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五角大楼的战略档案室里深锁着各类计划周详的战争方案,并且随时进行着调整、补充、完善。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多少年来,美国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如二战前的美国制订了针对不同国家、不同战争形式、不同战争规模的四十多个战争计划,冷战时期,制订了核战争的“末日计划”等。但是,这样的方案有多少个,战略假想敌都是谁?这却是核心秘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针对中国的战略方案肯定是其中的重点内容, 这也并不是什么秘密,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美国也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如“两个半战争”计划等,但是这个方案具体是什么样子,那也是核心秘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我们不得而知。看来,这个事情不能指望有人告诉我们,只能自己进行分析与判断。

一 从战略部署看战略目的

一般地说,有什么样的战略目的,就要有什么样的战略部署。反过来亦然,观察一个国家的战略部署,可以分析出战略目的,所谓观其行 而知其心也。前些日子,有美国高层人士说,美国不把中国当做对手,这着实让国内的一些“专家” 、“ 者”们很是兴奋了一阵子。但是,实际情况如何呢?

1、西太平洋渐成美国武装力量的重点部署区域。

近年来,美国不断增兵西太平洋,加强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战略威慑。有两个重要标志和举措:一是加强马里亚纳群岛和关岛的战略地位,加强这些地区的基础条件建设,以便支持更大规模的战争。二是把具有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宙斯盾”战舰大部分调防到太平洋舰队。在东亚,美国只有三个战略假想敌,一个是中国,一个是朝鲜,一个是俄罗斯,俄罗斯的亚洲部分战略能力较弱,那么,中国和朝鲜谁更有资格值得美国这样兴师动众,大规模调整军事部署呢?朝鲜怕是不配。

2、构筑愈加严密的岛链包围圈,严格控制中国周边的海峡要地。

中华人民共和过成立伊始,美国就对中国实行战略包围,美其名曰“遏止共产主义扩张”。在美国对中国的包围中,岛链包围圈占有重要的位置。依靠强大的实力,美国曾把这个“圈圈”打造得严丝合缝,滴水不漏.由北向南,在日本列岛有一系列海陆空军基地,在韩国有前沿战略部署,然后沿着台湾岛、菲律宾诸岛一直到南越、泰国和马来西亚。其中菲律宾的苏比克基地和南越的金兰湾基地像两把大铁钳,随时可以合拢掐断南中国海的一切海上运输。后来,因为朝鲜战争打输,因为越南战争打输,才开始狼狈收缩,这个岛链包围圈也有些支离破碎了,金兰湾基地不复存在,苏比克也只剩下一群美菲混血儿,已然是岛不成链、链不成圈。但是,冷战结束了,美国人卷土重来。它重新加强了与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的关系,取得了在新加坡军事驻扎权,与上述诸国在南中国海演习不断。前一个时期的“声纳撞击事件”就是在这样演习中发生的。美国公开宣称,要严格控制世界上13个重点海峡,其中就包括马六甲海峡、巽它海峡和望加锡海峡。这些海峡对谁生命攸关,谁使用最多?控制这些海峡干什么?其目的不言自明。

3、扣紧包围战略包围圈的另一半。

仅有岛链包围是不够的,还要有陆上的另一半。冷战胜利,苏联体系垮台,给美国以天赐良机,使美国人在历史上第一次得以插足中亚大地和蒙古高原。山国阿富汗虽然有那么一个“班”在不停地骚扰,但美国仍是打定主意要控制它,现在还在增兵。中亚五国成了什么北约的战略伙伴,“北约”是什么?是美国人的战略工具,美国在塔吉克斯坦死乞活赖地就是不走,实在是这个基地战略地位太重要。美国人在中亚,相当于在屋后的山头上窥视中国后院,专看你的另一半,对中国后院的“三种势力”也是一种召唤和鼓舞。蒙古正在起劲地寻找“第三邻国”,一年一度的美蒙“可汗演习”是不是表明第三邻国已经来了?冷战时期苏联的盟友,现在摇身一变,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成了美国人的宠物,各种各样的合作计划方兴未艾,如火如荼。

