爬去。

山下的敌人急了,又冲了出来,我再次躲到一块岩石后开始还击,从高处往下射击,不仅视野相当开阔,瞄准的精度也高了许多,一连串的点射将他们重新逼回了密林。

就这样打打停停,我缓慢地向山顶方向挪近,黑竹沟有很多像这样的小山,相对高度也就在五百米左右,快到山顶时地势开始变得平坦,等到敌人开火的空隙后,我端起步枪向着山顶冲了上去。

猜测队长他们应该是向着小山北侧逃去,如果向着那边跑很可能跟那群追队长的歹徒碰个正着,如果两拨敌人之间互相有无线电联系的话,给我来个两面包抄,到时我可真是插翅难飞了。

想通这一点后,我没有再往北跑,而是向着西侧山坡冲了下去,这时雨基本已经停了,随着活动量的增大屁股上的伤口渐渐有了疼痛的感觉,又疼又涨极不舒服,也大大地影响了我的行动速度。

虽然不知道被我打死的那个光头是个什么人物,但看身后那群死命追着不放的家伙就能猜出,那家伙肯定大有来头,这下也算赚到了。

刚下过雨的山路泥泞不堪,我一路跌跌撞撞地下到山脚后,没有任何停顿朝着前方跑去,怕留下太大痕迹,我专拣那种灌木丛生的地方跑,也不知跑出去了有多远,最后被藤蔓绊倒后重重趴在了地上。

一阵阵的眩晕感袭来,趴在地上我再也爬不起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