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五集 空战 第25集 空战 八、救空降兵

秋林先生 收藏 8 1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白桦林前的这个早晨,热闹又有意义。抗日班后代和武男的后代在这里展示了精湛的武学技艺,还在这里确定了将来要全面经济合作的意向,洒过来的霞光和拂过来的微风都好像在祝贺,真是一个美好的早晨。这时袁乡长过来请大家回村吃早饭。 早餐时占东东公布了日程安排。当天下午全体出发去湖州,然后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白桦林前的这个早晨,热闹又有意义。抗日班后代和武男的后代在这里展示了精湛的武学技艺,还在这里确定了将来要全面经济合作的意向,洒过来的霞光和拂过来的微风都好像在祝贺,真是一个美好的早晨。这时袁乡长过来请大家回村吃早饭。

早餐时占东东公布了日程安排。当天下午全体出发去湖州,然后明天早起上去长兴煤矿寻找金库,后天再回市里参加抗日战争胜利纪念会。最后抗日班老少将全体移师上海,参加一个更加重要的活动——第四届全国民营企业博览会。

上午趁老兵们休息闲聊,占东东则率领年轻人们,在郅县长、袁乡长、东光、权子和潘小梦等几位据守靠山镇的老兵后代引领下探访天府山洞,来到靠山镇不去天府里转一圈他们是不甘心的。骄阳升起,一支抗日班第三代子弟组成的队伍向天府而去。

*******************************************************************

李老板攀上顶楼突然看到占彪和刘阳就愣在当地,刘阳对发愣的李老板说:“是想跳楼的吧,来,从这里跳。不想当男人的就从这里跳下去。”当刘阳逼着李老板跳的时候,李老板却不跳了。他也听明白了,如果跳下去就不是男人。

占彪拉过惶惶不安的李老板坐下说:“李老板别紧张,我们是章老板的朋友,我们会尽力保护你们的。”李老板心神莫定地说:“我现在是‘三害’、‘五毒’俱全,早晚难逃一死,不如自己了断。”占彪语重心长地说:“你这样跳下去是很自私的,你不想想自己的儿女无人照料?不想想你那么多的海外亲友对你的关心?人的一生一世不能从一时一事论成败。章老板是想通了,要珍惜生命克服眼前的困难,大不了钱财散尽,大不了从头再来嘛。”

李老板好像受到很触动,他茫然地喃喃:“那我应该怎么办?怎么办?”

刘阳回答道:“你有敢死的心,为什么不敢继续挺下去呢?为什么不敢逃出去呢?你这么无名的死去,莫不如去找说你给二十万回扣的那些采购员对证,他们也是被逼得编出来的,或许也能给他们个清白免得成为贪污犯呢。”

李老板看看身后说:“想跑谈何容易,如果我出去我还想去找诬陷我偷工减料的车间主任,想找那家出证明说我盗骗国家财产的钢厂工会小组长……”

占彪站起身来说:“好了,别说了,抓紧时间送你出去,你要向我们保证,再不许轻生了!”李老板眼角湿润,向占彪长揖一躬:“君今一席话,再造我余生。”这时占彪已把军装上衣脱了下来给李老板穿上,刘阳挽着李老板下了楼。占彪身着军便服,跟在后面也下楼出了大门。三人刚出大门口的警卫岗,几个工作队员嘻哈笑着走进来,有一个工作队员看到李老板刚要发问,这时从身边走过的两个军人不经意把他撞了个趔趄,是正文和大郅。

把李老板成功解救后,章老板也从完全违法户改成了半守法半违法户,被放出来交代问题。若飞感谢占彪说:“彪哥宝儿姐啊,看来俺们的重机枪还是好用的呀!”

三德来电话让若飞做几个好菜送彪哥,但占彪一行并没有离开上海。他们遇到了三月份上海资本家自杀的高峰。

遍布上海的“五反”工作队依靠肉刑甚至用火筷烙手,造成大批的“逼、供、信”冤案,致使在沪的私营工商户仅在3月13日至23日10天的时间里,就有60人自杀。“五反”工作队居然毫无收敛地把跳楼的叫做“空降兵”,把投河的叫做“潜水艇”,把服毒的叫做“做美梦”,统统称为畏罪自绝于人民。

小宝和占彪说:“上海有十六万私营工商户,按报纸初期公布的有70%是违法和半违法户,那就是十多万人,如果按现在公布的35%要定案处理的比例还有四万多人呢,我看现在的势头还会有很多自杀的。”占彪恨恨地说:“不管这些生意人犯了多大错,罪总不该死吧。个别犯了国法的可以逮捕枪毙,但不能这样成批成批的逼人自杀啊。战争中我们保护下来的中国人,不该这样被自己人逼死,何况他们都是国人中的精英啊。我们要留在这里做点事儿,能做多少算多少。”然后他吩咐道:“把在上海读书的抗日班人员都集中起来,由成义带队监督楼顶。再调二民召集靠山镇一带的抗日班弟兄,由刘阳带队沿黄埔江巡逻。”

占彪的一声令下,抗日班旧部又召集起近一百多人,成立了自杀救援队。成义率队两人一组,共三十多个小组,以解放军在楼顶架设高射机枪选择防空阵地为由到处登楼查看,发现有想跳楼的就用解救李老板的经验劝阻并救出,或者干脆就说破坏防空有敌特嫌疑押走后再放走。刘阳与二民租了二十多条小船游弋在黄埔江上,三德留在上海的几艘汽艇也被刘阳利用上了,只要有投江的总是第一时间赶到将人救起。在上海读书的静蕾也参加了刘阳的行动组。

抗日班的自杀救援队从三月底一直做到五月中旬,当时上海盛传有一支民众自发组织的自杀救援队,就是指抗日班这些战士不分昼夜的努力。后来占彪看到驻军为了防止商人自杀也在四处设岗后才撤兵。这期间抗日班共劝阻了近二百人跳楼,救起了三十多名投江的,送到外地暂避的二十多人。至于服毒和上吊的就没有能力顾及了。运动结束后上海政府公布的自杀人数只“空降兵”就1300多人,如果没有占彪这支救援队,跳楼自杀的人数要突破1500人。心细的成义和刘阳把每个遇救的人员情况都详细记录下来,准备救人要救到底和他们的家属保持联系。可想而知,三十年后这些死里逃生的民族资本家遇到抗日班子弟进入商海后会给予什么样的支持。

离开上海后,成义又去了一次县城,他不是为了接小蝶而去,而是为镇反抓起来的春瑶的哥哥于顺水而去。他用上了一张从彭雪飞那里开回来的空白证明,将于顺水保了出来。这些从军证明能不能总是好使有效呢?在接之而来的又一场运动——“肃反”运动中接受了考验。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