4、加紧瓦解中国硕果仅存的几个战略高地。

拜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之遗泽,中国周边还剩有个别几个国家能向中国投来一些亲切的目光,还能为中国遮挡些许风雨,这就是朝鲜、巴基斯坦、缅甸等,成为中国目前仅有的几块战略高地,也是美国处心积虑要加以占领与颠覆的。对于朝鲜,美国、日本以及西方已经把人类思维所能想象得到的一切恶毒的词汇都用上了,把朝鲜描绘得简直就是一个阎魔世界,好像他们是这样关心朝鲜人民的福祉,是这样关怀三千里江山,以至于恨不能取金氏而代之,大有要赤膊上阵,亲自为朝鲜人民干事的意思。其实呢,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朝鲜政权一天不垮台,他们就一天也睡不好觉,这完全是野心与狂想之使然,美国和日本的野心家做梦都想在鸭绿江边钓鱼。所以,朝鲜居然还发展核武器,发展远程导弹,就不能不令他们抓狂了。于是,什么“六方会谈”,什么国际制裁,什么检查封锁等等,大小喽罗全上,软硬手段齐施,说白了,就是想从根本上瓦解朝鲜,使朝鲜无法再生存下去。对于巴基斯坦,美国人把狡猾与卑鄙的伎俩玩得炉火纯青,是又打又拉,又利用又破坏。可以预测,有美国人参乎,印巴矛盾只会愈演愈烈,国内的政治冲突只会愈演愈烈,国内民族矛盾也只会愈演愈烈,总之不会有你一天好日子过,让你除死方休,现在的发展趋势已然充分证明了一点。对于缅甸,一则执政的人良贾深藏若虚,二则美国确实也没有什么手段,除了一个昂山素季,再没有什么凭借,所以几次捣乱都刹羽而归,但只要一有机会,美国还是不会放过缅甸的。

这样的部署堪称是一个现代版的“十面埋伏”。站在中国大陆举目四望,无论哪个方向都有星条旗隐约飘扬。这是一个典型的战略“囚笼”,或者类似于网箱养鱼之网箱,构筑者的如意算盘是,把“龙”关在笼子里,最低打算,不使美国亚太及全球霸权因为“龙”的发展腾飞而失控,最理想的,或者“驯化”之,或者随时可以消灭之 。

二 由战略目的、战略部署看战争策划

说美国随时准备对中国开战(网上的愤青往往这样冲动地说),这未免言过其实。但说美国一直在精心策划对中国的战争,这是无法否定的事实。美国在中国周边的战略部署,当然是一箭多雕,要实现多种战略功能,但针对中国的功能是重中之重。遍布周边的美国军事存在,不是摆在哪里做样子的,各式各样的军事演习也绝不是演戏给我们看,所有这些,都赤裸裸地展示着未来行动的方案与计划,并在此基础上产生相应的战争行动。据此,我们可以归纳出美国针对中国的战争策划的几个特点。

第一,是全面的。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人类的战争已成为总体战,美国针对中国的战争策划也是这样,就是说,在军事行动之外,还将政治经济攻势齐上,文化思想攻击并发,民族社会要素共举。其要者,在政治上扶持对立面(过去叫“持不同政见者”),战争正酣时节很可能组织伪政权。经济上,利用遍布全球的军事力量,掐断中国工业原材料的海上运输。文化上,将儒教与***教捏合,再将其列为西方的死敌。思想上,把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希特勒化妖魔化。在民族上,煽动和支持藏独**等一切“独”,最好让中国“五毒”并发,还将鼓动一些国家再掀排华恶浪,对我海外华侨大砍大杀。在国际上,泛起“黄祸”的沉渣。总之,将无所不用其极。

第二,是全方位的。全方位有两层意思,一是海陆空天磁,二是东西南北中。具体地说,有海上攻势、陆上攻势、空中打击、空间破坏、网络病毒以及生化战、基因战、气象战;有北部战线、西部战线、西南战线、南方战线、东南战线、东方战线,各战线下还要有各个战场,如西南战线下就将有印巴战场、中印边界战场、印度洋战场等。

