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金城]冒毒气--六旗手前仆后继中峰插红旗!

(铁血专稿 严禁转载)


“在蒋介石统领下的一群“鸭子”,在毛泽东的统帅之下竞成了一群狮子。对中国军队在韩战中表现出来的战胜困难的勇气、视死如归的气概和精明有效的战术,我是非常钦佩的。作为一个军人,我自然是希望己方能获得胜利。但是作为一个客观论证的学者,我以为无论从战役指挥和战场表现来评判,中国军队获胜都是合理的。我不认为美军败于有毛泽东这样卓越的统帅和彭德怀这样杰出的司令官的中国军队是什麽丢脸的事。”


——美国西点军校教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志愿军20兵团炮兵群

连长看到爆破得手随即命令:“全连下壕展开战斗!”蜇伏在地的战士们听到命令纷纷跳下堑壕搜剿敌人。经过一阵激烈的战斗,一连越过了轿岩山中峰第一道主堑壕。这时,盘踞在主阵地上的敌人向一连方向打来一群炮弹,在一连攻击队形周围发出一阵沉闷的爆炸声,并飘散出一团团的烟雾。

连长见状,凭借经验就知道这是敌人发射的化学弹,他大声命令战士们迅速冲过化学毒剂封锁地带,可他自己没有冲出多远就中毒倒在地上。一连除冲在最前面的一排大部和二、三排一小部分外,其余指战员大都相继中毒倒下,后续部队也被敌人的化学炮弹和炮火拦阻在后面。

连长中毒倒下后,副连长陈义立马上接替了全连战斗指挥,他命令通过毒剂区的各排人员加快进攻速度,向着中峰第二道主堑壕冲去。第二道主堑壕距离中峰主阵地三百多米远,敌人的火力配系和工事构筑基本上与第一道堑壕相同。只有一点不同得是,堑壕与后面两条坑道相连接在一起。

一连的主攻排距离敌堑壕越来越近,工事里的敌人不断往空中发射照明弹并疯狂的地向山下扫射。我攻击部队在陈副连长的指挥下利用地形地物作掩护,当运动到距敌五、六十米远时受到敌火力的强力阻拦,进攻行动受阻被迫停止前进。

陈副连长见地形对我不利,便命令战士们原地荫蔽监视敌人、整理装备器材做好冲击准备,他隐身在石头后面观察着进攻路线和敌情。正在陈副连长思索着破敌之策时,指导员杜文斗从他身后爬了上来:“老陈,情况怎么样?”

“指导员,你来得正好,你看怎么打?”陈副连长往指导员身边凑了凑问道。

“我们把兵力调整一下,二、三排集中火力压制住一排进攻正面的两个火力点,一排集中兵力撕开一个进攻口子直接向中峰冲击;二三排再从突破口向两翼扩展扩大突破口!”

“好,就这样打,我去组织一排撕口子你留在这里指挥。”陈副连长说完刚想起身,敌火力点“啪啪啪”一排子弹打了过来。杜指导员一把拉住了陈副连长说道:“一排有排长,还是你留下指挥我到二排去!”说罢,杜指导员向右一滚,连续几个跃进就到了二排的位置。

陈副连长和指导员迅速组织部队,调整了党员骨干并重新划分了战斗小组,充分做好了攻击准备。行动前,杜指导员对战斗骨干作了简短的动员:“同志们,党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在激烈的战斗中,我们要发扬光荣传统,全体党员要做英勇作战的模范。哪里有党员,哪里就要有指挥;哪里有党员,那里就要有组织;我们要发扬不怕牺牲精神、前仆后继,把红旗插到中峰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轿岩山中峰主攻一连

一连的攻击行动开始了,全连指战员为了全连的荣誉战士们勇往直前,他们决心不辜负上级首长的期望坚决要把红旗插上中峰,各排按照战斗分工向第二道主堑壕发起了冲击。经过一阵短兵相接的激烈战斗,堑壕内的李伪军大部被歼,残余敌人逃到了坑道内。在战斗中,杜指导员负了重伤昏死过去。陈副连长命令通信员把指导员送下去,自己继续指挥战斗。一连的攻击行动按照作战计划向前发展,一排的红旗手打着红旗直插中峰,二,三排的战士们对两条坑道里的残敌展开搜剿。

