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为官不为人?



明朝内阁制的“首辅”大臣中,张居正是最权力大的一个,在他的任上,改革的力度也最大,一度出现了明朝中兴的局面。张居正所推出的改革项目,也对历史产生重要影响。因此,张居正也有“宰相之杰”的历史美誉。


但是,张居正在做官期间,巴结太监冯保,为后人留下诟病的口实。据中国通史记载,张居正与冯保关系密切,冯保贪婪成性。张居正为了得到首辅之位,曾先后送冯保名琴七张,夜明珠九颗,珍珠链无副,金三万两,银二十万两。在冯保的鼎力相助下,张居正当上了内阁首辅,得以施展自己的政治才能。


张居正深谙为官之道,纵观历史,张居正是一个聪明的人,是一个能够不择手段将自己的政治思想付诸行动的人,是一个可敬的官员和政治家、改革家,为明朝中兴奠定了基础,也为当时代的社会发展、人民安居乐业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但张居正又是一个悲剧之人。他的悲从何来?懂得为官之道,却不知为人之理。这就是张居正真正之悲。


张居正之悲,一方面他玷污了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风骨,与传统的中国精神文化失之交臂,不像饿死在首阳山的伯夷、叔齐等古之名士,青史留美名。


识时务者为俊杰。张居正能够熟知明朝官场的要害,深知要施展自己的才华治国理政,必须结交当时的权贵。而当时,只有太监能够起作用。这一点,张居正做的还可以,至少作为一个政治家,通过各种手段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才能,我们不能太苛刻。


知人知面不知心,张居正懂得“权谋之术”,能权衡到官场利弊,做到应对自如,化解每次的危机,使得事情朝着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但是就是看不到皇帝的真实内心,因此,他死后就被他一手调教大的皇帝神宗否定他的改革事业,最为悲情的是不到两年,神宗又指责他为“罔上负恩,谋国不忠”,下旨削去他的管制和谥号,剥夺生前所赐的玺书、四代诰命,并查抄他的家产,甚至要“ 官戮尸”。一代能相竟落到如此境地。


这个悲,是张居正和历代为官者的真正的大悲。改革之臣中,像张居正一样出现悲剧的有商鞅和王安石。张居正与商业王安石不同的是,张居正没有在任时被杀,而是自然的死后才出现悲剧。但是,商鞅和王安石的悲是个人的悲,他们所推行的改革事业得以延续下来。但是,张居正在自己没有死之前,任何事情都按照他的意志办理,可是人走茶凉,他死后,事业的中断,使得我们看到张居正虽然懂得权谋之术,知道改革自己推行的事业能够强国,可是他由于个人短视,没有培植一个继承他事业的人,或者没有让他一手调教的皇帝认识到他所推行事业的重要性,这是张居正的“软肋”,或者说无能的一点。


张居正不懂为人之道,还主要表现在他对权力的看重,不像越王勾践的重臣范蠡,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功成身退。其实,这一点,张居正确实做的有点不好,虽然张居正对国家一片忠心,但是他要看到明朝政府的无能,皇帝的昏庸,应该也识明朝没落的这一现实的时务。这样,他如果明哲保身,或者更加聪明一点,“糊涂一点”,就是在自己的任上,培养一个像自己一样能干看重事业的接班人,或者支持神宗成为一代明君,自己早一点退下来,看着他们的做,自己则顺顺人情,把得罪的那些官员请到家里吃吃喝喝,说写好话,既推动了自己的事业,又润滑了人际关系,还是对皇帝也高兴。


但是,张居正没有,不仅没有,还为了推动自己的改革,居然父亲死了,都不回去守制,奔丧,为他的反对派留下攻击的口实。


一个不懂的尊老爱幼的为官之人,我们可想到他在官场上对待同僚的态度和心态。为人之道不懂,则也身败名裂。张居正之悲,就悲在这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