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15 妖刀刘和小白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各部门也在新制度下面开始慢慢走向正轨,各司其职互相配合的同时,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想在年中总结大会的时候露一把脸,惟独财务部在康饶生姑丈的带领下低调地做着工作,姑丈是不不喜欢争名夺利的人,况且财务部是直接受常务副总管理的,姑丈的宗旨就是干好自己的活,帮老板把好最后一道关,就行了。

人事部把制度修订完后,人力资源管理和后勤支援工作也已经走上了正轨,虽然管理系统里有人力资源模块,但萍姐私下还是用康饶生做的数据库掌控着员工动态。上个星期她着手于新制服和工牌的制作,这不,前天换发了新的夏冬装制服。管理人员和文职人员都是一套黑色的西装制服(女生多了两条制服裙子),两件白衬衣,一条黑色的领带(女孩子的是带圆点的装饰性领带),做工比较考究而且不同于服务员的衣服,是量身定做的;服务员则有冬夏装之分,每人四套,统一制式制作,如果你的身材太差没有你码数,那对不起,单这一项你就入不了职。工牌也在鬼脸婆的授意下重新设计,全部用金属牌,上面一行中文字写着部门,下面是员工编号,用颜色区分级别,领班以下级别为不锈钢材质黑字,领班及文职后勤人员银灰色合金材质黑字,高级领班和主管级别为镀银黑字,管理层是镀金黑字,这鬼脸婆还真能折腾。

财务部的两块金色工牌有一块静静地躺在人事部的柜子里,康饶生戴的是财务部两块银色工牌中的一个,“财务部 AC-003”,另一块是阿思戴着的“财务部 AC-004”。康饶生穿着合身的西装,倒也有点象个白领了,只不过工资水平确实不敢让人恭维。康饶生这段时间主要忙着帮姑丈修改财务管理制度,在软件管理方面姑丈比不上他,必须由康饶生亲自操刀。康饶生虽然很低调,但是该沟通的还是得沟通,充分发挥他的人际处理关系,在充分听取各部门意见后,整理好了各部门成本预算、核算和控制制度草本,又根据实际情况制订了财务交接权限、仓库入库出库和监督制度、各收银岗位在派出部门的监督职责,还有财务部薪资考核标准,高层已批准执行。财务部的工作也开始有条不紊地走上了正轨。

康饶生平时在办公室里呆着的时候,与其他部门沟通最多的还是销售部。张帅那个小白脸拿年薪确实不是白给的,只要康饶生能提得出来的想法,他就能整个方案然后修改掉,这也让财务部在数据衔接处理上越来越顺手。销售部是贯彻执行财务部关于成本预算的部门,小白脸手下尽是强将,做的财务预算面面具到,就连姑丈也私下里暗暗赞叹。但是康饶生还是看这个小白脸不顺眼,除了工作就很少和他接触。

安保部一直都是很稳定的部门,李强的个人统治力无话可说,安保部也是全酒店唯一准军事化管理的部门,李强这小子把部队的那一套给搬了过来,他招收的人全部是从部队回来的兵,安保素质那是钢钢的,就连机电维修员都是部队的修理兵退役,技术没话可说。李强是个不太爱说话的人,康饶生和李强的关系一般,就是见了面打打招呼。

牛红的客房部最近生意也挺不错,一是天气热了来渡假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二是把球场和建身场所在非高峰期对外营业,以增加收入,三是这骚娘们确实有些手腕,不知道她是用自己的胸部还是金钱加肉体,反正管这一片的派出所领导被她搞定了,于是周围的卖春业就收到了暗示,开房过夜必须到酒店,于是天天都有妖艳的妓女带着嫖客来开房打炮。牛红还顺应市场,专门调整出一个楼层的房间,全部下调了价格和推出各式各样的钟点房套餐,一时间“鸡飞狗跳”,比桑拿部还热闹。

当然,也有些须不和谐之音。何大明这个垃圾几次想动雨姐,不过奈何雨姐的水也很深,起码牛红和于翠儿就不会同意。于是何大明又开始打压其他部门,为自己爬上营业副总做准备。何大明那个垃圾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用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在不是旺季的时候把中餐厅带到了营业额的第二位,排在桑拿部后面;西餐的生意也渐渐好了起来。何大明这个垃圾趁机邀功发难,在那个鬼脸婆何茵的支持下,从于翠儿手里把KTV和夏日浴场给并到了餐饮部,改名叫餐饮娱乐部。

于翠儿懒得去争,反正不影响自己的工资收入,何大明爱管就管去,她也乐得成天猫在桑拿部里。桑拿部接待的客人群比较集中,而且平时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家伙过来放纵消遣,大搞性派对狂欢。于翠儿干这一行时间不短,手里的资源非常多,经验也非常的足,经常更换小妹,保持客人的新鲜感的同时还保证了服务质量,还经常推出新的服务招式,生意一如既往的好,要不是KTV和夏日浴场被何大明给吞掉了,她就是酒店当仁不让的赚钱机器。

