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华史 正文 侵华间谍头目:土肥原贤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9.html


19世纪,日本确定以中国和朝鲜为侵略对象的大陆政策后,在中国建立了许多特务机关。其中,最著名的是一脉相承的日本陆军三大特务机关:清末时期的青木宣纯机关、北洋政府时期的坂西利八郎机关和20世纪30年代建立的土肥原贤二机关。


1883年8月8日,土肥原出生于日本冈山县的军人家庭。其父土肥原良永为少佐,其兄曾被授予少将军衔。土肥原14岁进入仙台陆军地方幼年学校学习,后转到东京陆军中央幼年学校学习。1904年10月,土肥原以优秀成绩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同年11月被授予少尉军衔,前往高崎第15步兵联队任职。1905年4月,调往第49步兵联队。1907年12月晋升为中尉。1912年11月从日本陆军大学毕业。1913年1月调到参谋本部任职。同年7月被派往北平坂西公馆工作,8月晋升为大尉,直到1918年6月为止担任坂西利八郎武官助理,由此开了他在中国的特务生涯。


坂西公馆是日本陆军设在北平的特务机关。由板西利八郎中将主持。板西利八郎先后担任过袁世凯、黎元洪的顾问,乃是老牌的从事特务活动的中国通。土肥原对坂西利八郎十分崇拜,以其为师学到了不少特务活动的手腕。


1918年6月,土肥原调回参谋本部,同年11月调到齐齐哈尔,任黑龙江督军顾问。1919年8月晋升为少佐。1902年调到第25步兵联队任大队长。1921年5月,赴欧洲考察军事。1922年12月重返坂西公馆工作。1923年8月晋升为中佐。1927年7月晋升为大佐。曾先后在第2步兵联队、第3步兵联队及第1师团司令部任职。


1928年3月,土肥原应聘出任奉系军阀张作霖的顾问。主要任务是:指导奉军以日军为典范进行训练,以便一旦有事为日军所用;与关东军及奉系军阀所辖范围内的帝国官宦、陆军武官等保持密切联系;大力搜集奉军所辖范围内的有关军事、内政、交通、财经及资源等情报。土肥原个子矮小,小仁丹胡子总是修剪得齐刷刷的,外表好说好笑,性格外向,善于交际;内心阴险毒辣,两面三刀,居心叵测,善于玩弄权术。土肥原不仅熟悉中国的风土人情,而且能讲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是日本军界有名的中国通。土肥原广泛接触社会各界人士,周旋于北洋军阀各派系军政要员之间,从事谍报和阴谋活动,十分活跃。1928年6月,土肥原参与策划关东军制造的炸死张作霖的皇姑屯事件。事件发生后,他被解除顾问职务。1929年3月转任高田第30步兵联队联队长。1930年4月起,蒋介石同冯玉祥、阎锡山处于交战状态。张学良借口调停,于9月中旬率奉军7万进关,1931年以后,又将关内部队增至11万人。日军为了瓦解华北张学良的势力,1931年3月,正式在天津设立特务机关,并任命土肥原为天津特务机关长。土肥原企图拉拢阎锡山,并利用石友三排斥张学良的势力,一并解决华北与满洲问题,但以失败告终。


土肥原调到沈阳后几个月,就爆发了“九·一八”事变。事变发生时,土肥原正奉召到东京汇报东北情况。但是,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仍然判定:“土肥原贤二确为1931年沈阳事变的共谋者之一”。主要理由是:1、事变发生时他虽然不在沈阳,但由他主持的土肥原特务机关是发动事变的中心。2、土肥原被召回东京时,在报刊公开主张:“关于满洲一切悬案应从速解决,如有必要应以武力进行解决”。3、事变发生后3天,土肥原即从东京返回,就任沈阳市长。4、土肥原是将逊帝溥仪由天津转移到东北的阴谋策划与实施者。因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以土肥原对“九·一八”事变有“共谋侵略计划罪”而提出公诉,并认为罪证“均确凿无疑”。


“九·一八”事变后,土肥原提出在东北建立以逊帝溥仪为首的满蒙“五族共和”体制的日本傀儡政权。在关东军的支持下,他亲自赶赴天津,制造“便衣队”暴乱事件,乘机将溥仪从天津劫持到东北。在土肥原等人的导演下,以溥仪为首的伪满洲国政权很快成立,东北沦为日本的殖民地。在长达14年之久的殖民统治下,日本从中国东北掠夺了大量资源,东北人民遭受了深重灾难。


