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 正文 第三十章 英雄本色(1)

菜刀姓李 收藏 1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size][/URL] 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天空突然阴沉沉地刮起了风,接着下小雨,冬天的味道一下就浓了。牧良逢只穿着两件单衣,隐隐感觉到了寒意,下意识地紧紧衣服,快步向柳烟茶馆跑去。 茶馆的生意清清冷冷,铁柱蹲在门槛边上,大老远就看到了牧良逢从街那头跑了过来,本来紧锁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掌柜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天空突然阴沉沉地刮起了风,接着下起了小雨,冬天的味道一下就浓了。牧良逢穿着两件单衣,隐隐感觉到了寒意,下意识地紧紧衣服,快步向柳烟茶馆跑去。

茶馆的生意清清冷冷,铁柱蹲在门槛边上,大老远就看到了牧良逢从街那头跑了过来,本来紧锁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掌柜的,掌柜的,我牧大哥回来了!”他一转身冲着茶馆里面扯开嗓门大喊。

柳烟急匆匆地从里面出来,看到真是牧良逢,脸上一下子多了无数复杂的表情:欣喜、如释重负、殷切……她对牧良逢期待和担忧全挂在脸上,看到他平安无事地站在自己的面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一个多月来的思念和担忧让她看起来更多了一丝楚楚动人的憔悴。

“姐,我回来了!”牧良逢看到柳烟,心里就七上八下地有些紧张,傻呼呼地站在门口,任雨淋在他的身上。

柳烟还是有些恍然如梦的感觉,活生生的牧良逢突然站在她的面前,这让她一时愣住了,几十天来的牵肠挂肚终于结束了。

铁柱乐嘻嘻地拉住牧良逢:“牧大哥快进屋啊!外面在下雨呢!……掌柜的,你还愣着干吗?”

柳烟才回过神来,脸红了:“呵呵,快进屋,外面在下雨呢!”拉着牧良逢进了门,找了一条毛巾把他脸上的雨水擦干:“把湿衣服脱了晾一下。”

“没关系,这才沾了一点水。”牧良逢想告诉柳烟,身上沾点小雨水和自己在战场的腥风血雨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柳烟执意让他脱了衣服,从里间拿出一件厚厚的棉衣让他换上。拿着牧良逢有点湿的衣服,她碰到了一叠硬邦邦的东西。她看了看牧良逢。

牧良逢笑笑说:“那是钱!”

柳烟把那叠厚厚的钱从衣服里拿出来,一声惊呼:“我的天啦!你那来的这么多钱?”

“这是奖金!”

铁柱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一时也看傻了眼。

柳烟把钱塞到牧良逢的棉衣口袋里:“你这傻子,财不外露知道吗?这世道不太平,快把钱收好了!”

牧良逢不敢接那钱:“我也不知道怎么花钱,这钱都是给你的。”

铁柱嘿嘿笑了起来,柳烟的脸更红了:“你是你拿命换来的钱,姐不要。”

“那就还像上次那样,你先替我保管着吧!”

柳烟说:“不行,这钱太多了,我保管不了!你明天拿回去给爷爷。”

牧良逢这才把那叠钞票塞进了棉衣口袋里。

柳烟这才笑了:“你先坐着,我去弄晚饭给你们吃。”

看到柳烟进厨房了,铁柱才凑上前来:“牧大哥,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掌柜的像丢了魂一样,天天魂不守舍地。”从小到大,除了爷爷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他,牧良逢心里涌起了一股暖流。

“这段时间镇上没出什么事吧?”

铁柱说:“我们茶馆前些日子发生了一件怪事!”

“什么怪事?”

“有天晚上,我正准备关门,来了一个个子长得很高的山里男人,他在我们店里丢下一袋白面和50块钱,然后没说一句话就走了。你说怪不怪?”

“有这种事?”

“是啊!不信你等下问掌柜的。”

牧良逢有点纳闷儿,这会是什么人呢?这时,茶馆外有个头戴斗蓬身穿蓑衣,背把长枪的男子进来了:“请问牧良逢牧小爷在吗?”

牧良逢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相熟的镇保安队员,名叫张麻子。

“我就猜到你小子在这里。”那保安队员嘿嘿一笑。

“你怎么来了?”

“就兴你牧良逢来这柳烟茶馆,别人就来不得了?”那保安队员嘻嘻哈哈没个正经样。牧良逢懒得理睬他了。

那保安友员继续油嘴滑舌:“牧爷,镇长请你过去一趟,差小的来报信的。”

铁柱没好气地说:“麻子你有什么事啊!?我们就快吃饭了,你该不是想赖在我们这蹭饭吃吧?”

“你个小王八蛋知道什么,镇长特意让我来请牧小爷过去吃晚饭的。”那保安队员嚷嚷说:“牧小爷,麻烦您老跟我走吧!”

牧良逢以为他在瞎说,那保安队员这才严肃起来:“是真的,镇长特意吩咐我过来请你去吃晚饭的。”

柳烟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了:“不行,今天谁请都不去。”

“嗨!柳烟姑娘,你这样说话怕是不太对咯!”那保安队员说:“这镇长几时主动请人吃饭的,多少要给点面子吧!再说了,这牧爷是你什么人啊?他去不去可不能由着你。”

柳烟被保安队员最后一句话呛着了,脸一下子红了。

牧良逢想想以前镇长吴云之没少关照自己家,就背起枪起了身:“姐,我还是去一趟,兴许镇长有什么事找我呢!”

柳烟就没再说什么了,到里屋拿出已经在炕上烘干的军装:“换上这衣服,军人就要有军人的样子,天气有点冷,你把棉衣穿在中间。”

那保安队员酸溜溜地:“我的亲妈啊!柳烟姑娘几时对男人这么好过……”

牧良逢真有些恼了,瞪了他一眼,那保安队员看牧良逢是真有些生气了,这才收了声,跟着他到吴家大院,看门的两个保安队员这次没有再拿牧良逢开心,讨好地冲他点头笑了笑放行了,客厅里八仙桌上,酒菜的香味扑鼻,镇长吴云之、保安队副队长宋清坐在桌边等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