第三,规模将是空前与持久的。历史上,总有人预测战争,一个通病是往往对战争的持久性估计得相差甚远。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军事家们预测,今后的战争将在一个月至多几个月内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同样的论调也甚为流行,结果却都是大相径庭。现在还是有人做这样的推测,并且拿美伊战争,阿富汗战争南斯拉夫战争做证明。这是不对的,这三场战争与其说是战争,还不如说是战斗更确切些,甚至连战役都算不上。事实上,随着人类物质手段越来越丰富,物质总量越来越巨大,未来战争的持久性也将越来越显著。以美国和中国现今的国力,未来的中美战争没有十年八年,是打不出个所以然的。中国是一个国力强大的大国,这一点,美国战略家的心知肚明。所以,美国对未来中美战争的设计将既是持久的,同时也是大规模的。美国将动员并率领日本、韩国、印度、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以及西方国家一起向中国发难,不仅是八国联军,甚至也不仅是十八国联军,总之规模将大得超出想象。这是美国的一贯做法,这一点,倒能从最近的几场战争中找到影子。

第四,将是全过程的。按照美国及西方的战争逻辑,战争不是一次袭击,而是包括军事打击、政权颠覆、领土占领、行政接管、国家分化的全过程。日本就不断有人说中国应当分裂为几个国家,这一点,美日可谓心心相印,也必将为此而进行策划和准备。

三 问题的答案

十面埋伏,危机重重,民族的发展与复兴面临着严峻的考验。这也没有什么奇怪。在这个世界上,在我们的地球上,哪一个国家、民族的崛起会一帆风顺?事实上,不管主观愿望如何,国家、民族的崛起都得经过风暴的涤荡,都要在铁与血的考验中浴火重生。中华民族也不例外,大汉雄风发端于天下大乱、经过与匈奴的百年大战而昭现,大唐盛世也是在万里开边的基础上才勃勃开启。人类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过在一片歌舞升平、吃喝玩乐中走向辉煌的事例。在历史的考验面前,不同的中国人也会有不同的答案和解决办法。考诸今天的现实,面对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围堵与战争策划,大致上有三种不同类型的对应答案。

第一种,韬光养晦,和平发展。这种观点主张,在发展中要把凌角磨得平而又平,要把光芒掩得少之又少,要想千方设百计,穷志竭虑地想办法并让人相信,和平是我们颠扑不灭的信念,我们只要和平,其它什么都不要。所以,无论何时,无论对谁,总要信誓旦旦地保证,中国的发展只会带来好处,绝对不会威胁任何人,绝不损害任何人的利益。在这种观点指导下,每有“中国威胁论”的指责出现,总会弱弱地说反驳一句:那是××国的少数人别有用心。其实人家的用心一点都不“别”,就是要让你老老实实,举动都得听话,都得中规中矩才成。这种理论的结果会怎样呢?不想对抗偏有人欺,不想出事尽出大事,含羞忍辱,穷于应对。

第二种,逢其所好,迎其所乐。在这种人看来,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对抗是不理智的,也是得不偿失的,关于这一点,笔者在网文《中国已承受不起和美国冲突所带来的损失》中已经做了阐述。总之是你之所好好之,你之所乐乐之,铆劲和美国拉关系,套近乎,不惜改造自己以适合美国的口味。这种观点的最高境界,就是最近出现的“中美国”提法与“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理论。这种理论的结果就是把中国搞没。

第三种,艰苦奋斗,争取胜利。这种观点是建立在强烈民族自信心与民族自豪感基础上的,有这样的志气,首先得要有“帝国主义称霸世界的野心不会改变,帝国主义战争与掠夺的本性不会改变,帝国主义的亡我之心不会改变”的基本认识,得有“和帝国主义的关系,是可以斗争而且也是有胜利前途的”基本信心,得有“敢于斗争并善于斗争”的勇气与策略。关于如何打赢和美国的下一场战争,笔者在网文《怎样打好下一场中美战争》中已经说了一些。在这里再罗嗦三个问题。

