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岁月 第四卷 一百四十二章

nickhand 收藏 20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275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


一百四十二章

甲板上的气氛一滞,缓步行走的英军士兵纷纷加快脚步,肖磐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们的害怕、愤怒、无奈等等的情绪。

脚跟一动,肖磐挡在了另外一个被他甄别出来的特工面前,这个看似虚弱的特工身形突然如豹子般窜起,右手中‘呯、呯’的两声枪响。

肖磐身子一侧,两发子弹几乎是擦着鼻尖飞过,那个特工身形平飞而起,向船下海水中扑去。

一根灵蛇般的长鞭破空而至,精准的卷在他的脚上,一股大力透过绳鞭将他扯的凌空飞起,在一片鬼佬的惊叫声中摔回肖磐脚下,肖磐收回绳索,冷冷的看着他。

“你可以用你的情报换取你得性命。”肖磐看着这个人的身躯一震,暗想试试也无妨,点头让几个兵将这人绑下去。

运输船上的特工、间谍的清查只是初略进行了一下,五艘运输船仅剩四艘,都已经全部找到,那艘进水的运输船已经被海神召唤去了。四艘船上下来的俘虏达到惊人的3万6千多人,大量的伤者都是在巨浪中受伤的。

装运武器的船舱里倒是不是很凌乱,被固定好的装甲车,坦克什么的完好无损,但是一些堆积轻武器的舱室里倒是各种物资撒的到处都是。

那艘轻型航母倒是还在远处的海面上漂游,甲板上也没见个动静,李响先期逮着两艘机帆船赶去后,刘炴也已经领着百来个战士驾着机帆船赶了过去。那几艘轻型巡洋舰和驱逐舰不知道被海浪卷到那个角落去了!

胖子当时可顾不了这么多艘船,顾着这几艘都累得够戗!

机帆船‘突、突、突’靠近航母,浪花卷拍在船帮上哗哗作响,航母上传来隐隐的脚步声。望望高耸的舰壁,李响拿起一根绳索,“兄弟们准备。”手上绳索‘咻’的甩出,卷在航母上一根铁柱上,手上一借力,人已如飞鸟般腾飞上甲板。

十几个空手的洋鬼子正跑向枪、炮战斗位。仰面而来的一个金发鬼子见到跃上的李响,一怔神后凶狠扑上,李响一个直踹,重踢在眼露凶光的洋鬼子胸膛,将其踹出丈外,砸在后面的鬼佬身上。随后跟上高跃而起,双手驳壳枪甩出,左右双枪的子弹飞泄而出,枪声连响后击杀四个鬼佬,身形落下,双膝狠狠撞上一个鬼佬的胸膛。‘碦呲’鬼佬胸骨爆裂声中李响一个前翻,抢向舱口。

后面的弟兄爬上来了,轻机枪密集的弹雨几乎是擦着李响身边扫过,吓了李响一跳!

一个战士闷声冲到他身边,一连就是几颗手榴弹朝涌出英国鬼子的舱门扔过去!李响眼角直跳。“用枪!用枪!他妈的别用手雷!”看着甲板上本就残破的设施在爆炸中四处飞溅,急火火的李响大喊。

枪声骤烈,残存的洋鬼子不再从舱里冒出,几步闪近仓门,一具绑在绳索上明显是被勒死的鬼佬尸体赫然入眼,飞速将短枪伸入舱门口扫射一轮,身形一闪进去,就看到下面是一个窄廊,只有两个奄奄一息的鬼子,看来英军士兵从后面的出口去了。李响寻思着大声招呼上面的弟兄从上面搜索。

“嘭”的踢开又一座舱门,内面一阵尖叫,一群着白衣、金发碧眼的女子满屋子的尖叫声,一下子就掩盖了甲板上面传来的枪声。

李响也有些意外,粗粗一扫,见屋子里就是几个面无人色的女护士,转头除了舱室,随手将门扣了,继续向前闯去。

轻型航母上残余的英军水兵被肃清了,李响赶到甲板上,战士们正在将甲板上在风暴中似的千奇百怪的尸体解下,抛下海中,一个牧师样子的英国人在船舷边不断的作着祷告。百多个战士牺牲了20来人,轻重伤过半!心中抽痛了一下,李响默默的走到战士们的遗体前,打量着一个个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兄弟。

航母下又一艘机帆船靠近,刘炴跃了上来,见战士们正在清理,知道航母已经控制住了,指挥上船来的通讯员向指挥部报告情况,轻捷的向李响走去。

轻轻在李响的肩上拍了一下,“很不错了,这些弟兄不是咱原先东北的弟兄,能有这样的战果已经是尽全力了。”刘炴安慰道。

李响轻轻道;“他们的战斗力是要低一些,但作战意志却是让人极其敬佩的,他们是以生命来践行军人的职责,我为曾经是他们的兄弟而赶到骄傲,哦!现在我们依旧是兄弟!”