进入四月后,天气开始慢慢地变热,来渡假和游泳的人,带动了周围餐饮、娱乐和旅店的生意。酒店的生意也如天气的变化般慢慢开始火了起来。

新制度执行后把结帐日调到了20号,加了几天班,终于把数据都审核完了,点了下“本月过帐”,康饶生看了看钟,还有十五分钟才到吃午饭的时间,于是把打印机打开,接上传票纸,开始打印数据,下午要给姑丈送上去。

“呼!”康饶生长出了一口气,伸了伸懒腰走出房间把门锁上,看了看“猴子笼”,阿思出去收款了。现在“财务室”的牌子已经挂到了那里,这间办公室没有任何标记,里面装上了财务终端,过滤后的数据用另一个用户名可以在外面的电脑上显示出来,然后直接导入到金碟系统做帐,用于进行报税处理,康饶生和阿思两人都是天天里外来回办公,这就是大家都所熟悉的所谓“两套帐”。当然了,营业部门的收银终端上,除了当天还没有结束的营业单据是什么也查不到的。

“康会计,你不说话的样子好可怕哦!”办公室只有几个文员在,这个时候也停下了手中的活,准备下班,见康饶生少有的坐在那里看报纸,凑了过来,聊起了天。

“啊?是吗?”康饶生笑了笑,放下报纸。

“怎么突然变得那么严肃呀?刚来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小李说道。

“忙啊!”康饶生实在是累,挤出点笑容比哭还难看。

“我们也忙啊,但是要注意休息,晚上大家的活动,你都很少参加!”另一个小李因为年纪大了小李两年,现在已经被大家改叫大李了。

“复习考试呢,还有论文,呵呵,忙过五月中就好了!”其实康饶生自己有出去放松的,看书累了,叫上华哥,到海鲜店老板阿杰那里坐坐,吃点东西喝点小酒什么的。

“不过我觉得你严肃的时候挺帅,哈哈哈!”

“帅什么呀,那个才帅!”康饶生指了指张帅空着的座位。

“我不喜欢白面书生,呵呵!”销售部之前的文员被张帅炒掉了,重新找了据说两个是他以前酒店同事的女人,张雅和许荔,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都是很干连老于事故的样子,不过能力确实强,三个人就把销售部的工作做得非常出色,当然工资也不低。两人也加入到了聊天的行列。“对哦,康会计好象比以前黑了很多啊,还瘦了!”

当然了,康饶生可不想浪费这大好的海岸阳光,天天出去跑步的时候都光着膀子,有时中午还跑出去晒晒太阳,他可不想再给人说自己是小白脸了。

“是瘦了,睡眠不足!”康饶生摸了摸自己已经没有了多余的肉的脸。

“聊什么呢?”阿思这个时候出去收完欠款回来。

“收得怎么样?”康饶生走过去,拿过阿思手上的收据本,翻看着,“不错,基本上都收完了!”

“下午还得跑,镇办纸业厂的财务主管不在,下午再过去!”阿思把收的钱和支票都锁进了保险柜,锤了锤臂膀。

“辛苦了,呵呵!”康饶生把收据还给她。

“来来来,我介绍一下!” 何大明风风火火地领着两个人走了进来,讨厌的半生不熟的白话,这鸟人白话说不好却偏偏喜欢到处一口普通白话,“这个是我的亲弟弟,新来的领班,也是大学生,酒店管理专业毕业的!”

“大家好,我叫何小明,以后请大家多多照顾!”一个有一米八个头,一头卷发,白白净净的长得非常英俊的年轻人笑了笑,和大家打了打招呼。

“哗,大帅哥哦!”女生们开始流口水了,只有销售部两个女人稍微微笑了一下,淡定自若。

“好象混血儿哦!”那小子浓眉大眼的,鼻梁高高的,确实有点象混血儿。

“哈哈哈,这位是跟了我多年的小弟,刘练,做酒店行业多年啦!”何大明指了指另一个人说道。

“大家,我叫刘练,请多指教!”刘练憨憨地笑了笑,普通的头,方方的脸,一副老实人的样子。

“你好!”女孩子们的热情明显减弱了下来。

“这位是康会计,这位是张出纳!”何大明挨个介绍办公室的人,何小明明显比刘练大方,走过来和康饶生握了握手。

“你好,我叫张思,叫我阿思就好了!”阿思眼睛里明显地带着些须异样的东西,主动伸出手来自我介绍。

“你好,叫我阿明就好!”何小明礼貌地握了握阿思的手。

“嘿嘿!”康饶生暗笑了一下,看了看办公室的人,都是一副“又一朵花要被采了”的神情。

“吃饭咯!”康饶生看了看墙上的钟,招呼了声走了出去。

康饶生不作声地坐在那里埋头扒拉着饭,今天酒店加餐,饭堂的阿姨和阿叔早就被康饶生这个小老乡哄得团团转,每次加餐的时候,他饭里面总会比人多埋了一条鸡腿,或者一对鸡翅,就连饭后果也是比别人多一个。

