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青龙帮误绑梁晴

王大三 收藏 0 3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喂,师傅,你走错路了吧,这是上哪儿去了?” 梁晴用脚跺了一下车板问道。 “哦,小姐,前面修路那,我这是绕路的。” “那师傅你辛苦了,别走错了道啊。” 梁晴好心提醒道。 “对,我是得问问人。” 包小强就着台阶下坡,把黄包车停了下来,走到两个正在路边上吃着西瓜,捣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喂,师傅,你走错路了吧,这是上哪儿去了?”

梁晴用脚跺了一下车板问道。

“哦,小姐,前面修路那,我这是绕路的。”

“那师傅你辛苦了,别走错了道啊。”

梁晴好心提醒道。

“对,我是得问问人。”

包小强就着台阶下坡,把黄包车停了下来,走到两个正在路边上吃着西瓜,捣着“康乐球”的男人面前说了几句,那两个男人看了看梁晴,放下了球杆,离开了。


“我知道怎么走了。”

包小强又拉起了车子继续前进着。

梁晴发现不管车夫是不是绕路,但方向是不对的,离市委所在的“四力公司”越来越远了。

“师傅,请你停下来,你走的肯定不对,请把我拉回去。”

“小姐,没错的,准把你拉到地方,你就放心吧。”

包小强头也不回的拉着车一路小跑了起来。


梁晴感觉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了。

她狠劲的跺着车板:“你给我停下来,你这是要上哪儿啊。”

突然对面开过来一辆“雪佛兰”轿车,“唰”的一下停在了包小强的黄包车前。车门打开了,走下了两个汉子,正是刚才在打“康乐球”的两个男人。

他们走到黄包车跟前,对梁晴道:“小姐,请上汽车!”


梁晴一下跳下了黄包车。

“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干吗上你们的车。”

“我们老爷有请小姐到府上做客,你今天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的站到梁晴的两边。

梁晴马上明白自己是遇上了劫色的歹徒了,她反应灵敏的挥起手中的挎包对着汉子就抽了过去。

汉子抬起胳膊挡了一下。

“呵,大洋马美人还真厉害啊,强子你他妈的别楞着啊,上!”


包小强立刻从梁晴的身后死死抱住了梁晴的腰,梁晴腾出手掰他的手,两个汉子趁机上前扭住了梁晴的胳膊把她连推带塞的拽进了车里。

“强子,一会四爷让你去会馆领赏去,别忘了啊。”

车里两个男人压住正拼命挣扎呼救的梁晴。

“大骚脚,你就别挣了,没用的,一会儿你这双漂亮的骚脚就得被日肿了,老实跟着走吧。”

轿车颠了一下屁股,往西街而去。

周围过路的见是青龙帮的人在强抢民女,没一个敢出来制止的。


原来,包小强刚才正是和这两个帮里的打手打了招呼,让他们去跟刘瘌痢说给他弄了个高档美人儿。

那两人看见梁晴那一身古典的穿着和气质,以及美的惊人的身材脸蛋,毫不犹豫的跑去找刘阿四了。

他们在会馆里没找到,赶到了林家铺子向正在和林老板下象棋的刘瘌痢汇报了一下。


“哦?还有这样漂亮的高级妞,那弄不好可是有来历的,你们先别伤着她,把她先带到林家铺子这里来,我先问问情况再做分晓。”

于是就上演了刚才路上劫持梁晴的一幕。


梁晴被连推带搡的推进了林家铺子里来。

刘瘌痢这么做一是怕梁晴有来头找到会馆报复,二是杀鸡给猴看,吓唬一下林老板一家。

富有十足社会经验的刘阿四看见梁晴后,马上判定这个女人一定是有来头的,否则象她这么靓丽的高个子美人根本无法活到今天,早就被人轮奸轮死了。

因此,刘阿四也不敢轻易造次给自己惹上麻烦。


“你是谁啊,干吗绑架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梁晴活动了一下被扭痛了的胳膊愤愤的说道。

“哦,大个子小姐,别着急,也许是我的手下弄错人了。我姓刘,大号阿四,是青龙帮的老大。请问小姐您…..?”

“我姓梁,还有急事要办那,你要不赶紧放了我,管你是青龙,黑龙的我一样当鸡蛋踩碎了你!”


“你姓梁?莫非就是社会上流传的超级大美人梁晴啊?”

刘阿四想起了和汤凯一起玩的时候,他提起最多的就是叫黄艳和梁晴的两个美女。

“对,我就是梁晴。至于什么超级低级的我不知道。”

梁晴被这一耽误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下来了,她是心急如焚,惟恐误了营救于洁的时机。


“哦,那我知道你。”

刘瘌痢说:“你是共军参加亚洲小姐选美大赛的选手,是个共军女军官,不过现在你是国府请来的客人,失敬,失敬了。”

“你知道还敢喊人抓我,不怕国府追究你的绑架罪吗。”

“呵呵,着不是误会了吗,我手下把您当成另一个人了,您先请坐啊。”

他指着椅子道。

一边吓的发抖的林老板也说:“对对,刘四爷可是大好人啊,不会冤枉你梁小姐的,请坐,请坐。”


梁晴见周围的人都盯着自己那双脚在看,极为不自在,她就坐了下来,把自己那双万人迷的脚藏在了桌子底下。

“我可以走了吗?”