隐身在坑道里的李伪军,用密集的火力封锁了一百多米宽的进攻通道,通道两侧是没有被摧毁的铁丝网和地雷场。二、三排的战士们依托一道土坎隐身,土坎的上方就是就是敌人的火力封锁区。二排负责对对西面一条坑道实施攻击爆破,三排负责攻打东面那条坑道。但是,由于坑道口有坚固的防御工事阻挡加上一连攻击火力不足,二、三排强攻了几次都没有得手。

陈副连长两手按着土坎着急地向前观察,他借助射击的火光,可隐约看到一排在山坡上忽上忽下闪动的红旗。他考虑到一排进攻兵力不足,在进攻中很可能受到敌人的反冲击;二、三排的兵力受敌化学弹袭击后战斗人员受损很大,也不能采用两个拳头打人;要先集中优势兵力逐个消灭坑道之敌,尽快争取时间加强一排的进攻兵力,巩固扩大突破口。

陈副连长定下决心向东侧紧跑几步,命令三排副马清留下一个战斗小组监视东边坑道之敌,其余人员配合二排先攻打西侧坑道,得手后再解决东坑道之敌。

“副排长;让我们留在这里吧!”“大力士”袁明臣有些令人意外地要求道。

三排副马清知道袁明臣在战斗中一贯是冲锋陷阵的主,但没想到他会主动要求留下监视敌人。马副排长来不及多想便说道:“好,袁明臣小组留下,其余同志跟我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攻击中的我军战士

等其他组同志一走,战士罗开启就气呼呼地说道:“真没想到啊,你这个战斗小组长竟会要求留下“站岗”,要是班长还在你保险不会,你把班长的话都忘了……”

“班长牺牲了,我和你们一样难过,他的话我怎能忘记呢!”袁明臣有些委屈地说道。

“班长让我们敢拣最硬的骨头啃,拣最重的担子挑,冲锋在前,和全连一齐把红旗插上中峰……,可你却争着来看着这窝死狗!”

“小罗,你们听我说,副排长是把我们留在这里监视敌人,但我们就不能想办法把这些敌人消灭掉,争取时间与主攻排会合打到中峰上吗?”袁明臣耐心的解释说:“我有个打算,你们俩作掩护,我从铁丝网和土坎的衔接处钻过去迂回到坑道的上方,然后从上面往下一跳打他个措手不及!”

“这个办法好!”一直瞄准着坑道口的杨万彬高兴地说。

“嘿,你早不说!”罗开启兴奋地捅了袁明臣一拳说:“你掩护,我去干!”

“不,还是我去!”袁明臣说完就夹起炸药包向前爬去。

罗开启对杨万彬说道:“你监视坑道口,我注意袁明臣方向的敌情,有情况的时候我说打,你就打!”“好!”杨万彬聚精会神地据枪瞄准了坑道口。

袁明臣入伍前是一名煤矿工人,十四岁时就到矿洞里挖煤,一干就是五、六年,繁重的劳动增加了他的饭量也锻炼出他铁塔般的身躯。他紧贴着地皮像壁虎一样向前运动,转眼就到了铁丝网和土坎的衔接处;从这里越过土坎十几米就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水裂沟,往上延伸到坑道口东侧二、三十米的开阔地,只要越过这片开阔地就进入了敌人的火力射击死角。罗开启看到袁明臣准备穿越过铁丝网,就喊了一声“打!”杨万彬据枪瞄准坑道口“哒哒哒”就是几个点射。

袁明臣听到枪声趁机一翻身上了土坎,接着一滚就进了那道雨裂沟。这条小沟深的地方五、六十厘米,浅的地方只有二、三十厘米;雨夜里,汇集成溪的潺潺雨水顺着小沟流了下来,袁明臣卧在雨水里紧贴着沟底逆流往上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夜间攻击中的战斗小组

罗开启紧盯着雨裂沟里的袁明臣一举一动,当他看到杨万彬据枪在离坑道口二、三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便知道袁明臣要快速冲过那片开阔地,他大喊一声:“打!”便接连向坑道口扔过去几枚手榴弹,杨万彬怀中的冲锋枪也“哒哒”地叫了起来。坑道里的敌人不明所以,还以为是我军开始攻击了,可是又看不到攻击部队的影子只好向着手榴弹爆炸的方向胡乱射击。

袁明臣乘着手榴弹的未散爆烟和火力掩护,爬起身来果敢地从坑道口东侧冲了上去。坑道里的敌人发现东侧有人影慌忙调转枪口射击,但一窜窜子弹都落到了袁明臣的身后。袁明臣三步并作两步通过了开阔地冲上了坑道口的上方,他纵身往下一跳就落在了坑道口工事的前面,他一个急转身避开了敌人的射孔身子紧贴着墙壁,顺手向工事里扔进了两颗手榴弹。当他正准备在坑道口安放炸药包时,敌人扔出的手榴弹爆炸了,袁明臣高大的身躯在黑影里晃了几晃,坑道里的敌人借机要向外面反扑。身受重伤的袁明臣咬紧牙关怀抱着炸药包冲进了坑道,只听“轰”的一声震天巨响,我志愿军勇敢的战士、优秀共产党员、中国人民的好儿子—袁明臣,为了战斗的胜利毅然拉响了炸药包与敌同归于尽了!

