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警察的故事(3)

其实侦查抓捕结束后的工作,一直也没有停,我想写出来,可是就害怕自己表达不清,大家看着没劲。

审讯是一项很费劲的工作,就是和这些人熬,亮子有一次说是熬鹰,副支队长听了不满意:“这伙狗怂也算鹰?充其量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于是我们就叫这工作为熬死猪,虽然不文雅,但却很贴切。

毒贩子们清楚自己被抓的后果,他们对付警察就三种方法:一声不吭、胡言乱语、讲方言。

我们不怕一声不吭的,一声不吭就想办法从他们的同伙身上下手,一群人里总有一个心理素质最差的口最松的,只要一个开口讲了,其余的要想争取宽大,那个还能不主动;也不怕胡言乱语的,他要是胡说八道,东拉西扯,我们也不怕辛苦,反正干的就是这活,咱就一遍一遍的问,一遍一遍的记,他们现编的词,一个和一个都不太一样,多问几遍漏洞自然就出来了,等抓住漏洞,就在由不得他们乱讲了;但是就怕讲方言的,而且是那种你根本听不懂的方言,你说你的他说他的,干着急没办法。曾经有次弄了个大活,沿着贩卖渠道一级一级往上追,最后抓住一个缅甸的上线,那家伙就是这样,明明会说汉语,就跟你讲缅甸语,我们没一点办法,最后只好把那货移交当地公安边防处理,估计他们也没辙,只能取保候审了。

这次的案子就遇到这样的情况,抓的两个上线是四川凉山地区的少数民族,刚抓住的时候,还能说几句晦涩难懂的汉语,带到审讯室以后,慢慢的这难懂的汉语就变味了,纯粹听不懂了,而且也听不懂我们的话了。我们本地的嫌犯交代,这两个上线常年呆在成都,原来在城里打了多年的工,汉语很好的。听到嫌犯这样交代气的我们直咬牙。

讯问笔录作为判决时的重要证据之一,一定是要每个嫌犯的口供都能对的严丝合缝,不然就会影响判决,可现在的情况下别说将口供对的严丝合缝了,连交流都困难了,本地的嫌犯的口供得不到印证,这案子就没法继续审讯了。

副支队长是个二十多年的老刑警,过去是区公安局的刑侦副局长,曾经连续破获了好几起的连环凶杀案和没有线索的无头案,荣获过个人一等功,后被破格提拔了两级,到了我们支队当副支队长,是个工作能力很强的专业领导。他带着大队长和三哥杨哥等几个业务骨干开了个小会合计了一下,又看了一遍抓捕那天的视频监控资料,确定了两个外地人在案件中的身份,老板和马仔,(其中穿白短袖的人交易时一直坐着不动,所有的验货谈价都是另一人在干,而且谈价后另一个人还要白短袖用方言小声在讲一遍等白短袖同意他才取货,给取货时,明明或就在白短袖手边可仍然是离得远那人起身拿货,)安排先从本地嫌犯交代的材料入手,先审讯两个外地人里的那个背货马仔,(我们叫这种人“骡子”)这人在成都打工的时间久,汉语表达能力也许好一点,而且,他不是老板,货也不是他的,相对要容易攻破一些,至于上线老板,先晾着等这边攻破了在说。

我和三哥负责讯问背货马仔,三哥经验丰富,他问我记录。做好了准备,又看了一遍本地嫌犯的笔录,三哥大概有了个讯问的思路,和我一起进了审讯室。

背货马仔被固定在我们专用的审讯铁椅子上,这椅子挺好的我们省还没有厂家造,都是从甘肃买来的,全钢制,人坐在上面固定了手脚之后前面还有活板挡着绝对安全,不能逃跑也不能自残。

我进去后坐在审讯室的桌子旁,三哥围着那背货马仔转了几圈,给他点了颗烟,问他:“你的问题想的咋样了?”那家伙一副呆像,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讲什么。三哥毫不在意,继续说:“你的问题我们都搞清楚了,你就是一个背货的马仔,问题也还不太严重,充其量就是运输毒品,你好好讲讲你的问题,我看可能的话,能把你取保候审了就取保了吧!”那货听到取保二字吃惊的“啊?”了一声。

三哥笑了笑,“能听懂了?我知道你在成都打了好几年的工,汉语你是懂的,我们查过了,你是小学文化,这些事情干了这么久想必法律你也懂一点,你该知道运输毒品和贩卖毒品两罪的轻重,现在怎么定罪全在你自己了,老实讲问题,搞清了你和老板的关系,谁主谁从,这定罪的轻重自然就出来了,说不定,你在审判前还真能取保候审呢!”

那货听了不言语,我估计他是在拿捏问题的轻重。三哥给加了把油:“我知道你来送货好几次了,不过我们现在不想深究你以前的老问题了,只谈这次的问题!现在你讲就算主动交待,如果你不讲,或者乱讲,我们从其他人那里了解了情况,把你按共同贩卖,你的问题就重了!”

那家伙抬了一下头,似乎还有所顾忌,三哥拿着手机给他放了一段刚录的当时交易的录像片段,“我告诉你,现在讲究零口供定罪,就凭这录像证据和从你们中搜出的毒品,再加上这么多警察的证言,我证都把你证死了!”

铁证如山,那家伙也没再狡辩什么,咽了口唾沫,慢慢讲述了他的犯罪经过,我一一记录。之后又进行了多次的讯问,针对每一个细节,每一个问题都要多次的讯问印证,这个家伙算是被攻破了。

上线老板晾了两天,大队长派老张和一名借调民警小王去审讯,整整折腾了一早晨,这家伙只是承认自己能将一些汉语(通过背货马仔的口供,他不得不承认的。),其他一概不讲,问的深了他就用方言胡乱的搪塞。大家都没辙了,案子陷入了僵持。

这天我被安排了新的工作,从嫌犯的物品当中提取有利证据,我费了老大的劲终于有了重要的发现,上线老板的老婆也参与贩毒并且找到了他们两人的合影照片,支队长了解到这一新的情况亲自和老张两人进行突审,希望能有新的突破。

到了下午四五点钟,支队长和老张两个人一脸喜色的从审讯室里出来,一叠厚厚的讯问笔录做好了,我们都很惊讶,问他们咋弄的,老张讲,原来在背货马仔的口供里,提到了上线老板的老婆,那个女人极有可能是真正的幕后老板,每次进货那个女人都有参与,刚才支队长审讯时,直接就告诉上线老板要是他再不交代问题就带带人去四川抓他老婆,让那女人交代问题,又给他看了他们的照片,那家伙怕老婆也被抓,就什么都交代了。

原来最难啃的一块骨头一下子就轻松拿下了,我虽然没想到要通过这女人来撬开上线老板的嘴,但因为第一个发现了那张照片,还是受到了领导的表扬,说我翻照片翻得好,我当时美滋滋的,可后来再想,翻照片翻得好算哪门子表扬啊,郁闷。

然而我们没能高兴多久,再接下来的讯问中我们发现了很棘手的问题以至于这个案子最后差点就要流产了......



本文内容于 2009-7-20 13:06:16 被冷血无情铁手追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