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日本政局没有美国般不安

一个小鬼 收藏 0 311
导读:中新网7月16日电 香港《文汇报》16日刊出署名文章说,日本政坛可能走入后自民党时代,如果民主党将来上台,无论小泽一郎是在台前还是继续身居幕后,分析起来,对华外交将是务实、理性和富有建设性的。未来日本政局变化后的中日关系值得积极期待,至少不必如美国朝野那样对日本政局惴惴不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新网7月16日电 香港《文汇报》16日刊出署名文章说,日本政坛可能走入后自民党时代,如果民主党将来上台,无论小泽一郎是在台前还是继续身居幕后,分析起来,对华外交将是务实、理性和富有建设性的。未来日本政局变化后的中日关系值得积极期待,至少不必如美国朝野那样对日本政局惴惴不安。


文章摘录如下:


7月13日,日本自民党在被称为大选风向标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一败涂地,首相麻生太郎被迫做出将于7月21日解散众议院,8月30日举行全国大选的决定。


政党轮替似不可避免


经过此次选举,自民党与其对手民主党在东京都议会中的力量对比,由48:34逆转为38:54,自民党即使联合政治盟友公民党(23席),仍然无法在东京都议会过半,败绩之惨,可见一斑。


再联系到此前不久的地方领导人选举中,不少市县中资历经验丰富的自民党候选人,都相继惨败给名不见经传的民主党年轻人,日本选民对自民党的厌倦、失望可谓一览无遗。


可以断言,除非对手民主党阵营再爆惊天丑闻等重大意外,自民党在未来众议院大选中的败局几乎是无可挽回,民主党离政党轮替的梦想近在咫尺。


对于8月底的大选,可能的结果不外乎三种:一是民主党大获全胜,一举夺得众议院过半席位,仅凭一己之力就可以登台执政;二是民主党虽然获胜,但议席不过半,只有联合共产党、国民新党等其它在野小党席位方能过半,那么民主党将与之联合组阁;三是民主党虽然议席超过自民党,但联合其它在野小党仍不足以过半,那么将出现“政党大联合局面”。以目前民调的数据、东京都议会选举及此前的地方领导人选举情势看,出现第二种情形的可能性应该更大一些。


如果大选结果果真如此,自民党将继1993年后16年中再度丢失政权,如愿实现政党轮替的民主党会推举谁来担任首相呢?


选项可能有二:民主党要么请不久前因政治资金丑闻被迫辞去党首职务的小泽一郎重新出山,要么由现任党首鸩山由纪夫走上前台出任首相,小泽一郎则“垂帘听政”,于幕后执掌大局。一句话,一旦民主党大选获胜,日本首相要么是小泽的“人”,要么是小泽的“魂”。


大选如何影响未来中日关系?


许多中国民众十分关心的是,假若这一猜测应验,对未来的中日关系将产生何种影响呢?


梳理民主党和小泽一郎的外交理念,其最核心部分可以归结为两点:其一与自民党主流外交理念不仅不矛盾,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经由成为“普通国家”来谋求日本的政治大国地位;其二与自民党主流阵营中日美同盟至上理念有显着差异,即谋求与中美“等距离外交”而确立“三边平衡关系”。


后者业已让美国朝野疑虑重重,不过对中日关系来说则是利好,因为这是从外交战略层面上将中日关系置于同日美同盟同等重要的地位。如果小泽真的秉持这战略思想,后自民党时代的日本政坛将会以更理性冷静的心态直面中国的崛起,更加理解、尊重中国在历史问题上的关切,以及在台湾问题等方面的核心国家利益,不会将中国视为意识形态或者冷战意义上的战略对手,因而也不会鼓吹“自由而繁荣之弧”那样不合时宜的冷战老调,也不会在参拜靖国神社、修改历史教科书等问题上痴心不改。


至于前者,这是出身自民党的小泽骨子里较之右翼强硬派更右之处。可以想象,无论未来小泽是在台前还是继续身居幕后,但他在修改和平宪法、扩充日本军力等方面将更加雄心勃勃,在钓鱼岛问题、东海油气资源问题等问题方面也极有可能更加强硬,这将是后自民党时代可能带来的重大挑战。


然而,基于下述理由,我们仍可以期待,小泽的对华外交仍将是务实、理性和富有建设性的。


其一,小泽的最大政治挑战将是内政而非外交,遏制日本经济萎缩的趋势,刺激其尽快复苏并恢复增长,才是其上台后的当务之急,而这一要务离开中日友好并携手,无疑将更加棘手甚或难以实现。


其二,他信奉对中美的“等距离外交”理念,不太可能在对华政策问题上一味强硬而不知变通。


其三,无论民主党还是小泽本人,都同中国执政党及政府有持久良好的互动与沟通,这也是促使其对华政策更加务实积极的有利因素。


可见,如果日本政局朝预料的方向变化,后自民党时代的中日关系也值得积极期待,至少不必如美国朝野那样惴惴不安。(张智新)


本文内容于 7/16/2009 1:44:41 PM 被一个小鬼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