担任掩护任务的罗开启和杨万彬心急如焚地快步跑到了坑道口,只见坑道口已被炸塌,一股浓烟从缝隙里冒了出来,他们的好战友却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这时,西面坑道的攻坚战也已结束,陈副连长带领着战士们跑了过来。他看到眼前的景象悲痛地流着眼泪说:“同志们,我们要学习袁明臣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精神,坚决把上级赋予我连的红旗插到中峰上!”他的话音刚落,战士们便怀着为烈士复仇的怒火向中峰方向冲去。

一连突破了第二道主堑壕,在陈副连长的指挥下红旗在前,快速突击到了距中峰只有一百五十米远的地方。如果放在平时,这么近的距离只需两分钟就能冲上峰顶。可现在,每向前进一步都十分艰难,每一步都要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弹孔累累的战旗

中峰上的敌人不断的向空中发射着照明弹,在夜空中摇摇曳曳放射出惨白的光亮。两个敌碉堡的四挺机枪疯狂地吐着火舌,暴雨般的子弹封锁住了进攻的通道。山上的敌炮兵也不停地发射,呼啸而至的炮弹不时落在战士们的身边爆炸。一排长董承芳看了看身边的人员情况,冲过来的只有爆破手张福荣、红旗手乔继丑、机枪手田明仁、弹药手任秋贤、副排长张兴亚,加上他自己仅有六个人,但其中有四人是共产党员。董排长信心坚定地对五名老部下说道:“现在是党考验我们的时候,每一名同志都要牢记我们的誓言:‘宁愿流尽血和汗,誓将红旗插上轿岩山!’只要还有一个人就要把红旗插上中峰!”

听了董排长的话,五个人纷纷表示要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光荣任务。董排长紧紧盯着吐着火舌的敌碉堡,在身边的几个人中只有张福荣是爆破手,具有完成爆破任务的最好条件。于是,他命令张福荣做好爆破准备,其他人员搜集弹药。

张福荣夹起炸药包灵活地向东侧的火力点冲去,机枪手田明仁在选择好的地形上架起机枪,向着地火力点猛烈射击,一串串子弹打在敌堡射孔上下左右溅出朵朵火花。

爆破手张福荣猫着腰,忽左忽右,时而卧倒,时而跃进。这时,西面碉堡里的敌人发现了他的身影,机枪射孔里的两条火舌立即向他扑去,密集地弹雨不断落在他的周围,敌人的炮弹也不断在他附近爆炸。张福荣借着炮弹爆炸的浓烟飞身跳进了交通壕。他伏在沟沿向上一看,发现铁丝网的东面被炮弹炸开了一道口子。于是,他飞身跃出交通壕钻过铁丝网,直扑敌人的火力点。他在敌堡一侧安放好了炸药包,猛地一拉导火索转身就往回跑,刚跑几步还没等他来得及卧倒身后的炸药包就爆炸了,被炸毁的敌堡冒出滚滚的硝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步坦协同作战的志愿军反击部队

张福荣的头部被一块飞起的石头击中,他眼前冒着金星一个踉跄就栽倒在了交通壕里。身后的几个战友看到张福荣倒下了,不由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摔倒在交通壕里的张福荣被剧烈的伤痛疼醒了,他觉得脑袋昏沉沉的浑身发软,他想挪动一下身体,但头部刀割般的伤痛让他欲罢不能。但他心中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信念在不断的重复着:我是一个党员,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能躺下,只要自己的心脏还在跳动就要坚持战斗!张福荣用力睁开了双眼两手扶着壕壁站了起来,他顺着交通壕向另一侧的敌碉堡后侧靠近,当他快接近碉堡时才发现自己没有炸药包了,他摸了摸身后的手榴弹袋,还好,弹袋里还剩下两枚手榴弹。他把两枚手榴弹捆到了一起,用力从碉堡后面扔了进去。在手榴弹的爆炸声中,碉堡里传出李伪军的惨叫声瞬间就被坍塌的石土吞没了。

一排长和战友们跑到了张福荣身前,一把将他抱起问道:“张福荣,怎么样?”