1931年土肥原10月15日辞去奉天市长的职务,新市长由留学日本的华人赵欣伯担任。10月25日,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召见土肥原,正式授予他劫持溥仪拼凑伪满傀儡政权的任务。两天之后,土肥原亲自前往天津。当时,溥仪正居住在天津日租界地的“静园”,在日本的卵翼下幻想着重新登基当皇帝。11月初,土肥原在天津多次会见溥仪,对溥仪软硬兼施,投其所好,诱迫溥仪前往东北,充当伪“满洲国”元首。在土肥原的威胁利诱下,溥仪为了实现其复辟梦想,同意前往东北。那时,溥仪身边很复杂,既有张学良的人监视着溥仪,也有蒋介石的人以上海安全、可以恢复皇帝费用为由劝说溥仪前往上海。而且,日本政府的外务省和关东军在如何利用溥仪问题上意见也不一致。后来由于土肥原的坚持和板垣参谋及驻津日军司令官香椎浩平中将的支持,1931年11月8日,汉奸李际春等人纠集流氓、兵痞组成的便衣队1000余人在驻津日军的配合支持下,不断向中国军警发动武装挑衅。驻津日军司令部立即下令断绝日租界和外界的交通,并将溥仪驻地“静园”封锁起来。乘天津发生骚乱之机,溥仪11月10日化装秘密离开了天津。


1932年1月27日,关东军司令部通过《满蒙问题善后处理要纲》,决定成立傀儡政权。2月16日至17日,所谓“建国会议”在奉天大和旅馆召开,28日正式公布“建国宣言”。同年3月溥仪开始在新京“执政”。由土肥原一手策划的伪满洲国政权终于出笼了。


1932年1月26日,土肥原调到哈尔滨,出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主要任务是,镇压抗日力量,稳定北满局势,为日军侵占整个东北做准备。1932年3月,土肥原晋升为少将。


1933年2月,关东军侵占热河,并进一步向华北和内蒙渗透。同年10月土肥原被调回奉天,再次出任奉天特务机关长。


1935年6月,土肥原又被关东军派往华北,任务是协助天津日本驻军司令官多田骏少将策划各派军阀进行所谓的自治运动。


1935年5月底,4名日本特务曾潜入察哈尔省境内偷绘地图。6月5日在张北县被宋哲元指挥下的第29军扣留。日本向国民政府提出强烈抗议,并屯兵察哈尔边境进行威胁。6月23日,土肥原伙同张家口特务机关长松井源之助等人同察哈尔省民政厅长秦德纯进行谈判,6月27日强行达成协议,即所谓的“秦土协定”。这一协定使日本侵略军控制了冀察两省。


1935年7月,关东军司令部公布“对内蒙施策要纲”,鼓吹扩大和加强对内蒙的工作,企图使内蒙自治化。为此,土肥原曾多方活动,但成效不大。后来,土肥原又转到北平,做冀东行政专员殷汝耕和宋哲元的工作,策划拼凑伪政权。1935年11月24日,“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宣布成立。成立当天,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从通州发布脱离南京国民党政府而独立的宣言。


1936年3月,土肥原晋升为中将,被调回东京,任留守第1师团师团长。1937年3月转任宇都宫第14师团师团长。芦沟桥事变爆发后,8月20日,他率兵在塘沽登陆,来到华北,在保定、石家庄、开封一线直接与中国军队作战。


1938年6月,土肥原率领日本侵略军侵占开封,逼近郑州,并准备转攻武汉。后因蒋介石下令炸开了郑州以北花园口黄河大堤,黄水南下,土肥原所部因此受阻而放弃进攻郑州的计划。


1939年5月,土肥原出任第5军司令官,驻扎在佳木斯。1940年9月,土肥原改任军事参议官兼陆军士官学校校长。1941年4月晋升为大将。1941年6月,土肥原调任陆军航空总监。1943年5月,土肥原出任东部军司令官。1944年3月,土肥原调任第7方面军司令官,驻扎在新加坡地区。1945年4月,土肥原奉调回国,出任教育总监。1945年8月土肥原任第12方面军司令官兼军事参议官。1945年9月,在第1总军司令官杉山元自杀后,土肥原接任第1总军司令官,但不久就被盟军司令部以战犯嫌疑逮捕,关进了横滨监狱。



1948年11月12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土肥原死刑。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土肥原面对起诉书公开声称无罪。而在长达三年的监禁和审判期间,土肥原始终坚持顽固立场,除辩护律师为其辩护外,始终缄默,以示抗拒。1948年12月23日在东京巢鸭监狱执行绞刑,这个号称“满洲劳伦斯”的“土匪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