胖子依旧留在仰光,胜利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城市,向国内报捷的电文正在发送。已经有当地虔诚的佛教徒宣称在英军来袭时看到天空中显现的佛陀,佛陀手指北方,拈花微笑,而佛陀现身的下面,就是中国军队指挥部!很灵异的是,这个流言一起,刚刚在城中传开,英军就受到风暴的袭击,中国军队不战而胜!

赶回城中的胖子闻讯后也是诧异!再三查证,确实是流言散布开以后英军才受到风暴袭击的,但是胖子心知肚明,这个风暴就是他一手搞出来的!胖子神识扫过仰光四周,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摇摇头,这难道是巧合?

法军舰队倒是已经靠岸,但是他们登陆的地方是胖子特意安排好的,就是个圈套之中。19师的战机冒险试验了几次,最后终于成功将法国的航母水下的几个巨型螺旋桨炸毁!就为这,19师损失了7架英式螺旋桨战斗机,一架B17轰炸机,而法国的舰载机倒是没捡到便宜,损失24架舰载战斗机。

法国的航母失去了行动能力,搞得一干驱逐舰、巡洋舰紧紧张张的在旁边保护,少了航母舰载机的作战,法军连岸都上不了!正忙着修复螺旋桨的航母还没恢复,19师使用导弹冲着其他几艘战舰再次击断了它们的螺旋桨!

指挥法国军队的梅上将一头晕倒,太变态了!

七天后,满载法军士兵的三艘运输船开始在两艘巡洋舰的护卫下抢滩登陆,只是法军远远没有想到人民战争的可怕,越南的民众组成的运输队将大量的远程、近程、中程、轻型、重型、各型火炮大量运输到了前线,法军的两艘巡洋舰小心翼翼的巡游了一圈后,运输船放下了十几艘小艇,快速向岸边冲来,上岸后没有发现岸防部队和防御工事,发出信号。三艘巨型运输船相继向岸边驶进,停泊在快搁浅的海水中不再前进,巨大的舷门打开,一艘艘登陆艇飞速冲出。海滩上片刻就是一片喧哗!

梅上将心提得紧紧地,他希翼登陆的部队能够安全上岸,占领登陆场,但是他又知道面前的敌人狡猾、老到的可怕,从敌人的空军逮着螺旋桨轰炸,梅上将就知道中国军是打算连战舰都要一网打尽的!

眼看着三个营的士兵冲上了岸,几辆坦克也开了上去,梅上将很是松了一口气,看来中国军没有预料到他在这个海滩登陆了!

但是梅上将的想法刚刚泛起,一阵连续沉闷的炮弹出膛声传来,接着就是铺天盖地、尖啸而来的炮弹!

梅上将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雪白!“命令运输船加快输送,尽快将士兵卸下!”,梅上将冲着自己的参谋副官大吼,震耳的爆炸声中副官迅速赶去电讯室。

上将冒着呼啸的弹片,一把扯住一个作战参谋,“命令舰队立即反击敌人炮兵,登陆部队立即向敌人炮兵阵地突击,所有登陆坦克,立即向敌人阵地突击!,让士兵们尽快上岸!作战、我们需要士兵投入战斗、大量的士兵!”

法军的坦克吱吱呀呀向着纵深突击,不断有炸起的残肢断臂、毁坏的装备砸在坦克上,满眼的烟尘爆起、泥石四溅,四处都是一片惊慌、恐惧,惨叫声不绝于耳!

登陆的法军士兵狂奔向一千多米远的热带雨林,沙滩上的士兵、海水中战舰,都在猛烈的炮火中颤粟,无处藏身!幽静的雨林又是看似那么安全!

勘勘奔近雨林的法军惊恐的发现,面前无比密集的子弹狂流突然奔泻而出,射在人体上的‘噗、噗---’声不绝于耳!

绝境中惨叫的法军竟然爆发出一股血勇之气,即将断气的士兵都是挣扎着向林中发射着最后的子弹!

但是战争就是战争!19师的战机搞掉了航母上勉强起飞的12架舰载机适时赶到,对着海面上的两艘巡洋舰就是一阵蹂躏,导弹加炸弹,直接将两艘巡洋舰上的炮塔击毁,摧毁了它们的战斗力,接着就是航空机枪、机炮、火箭弹对着运输船无差别攻击!金属弹流舞起横飞的血雾残肢。法军一个个基础军官大声吼叫,指挥法军士兵亡命的举着各式枪支组织对空射击,空中的轰炸机都是腹部装甲厚实的美军轰炸机为主,J2A的速度极快,更是拥有不俗的腹部装甲,只有几架皮薄的老式飞机在领队长机的命令下立即拉起高飞闪避。一艘运输船在飞机的接连打击、轰炸下,水下船体被破开甲板的炸弹炸坏,开始进水倾斜!

重炮炸起的硝烟弥漫在海滩,士兵们忙乱着跳下登陆艇,冒着密集的炮火亡命前冲。

“上将,我军已经有七千士兵下船登陆,两个营的炮兵已经开始反击。”副官在旁边大声报告。

梅上将放下望远镜;“命令尼克斯船长立即弃船!马森和吉尔的船优先卸下重装备,坦克、重炮,我们需要反击!”