张福荣摸了摸头上的伤口说:“排长,不要紧,被石头礤伤了一点皮。”董排长给小张包扎好伤口,便带领五名战士向前冲去。

轿岩山中峰上的敌人看到两处碉堡被先后摧毁,便疯狂地向着红旗飘动的地方枪炮狂射,几枚炮弹落在了一排周围董排长不幸牺牲了。红旗手乔继丑也被弹片击中,他踉跄着向前跑了几步还是坚持不住终于栽倒在地。意识清醒的乔继丑两手紧紧握住旗杆笃在地上,坚持着不让战旗倒下!

爆破手张福荣看到红旗手倒下了,便冒着横飞的弹片和碎石跑到了乔继丑身边,一手接过红旗,一手掺扶起乔继丑倚在自己的怀里。“快前进!”乔继丑抬起头对张福荣艰难地说道。

“我背着你走!”张福荣说。

“不,红旗达到这里已经传了五个人了,决不能让它停下来,快上啊!”乔继丑着急地催促道。张福荣一咬牙放下怀里的乔继丑,高举起战旗向前冲去。

“跟我来!“副排长一把提起机枪手田明仁的机枪冲了出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峰顶上有一座又高又大的碉堡,“嘎嘎”叫着的机枪分别从几个射孔向山下吐着火舌。张福荣隐身在一棵炸断了的半截树桩后面,他扭头对副排长说道:“我去干掉它!”“好,我掩护你!”机枪手田明仁把机枪瞄向了碉堡。

副排长一边往机枪盒里压子弹,一边向张福荣下达了出击命令:“上!”张福荣把手中的红旗递给了副排长,拿起一根爆破筒跃身冲向了大碉堡。冲击中,张福荣不慎踩上了一颗跳发照明弹。他抬脚后只听“哧”的一声耀眼的照明弹直挂半空,敌人的机枪火力马上转向了张福荣。

暴露在照明弹亮光里的张福荣,头部和腿上两处中弹负伤摔倒在堑壕里。他的脑子嗡嗡作响,耳边不断传来战友乔继丑的声音:“红旗达到这里已经传了五个人了,绝不能停下来,快上啊!”这可是一连第五名红旗手最后的遗愿啊!“上去,冲上去!”全连的战友在看着自己,全团的指战员在遥望着离中峰已经不远了的红旗,祖国人民在盼望着子弟兵胜利的消息!

张福荣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他扫视了一下吐着机枪火舌的碉堡,咬紧牙关用力支撑起身体单手提着爆破筒,突然猛地跃起向前飞奔几步,一拉导火索把爆破筒塞进了碉堡射孔里,他一翻身向后滚离碉堡,只见一团火光伴着一声巨响,碉堡的砖石夹杂着敌人的残肢碎片飞上了天。

机枪手田明仁提着机枪飞身向前抢占了有利地形向残敌狂射,任秋贤挥动手臂把手榴弹一枚枚投向反冲击的敌人,副排长打着红旗向中峰最高点冲去,可他没跑多远就腿部中弹倒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插上轿岩山中峰的红旗

英雄爆破手张福荣见了冲向前去接过了副排长手中的红旗,一口气冲了上去把全连一百一十七名战友签有名字的红旗,高高地插到了轿岩山中峰最高处。

红旗像就火炬一样在照明弹的照射下飘动在中峰上,李伪军看到我军占领了中峰最高处,顷刻间作鸟兽散了。

红旗,它是胜利的象征,它给了进攻中的战士以勇气和力量!陈副连长带领着主攻连的指战员们跟着红旗冲了上去;后续部队也在红旗的引导下迅速向突破口两翼扩展,消灭了残敌后乘胜冲上了中峰,指战员们站在弹痕累累的战旗下欢呼起来。

攻占了轿岩山,战旗在夜空中迎风招展。在红旗的指引下,六十七军的指战员们和兄弟部队一起向着敌后纵深迂回穿插围歼李伪军残敌。此役,李伪首都师“白虎团”、机甲团等主力部队遭到我志愿军20兵团的毁灭性打击。至此,南朝鲜李承晚傀儡政府不得不听从美国主子的安排,乖乖地坐到谈判桌上看着美国克拉克将军签署停战协议,中朝人民获得了朝鲜战争最后的胜利。



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斗精神永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