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二卷 苏门答腊 第七章节 廖内群岛(七)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6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277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更改频率到打击频道!”后座的王昊一边对着杨叶说到,一边调转无线电通讯频道,由于作为前遣机群的四架电子战机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电磁压制作战,所以在接近马来半岛海岸线的时候,海军舰载机群率先打破了无线电静默。

“高度3900,保持航向不变!”随着通讯频道里传来了编号‘鹰巢’的‘DY-11H海鹰之眼’舰载预警指挥机的调度指挥官的声音,杨叶一把扯开氧气面罩,笑了起来。

“鹰爪1,明白。” 杨叶看了下平显,确定了下自己的航线位置。

一架架‘歼-16H’舰载战斗攻击机组成的庞大编队正铺天盖地的遮蔽着这片海天,杨叶知道自己只不过是这巨大机群中的其中一员罢了。

这次的任务规模是极其巨大的,杨叶很清楚自己所率领的2大队负责的任务。海航负责的是马来半岛附近的作战,以‘唐太宗’号、‘汉武帝’号双航母编队组成的海军第1航母分舰队的舰载机打击群将沿着马来半岛,自北而南的组成一堵坚固的‘空优之墙’从而形成有力的空中遮蔽力量,为运输机编队的空中走廊打造两翼的坚实护航。

这种作战方式的最早创造者是美国空军,1991年的海湾战争后,美国空军的制空作战主力战机‘F-15鹰’战斗机,是这种作战模式的先行者。

最初的航空作战模式除了使用战斗机进行巡逻飞行,游猎在空中的敌对目标;拦截敌方机群、掩护打击机群,这两者之间而引发拦截者与护航者之间的空战;再有就是同时担负着对地攻击与空战双重任务的多用途战机的自身综合性作战。可是随着‘鹰之墙’的出现,什么都发生了改变,这种作战模式不仅仅是需要强大的空中力量和数量,更需要优势电磁力量的支持,从而在整合性方面发挥出自己的优势。

在对日战争、中南半岛用兵的时候,空军曾经大量出动主力战机‘歼-10’系列,组成强大的空中任务机群,从而形成可怕的‘尖兵之墙’。所谓的‘尖兵之墙’的作战模式便是由预警指挥机指挥大量、多批次在预定空域待机的‘歼-10’,在任务空域隔离出一个不规律的椭圆形的禁飞区,任何出现在这片椭圆范围之内的敌对空中目标都将遭到击落,任何试图侵入到椭圆之内的敌对目标都将遭到拦截。这样一来‘尖兵之墙’便是为那些‘飞豹’战轰、攻击机开辟出了一条安全的制空走廊,并形成一整片的空中安全区。

而同样的,这次作战由于规模较大,且涉及范围较大,故而空军在和海航方面协商之后,决定以两个空军航空联队的力量,从越南、菲律宾的各机场出动,配合部署在南中国海的海航第9联队,在婆罗洲一线全面形成左翼的遮蔽区;以秘密转场部署在泰国境内的第5航空联队在马来半岛形成由翼遮蔽区,而第1航母分舰队的舰载机群则扮演机动使用的角色。

这种机动使用的角色并不是说那100多架‘歼-16H’舰载战斗攻击机只是充当消防队的角色,而是充当一个配合者的作用。即空军的‘歼-14’先进隐身制空战斗机充当踹门者,而海航‘歼-16H’则作为跟进者,也就是说,携带者空地打击武器的‘歼-14’将利用其先进隐身能力,突破入新马联合防空系统之内,实施对空压制、对地攻击的双重作战,为后续的打击机群打开一条攻击通道,而随后的‘歼-16H’和空军轰炸机群将从被‘歼-14’踹开的‘防空大门’进入,沿着打开的通道,对地面目标实施攻击。

2大队的任务并不是对地攻击,而是事实远程拦截任务,所以除了翼尖携带的两枚的PL-9C近程空对空格斗弹之外,‘鹰爪’机群的这些‘中国猫’所携带着都是‘PL-12’中远空对空导弹以及机腹挂装着的一枚‘PL-13’远程空对空拦截弹。

现代军事术语对‘在飞行员目视距离外发射导弹攻击目标’的作战模式称作为是超视距空战而这种作战概念的定义范畴便是中程弹、远程弹的中、远距离上的超距离拦截。由于具有在速度比选择恰当时能对目标实施 360°全向攻击,明显地扩大了攻击区,并可以从目标前半球实施超视距攻击,从而将拦截线外推,具有先敌发现先敌发射的优点,从而提高了进攻飞机的空战优势等优点,故而作为这些携带着PL-12’中远空对空导弹、‘PL-13’远程空对空拦截弹的‘歼-16H’将是作为打击力量的主要策应者。

马来西亚关丹空军基地,喝着咖啡的阿布舍克上尉正坐在飞行员待命室内,这位隶属于印度空军第1防空中队的飞行员此时显得有些孤独,当然了他这种孤独感似乎是有生俱来的,在阿布舍克幼年的时候,父母便是一次次的告诉他,作为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道陀罗四层阶级种姓中的最为高贵者,他应该避免自己和那些贱民、低种姓者来往。