上将看着经历过本土登陆战,获得殊荣无数的精锐部队在海水中、沙滩上挣扎,心里的阵阵抽痛让他喘不过气来!一枚火箭弹破空飞来,将一个指挥机枪防空的上尉连人带机枪组炸飞!

“保护上将!”几个贴身卫士拥上,裹挟着梅上将下了望台,来到甲板上。失去绝大部分战力的战舰侧转船身,掩护着正忙碌着的运输船。舰长马丁·克瑞少校跑到梅上将面前敬礼;“请将军转至‘独立’号船指挥,我舰将掩护至最后,中国军已经换上杀伤弹炮击,士兵们需要掩护!”

梅上将看着他眼中的坚毅,点头同意。一艘小艇急速放下,载着梅上将高速向弹雨中的‘独立’号驶去。‘独立’号运输船上旋即升起指挥旗和上将旗。

中国军前线指挥部就设在海边一座不高的小山上。

“司令,敌人更换指挥舰。”作战参谋小左向上将许SHIYOU报告。这里的视线良好,高倍望远镜可以清晰的观察到海上的法军,

“嗯!命令前线炮火停顿二十分钟,打开广播喊话,命令炮兵换用子母炮弹。”许上将的话声十分铿锵。整个前指气氛一滞,大家都见识过这种大规模杀伤性炸弹的历害。人间凶器!

“我估计法国人不会轻易放弃,咱们炮击、轰炸了一个上午,杀伤的法军已经不少,他们连咱们的第一道防线都没撼动,却仍旧在不断的攻击!我看必须将他们打怕、打痛、打残,他们才会有可能投降!金盾舰队到那了,请他们快点,元帅的目的是全歼法军,听元帅说,‘美军已经介入朝战!苏军在和通古斯恶战之余,兵逼贝加尔军区!元帅已经启程赶回北方去了,咱们必须尽快结束战争,逼英、法谈判!”许上将颇有感概的说道。

中国军队突然停止炮击,虽然陆上激烈的枪声仍旧,但是劝降的广播声仍清晰的传遍整个海滩!

梅上将一阵茫然,十五分钟时间考虑?有这样的劝降么?

法军士兵们趁着这难得的安全的二十分钟,拼命的抢救受伤的战友,卸下重装备!

二十分钟过去,法军指挥船上仍旧没有动弹,投降的白旗渺无踪影!中国军队沉默已经二十分钟的炮击又开始了,这次的炮击让所有的法军如陷入地狱!子母炮弹覆盖杀伤面积惊人!一颗炮弹落下,子弹密集的爆炸声和壮观场面让舰上的法军指挥官目瞪口呆,面如死灰!各处的法军士兵就是在金属射流中挣命!

杀伤性炮击这次只维护了十五分钟,中国军队就停止了炮击!这次中国军队给法军留下了二个小时的考虑时间。

下午四时,金盾航母编队终于赶到,绝望降临到法军的头顶!

金盾庞大的舰身自失去战斗力的法军登陆舰队旁航过后缓缓后撤,编队中的巡洋舰、战列舰、驱逐舰上大小炮口,杀气凛然的直指法军两艘万吨级巨型运输船和两艘失去了战斗力的巡洋舰。

“许司令,法军升降旗了!”观察的左参谋兴奋的大叫。

许上将一瞪眼;“有啥好兴奋的,法军再不投降不是找灭么!赶紧通知海军,法军航母和另外三艘战舰的位置。嗬-嗬,这新式装备打仗爽是爽,就是离得远了,这枪炮声听得不过瘾。”

观察的参谋小左原是他的警卫员,闻声吐舌道;“陈元帅一再要求你将指挥部设在后方,他要是知道你将指挥部设在前线,说不定会找你切磋一下少林功夫。”

许上将有些恼怒;“老子的指挥部不是设在金边吗?老子现在是在程胡子这里临战视察!过招?老子怕过谁!”

“扯淡!你堂堂一个集团军司令,陆军上将,耍无赖占了老子的前指,搞得我军、师、团三级指挥部全挤到前线了!”门外程胡子的大嗓门嚷进来,“哼!上次是谁被元帅揍得屁滚尿流啊!你们集团军军中号称的六大高手在元帅手中连十分钟都没撑过去,一个个当初累得摊在地上,像死狗一样!”

“咋的啦?咋的啦!我们六个你眼中不屑的低手,当初打得那谁、谁、谁满地找牙啊!我说程胡子你要不服气,咱俩啥时候比划比划。”堂堂上将现在争得吹胡子瞪眼!

程胡子;“切!死鸭子嘴硬!我们输了认输,堂堂正正!不像某些人还抹不开面子!”

老脸微红的许司令敲敲桌子;“好了!老子当初是输得很惨!他妈的!现在说正事!胡子你们手脚快点,赶紧接收完俘虏,海军还要赶回去镇守南沙----。”


法军二万一千俘虏,英军三万六千俘虏在手。胖子在飞机上收到报告,心中大定!马上通知政府开始与英、法交涉、谈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