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三卷 斗智斗勇 第八十八章 埋伏

zjl0503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276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虚惊一场!赵威龙和其他两个师弟开始将手枪放回到腰间,就要看史铁柱屠狼;在人们的记忆中,狼是害人的东西,而且它们现在又虎视眈眈地拦在众人面前,没有理由不消灭它们。

“别,别,史大哥,别伤害它们,它们不伤人?”没想到,林林同志急忙喊道。看武工队员们向他露出了疑惑的目光,他赶紧向赵威龙大致讲了一下:他上次曾和它们不期而遇,可狼们不但不伤害他,还排队欢送他通过树林的往事;听得赵威龙和师弟们面面相觑,眼中是疑惑的目光。

“还有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我试试?”艺高人胆大的史铁柱将大刀放回后背,独自向狼们走去;不过他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一边走一边和狼们“商量”着:“你们可看好了,我身上有刀,你们可别伤害我,咱井水不犯河水,不然我鬼头刀可是杀人——不,是杀狼不眨眼的。”

林林紧跟在史铁柱身后向狼们跑去。一边跑着,一边举着手热情的向狼们打着招呼:“朋友们你们好,他们是令鬼子闻风丧胆的各位武工队大哥,他们可不好惹,就放我们过去吧?”

林林一直跑到狼群里,一直跑到一条只有半截尾巴的高大的狼面前;并拍了拍它的脑袋瓜子。

果真如此,狼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好像只是一场偶遇,狼们点头哈腰的和林林打着招呼。

那个头狼也好像与林林久违了一般,温驯的扬起头,摇头晃脑和他亲热了起来,未了还亲热的舔了舔林林的手掌,然后“嗷”的一声对后面发出某指令;狼们好像要让林林放心的样子,齐刷刷趴在了地上。

林林可高兴坏了,在神通广大的武工队面前,他令人惊叹的表现机会并不是很多的,因此上他得意的转过身子,冲赵威龙显白道:“赵队长你看,我说它们不伤人罢,我们尽管走就是。”

武工队员们高兴的走上前来,兴致勃勃的看起了眼前这让人无法想信的一幕;这绝对可称毕生难以见到,毕生难以忘怀的一幕了;十多匹野狼伸着长长的舌头,老老实实排成一排趴在地上,恭敬的看着他们,眼中是敬仰的目光。


“见到你们真高兴,再见了!”林林由衷的和给足他面子的狼们亲热的打着招呼,然后拍了拍半截尾巴的头,就要带着武工队员们继续前行。

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回狼们不是像上回那样,给他在中间让出一条空道,对他夹道欢送了;而是依旧排成一排没动;不,也不是没动,狼们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更紧密的靠在了一起;很紧,紧的中间别想通过一个人。给赵威龙的感觉,狼的意图似乎是:想要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林林不以为意的拍了一下半截尾巴的头:“老大让路,让我们过去?”

头狼低低的吼了一声,看不出是生气,还是淘气,反正是不让开;而且它吼过之后,狼们更紧紧地聚集在了一起。

不只赵威龙和师弟们,这次连林林同志也是莫明其妙了?“狼老大你什么意思啊?不让我们过去,难不成是要留我们吃晚饭?”他疑惑的想到。

“怎么,不给面子,我说过他们是神通广大的武工队,快让我们过去吧?”不管狼们是什么意思,他们却是只能有一个意思——非要通过不可;因此上林林开始和狼们商量了起来并说起了小话。

狼们不为所动,依旧是紧紧依靠在一起,摆明了,今天林林小同志你是别想过去了,与刚开始见面时的热情相比,半截尾巴前后判若两人,不,判若两狼。

“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们了,还是……”看着面前的情形,林林不禁挠起了后脑。

“呵呵,林林你留下吧,你看它们好像和你产生感情了,舍不得你离开呢!”赵威龙一边试图绕过狼们,一边指着林林打趣道;他知道狼们对林林绝无恶意,不然它们早恶狠狠的扑上来了。

话没说完,赵威龙发觉自己走不动了;他哭笑不得的转过身,发现衣服后襟被两匹狼紧紧咬住了。

赵威龙皱着眉头看向其他人,发现他们也是和他一样,每人都至少被两匹狼紧紧咬住了衣角;但狼们并不向他们发起进攻,看来只是想试图留下他们。

赵威龙有些没办法了?毕竟狼并没有侵犯他们,而且是刚才还和他们“和平共处”、“和谐友好”,总不能说翻脸就翻脸,撕破脸皮下手。

“各位狼大哥,我们有紧急任务,快让我们过去吧?”林林又一次向狼们求情;换来的是毫不留情、置若罔闻;在赵威龙眼里看来,这倒是有点像狼那冷漠孤僻的性格。

“找打!”急性子的刘强终于忍不住了,一脚就踢了出去;狼轻巧的一跳躲开了,但随后又挡在他面前;并且它没有和他一样向他“急眼”,而是依旧对着他“呜呜”低叫着,一副想告诉他什么的样子。

人们就百思不得其解了,赵威龙寻问的目光向林林同志投去:“上次有过这种情况吗?”

