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涂光明

最近在网络上看了篇文章,记得是一个网名叫“小李没刀”朋友写的文章,写得相当的好。看了以后,也激发了我心中的一股冲动。如是便有了这篇“中国球迷和中国军迷的悲情世界”,也许我的观点并不是很好,但是他代表着我真实的想法和愿望。愿中国足球和中国军队能在我的有生之年,能迸发出些许的微光也好,也好过现在的这种放P无声的憋屈,那股劲儿就像黑土大叔不顶一下白云的夸大其词会憋疯一样。


中国足球的悲情命运正如如今中国的政府上一样,但是足球的失败并没有到W国的这种可怕地步,而军队的软弱和对外外交的软弱则分分钟将中国的国运再一次推向晚清的结局,清朝时期,中国的海军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强大队伍,但是却是趴在港口里,给日本人当靶子练着玩儿,最后以全军覆没的结果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就是有钱将战舰买回来玩,买回来给日本人练着玩儿,怎么的吧!这是我李鸿章高兴,那就是我私人的一点家底,万一打没了我还有什么价值,宁肯让日本人打掉也好过让他在战场上发挥作用。


中国男足球最辉煌的时候是“米卢时代”,他是唯一的一个将中国足球带入世界杯的主教练,但是好不容易进入世界杯的中国足球却是以零蛋的结局提前灰溜溜地回国。自此以前和自此以后至今也未见中国足球有什么让人感到兴奋的事儿。倒是中国女足,却阴盛阳衰的为中国足球争回了一些面子,最让人兴奋的是女足前队长孙雯,还获得了世足协颁发的“世界足球小姐”称号,但是在男人和女人们都在为中国女足的成绩骄傲时,中国男足却像得了男人的病“阳萎症”,但是我们不得不佩服中国男足的厚脸皮功力,他们不能在国际赛事上露脸,在国内的足球联赛上却能搞出许多惊天动地的动静来,假球/黑球/暴力/罢赛等等声名远播的悲情壮举,俨然是一副受了千古奇冤的姿态。


米卢的“快乐足球”让中国足球走出了唯一的一次中国,但是结是却是以蛋的结局收场,这不但是米卢所带的所有球队中,最差的结果,也是米卢最终失望地离开中国足球的原因。其实他失望的不是这支球队多没有能力,而是失望于这支球队里的球员是多么的没有智慧和血气,每当在重要关头总是以冲动和暴力出现来结束自己的赛事。


如果说,米卢只是一个球队的教练,那么一个中国13亿人的主教练们就更要有智慧和血气,如果别人不断地踢打着你的身体,不断地用恶言和恶行来侵你的这个国家,我们仍然是无动于衷地任由他人施暴,那么这个主教练就要检讨自己的对待对手的方法是否正确了,因为连这个国家里的平头百姓都已经感到愤怒不已,都愿意挺身而出为维护这个国家的尊严而出一份力时,我们主教练还能那样任人宰割吗?


更让国人不能接受的是,中国养着二百多万的军队,除了用来救灾以外,根本发挥不了任何军队的职能,我们的渔民在领海内被小得不能再小的无赖国家击,我们如是口头抗议,严正交涉。我们的侨民在流氓国家遭受非人残暴的迫害,我们政府抗议都是那么的有气无力,还不干涉他国内政。请问,那是干涉别国内政吗?那是你的子民或曾经的子民在人家的领地上被人*掳掠啊!那是别国的内政吗?美国为了一个本国的公民不惜动用特战队前往出事国实施救援,而我们的政府却连一点有骨头的话都不敢说,这样的国家我们还在爱着,但是我们爱得如此的悲情和无奈,我们是中国的子民,我们就算是国土再次遭到外敌的入侵,我们的子民仍然会用鲜血和生命去捍卫和保护他们的完整。


但是,最可怕的就是,就连小日本现在也在用实际行动向中国发难,写这篇文章的前天晚上,还在电视上见到日本发表一个严正的抗议声明,说中国的一艘船只有可能带着海上勘控设备在春晓附近出现,请问现在的每一个中国国民,春晓早就是在日本人承认的中间线中方的一侧开发了几年的一口油气田,而且2008年中国政府还与他们签订了共享资源的条约,难道日本人还有更大的权利来要求,从春晓再外中国领海推进多少海里的领土主权要求吗?我们的国家会再次退缩和苟且偷安的再次让步,将春晓全部让给日本人不成。


我们现在网络上,很多人都将对国家有些意见的网民称之为“愤青”,其实这是中国之福,如果中国现在连这样的愤青都没有了,那么这个国家就真的没有未来,有的就只有是代表少数先富起来的人和精英官员们,他们早就将自己的一家老少转移到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他们就是要先捞够本钱,然后只要国家一有事便溜之大吉,自己和一家人在国外过着另一种富足的生活。国内的那些草民们,战争和死亡留给你们去承受吧!我原来是在国外留过学的,我留学的国家是派我回中国搞败国的行动,现在我的使命成功了,我们可以回到我的第二故乡过上安逸的生活了。愤青,最起码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良知。愤青,最起码有关心国事,心系中华的一腔热血,如果没有了这样的一群人,全部只剩下的是一声不吭暗地里发着洋财的精蝇们,全部只是贪生怕死任由大大小小的教练们身在宫门,却不作为的士大夫们无止境的割地求和,划地为界的做出卖土不保土的行为,那么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和我们中华民族的未来以哪里,我们最后也只能再一次成为W国奴,也只能再一次成为战争不能让女人走开的半壁河山,中国的男人会再一次回到抗日战争时代,我们的母亲和姐妹也许会再一次面临被当初日本人强暴的厄运,这就是战争不能让女人们走开的理由。


如果让我选择自己是当汉奸和精蝇过着好日子,还是先择当愤青过着贫穷的日子,我愿意过着穷日子,因为过着穷日子我的心里面不会有太多的愧疚,与其过着良心上受谴责和担惊受怕的日子,还不如光明磊落心胸开朗的过着穷日子。


但是,我们除了仍要在这种无以言表的悲情笼罩中过着不知道还要多久的日子,我们真的做不了其它任何能推动冲出这种悲情阴影的实质性工作。因为,我们只是一个国家中的少数部分悲天怜人军迷的中国男足式的国民而已,我们还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