第一个:面临全面封锁,原材料供应问题。战争是物质的运动,物质是生产出来的。现在,我国工业生产的主要原材料越来越多地依赖世界市场。可以预见,在美国策划未来对中国的战略行动中,它是不会放过我们这个软肋的,连遥远的非洲它都要成立一个司令部,明白说要和中国争夺,难道我们还能指望在对抗中美国放我们一马,不封锁中国的原材料供应?中国的企业正在走出去,到处收购世界各地的资源矿产企业,并力图使来源多样化。这在经济发展战略上是可行的,上升到国家安全方面,面对美国这样的战略对手,则将毫无用处。美国有遍布世界的军事力量,可以随心所欲地把我们在遥远海外的原材料供应掐断。对此,我们不能抱任何侥幸与幻想。我们的原材料供应,从根本上,国内要留有一定的底子,不能竭泽而渔,和平时期利用国际市场,尽量增加战略储备,以支持战略对抗开局阶段。在持久对抗中,要争取周边稳定的供应。这就引出了我们的战略。和美国对抗,我们不应该针对美国的全球部署,不能与美国在太平洋深处,在印度洋、在大西洋,在非洲、在欧洲、在大洋州、在拉丁美洲等去争高低决雌雄,不能把更多的资源与精力放在这方面,要吸取前苏联和美国搞全球对抗的教训。我们应立足在周边一千公里以内打开战略局面,充分发挥我们的陆上优势,砸碎美国战略“囚笼”,以赢得发展的空间。事实上,在这个范围内,已经有足够的原材料可以保障我们的消耗。所以,要坚决巩固中俄、中巴、中朝关系,保障巴基斯坦、朝鲜的战略地位,发展与中新、中缅以及与泰国、孟加拉、尼泊尔的关系,中立越南、老挝、柬埔寨,坚决打击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等美国喽罗,粉碎美国在中亚及阿富汗的战略体系,以日韩为主战场,粉碎日韩的经济与社会潜力,使之成为中国与美国的“战略隔离带”(有关问题见笔者网文《面对死敌:打赢下一场中日战争》)。

第二个:所谓高技术问题。伊拉克战争后,在国内外一群美国“粉丝”的鼓噪下,美国的所谓高技术给吹上了天,美国简直成了比上帝还能的能人。到现在还有一个神话,说伊拉克战争给中国高层带来了巨大的震撼,而且听意思,镇得还不轻,撼得还不浅,有点吓傻吓懵的味道。网上也有好多人跟着人云亦云。究竟震撼没震撼我不知道,但我想,掌兵的人,没那么浅薄吧,就是真有震撼,还会流露出来,还会公之于众?战争需要技术,技术越高越占优势,会因此处在有利的战略与战术位置,这一点不能否认。但是,决定战争成败的因素太多了,技术仅仅是其中之一。如果战争只决定于技术,那么各国都不用办军事校了,也不用训练军队,只办展览馆就行了。把各自的技术放在馆中一展览,谁优谁劣立见分晓,胜败立刻决定下来,那世界大同也就指日可待了(作为一篇认真的文章,本来不该写这些,可是现在军盲太多又太自以为是,让人不得不说两句)。正确的策略是,不遗余力地发展各种尖端技术,但有什么条件打什么仗,不把技术因素当成是胆怯无能的遮羞布,当成绥靖政策的堂皇借口。

第三个:面临美国核讹诈、核战争的问题。中国的核力量无法与美国对等,这是事实,这也是今天中美对抗有别于当年美苏对抗的一个特点。基于多年来对美国力量的宣传,许多人对美国力量特别是其核力量谈虎色变。在中国和俄罗斯都做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后,美国始终不愿做出相同的承诺,说明美国的战略野心既是狂妄的也是残忍的。和美国对抗,要有充分的核准备,这是我们在美国围堵下必须做到的。我们自己的劣势,同时也要看自己的优势。我们是一个多山的国家,人口和工业也远没有美国集中,现代化不如美国,但在核战争中这倒成了优点,抗核打击能力与核袭击下的生存能力远强于美国。中国的核武装对美国只要保持足够的原则,也就是保证打掉美国3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美国要是不想毁灭,就绝不敢和我们打核战争。当然,它实在要寻找不归之路,那就打吧,看看到底谁灭亡谁。

说起来真的可怕。但世界就是这么个世界,还是一句老话,“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中华民族从来都有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在中华民族前进的道路上,有无数险山恶水,跨越过去,才是光明的坦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