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8年间在乡间土路劫杀7名单身妇女

带兵之将 收藏 0 648
导读: 2001年以来,在沧州河间市与廊坊大城县交界地带的乡间土路上,不断有单身妇女遭抢劫,并且已有7人死亡(本报7月9日曾简要报道)。犯罪嫌疑人何以如此疯狂?随着案件审理的不断深入,案情也渐渐清晰。7月14日,记者赴河间市,对此案进行了采访。   ■劫案频发引起恐慌   2001年5月13日,在河间市黎民居乡孙郭庄村北的子牙河大堤上出现一具女尸。经查,死者是25岁的邱某。有群众称,当时看到一个骑红色摩托车的男子从现场逃离,而且从死者的袜子里发现了她本来戴在手上的戒指。死者遭遇抢劫的可能性很大。

2001年以来,在沧州河间市与廊坊大城县交界地带的乡间土路上,不断有单身妇女遭抢劫,并且已有7人死亡(本报7月9日曾简要报道)。犯罪嫌疑人何以如此疯狂?随着案件审理的不断深入,案情也渐渐清晰。7月14日,记者赴河间市,对此案进行了采访。


■劫案频发引起恐慌


2001年5月13日,在河间市黎民居乡孙郭庄村北的子牙河大堤上出现一具女尸。经查,死者是25岁的邱某。有群众称,当时看到一个骑红色摩托车的男子从现场逃离,而且从死者的袜子里发现了她本来戴在手上的戒指。死者遭遇抢劫的可能性很大。


就在警方进行摸排的时候,2001年12月25日,在河间市黎民居乡沙河村村北的子牙河河套里,32岁的于某遭遇抢劫被害身亡。


黑手没有就此停住。2003年3月16日,大城县留各庄镇42岁的妇女苑某在赶集途中遭遇持刀抢劫,被抢40多元钱后被害身亡,骑着摩托车的歹徒竟然在行凶之后追上苑某同行的另外两名女子并抢走7元钱……


2001年,两起;2003年,两起;2005年,一起;2006年,一起……今年3月7日,在河间市束城镇通往尊祖庄乡的土路上,28岁的妇女张某被害。这样,在8年时间里,已经有7位妇女被害死在乡间土路上。这引起了河间与大城交界一带人们的恐慌,甚至有些地方的集市因此大受影响。


更让人震惊的是,警方在大规模的排查中发现,除了上述命案,还有大量发生在乡间土路上的抢劫案没人报案。


■不破此案不收兵


这些案件都发生在偏僻的乡间土路上,证据很少。而且歹徒作案并无时间规律,总有一段“蛰伏”。此案引起沧州市公安局的高度重视,警方以河间市尊祖庄乡为中心,对附近村庄逐村逐人逐车进行排查。而警方掌握到的关于犯罪嫌疑人的信息只有以下几个方面:骑摩托车,皮肤较黑,戴墨镜,25—35岁左右。而对于口音、身高等特征,当事人提供的情况并不一致。


在这几年中,虽然河间市公安局领导班子几度更迭,但此案专案组一直没撤。一张专门为此案绘制的“作战地图”被该局刑警大队长随身携带。今年6月15日,河间市束城镇刘九庄村东两名妇女遭抢劫,其中一人被捅4刀身受重伤。河间市公安局领导再下命令,由主管副局长暂行刑警大队长职责,刑警大队长带领办案民警吃住到村,不破此案决不收兵。


民警在河间与大城交界一带骑着摩托车展开巡逻。根据新掌握的情况,犯罪嫌疑人换了一辆旧摩托车,车前夹着一个旧编织袋。


7月4日上午,两名年轻的办案民警在河间与大城交界处发现了犯罪嫌疑人的踪迹。两人一面呼叫增援一面截住犯罪嫌疑人去路,犯罪嫌疑人持刀拒捕,民警紧紧追赶,鸣枪示警后犯罪嫌疑人仍旧持刀顽抗,经过一番搏斗,民警最后将其成功抓获。


■58刀与“老实”农民


犯罪嫌疑人刘某,河间市故仙乡位庄村人,33岁。他被民警摁倒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受累了,我到头儿了。”


的确,这个横行乡间土路的黑影给太多家庭带来无法抹去的痛苦,丈夫失去了妻子,孩子失去了母亲,老人失去了女儿。曾有一位受害人因为当时身上带着刚刚借来的1000来元钱所以拼命反抗,最后竟然身中58刀。还有一次,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一周岁多的儿子遭遇劫匪,在将受害人杀害后,歹徒竟然举起小小的孩子狠命摔下,致使幼童颅骨粉碎性骨折……


但让办案民警想不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行凶歹徒,竟然在村上一直给人的印象是“老实”,对待父母妻儿也不错。


刘某说,他已经记不清作案的次数了。目前警方已经落实的就有40余起。这些抢劫案中最多的抢了几百元,最少的只抢了几元。


●记者对话犯罪嫌疑人


7月14日下午,在河间市看守所,


记者见到了犯罪嫌疑人刘某。


个子不高、眼睛挺大,穿着一条短裤。坐在记者面前的刘某,并没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


但就是这个小学毕业后靠打工为生的“老实”农民,却制造了在当地引起恐慌的系列案件。


□“想让妻儿过得好点儿”


刘某告诉记者,他和妻子感情很好,妻子在他眼里“知书达理”。婚后,妻子种着家里的4亩地,他出去打工。2001年,他有了一个儿子。


“我身体不太好,打工挣来的钱剩不下几个……生了儿子后,家里没钱,我想着让妻儿过得好点儿,所以才出来抢钱。中间停了一段,是因为我开了小卖部,一开始生意还行,可后来开得太多了,收入又不行了,于是我便又出来了……我出去后就变成了狼。”


“每次出去我都骗妻子,说我出去帮人装车、卸车,打零工。至于随身带着刀,我告诉她是为了防身用。每次我出去都是随机的,骑摩托就走了。”


“我是个内向的人,特别喜欢孩子。我在村上没和别人红过脸。”


□“不可能抓不着我”


在刘某的叙述里,好像那些罪恶的源头是他对妻儿的爱。可对于那些破碎的家庭来说,那份痛苦又有谁能真正体会?


“我知道不可能抓不着我。我也想了,如果被抓我就认罪。”


“我现在就是后悔,特别是我摔的那个孩子……毕竟他是个孩子。”


“我应该判死刑,因为我伤害的人太多了。”


“如果重新让我选,我肯定多流汗,踏踏实实找一份工作。”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