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贪官都“好色”?

zegnna 收藏 0 2184

中国早就有“自古贪官多好色”的说法,而今“十个贪官九个色”的断定好像也


得到了验证。最近,原中纪委常委祁培文在广东皖东披露,“在中纪委查处的大


案中,95%以上都有女人的问题。”祁培文并不是第一个说出大凡贪官与女人“


有一腿”的人,只是在那样大的场合,给那么多人上课说出这样发人深省的话,


而且是中纪委的人,说话有权威,自然而然就容易让人记住。


其实在2006年的全国“两会”上就有人指出,95%以上的贪官都有“情妇”,相


当多的“干部腐败”与“包二奶”有关。单从百分比上看,就已经说明,没有几


个贪官不花心。从近些年被查处的贪官来看,几乎没有一个不与女人有染,我们


不妨看看那些已经落马贪官卓越的“色绩”吧:

“像我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谁没有几个情人?这不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


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什么吃吃喝喝、男女关系,这对我们来


说都是小问题。”南京奶业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号称金陵“奶王”的金维芝(副


厅级)就如此说。

南京市车管所原所长查金贵年近花甲,居然养情妇13个,他经常在熟人面前自我


炫耀:“《红楼梦》里有金陵十二钗,我呢,有金陵十三钗……”得意之情溢于


言表。

“财政的钱花光,看中的女人搞光”,被当地干部群众称为“三光书记”的福建


省周宁县原县委书记林龙飞,与22名情人同时保持着不正当关系,玩够了女人的


他还想出“群芳宴”,让情妇们同桌吃饭看看她们有何反应。

海南临高县市政管理局原局长邓善红从1995到案发的10年时间里,先后包养了6


个情妇(民间说他有11个),生了6个私生子,连街头一位摩托车司机都可以指


点到哪里去找线。

被人们称为“情妇资源市长”的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曾经这样说过:“其实,


情妇也是人力资源,如果用科学的方法去管理,就可以将‘不良资产’变为优质


资产。”于是,他在北京长城边设立了一座豪华“行宫”,让他的众多情妇转化


成为他行乐和搞权色交易的工具。

被人们称为“性贪高官“的原最高人民法院的副院长黄松有,有一个 “嗜好”


,就是对未成年少女特别有兴趣。究竟他“兴趣”了多少“未成年少女”,“兴


趣”出多少花样,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一个个位数


被人们称为“米老鼠”的原长春市委书记、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米凤君,已


经是60多岁的人了,性欲却出奇的旺盛,却长期嫖娼,淫乱不堪,仅在长春市中


心吉隆坡大酒店内就和100名妓女有染。更加令人不齿的是,就在双规前,还在


宾馆里和两名妓女颠鸾倒凤,鏖战不休,其嫖妓数量直逼贪官创下的吉尼斯世界


嫖妓记录。

被人们称为“无奈院长”的原重庆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副厅级)刘松涛,生活糜


烂,自诩为“有情人”。他不仅留下可耻的“性爱日记”,而且留下了一句雷人


的“至理名言”——“有很多女人喜欢自己,我也没办法”。

被人们称为“一夫N妻书记”的原徐州市泉山区区委书记董锋,和情妇所上演的


一曲最为天下人所不耻的“床弟奇闻”,当他与情妇支某某ML时,竟然要求妻


子必须在旁边观战。妻子如不愿意,董锋就暴力相逼。

被人们称为“五毒书记”的原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天天离不得女人,


不仅长期和多名情妇狂欢,就连出差的时候,也公然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


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荒淫到了极点!

被人们称为“明星区长”的原北京海淀区长的周良洛,白天,他以区长的省份主


持廉政会议,义正词严地教育下属要清正廉洁;晚上,则特别想过那种夜生活,


于是,就以“陈总”的名义出入专属的高档会所,美女相伴,歌舞升平。

……

这些贪官的“事迹”在网上广为流传,有好事者甚至为他们“评奖”,九项冠军


得主分别是 :

1. 数量奖:江苏省建设厅长徐其耀,共有情妇146位。

2. 素质奖:重庆市委宣传部长张宗海,常年在五星级酒店包养漂亮未婚本科女


大学生17人。

3. 学术奖:海南省纺织局长李庆善,性日记95本,标本236份。

4. 青春奖:四川乐山市长李玉书,20个情人年龄都是16到18岁。

5. 管理奖:安徽省宣城市书记杨枫,用知识管理,有效管理77名情人。

6. 挥金奖:深圳市沙井银行行长邓宝驹,仅“五奶小青”,800天花了1840万


元,平均每天23万元,每小时10000元。

7. 团结奖:福建省周宁县委书记林龙飞,为其22名情人共办群芳宴,并设30万


元的佳丽奖。

8. 和谐奖:海南省临高市城管大队长邓善红,有6个情人,6个孩子,对此原配


夫人根本不信。

9. 干劲奖:湖南省通信局局长曾国华,面对5位情人立誓:保证到60岁时,每


人每周性生活不少于3次。


如此说来,贪官难得不情色,情色必由贪官描!以上说的是男贪官在包二奶、养


情妇中的典型代表,余下的5%有的是女贪官吧,女贪官养小白脸、包二爷也是时


有报道的。每当一个女贪官倒下,其绯闻便满天飞。从“三湘女巨贪”蒋艳萍到


原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安徽省原卫生厅副厅长尚军再到深圳罗湖区公安


局原局长安惠君,莫不如此。尤其是湖北枣阳原市长尹冬桂,在“双规”后,有


关尹的一些传闻便闹得满城风雨。传得更盛的,是她“与100多个男人有染”


、“霸占司机长达6年”,甚至被冠以“女张二江”。

为什么贪官都“花心”、“好色”? 为什么“二奶”都“心甘情愿”?这一切


,都是建立在各取所需上。贪官们“白天念稿子,晚上玩婊子”;“婊子”们“


白天装清纯,晚上任放荡”!对贪官而言,他们的“性饥渴”在权力的推动下,


显得格外的骚动和强烈;对于轻薄之女人而言,也不仅仅只是从贪官那里获得一


点“金丝鸟”式的享受。他们的结合,带着強烈的政治经济色彩,搞的是一场“


权色交易”。那个“三玩市长”总结得好:“人家背后议论我是‘玩权、玩钱、


玩女人’的‘三玩’干部,我认为名副其实。不玩权,就玩不来钱;不玩钱,就


玩不了女人,要玩女人,就得玩权;玩了权,才能玩女人”。真是一语道破天机


! 转自华声论坛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