“上次?上次可比这有排场多了,那家伙,狼山狼海,黑压压一片,一齐向我行礼!”想起上次,林林历历在目,虽心惊不已,也不忘显示和吹嘘。

“我是说也是这么纠缠?”望着面前的这些狼,赵威龙若有所思。

“那倒是没有,非但如此,它们倒像是怕我害怕,赶紧就给我让开了道路。”林林苦笑着回答道。

望着眼前的此情此景,赵威龙觉得自己该多考虑考虑了?他望着直向他瞪眼睛的半截尾巴,手不由自主习惯性蹭起了鼻尖,“狼们这是为什么呢?”在蹭了六圈后,他灵机一动,抬起头四下观察了起来,最后目光停留在了距狼身后约几百米远,位于山脚下的那片黑压压的树林。

远处看,那片树林静静的立在寂静的黄昏中,看不出一丝异常;它的头顶,是晚霞朵朵,月落星沉。

山顶之上,乌云成堆,不知为何,给人的感觉十分沉重,就像一堆又大又厚的黄土,渐渐的在往地面上沉,似乎要把群山都压扁了;天也给遮严了从而没有缝隙,一切都显得黯淡无光,月亮、星星似乎也迷了路,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使前面的一切显得模糊不清。


“师弟们,依我看,现在狼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不让我们通过;大家开动脑筋,咱们来猜猜,这是为什么?”望着前面很远那片黑压压的树林,赵威龙陷入沉思;而武工队员们很快得出结论,狼极有可能是在报警!

“如果那里埋伏上几十人,在我们走近时突然开枪射击,情况会怎么样?”赵威龙想到这里,直觉后背发紧。


“往回走,迂回过去。”赵威龙简短的和师弟们说道。他亲热的拍了拍头狼的脑袋瓜子,带着师弟们转头向回去走,以从另一面绕到那片树林后。

这回狼们没有再试图阻止他们,而是高兴的给他们让开了道路;从这赵威龙更确定了前面树林一定有问题;同时也感叹狼原来这么通人性!

赵威龙没有让林林同志同行,而是把他留在了树林内;并且让他有意无意的在这片树林里面晃荡,以吸引另一片树林里未知敌人的注意力;因为依赵威龙判断,对面树林虽然不一定能看清这里,但若敌人手里有望远镜,就不一定了。林林背着长枪悠然自得的在树林里散起步来。狼们则迅速隐去了,很快不知所踪。

赵威龙这么做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林林的安全,从而把他名正言顺的留在了战场之外。


山脚下的树林里,毫无声息的掩藏着几十个人,连喘气都是捂着嘴轻轻的,很怕武功高强的武工队员们听见。

暮色中,树林一片沉寂,神秘莫测,满目尽是枯叶和荒草,使这里显得阴森森,冷测测;俯首望地,地上树荫婆娑,怪影匝地;举首望天,天上乌云盖顶,毛骨悚然;充耳嘶啸的山风,满目阴森参差的树影,如同至身于苍凉、幽暗的地府,给人一种暗无天日的感觉。

终于来了一阵风。头顶,树欲静而风不止,好像有意要暴露着什么?树上残留的树叶被风吹得“哗哗”地响着,很远都能听见。

长长的树枝像无数的长鞭,随风摇曳着它那袅娜多姿的身子,在黄昏中,就似波涛,一浪又是一浪,很美,就似有许多仙女一同在跳舞一般。高大的树杈狰狞着,给人的感觉颇像是望空在张牙舞爪;阵阵冷风卷着团团的干草在风中急走,就像预见到有大祸将至,而仓皇逃窜。

林内冷风习习,阵阵吹过,刮的脸痒痒的,一个趴在地上的鬼子仰着蒜头鼻子,受不了这冷风刺激,情不自禁打了个喷嚏。

“混蛋,暴露目标的干活?”趴在他旁边的那个当官的鬼子低声骂道;随即响起“啪”的一响,这个倒霉的鬼子挨了一个清脆的嘴巴,声音在夜色中是那么明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