“吃完来下酒吧间!”华哥拍了拍康饶生的肩膀,放好饭盆,和刘练一起走了出去。

“我帮你值班啦!”康饶生到中餐的时候,见阿思站在收银台里面,和何小明说笑着什么,靠,这也太主动了点吧?

今天酒店接了个扩展公司的单,吃饭的都是团体餐,所以不太忙。

“嘿嘿!”康饶生不理她,和何小明互相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这小子虽然也是个小白脸,但是比张帅顺眼多了。

“呵呵!”黄家两姐妹在那里捂着嘴吃吃地笑。

“又有什么好事?”康饶生进了酒吧间,见华哥和刘练在往冰箱里放做好的果盘,最普通的那种。

“等下!”康饶生就坐在啤酒箱上,看着两人把果盘都放好。

“来,表演一个!”华哥笑着对刘练说。

“好!”刘练拿出用加了冰的水泡着的已经切好的材料,看样子是刚刚准备好的,水果颜色没有变化。

刘练把材料放到操作台上,拿出自己的刀具,开始时而大刀一滑,时而仔细雕刻,然后飞快地用牙签串着一块块的果肉。

“他就是来帮你手的?”没想到何大明过了这么久才给华哥找个帮手,还是自己的心腹。

“是,来不短时间了,你不知道?”华哥笑了笑。

“今天何大明才带他们来办公室里介绍啊!”康饶生耸了耸肩膀。

“以前他是服务员身份代领班,今天刚转正!何小明是今天才来的。”华哥解释道。

“好了!”十分钟后,刘练拿着抹布擦着手,转过身来憨厚地笑道。

“我靠!”康饶生呆住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立体的龙凤呈祥出现在眼前,龙和凤都雕刻地好象活得一样,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

“怎么样?”刘练等着两人的评语。

“哼!”康饶生把脸色一收,也不做评价,“刘领班,你是来抢华哥生意的吧?”

“没有这样的事,我大老不知道我会这个,我一直没和他说过!”刘练赶紧解释道。

“阿练不是这样的人,我信他!”华哥赶紧为刘练辩护。

“那你今天做这个什么意思?”康饶生继续逼问。

“我教华哥啊,他才好多赚点钱啊,我对动物主题和中国传统主题的比较在行,他对人物比较在行,我把我的教给他,那他不是更厉害了?”刘练一脸无辜。

“哦,原来是这样!”康饶生换上一副笑脸,拍了拍刘练,“不好意思,谢谢你对华哥这么好!“

“华哥很照顾我的啦,我来就是他一直带着我!又是一个宿舍,生活上也很照顾我!”刘练抱着华哥的肩膀说道。

“呵呵,这个,我那什么,你那什么所以我才会误会,哈哈哈!”康饶生不熟悉刘练,也不敢明说。

“他以前确实很照顾我,没办法,他叫了我必须得过来,还他个人情。我知道我那大老做人不怎么样,所以我才留了一手!”

“难道你不想多赚点钱?”康饶生笑着问道。

“和华哥相处的时间虽然短,但我知道他是真心对人好的,来这里我只是为了报何大明之前的恩而已,呆不久的,况且我领班的工资也足够自己开销了,光棍嘛!”

原来刘练只是为了报答刚出道时何大明的照顾之恩。

“那就好,哈哈哈,互相照顾啦,听你口音也是广东的?”康饶生这下放心了。

“对,新会的,不过我会讲客家话,我妈妈是客家人!”刘练用客家话说道。

“哈哈哈,半个老乡,哈哈哈,好!”康饶生觉得这小子人还不错。

“吃吧!”刘练那出牙签,递给康饶生,准备消灭那个果盘。

“等下!”康饶生拿出手机,对着果盘一顿狂拍,

“哈哈哈……我做的你都没拍哦!”华哥乐了。

“你做的太色情,我不敢拍!”康饶生把手机放回口袋,逗了逗华哥。

“哈哈,吃吧!”

“舍不得呢,艺术品呀,华哥是鬼刀,你他妈的是妖刀!”

“哈哈哈……赶快消灭,不然何大明来了就麻烦了!”

于是三个人大快朵颐起来,康饶生吃够了,见盘里龙还没动,于是把龙给弄乱,才出去把黄家姐妹和阿思换进来也饱下口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