梁晴对刘瘌痢说道。

“当然,不过我得先核实一下,假如小姐真是梁晴的话,那我马上向您赔礼道歉,并送您去您的目的地。”

刘瘌痢当然知道梁晴不是他这样身份的人能轻易碰的,否则惹脑了军统那帮人,自己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好啊,那你抓紧核实去吧,我还有急事那。”

梁晴知道青龙帮是个大的会道门帮派,对有身份的人是不敢胡来的,要真碰上无名小流氓,那自己才叫自己的末日那。

“成,那请梁小姐长官委屈一下,先在林家铺子这喝着茶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刘阿四决定回会馆打电话给赵海龙核实,赵海龙也是汤凯介绍给他认识的,刘阿四知道赵海龙是选美大赛训练场的保卫处长。


刘阿四留下两个打手守在林家铺子的门口,然后挠了一下他的瘌痢头走出了林家大门。

他一走,林老板便赶紧把太太和女儿林明娣喊了出来。

“老伴,明娣,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解放军美女军官梁晴。”


梁晴和林明娣握着手,对林老板说:“嘘,林先生你小声点,当心被我连累了。”

“哦,好的。

林老板放低了声音:“还是你们那边光明啊,国民党算是没希望了。那刘阿四可是个大流氓啊,他不会对你做什么坏事吧?”

“林先生放心,起码现在他没这个胆量,我是代表那边来参赛的选手,他不敢做引起国际舆论谴责的事的。”

“那就好啊,赛完了你赶紧回苏北去,上海不是你呆的地方。”


“谢谢林先生,上海不出几年就会和苏北一样见到光明了。你想想民心都向着我们,国民党还能支撑多久那?”

梁晴鼓励着林家的人。

林老板见梁晴很真心的说着解放区的好处和为人民服务的基本政策,非常向往,一个念头跑上了上来。

他说:“梁长官,不知道你们解放军里要我们家明娣这样的人吗?”


“别叫长官,您叫我名字就行,在解放区可以叫同志。明娣小姐是大学生,我们当然欢迎了。”

梁晴微笑着拉着林小姐的手说道。

“那好,我想把我们家明娣送到解放区你们的部队里,你们是真心为老百姓谋利益的队伍,在这样的队伍里我们放心。”

林老板拜托梁晴能把林明娣带走。


梁晴说:“我正在上海执行任务,但是我会来你家,或者派我们的同志来接走林小姐的,不过林小姐本人必须是自愿的。”

“梁姐姐,我愿意!”

林明娣生怕梁晴不接受自己,赶紧拉着梁晴的手要求着。

林老板把最近刘阿四不断上门骚扰,要把明娣送给汤凯做玩物的事说了。


梁晴道:“汤凯目前被我军抓住做了俘虏,一时半会儿还放不回来,在这段时间内我你保证一定把林小姐接到我解放区去。”

小伙计张阿山着急了,虽说他觉得和林明娣有文化上的差异,但是每天能看到她自己也挺满足的,见她要参加解放军去了,自己立刻跟丢了魂儿似的。

他也说:“梁长官,把我也带去吧,我在乡下打过猎,会使猎枪,我也想当解放军打国民党去。”


梁晴说:“你们都走了,林先生的店谁来照顾啊?”

林老板忙说:“不搭尕,不搭尕。他们走他们的,他们都走了,我们两口子反到没后顾之忧了,实在在上海呆不下去,我们不是回乡下去,就是去苏北找明娣去。”

林明娣说:“那可不行,部队上的有纪律的,哪儿能天天和你们相见那。”

梁晴道:“林小姐说的对,不过很欢迎你们去苏北开店为大家服务啊。”


之后,梁晴详细给林家人介绍了需要注意防范的事项,已以在必要的时候的联络方式和地点。

林老板道:“梁同志你也得自己注意安全啊,今天刘瘌痢的人把你绑架来,还不是因为你长的过分漂亮的原因吗,你这样的人不适合做地下工作,应该留在后方才妥当。”

其实梁晴知道自己留在哪儿都不会绝对的安全,当时自己坚决要求来江南大队做卫生员就有这个原因。她的知心朋友提醒她某些素质不高的首长想强奸她,并且谋划好了计策。她是担心万一真发生这样的事情会尴尬万分,所以她才要求到第一线来的。这些事由于没实际的证据,她连自己的母亲九梅都没告诉。

这样的事也不足为奇,连张莉莉也有类似的经历。

不过这样的事的确不好说出口来罢了。


林老板的提醒让梁晴很感激,她立刻想起了今天要营救于洁的事,她看了看手腕的手表已经是九点半了,顿时着急的直跺脚,于洁肯定是五点半训练一结束就被谢长林带走的,刨掉吃饭的一个小时吧,其他的富裕时间也有两小时了,她真担心于洁此刻的情况发生了她不敢想象的事。

好在,这时候刘阿四回到林家铺子来了。


“实在不好意思,梁长官,我核对过了,被赵处长大骂了一顿。我一定轻饶不了包小强这个混蛋,给您出气。这是二百大洋,就当是给梁长官赔罪的吧。”

刘阿四拿出了两圈银洋。

梁晴本想不要,但是想到部队经费奇缺,自己脚上的这双鞋还是大家剩吃俭用凑出的二十块大洋买下的那,她就接了过来。


“那就谢谢刘老大了啊,今后还要你多多关照那。”

梁晴说道。

“没问题,我刘阿四今天把话摆在这儿,今后谁敢碰你梁小姐一根汗毛,我让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您有为难的事尽管来长沙会馆找我,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刘阿四把胸脯拍的山响。


梁晴说:“今天可被你耽误苦了,我的事还没办那。”

“这好说,我亲自开车送您到目的地,咱们马上就走。”

刘瘌痢其实是实在舍不得梁晴的倩影,想利用送她的机会再多看一眼她的脸蛋,胸脯和美腿。


告别了林家铺子,梁晴坐上刘瘌痢的“雪佛兰”直奔了“四力公司”。当然,梁晴不会让他知道四力公司的地点,她决定尽量近点再下车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