也许就是从小的这种高贵优越感的教育,使得阿布舍克总是显得有些自傲,而但他以最为优异的成绩从海德拉巴的印度空军飞行学院毕业以来,阿布舍克的这种自傲又因为在战斗机训练联队的出色而渐渐扭曲成了自负感,似乎在阿布舍克看来,自己才是最为优秀的。

加入到瓜利奥尔的第1防空中队之后,阿布舍克一直飞的是从法国引进的幻影 2000H战斗机,虽然他很渴望能够有一天以国产LCA战斗机在蓝天之上建立功勋,但似乎这种渴望更多的时候只是理想,早在1980年代初,当可恶的巴基斯坦从美国人那里获得了先进的 ‘F-16A/B战隼’战斗机的时候,印度军方就在震惊之余,发誓要研制一种全新的作战飞机,性能上全面超越 F-16。而这种战机就是LCA,可是直到现在,阿布舍克倒也懒的去想了,听说LCA终于可以量产了,也不知道这种量产能够到什么时候形成战斗力。

几天前,中队指挥官还半开玩笑的说HAL(Hindustan Aeronautics Limited 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希望能够以阿布舍克上尉这样的杰出年轻飞官来作为LCA的首批精英飞官,可是谁想到这才过了几天,自己就已经处于在新加坡了。不过即便是没有被抽调来到马来半岛,也许阿布舍克还是不会去搭理HAL那样虚伪的话语。

看着这个该死的公司所创造的奇迹吧,作为印度航空工业的代表和骄傲,HAL都给印度飞官们带来了什么,国外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数据,1992-2004年,这12年之间, HAL一共组装‘米格-21’战斗机2架、大修8架、其中8架坠毁;组装‘米格-21BISON’战斗机1架,大修1架,其中1架坠毁;组装‘美洲豹’攻击机3架、大修5架,其中6架坠毁;大修幻影-2000战斗机4架,全部坠毁;组装‘米格-27M’战斗轰炸机3架、大修3架,其中4架坠毁;大修‘米格-29’战斗机三架,全部坠毁。2005年-2008年之间,空军坠毁的29架飞机中,有26架是由HAL制造、大修或者升级的。2009年在阿鲁纳恰尔邦坠毁的那架An32运输机同样有03年在HAL大修过的历史路。

这样的一组数据使得HAL不仅仅是在空军被称作是‘寡妇制造公司’更是被誉名为‘飞行棺材制造者’。而就是这样的公司在LCA艰难而出的同时,却又一心在想着打造MCA(Medium Combat Aircraft)先进战斗机,阿布舍克自己也搞不清这是为什么。

看看坐在角落里悠闲喝着咖啡的几个新加坡飞官吧,还有那个新加坡籍印度裔-童普拉纳夫-维拉,他们是从新加坡丁加基地转场而来的新加坡空军第142中队,看看吧,他们所装备的12架‘F-15SG’多用途战斗机,这是目前堪比美国空军的‘阿拉斯加鹰’的F-15制空战斗机家族中的新秀了。

自从2009年5月7日,部署在位于美国爱达荷州-芒廷霍姆空军基地的新加坡空军第428中队第一批4架F-15SG多用途战斗机以来,全部24架‘新加坡之鹰’已经分别被装备给了第428中队、第142中队。而这一次新加坡人派出第142中队-这支最为先进的作战单位来到马来西亚-关丹基地,毫无疑问就是在想利用马来西亚来作为捍卫新加坡的屏障的同时,彰显新加坡强大的军事力量。

想到这里,阿布舍克上尉不无羡慕的看着机坪上的那12架浅灰色的‘新加坡之鹰’,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够有这样先进的作战飞机就好了,阿布舍克少有的忿恨着,看看童普拉纳夫-维拉,这个在新加坡出生的第二代印度裔,完全一副目空一切的表情,哼哼,也许我们之间的对决才是可能教训你这样的笨蛋,阿布舍克少校哼声到,再有先进的飞机,而没有合格的空中骑士,那么所谓的先进作战飞机不过是一堆废铁罢了。

然而骤然响起的防空警报突然的刺破了基地里的安静,那撕心裂肺样的尖鸣如同炸裂开的催魂曲样,怎么都让人感到毛骨悚然。“shit,警报!”阿布舍克是最先抱着头盔冲出待命室的的飞行员,无论是周围的新加坡人,还是马来西亚人,又或者是第1防空中队的印度同僚,谁的速度都没有他快。

“警报,空袭警报!” 刺耳的警报声中,马来西亚防空兵的尖叫声在一片混乱的机场中嘈杂着。中国人的进攻开始了?冲向停在机坪上的自己的那架幻影 2000H,阿布舍克嘟囔着骂到。“这些好战的中国佬,也该是让你们知道印度军人的厉害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