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设计师”晚年公开认错 担心美出兵阿富汗

7月6日,有“越南战争设计师”之称的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斯特兰奇·麦克纳马拉在华盛顿的寓所中辞世,享年93岁。堪称商业奇才的麦克纳马拉,在政界的作为要远远超过商界。有评论认为,麦克纳马拉是推动甚至塑造美国现代史的重要人物。


曾坚决支持越南战争


1961年,年仅44岁的麦克纳马拉应肯尼迪总统之邀,入阁担任国防部长肯尼迪政府上台后不久,就面临着是否要大规模介入越南战争的难题。当时,美国在南越仅仅部署了数百人的军队,充当南越军队的军事顾问。但麦克纳马拉对越战非常肯定,认为只有美国在越南取得胜利,才能遏制住前苏联第三世界实施的“共产主义渗透”。


在麦克纳马拉的坚持和不懈努力之下,美军开始全面介入越南战争。到1968年中期,美国派往越南参战的兵力达到53.5万人。到1975年战争结束时,约5.8万名美国士兵殒命越南战场,同时惨遭厄运的还有300多万越南人及150多万老挝和柬埔寨人。


但随着美军士兵在越南遭受越来越重大的损失,麦克纳马拉对于能否赢得战争也开始抱持着怀疑态度,并公开发表与约翰逊总统不一致的言论。意见分歧最终导致两人关系破裂,1968年,麦克纳马拉黯然神伤地离开五角大楼


然而,由于是麦克纳马拉把美军领进了越南“游击战”的泥潭,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反战运动中,麦克纳马拉成为抗议和抨击的主要目标。


商界精英改变五角大楼


实际上,能够代表麦克纳马拉的并非只有越战。他无论在商界还是军政界都可圈可点。麦克纳马拉曾考取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主攻数学、经济学和哲学,然后在哈佛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43年,麦克纳马拉加入美空军的前身——陆军航空队,尽管其视力不好无法飞行,但其敏捷的统计学头脑使他成为重要作战军官,负责对陆军航空队的轰炸打击行动进行效果评估。二战后,麦克纳马拉成为福特公司从军方那里雇用的10个统计学家之一。他们的这个团队将福特打造成为全美第二大汽车品牌。1960年11月,麦克纳马拉成为福特公司总裁,他是首位来自福特家族之外的总裁。一个月后,赢得选举的肯尼迪总统邀他加入内阁。为了这份年薪2.5万美元的工作,麦克纳马拉放弃的是在福特公司价值300万美元的股票和期权。


进入肯尼迪内阁后,麦克纳马拉认为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大规模报复”战略不具有可实施性,美国无法单纯依靠核武器的大规模报复来遏制前苏联的势力扩张。“灵活反应”战略随之出台,该战略的实质就是根据苏联的做法来采取层层升级的应对之道。尽管此后的“猪湾事件”并不成功,但在1962年10月的古巴导弹危机事件中,麦克纳马拉的表现依然可圈可点。在发现苏联部署在古巴的核导弹之后,美国政府和军方的一些高层官员要求做出更强烈的反应,但麦克纳马拉认为只有封锁、而非军事打击才是正确的解决办法,他游说军内高官,认为发动空袭可能引发一场无法停止的人类浩劫。尽管美苏曾在核战争边缘徘徊,但在美国同意不会入侵古巴后,莫斯科方面撤回了核导弹。


五角大楼的8年间,麦克纳马拉还积极推动国防部管理改革,将商业管理理念纳入到军队管理当中。这为美国军队日后能够借助美国商业革命的优势奠定了基础。


离开五角大楼后,麦克纳马拉前往世界银行担任行长,直到1981年退休。在世行的12年中,他发放了3倍于以前的贷款来帮助发展中国家,将世行的重心从繁荣的工业项目转为乡村发展。


晚年反思公开批自己


在退下公职后,麦克纳马拉曾一度淡出了公众视野。但最近十几年来,他却成为自己越南政策的公开批评者。


麦克纳马拉在1995年出版了《回忆:越战中的悲剧与反思》。他写道,他曾在1967年透露出他对于越南深深的担忧,那时起他已经开始怀疑美国是否能战胜那些游击队员。“在越南战争问题上决策的高级官员根据我们所认为的美国原则和传统行事。然而我们错了,完全错了。”


2003年,麦克纳马拉又出版了纪录片《越战烟云:罗伯特·麦克纳马拉一生的宝贵11课》,他又讨论了同样的问题。“我们今天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我并不认为我们应当单边使用自己的经济、政治和军事力量。如果我们在越南就遵从这条法则,我们就不会到那里。如果我们无法使用我们的价值观来成功劝说盟友,我们就应当重新考虑我们的判断是否正确。”在伊拉克战争的头一年,这部具有很强象征意义的纪录片成为影院最受欢迎的影片。就在几个月前,麦克纳马拉表示担心美国在阿富汗涉入太深,演变成越南战争的结局。


和麦克纳马拉同为肯尼迪和约翰逊政府工作过的顾问特德·索伦森认为:“大部分军事首脑永远都不会承认错误。至少麦克纳马拉有勇气面对事实,承认错误并说明为什么错了。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很多宝贵的东西。”


对于麦克纳马拉的逝世,现任美国防部长盖茨凭吊称其为“在关键时期承担起重大责任的爱国主义者和勇于奉献的公仆”,“我也在战争期间担任国防部长,对于他所承受的重担及面临的责任我很敬佩”。特别是对于麦克纳马拉在国防部推动的改革,盖茨认为“基本上改变了五角大楼的运作方式,这种影响远远超过了他在任的7年时间”。(章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