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的中专时代——打呼噜被抬出宿舍门外


得有相当一段长的时间没有在学生时代这个版块发贴了,呵呵!这不咱就回来了。

这一回咱163给大家说一说在咱退伍回到地方后上中专时发生的一件有趣滴事情,提起上学呀,咱还真是很怀念那一段美好的日子,不用管这,不用管那,没有老婆孩子,没有破事一堆,就是自己,自己管好自己的事儿就成了,活的特别潇洒,特点自在,那里像现在这样,还得哄老婆,还得看孩子,还得工作,还是想着怎么赚钱,还得想着如何省钱,为了生活嘛,那像上学是那么无优无虑,怀念呐。

提起打呼噜呢,咱163想来诸位男士诸君们也大都有此毛病吧,其实说打呼噜并不好,他可以让你的呼吸处于一种缓慢的状态,心脏还有是会一时的停止跳动,严重的在一定程度上还能引起死亡,想一想可怕吧。

好了别的不说了,感慨就先别在这里说了,记得那是咱163退伍后的第一年,因为县里民政局和县政府不再给我们这些退伍兵安排工作了,所以咱也只得是自己找出路,实话说只要是有路子的那该怎么安排还是怎么安排,只看你有没有关系,送得多不多,呵呵!这些细事就不再细表了,老爷子那时还在位,不过他天生就一个不爱求人的臭脾气,老领导和老朋友也不少,可是他就是不爱求人,你不开口,人家给你办事么,得。咱也就只好在家里了,咱是初中还没有毕业呢就被送到部队这个大熔炉里去了,三年才得回还,三年之中咱学的也完全只有部队的东西,对社会上的专业技术,那是一点儿也不会呀,没办法,不过老太太倒是给找了一个上学的机会,说是毕业回来后,给统一的安排进县某事业单位,这个机会不错,于是咱也就收拾了行装,再一次的拿起了书包,就到了市里。

话说我们那个班呀,可是说完全是一个哥哥班,连老师们都这么叫,为什么这么说呢?主要是我们班里同学的年纪普遍性大,那一年咱刚过19岁,在中专学校里那就算是大年纪的了,可是到了那里一看,呵呵!连三四十岁的同班同学就有十个之多,像咱这种年纪在班里算是最小的了,除了咱以外想走这条路子的人不在少数,除了我们县里还有别的七个县呢,所以一加起来,得刚好一个班的编制,因为我们这此年纪较大的人在管理方面不比那些刚刚初中毕业的学生,都是在社会上混过一些年头的人了,出于这一点,学校把我们这批人就给单独的编了一班,所以叫做哥哥班。

我被分到了三号男生宿舍,这个宿舍里呢我们一共有八个人,全是自己班里的同学,年纪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咱还不算是垫底呢,老大和我是老乡,三十六岁,是一个即有心计又很捣蛋的老伙计,还有一个老乡比我大两岁,也不过兵,比我早退伍两年,也是和咱一样是不到十六岁就当兵去了的,他可是一个捣家,还有一个同学,也就是主角了,他是另一个县里的,二十二岁,早年是在家里做生意的,和他的爸爸在家里的杀猪,长得可是一个大块头,很壮实的那一种,他姓金,所以我们老大就开玩笑的叫他金刚,这个绰号就一直跟着他了,这个人人品倒是不错,也很好玩,开个玩笑啥滴,我们宿舍可以说在老大的带领之下很是和睦,只是这个金刚同志,有一个重大的毛病,那就是打呼噜特别特别的与众不同,一个是声大,大的吓人,再一个就是哨声特尖,能让你的头皮发麻,综上两个特点,我们宿舍得出的结论是,晚上其他的七个人睡不着觉。

一开始,由于是刚来,彼此之间都还不熟,不好说什么,只能说是大家在晚上难受一点儿,不说罢了而已,到了晚上熄灯前,都在他上床前就跳到自己的床上去,努力滴抢在他的头里睡着喽,要不然你就让他吵的吧,后来大家都熟了,我们先是给他提议见,老大亲自出面,众人皆是相陪,金刚老兄呢,当然在众人的劝说之下,满口的答应,还向我们道歉,可是到了晚上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那呼噜比之先前打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哨声都带着弯的麻你的头皮,呼噜是震耳欲聋,他本人也是睡的胡天胡地,可是我们呢,虽然我们也打呼噜,可是谁像他呀,几天来,老大劝,众人说的,金刚同志白天还是满口的答应,道歉,可是回过头来晚上,还是那呼噜打得震天响,白天上课光想着睡觉,晚上呢想睡还就是睡不着,可是你再看金刚同志的精神!好家伙!神采奕奕呀,长此一往的影响学习和生活呀,连我们班主任大哥还说我们这些老同学们怎么还和小同学们一样,晚上打狗机呢,看来他是铁定的认定我们是夜里玩牌了。

有一天晚上,我们大家伙实在是受不了,老大第一个从床上坐起来,我们大家也都坐了起来,老大向着金刚的床腿跺了一脚,可是金刚同志就像是回应老大的一般,突然咱噜声又提高了八度,就像和老大故意做对一般,老大努了,扯了扯金刚同志,“醒一醒!…………”可是连着叫了N多边,你再看金刚同志呢,愣是不理。

众人也是努了,我那个当过兵的同学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操!把他给抬到宿舍外面睡去得了!”此言不出,正中了我们大家伙的心声,此时正值晚夏,夜里不算很凉,很可行,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老大也点头了,成天个睡不好也不是个办法呀,有一个怕事的同学还说呢,别再出点子什么事,老大却说,出个吊事!于是,我们大家就七手八脚的把金刚同志连同他睡的那张床板一同给抬到了宿舍的门外,金刚同志好像我们做的这些一无所知一般的还是睡他的大觉,那呼噜还是打得震天响,那一夜我们宿舍里出奇的静,我们七个人睡了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好觉。

再表在宿舍外还睡着的金刚同志,第二天天刚亮大家伙还没有出早操呢,就让早起打地的老大爷给发现了,并且叫醒了他,金刚同志醒来后是一脸的茫茫然,问我们大家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大家一齐说道,梦游!金刚同志则是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道,我没有这毛病呀,就算是梦游,怎么连床板也一起出去了,我们大家都强顶着笑,共同的坚持说梦游之说。

后来金刚同志对此也深信不疑,而我们大家也都不好意思的再开他的玩笑了,人家那么的真诚,换了谁,谁还好意思去开他的玩笑,逗几句嘴罢了吧,可是金刚同志仍然是不改那震天响的毛病,于是大家都又陷入到了痛苦的深渊,好在没有多长时间,我们老校还有其他几个中专学校一起被市里给并入到一所大专院校,我们也就搬了学校,搬学校当然要搬家了,新宿舍一间住六个人,我们大家伙一致决定,要谁也不能要金刚同志,别的宿舍也不要呀,不过好在有空余的宿舍,老师给他安排了一个单间,一个人往六个人的房间,天呐!上天也太倦故金刚同志了吧,因祸得福,人家住滴比我们这些人好多,无奈之余只能叹息自己的呼噜为什么打的没有金刚同志的响。

呵呵!真是很怀念那段上学的日子,是那么的无优无虑,让人心醉,可惜呀!一去不复返也。今天就说到这里吧,有时间再来和大家说一说那段上学里发生的趣事。

谢谢各位战下友的支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